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行止晚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第二章

        —

        我一如往常一样每天去找太后聊天,没事的时候看看小公主,或者自己练练字读读书,做的最多的还是抄佛经。

        芝蓉问我这么喜欢抄佛经为何不去佛寺拜一拜。

        我和她说佛寺要么在山顶要么在半山腰,爬上去就累死了,我才不去呢。

        而且我也不是喜欢抄,我只是习惯了。

        习惯了一件事就很难再改变。

        转眼到了秋日,章景行问我要不要去狩猎,我想了想上次狩猎的惨痛经历,摆摆手说算了。

        章景行说也行,若是这次再有人行刺,我可不能再和他在一起,帮他挡刀了。

        我说我陪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回来。

        一同狩猎的原本应是皇家贵胄和文武大臣,但是到了章景行这里,皇室的人都死光了,唯一的哥哥前几年也死了,所以只剩下文武大臣一起来。

        章景行说,这次猎到最多的,可以和他许一个愿望。

        他们去了大半天,每个人回来都带了很多猎物,唯独章景行....

        章景行带了两只兔子回来?

        我....

        我高兴极了!

        我和他说正好可以吃红烧兔头了。

        他照着我的额头就弹了我一下,和我说好好养着不许吃了。

        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折磨,我每天对着这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却不能吃。

        “红烧兔头,爆炒兔肉,兔尾汤...”

        我还没说完,章景行就把兔子抱在怀里,语气温和的安慰它“不怕,不吃你昂,宛儿姐姐会把你养的好好的。”

        我赞同的点头“养肥了再吃。”

        章景行瞅了我一眼,问我今天中午要不要吃鱼,我说要。

        我让芝蓉不要生那么多炭火,怪热的,章景行摸了摸我的手冷着脸,让芝蓉再给我加一个手炉。

        章景行借着我手凉的理由不让我自己夹菜,他来喂我。

        我严肃的和他说,我只吃一点点,不许一直给我夹。

        他问我为什么突然这样说,我想了想懒得回答他。

        本来吃的好好的,一吃到鱼,我感觉气味太重,冲的我直接吐了出来。

        芝蓉赶紧给我递上水,我漱了口还是干呕不止。

        然后章景行激动的找了太医过来,我一看,哟,还是那个庸医。

        我都想好了,他如果这次还让我吃清水煮白菜,我就把他扔到池塘喂鱼。

        他在我的手腕上停了许久,久到我都以为他当着章景行的面在占我便宜。

        然后他问我上一次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哪能记得住,芝蓉说是上上月。

        那个庸医就跪在我和章景行面前一脸激动的说“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皇后娘娘已经有了两月的身孕。”

        我惊呆了。

        芝蓉惊呆了。

        章景行也惊呆了。

        我回过神,拉着那个庸医的袖子问他真的假的。

        他一脸笑容的和我说“老臣行医三十余年,一个喜脉断不会诊错。”

        又转身和章景行说两月的胎儿不稳定,一定要细心照料,还说我体寒如今已是深秋,切不可着了凉。

        说完自己去开单子了。

        我看见章景行好像想来抱我,但是又不敢,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只有在那次刺杀醒来的时候看见过。

        宫里的话传的就是快,没有半个时辰,太后就亲自来了。

        我赶紧去扶她,她高兴的都流了眼泪,下令重赏凤栖宫所有人。

        第二日宫妃们早早就来了,笑的一个比一个开心。

        我寻思着我怀的也不是她们的孩子,她们在那开心个什么劲?

        第三日长姐和父亲一同来看我,我觉得长姐又要哭了。

        果然....咦,没有?

