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千劫主在线阅读 - 第2023章 试问亘古至尊 谁是神雀敌手

第2023章 试问亘古至尊 谁是神雀敌手

        星辰律动,银河流淌。

        寰宇四方寂静无比,数十位九五至尊面面相觑,脸色凝重无比,甚至连各大星域的百姓都沉默了,他们都能品出来辜雀这句话的霸绝与气势。

        神雀今天不是来阻止战争的,是来挑起战争的。

        一场更加伟大的战争。

        天地冷得可怕,辜雀看着阵道之祖和兵祖两人,淡淡道:“你们说我应该理解你们,我当然理解,不就是为了万道鸿蒙至尊么?”

        “所以现在我专程来告诉你们,不必争了,若天地将再诞生以为万道鸿蒙至尊,必是我辜雀,若我辜雀不能成为万道鸿蒙至尊,则天地也不会再有万道鸿蒙至尊。”

        他目光深邃,其中似乎有无尽的混沌之气狂涌,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在那无尽的混沌之气下方,却是一片幽暗。

        “好!”

        兵祖冷冷看着辜雀,脸色阴沉,厉声道:“你辜雀既然都这么说了,我楚项也不再拐弯抹角,你于黑暗的尽头拯救世界,打通了亘古的壁垒,令我们复苏,这让我很佩服。”

        “我兵祖佩服之人,亘古以来屈指可数,但我更想与你一战。”

        “我了解过你的经历,你是从血与火之中走出来的逆天战魂,一路踏着尸山血海前进,有着坚韧不拔的意志和难以想象的战意,这与我很相似。”

        “加之,你毕竟在阵道之祖手中讨到了便宜,至少实力不会让我失望,所以我很想与你一战,想必你也早想见识见识我的本事了吧?”

        辜雀只是冷淡的看着兵祖,缓缓摇头道:“我没那么想过。”

        兵祖的脸色顿时寒了下来,辜雀这句话,实在太打脸了,当着这么多至尊的面,他实在有些挂不住。

        而阵道之祖却对于刚刚的话耿耿于怀,他重重哼了一声,道:“那天是他运气好,大道恰好克制我的寰宇崩碎罢了,今天他可没那么好运。”

        兵祖森然道:“只可惜要让你失望了,阵道之祖,今天辜雀是我的,我定要与他一战。”

        阵道之祖顿时大声道:“不可能,当日他靠着大道克制占了点便宜,今天我必要找回这个场子,也让他知道知道,谁是纪元之主,百姓们说了可不算。”

        此话一出,四周各大九五至尊的心都沉了下去,看来这一战无法避免了,而辜雀如此强势,却引得两大强者都想杀他。

        而辜雀的下一句话,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别争了,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有莫名的风吹过,天地黑暗一片,远处星辰明灭,折叠的虚空映射出这里,诸天万界都听到了辜雀的声音。

        一个个百姓呆滞在原地,但心中却像是燃起了愤怒的火焰,全身的鲜血都沸腾了起来。

        这句话,实在霸气,不愧是神雀大帝。

        无数的神雀文明子民更是激动得双拳紧握,他们太相信辜雀了,这道单薄的身影,在还未达到至尊的时候,便打退了永恒文明,拯救了整个世界。

        他们怎么会不相信如今已是混元大罗至尊巅峰的他,会处理不了兵祖和阵道之祖。

        而阵道之祖和兵祖却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样是混元大罗至尊最巅峰,同样拥有鸿蒙伪道,实力几乎都在伯仲之间,辜雀怎么可能以一敌二?单单是大道的压制都承受不了。

        兵祖死死盯着辜雀,一字一句道:“瞧不起对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阵道之祖也森然道:“尤其是面对两个混元大罗至尊巅峰的对手,你的下场会很凄惨。”

        辜雀眉头微微皱起,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两人。

        “我什么时候,把你们当成对手了?”

        一句平静的话,在各大九五至尊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辜雀看着两人,淡淡道:“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成对手,也不单单是你们两个,这亘古复苏的至尊,包括天域的耆老,我都没有把任何人当成对手。”

        “因为我很清楚,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四周的至尊脸色也渐渐不好看了,每一个至尊都是一个时代最伟大的人物,是一个大纪元近百亿年,数之不尽的生命当中,最出色的那几个,谁没有一点骄傲和尊严?

        此刻,却被辜雀如此轻视,当面鄙视。

        而辜雀继续道:“在上个纪元,我也没有将弱水河与华夏文明当成对手,我只是把枯寂和永恒文明当成对手。寰宇由我毁灭,由我而生,我更加没有对手,所以我选择隐居。”

        “所以我对你们说,寰宇我不管,任凭你们折腾。”

        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道:“你们当中,或许有人尊敬我,或许有人觉得我徒有虚名,也或许有人想要挑战我,视我为生平大敌。”

        “你们都错了,我从来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我的对手...你们会知道的,就在不久之后。”

        兵祖终于忍不住厉吼道:“辜雀,你狂妄!今日不杀你,我楚项何以立足!”

