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凤图春史在线阅读 - 第201章 凤句有约

第201章 凤句有约

        郑吉打开拜贴一看,便明白了李行恩为何会脸色怪异。

        这个拜帖,竟然是来自太傅府的拜帖。

        这是凤句送来的拜帖,邀约她三日后见面,不过……

        见面的地点,竟然是在太傅府!

        难怪,李行恩会是这样表情。

        得知收到此拜帖后匆匆赶来的长史张俭也好奇地问道:“殿下,杜公子怎么会突然请殿下去太傅府?莫非是因为上次殿下相邀?”

        张俭这些时日在忙着丹山马场的事情,经常不在京兆,但也听说了先前殿下邀请太傅幼子前来府中的事情。

        他并不知道殿下为何会与太傅幼子有联系,不过贵妃娘娘和杜太傅之间不和,眼下太傅幼子邀约,还是前去太傅府,这总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李行恩也是这么觉得的,附和道:“是啊,殿下,这个帖子,须慎重。”

        先前殿下再三叮嘱过,来自太傅府的拜帖要第一时间送到她跟前,现在拜帖是送来了,但李行恩总觉得怪怪的。

        太傅幼子约殿下去做什么呢?还是在太傅府!

        看着这两个人要操碎了心的样子,郑吉心中一暖,回道:“没有什么,上次我们两个谈到,希望能缓和母妃和杜太傅的关系,想来才会有这个帖子。”

        这个说辞,应该是李行恩和张俭最能接受,也最想听到的了。

        果然,张俭眉头一松,忍不住问道:“殿下,原来是这样。那这个拜帖,必须要接下来!”

        贵妃娘娘和杜太傅之间若能化干戈为玉帛,此就是一件美事。

        虽然张俭也不是特别清楚贵妃娘娘和杜太傅是如何交恶的,但既然有和解的契机,那当然要牢牢抓住了。

        一个是皇上宠妃,一个是皇上老师,两者地位身份敏感,要是此前,张俭还会有顾虑,但现在却不这么认为了。

        他认真想了想,判断现在就是最好的和解时机。

        因为贵妃娘娘终身不能有孕,皇上对贵妃娘娘的怜惜正是最深重的时候,恨不得把一切都捧到娘娘跟前、讨娘娘欢心,自然就不会猜疑此事。

        “好,那就这样定下来,接下这个帖子,本殿准时到访。”

        她随便一看,都知道张俭在想什么。

        必定是在平衡母妃和杜太傅关系缓和的种种,或许还会考虑到父皇的太傅。

        这是朝中官员惯常的心态了,就是遇事都会想太多。

        这也难怪,凤句身上套了好几重身份,他们并不知道他就是武阁的杜先生,也不知道他是吕记东家。

        出于对太傅府本能到忌惮,自会左思右想。

        说到底,他们如此思虑细致,也是为了她周全。

        只不过,在此拜帖一事上,真的不用想太多。

        因为,凤句邀她去太傅府,只是为了……让她看到他真正的样子罢了。

        没错,在看到这拜贴的瞬间,她就猜到了凤句的意图。

        凤句送来了拜帖,那是不是意味着凤句已经准备好、让她看到他的真容了?

        想到这里,郑吉心头不禁一阵温热,内心深处有种说不出的期待,连气息都略有些不稳。

        她突然觉得,三天是不是太久了?

        她恨不得明天就能见到凤句!

        要不,在回帖的时候,让李行恩把时间提前,约在明天?

        不不不,还得是不行,这样太猴急了。

        现在凤句好不容易朝她走出了一步,可不能把凤句吓跑了。

        她得徐徐图之,要按捺得住!

        对凤句,她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了,三天而已,她等得起!

        与此同时,在太傅府,杜通问道:“你准备邀请长定殿下来府中?”

        杜凤句点点头:“是的,父亲。”

        一个帖子而已,父亲竟也会亲自过问,关键不在于拜贴本身,主要还是在于长定公主府和太傅府。

        “这样,合适吗?”杜通捻须道。

        他没有反对,也不赞成,只问了这么一句。

        杜凤句反问道:“父亲觉得不合适吗?”

        杜通哑口,随即笑道:“这我还真没想过,但我还是认为,姜贵妃恩宠太盛,这绝非好事。”

        “父亲真正想说的,是皇上,而不是姜贵妃吧?”杜凤句了然。

        与其说姜贵妃恩宠太盛不好,还不如说皇上独宠一个妃嫔不好。

        在父亲看来,后宫知道和帝王之术一样,首要的便是在于平衡,在于雨露均沾。

        像姜贵妃这样,一人占了后宫九分宠爱,这样迟早会出问题的。

        后宫前廷息息相关,后宫要是出了问题,前廷又好得到哪里去?

        作为太傅,他有匡扶之责,是以对皇上多有规劝。

        但这传到姜贵妃的耳中,就成了杜太傅看她不顺眼,要夺走皇上对她的宠爱。

        这还得了?

        在后宫之中,夺人宠爱等于杀人性命,这就让姜贵妃不能忍了。

        太傅可以上眼药,她可以吹枕头风啊!

        于是,她也抓住一切机会在皇上面前说杜太傅的坏话,想让皇上疏离杜太傅。

        每次两者见面,双方都是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的,渐渐宫里宫外都传遍了姜贵妃和杜太傅不和的消息。

        但是杜凤句知道,父亲并非对姜贵妃不满,父亲真正不满的,是皇上。

        但这怎么能够放在明面上说?

        杜通点点头,叹息道:“是这样没错。你现在和长定公主府往来,说不定会让人觉得我与姜贵妃和缓关系,怕是对大家都不利。”

        这么多年来,皇上从不调解他与姜贵妃之间的关系,原因为何,他太清楚了。

        或许姜贵妃也清楚,所以见到他都没好脸色。

        他们一直这样,大家都相安无事,但是长定公主和凤句,现在要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了。

        他虽然没有和凤句长时间相处过,但能敏锐察觉到,凤句似乎对长定公主格外不同。

        凤句所应的第一个帖子,是长定公主府的;凤句所下的第一个帖子,也是长定公主府的。

        就凭这两点,就已经能看出不同了。

        “父亲,旁人怎么觉得,其实不重要。”杜凤句温声说道。

        父亲想得太多了,旁人怎么看,难道会影响到长定公主府或者太傅府吗?并不。

        更为重要的是,这事它没那么复杂。

        他之所以请她来太傅府,只是单纯觉得,在太傅府展露真正的样子是最合适罢了。

        他答应过她,会让她见到他真正的样子,他想让她见到他真正的样子。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