        父亲身体愈加不好了,我告诉父亲要养好身子,将来还要抱外孙呢。

        父亲大手一挥,说这都是之前在战场上落下的老毛病了,不碍事。

        最开心的当属章景行,他几乎每天下了朝就跑来我这,我问他今年新年是不是不能出宫了,他笑着揽着我,说明年一家三口一起去。

        我说要不新年宴就让陈妃来帮我吧,给她个协理后宫的权力。

        章景行说行,我又说要不晋她正一品淑妃。

        他说有些快了,等新年宴结束。

        我把这个消息透露给陈依依的。时候,她美目一横,说她每天照顾小公主已经很累了,哪有时间弄什么新年宴。

        我说得了吧,她要是天天照顾那怎么小公主现在在她宫里的于贵人那。

        我觉得陈依依真的很适合治理后宫,她办的新年宴比我办的精彩多了。

        我决定以后每年都让她来。

        她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瞪了我一眼,用嘴型说了句不可能。

        没关系,我就装作没看懂。

        于是趁着新年宴,章景行宣布晋陈妃为正一品淑妃,有协理六宫之权。

        因着我有孕不能受风,章景行早早就拉着我离开,让她们自己玩去了。

        我其实也想和她们一起玩的。

        这个冬天,带走了我的太后。

        原本太后身子已经大好,但不知怎的,突然又恶化。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正在和章景行做一场拉锯战,因为我实在不想喝安胎药。

        我俩赶到慈宁宫的时候,宫人们跪了一地。

        张嬷嬷说,太后想先见章景行,我在外面等了一刻钟,章景行让我进去。

        我跑到太后身边,她让我离的远一点,小心过了病气给孩子。

        我哭着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在意这些。

        太后拉着我的手,慈爱的看着我,让我别哭。

        “哀家第一次见着你,你方六岁,小小的一个人跟着若嬅向我拜见,奶声奶气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你别怪哀家把你从小扣在宫里,哀家没办法啊,朝中只有你父亲才能帮我们娘俩,可我,可我不敢把身价性命都压在他身上,哀家只能把他的小女儿接进宫,做人质啊。”

        我哭着摇头,声音更咽“不..太后,宛儿不怪你,从来不怪你。”

        “好..好孩子。”太后动了动手,摸了摸我的脸“哀家最对不起的事,就是你大哥的死,那年西蛮进犯,朝堂小人揭盖而起,哀家实在抽不开身派兵支援,这才...这才造成了你哥哥的死,哀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赵家啊。”

        “成邺也是哀家看着长大的,死在他国,是哀家的错,是哀家的错啊”太后拿手拍着自己的胸口,泪流满面。

        “不...太后,不是这样的”我哭的几乎断了气,章景行扶住我的肩,眼眶通红“太后,太后您答应过宛儿的,您说过您会长命百岁,一直护着宛儿的,这皇后的位子是您把宛儿推上去的,您要...要对宛儿负责啊..太后!”

        “宛儿不哭,不哭了”太后似乎是想笑,但她已经没有力气笑了“从今往后,景行护着你,定会安好无虞。”

        “哀家老了,也累了,先帝临死前和我说在天上等着我呢,我要去找他了,你答应哀家,一定和景行好好的,别...别像哀家和先帝一样....”

        说完后,太后就闭上了眼。

        我觉得这肯定是一场梦。

        我确信我在梦里。

        因为我看见我自己了

        六岁,因为想家躲在被子里自己哭被太后抱在怀里。

        七岁,字写的歪歪扭扭,太后笑着说好看。

        九岁,在雪地里摔了,太后赶紧把我抱起来,问我摔疼了没有。

        十岁,连夜抄的佛经,太后细心收好。

        十二岁,被罚跪在雪地,晕倒后太后焦急的在房里踱步。

        十三岁,一身是血的回宫,太后给了章景行一巴掌。

        十四岁,我说想出宫了,太后自己在屋里默默哭了一夜。

        十五岁,着凤袍向太后请安,太后说我们家小宛儿真好看。

        十六岁,和她说我不想做皇后了,她眼睛里的慌张。

        十七岁,我有孕的消息传到慈宁宫,她急忙从床上爬起来看我。

        同年,她倒下了。

        陪了我十一年的太后,比阿娘陪我时间还长的太后,没有了。

        再也没有了。

        丢下我独自在这个吃人的后宫浮沉。

        “太后!”

