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怪谈玩家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五章 怪谈之前

第两百四十五章 怪谈之前

        顺序?

        沉骸忽然提到的这个词让人很意外,可在场之人也不蠢,他这样一提,大家立马想到了一些事。

        “可以,你功德加一了。”许一伸手想拍一拍沉骸的肩膀,被他躲开了。

        接着,即便是一直看不惯沉骸的钟雪燃,也忍不住点点头,她细想了一下,“顺序”的确很关键。

        “他说得没错,”钟雪燃看着刘婧清和夏南,“各领命数,如期死亡,假如这场怪谈的确是让你们按照预言的死亡时间如期死亡,也必然会有个顺序。”

        “问题是,这个顺序是怎么安排的?”

        夏南低头沉思,他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他算是半主动进入怪谈世界的。

        秦满江过来阻止都没能阻止得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身为一位法医,他已经见到了不少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尸体现象,当“怪谈世界”这个概念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后,他毫不犹豫地一头扎了进去。

        不然……就算安安稳稳地过完一辈子,他也不会甘心的。

        所以夏南并不恐惧,他甚至很期待这场游戏向他展示更多的“诡异”。

        现在听到大家的讨论后,夏南更加兴致勃勃。

        “会是游戏开始那天晚上领取命数的先后顺序吗?还是按照我们的年龄?姓名的笔画?”他一口气提出了好多个猜想。

        “不,”严潇看着他,“怪谈游戏,有自己的逻辑体系,如果按照年龄和姓名笔画排列死亡顺序,有的玩家天然会处于劣势,这不符合它的规则,在玩家触碰到禁忌死亡之前,它会保证相对的公平。”

        严潇很少说这么多的话,他也不是爱说话的性格。

        只是……他感觉到夏南的情绪不太对,他过于亢奋了。

        他不希望自己这位学弟以这样的心态去面对怪谈。

        “那就是领取命数的先后顺序了?”夏南倒是没有因为严潇的否定而多想,“所以……在领取命数的时候,尽量多拖一会儿,别成为最先拿到命数的那个吗……”

        “你们在说什么?”沉骸眉头紧皱。

        这时,大伙儿才把目光落到沉骸身上,毕竟“顺序”这个词是他最先提出的。

        “这个词,不是让你们去思考死亡的规律,而是打乱。”沉骸再次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没有时间限制,没有地点限制的怪谈,我认为大概率不会在现实中出现实体的厉鬼,它会以诅咒的形式缠上你们。”

        沉骸提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同时他的看法,也让在场众人眼前一亮。

        对……因为没有时间和地点限制,所以几乎不可能有实体厉鬼出现!这是通过过往的经验以及对现实具体情况作出的判断,这大概率是正确的。

        不然这世上早就厉鬼泛滥了。

        这家伙虽然各方面都很别扭,但脑子还不错……钟雪燃忍不住这样想着。

        在怪谈没有开始之前,把怪谈的诡异形式从有形的厉鬼确定成了无形的诅咒,这非常重要!

        毕竟对抗厉鬼的主要手段是逃,以及找到限制它的规则。

        但被诅咒缠身时,虽然不会出现实体的厉鬼攻击,但它却无时无刻无处不在。

        常规的逃生手段根本就没有,更别提躲起来了。

        “如果怪谈在按某种规律杀人,就打破规律,如果有某种顺序,就改变顺序。”

        沉骸说完后,两手一揣兜,不说话了。

        但他说的已经足够重要了。

        “谢谢你,沉先生。”夏南感谢到。

        “谢谢……”刘婧清也小声地说,其实她一直挺怕这位沉先生的。

        沉骸眉头一皱,身体微微转向另一侧。

        “行啦!”许一拍了拍手,“咱们吃饭吧!这点儿信息分析出这些内容也差不多了,你们两个心里有底就行。”

        陈致远颇为认同地点点头,认真地对夏南和刘婧清说:“我们也没有在全程无场地限制的现实世界进行过怪谈游戏,一切都是未知的,不过,这也意味着就算六天后怪谈开始,你们也可以随时来找我们讨论帮忙。”

        “喂等等等等!”许一赶紧阻止了陈致远,“游戏开始还是别了吧,一旦游戏开始,你们两个参加的玩家就无法保证自己遇到的我们还是不是我们,我们也无法确认你们身上究竟有没有诅咒,那个诅咒又会不会波及到无辜的我们。”

        “所以,提前说好,”许一看着夏南和刘婧清,“别怪我们不讲情面,游戏开始你们只能自求多福,谁都帮不了你们。”

        夏南和刘婧清点点头,他们知道许一说的是实情。

        这时,许一忽然从沙发扶手上弹了起来!

        “我靠!你吓死我了!”

        众人循声看去,原来是秦满江醒了!

        严潇上前仔细地给他再次检查了一番,点头道:“没事了。”

        然而,秦满江的视线,却一一掠过众人,最后……停留在了沉骸身上。

        “跟我来。”

        沉骸眉头微皱,没等他回答,秦满江就已经站了起来,要往员工的休息室走。

        然而,优雅俊美的梅思君却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这位先生,你不是秦满江。”

        秦满江低头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腕,有些惊讶。

        这个看起来清瘦漂亮的年轻人,竟然有这么强的力量?

        一个从小接受最严格戏剧训练的孩子,身体素质怎么可能会差呢?梅思君只是看起来柔弱罢了。

        他眉眼如画,虽然言辞儒雅,却神色冷峻:“请把身体还给他。”

        梅思君没有看错,醒来的这个……的确不是秦满江。

        而是江渡。

        他看向大家,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动摇怀疑,只有这个梅思君似乎异常坚定。

        他很肯定自己不是秦满江。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这话一说,大家都明白了这个人的确不是秦满江,顿时警惕起来,严潇甚至已经掏出了手术刀。

        “先生虽和小秦同学实为一体,却各有根脚,貌合而神离,在我眼里,实在不像……”梅思君轻声说道。

        江渡颇为意外地看看着他,忽然笑道:“有趣,如果遇到肉眼难辨真伪的厉鬼,伪装成你们之中的人,你倒是能一眼识破。”

        “不过,”江渡看向大家,目光最后落在了沉骸身上,“我只是来替他实现承诺的。”

        承诺?

        是要代替秦满江,把沉骸的备份放进【童界】吗?

        “这孩子心无所依,有时难免冒失,这次解封【童界】已超过他承受极限,只能由我来承接了,你的备份,自然只能我来存放。”

        “若无意外,短期内各位将不会再见到我,请放心。”

        江渡略一点头,儒雅笑道。

        “沉骸先生,请跟我过来吧。”

        他看向沉骸。

        /131/131351/31329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