        我哭着坐起身,章景行一把把我抱住,身子有些颤抖

        “赵宛儿,朕命令你,你不许有事,母后已经没了,你想让朕再失去你吗?”

        我浑浑噩噩的过了三个月,突然有一天,肚子里动了一下,我低头看有些圆滚的肚子,又是一下。

        “它...它踢我了。”

        这是我这三个月第一次开口说话,淑妃立马红了眼眶,骂道“我还以为你变成哑巴不会说话了,你还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个孩子啊,天天这样行尸走肉的活着,你要我们怎么办?”

        晚上章景行来看我时,我看着他好一会,他瘦了,瘦了好多。

        “对不起”

        他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转身看我,我站起来踮脚亲亲他的嘴角,又重复一遍“这三个月,对不起。”

        往后的日子,也可能有时候要对不起了。

        章景行好像如获至宝,眼睛里的光又亮了起来,摇头和我说没事,只要我好起来就没事。

        那个庸医说,我本就体寒,再加之伤心过度,积郁于心,前五个月也没有好生养着,此次生产,怕是会很危险。

        这是我自十二岁那年摔碗后第一次见着章景行动怒,他高声吼道“若是生产之日皇后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整个太医院陪葬!”

        我觉得这个太医实在是太可怜了,行医三十余载,到老了不仅要被我天天叫庸医,这次更有性命之忧。

        本是我自己犯的错,却让太医院赔罪,可没有这个理。

        我让庸医先起来,帮我好生养着就行,此次养胎许是要他多多费心。

        吓得他刚起来又跪下了。

        唉,我这张嘴啊,多说多错。

        长姐来看我时,正巧赶上庸医来和章景行说,茂山温泉夏日清凉,而且温泉有利于孕妇恢复,请皇后摆驾茂山安胎。

        长姐和章景行说她陪我去。

        父亲率领赵家军亲自护送。

        我走的时候陈依依抱着四个月的公主来走在宫妃最前面来送我,我笑着说又不是不回来了,不用这么大阵仗。

        她让我赶紧呸呸呸

        我笑着摸了摸小公主的头“阿宁要乖,要努力长大,母后过几个月就给你带弟弟妹妹回来。”

        沈昭仪的公主,取名章康宁,取安康长宁之意。

        我和姐姐坐在去茂山的马车上,车内很大,六马同骑,也很稳,我靠在长姐身上问她我会不会像沈昭仪和宋庶人一样难产而亡。

        长姐温柔而坚定的和我说绝对不会。

        在茂山的日子很安静,每天就是看看书写写字,佛经抄了一箱。

        章景行只要有时间就会来看我,给我带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小玩意。

        我知道,他在给我解闷,其实我一点也不闷,茂山的宁静可以让我细细的想通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

        转眼就到了七月,正是桃子成熟的时候,我吃了一个香甜的桃子之后,肚子就有些阵痛。

        章景行早在半个月前就搬来茂山陪我待产,我才和他说今日是中元节,大着肚子不能去逛了,他温柔的哄着我说明年带我看。

        调理了四个月我的身子好了一些,产婆一直让我用力,用力。

        我想和她们说我真的已经很用力了。

        就在我快没有力气的时候,我听见了一声啼哭,耳边是产婆欣喜的大嗓门喊着双生子,龙凤胎。

        我觉得她们太吵了,想让她们出去。

        有一瞬间,疼得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我在想,沈昭仪生产的时候,是个什么感觉呢。

        没有产婆,没有太医,也没有家人。

        她哭着央求我好好照顾她的孩子的时候,是该有多绝望呢。

        我来不及细想,章景行就冲了进来,问我怎么样,我让他看看孩子,他摇头,说我没事就好。

        还说谢谢我,谢谢我没有丢下他。

        我没有力气说话,只能回给他一个微笑。

        之后我就搬回了宫里,但是我的身子一直不大好,庸医说多养几年就好了。

        我想了想那苦的让人作呕的药,害怕的摇摇头。

        大启有了嫡子,取名承瀚,章景行下令封为皇太子。

        大启也有了嫡女,取名康乐,是我起的名字我想让她一生安康快乐。

        父亲抱着他的外孙哈哈大笑,可能是声音太大,把我儿子吓哭了。长姐无奈的看了不知所措的父亲一眼,把孩子抱在怀里哄着。

        一岁的康宁好奇的看着在摇篮车里的弟弟妹妹,呀呀的叫着,突然蹦出来一个弟字,我们欣喜的让她再说一句,她不理我们,转头看向康乐。

        我的身子因着生产一直不见好转,天天靠药养着,陈依依摘了她种的葡萄给我吃,葡萄皮用来喂兔子。

        章景行给我抓的兔子,我从没管过它,它竟把自己吃的这么好。

        我笑着和陈依依说这下能做一大盆兔肉汤了。

        陈依依斜睨了我一眼,说我趁早死了这条心。

        我低眉顺眼的说“淑贵妃教训的是。”

        —

        景辉二十四年,我的康乐没有了。

        她生下来的时候就小小的一个,不哭也不闹,捧在手里就像纸片一样,我精心养了一年半,她还是离开了我。

        康乐的离开抽走了我所有的精力,我病的起不来床。

        章景行每天陪在我身边,朝政几乎都不管了。

        长姐和他说是我自己不想活了,他不信,依然天天让我吃药,和我约定将来的事情。

        我乖乖喝药,他说的事一个也没有答应。

        唉,他这个人啊。

        同年的深秋,早饭过后我的精神还不错,想出去坐坐,我让芝蓉给我换上桃粉的裙子,芝蓉怕我冷,又给我披了个白色的狐裘。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套,像极了章景行偷偷带我出宫那一夜。

        我和小盛子说去把章景行叫回来吧。

        这是第一次,他在上朝,我把他叫了回来。

        也是第二次,他丢下众臣,过来看我。

        那年遇刺,睁开眼时看不见章景行的那种心慌,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我以为他出事了,我拿命护着的章景行,若是还出事了,我会崩溃的。

        不过还好,他回来了,抱着我让我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我真真切切看见了他眼里的慌张,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哭。

        我心软的一塌糊涂。

        赵宛儿你完了,早就完了。

        从那年掀了桌子,被太后罚跪在雪地里,章景行来给你撑伞的时候就完了。

        或是更早一点,第一年入宫蹲着地上哭,转身看见他伸出的手,用同样稚嫩却故作老成的样子和你说带你去吃桂花酥的时候,你就完了。

        “章景行呢”我抱着兔子,问芝蓉。

        “陛下在您身后。”

        我转头,就看见一身玄色龙袍的章景行立在我身后不远处。

        我让他过来抱抱我,他轻轻拥我入怀,我和芝蓉说搬个美人榻吧,我有些站累了,想坐着等日落。

        我和他说,大概就是今日了,我有感觉。

        他没理我。

        没关系,他经常不理我的,我都习惯了。

        我和他说别叫那庸医过来了,我不想这么点时间还要喝那么苦的药。

        我仰头看他,只能看见他有点胡茬的下巴。

        我记得太后曾问我心里可有章景行,我说有。

        但是太后没信。

        那时我说的是真话,我十四岁那年出宫,找不到心心念念的肉包子,找不到和我打雪仗的阿清,阿娘也搬到道观不要我了。

        我在家中看书,看见有意思的想说与他听,但是他不在身边的感觉,别提有多失落。

        及笄那日他来了,我牵着他的手走,幼稚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宣誓主权。

        父亲问我,太后病了,你愿不愿意去宫里照顾她,但这次进宫,是以皇后的身份。

        我说太后待我如女儿一般,我愿意的。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说的那句愿意,是在回答第二句。

        没有人知道大婚那日我有多高兴,我是他三媒六聘,以大启最高礼仪,受万民瞩目,同享百官朝拜娶进门的皇后。

        他走在我身侧,我紧张到只问了一句无关痛痒的问题就不敢再说话。

        我还想问他,若是我做不好这个皇后怎么办?

        若是后宫争宠冤枉了我怎么办?

        若是他有一天烦我了怎么办?

        太多的问题要问,我怕一开口,就藏不住心中的爱意。

        因为我怕,他那么的优秀,世间仿佛没有他做不成的事,而我,而我从小就被人说是傻的,我怕我配不上他。

        我分明看见了我让他去找别人的时候,他眼睛里的恼怒,也分明看见了他写下永结同好,护卿长宁八个字的时候,眼睛里漫出来的情意。

        我想,他也该是喜欢我的。

        君言所诚,死生不离

        承君一诺,至死不渝

        我想写好多好多庚帖,想告诉他只要他不弃我,我定不负他。

        可我不敢,我怕让他看见我如火般热烈的真心之后,我在他面前,将无所遁形。

        “章景行,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

        “我知道。”

        哦,原来他知道啊。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久以前。”

        亏我还瞒了这么久,真是讨厌。

        “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

        “有多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比你还多一点。”

        我笑了,觉得他肯定没有我多,我抬手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水,让他不许哭。

        “父亲年迈,身上有伤,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啊。”

        “还有长姐,她为了赵家,为了我,一生没有嫁人,我死后你一定要善待她,她太苦了,太苦了。”

        “依依是个好姑娘,她不会有那种外戚专权的想法,陈家也不会威胁到你的皇权,你别再提防着她了。”

        “那我呢,赵宛儿”章景行低头看着我,脆弱的好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你要我怎么办?”

        “我嫁给你的第一年,就希望你长命百岁天天开心,祝酒辞的时候,我说过了的。”我抱着他,在他怀里蹭了蹭“你祝我万事胜意,我做到了,嫁给你的每一天,每一件事,我都很满意。”

        我想和他说,宋妃是我害死的,我知道我赏给沈昭仪什么东西她都会要一份,所以我在她怀孕的时候给她很多很好的补品,导致胎儿过大,也是我在她生产前夕告诉她她家里的事,让她提前动了胎气。

        她没了一个孩子,所以上天要走了我的康乐。

        她难产而亡,所以老天要收走我的命。

        我想和他说我想哥哥了,西鲁小公主送给我的那个哨,是大哥留给我的,她还告诉我,大哥说他有个幺妹,从小就乖巧懂事,在宫里不哭不闹,他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想这次打完仗之后亲手送给我,和我说哥哥回来了,让我别怕。

        我想和他说,我日日抄写佛经,虔诚的祈祷大启能够江山永固国泰民安,祈祷我的夫君不再像幼时那样过的如此艰难,可我不敢去拜佛,不敢让佛祖看见我做的坏事,也不敢让佛祖知晓,我卑微又恳切的情意。

        我还想和他说,我自六岁入宫,到现在十三个年头,因为太后责罚我哭过,因为长姐操劳哭过,因为大哥和阿娘离世哭过,也因为终于见到父亲哭过。

        唯独于他,从来都是欢喜的。

        “章景行,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你。

        恍惚间,我看见月亮升起来了,好像又回到了刚嫁给他的那年新年,他带我出宫,我捂住他的嘴,只能看见他透亮的眼睛。

        他的眼睛真好看啊,好看到我好像能从里面看见日月星辰,山川河流,可以看到长河落日,浅草没马蹄,可以看见一身雪白,垫脚捂住他的嘴的小小的我。

        我不会和任何人说,因为他说的那句我的眼睛里从来都只有你,我心跳快的都要从我身体里蹦出来了。

        那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美好的情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