        他说话的同时,全身血光瞬间席卷而出,无尽的杀意令整个寰宇都在共振,虚空霎时融化,一杆血色长戟已然在手。

        他不再犹豫,直接朝着辜雀杀来,一戟朝前劈下,携带着的是混元大罗至尊的大道,无数道规则狂涌,每一道规则都足以碾碎一个大世界。

        这一戟,即使是在天道达到了万道鸿蒙的今天,都足够毁灭四周上亿个大域。

        而另一边,阵道之祖也祭出了一个巨大的罗盘,罗盘上边雕刻着极为繁复的符文,一道道灰暗的光朝辜雀四周激射而来。

        这些光所蕴含的杀意,竟然都丝毫不逊色于兵祖的血色战戟。

        这显然不再是当初的幻阵,而是一个混合型的杀伐阵法。

        那灰暗的光中,竟然有着无数种毁灭之力。

        辜雀一瞬间就辨别出来了,他双眼深邃,身上一道道混沌之气漫溢而出,将血色战戟和灰光的速度减慢。

        “蒙昧之火的毁灭之力,玄黄天碑的镇压之力,鸿蒙天道塔的威压之力,开天灵根的生命之力,镇界灵柩棺的死亡之力,元覆的变化之力,罪恶之轮的邪恶之力.....”

        “这个阵法的确伟大,竟然模拟出了这么多诸天钥匙的力量,而且融合的如此完美,威力简直难以估量。”

        说到这里,他又继续道:“这一戟之力也难以想象,估计亘古寰宇,再也找不到杀意和煞气比你楚项还要强大的修者了,纯粹的战力,一戟像是可以捅破寰宇。”

        “多么伟大的力量,但在某种程度来说,又多么的渺小和肤浅。”

        辜雀双手朝天伸出,像是要托起整个苍天一般,下方无尽的混沌之气狂涌,化作汪洋大海,一瞬间竟然将这一片虚空直接化作了混沌,把数十位九五至尊都笼罩在其中。

        众位至尊骇然变色,但却像是心有所感一般,连忙朝四周望去。

        乾坤倒转,天地换位。

        他们看到了整个世界都在扭曲,都在变化,头开始朝下,而“脚上”却又涌出一道道深邃的黑气。

        那些黑气似乎是由纯粹的元和规则组成,变幻莫测,如露如电,如雾如雨,又如异兽崩腾,又如苍天坍塌,星辰坠落。

        它...或者说它们,全部朝下涌来,砸进、落进、灌进、融进、飘进、穿进....一瞬间无数中状态,进入了下方如汪洋一般的混沌之气中。

        “轰!”

        巨响惊天,这一片世界想是完全被割裂开来,脱离了大千寰宇的掌控,四周的星辰依旧律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这混沌的内部,却又一种伟大的力量,让各大九五至尊纷纷祭出大道自保。

        他们当然也强大,但他们的大道却被混沌之气中所蕴含的大道无情压制,令他们一个个桎梏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不断惊呼。

        “这是什么东西?”

        “不像是混元大罗至尊大道。”

        “好可怕,我感觉我的大道完全失去了力量。”

        不单单是他们,甚至连兵祖和阵道之祖的心中也惊骇无比,他们在混沌之中挣扎,不断朝辜雀打出恐怖的力量,血光惊天,阵纹密布,却又被混沌所吸收。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这紫蓝色的混沌之光已经变得偏黑偏暗,并被他全部吞进了体内。

        这一瞬间,天地都像是安静了,所有人承受的威压都不见了,朝四周一看,四周已经是一片虚无。

        辜雀的身体像是变成了一个混沌之色的发光体,如陶瓷如明珠,只是颜色偏暗偏黑,给人一种蒙昧杂糅的感觉。

        兵祖和阵道之祖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他们看着辜雀,一时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辜雀却缓缓道:“争万道鸿蒙至尊?或是要与我一战?还认为是我的对手...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他伸出左手,轻轻朝下一压,一股紫蓝色带着黑灰的混沌之光,变化无穷,化作一只巨掌压在了兵祖头顶。

        兵祖举起战戟朝天一刺,巨响惊天,一股难以想象的大道压制而来,顿时令他闷哼一声,身体直接龟裂,整个人都在往下坠落,艰难撑住,却是整个人都在崩塌。

        “你呢?你也认为你是我的对手?”

        辜雀右手又朝阵道之祖压下去,一面巨掌碾碎了一道道阵纹,阵道之祖双手高举,手中的阵纹密集无比,但他的眉心却流出了魂血。

        “你也不行,你们两个太弱了。”

        说着话,他又朝四周其他九五至尊看去,目光之中,激射出两道混沌之光。

        于是,数十位九五至尊,身体全部开始塌陷,一个个被力量压得几乎要跪下来一般。

        整个诸天都是寂静的,无数的百姓看到这一幕,根本合不上嘴。

        而辜雀,目光萧索,只是轻轻一叹。

        “我说过,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做对手。”

        “从亘古各个时代复苏的至尊,你们谁又配做我辜雀的对手?”

        “唉,亘古至尊,不过尔尔。”

        声音传遍诸天万界,无数的灵魂都呆滞了。

        这一个画面似乎定格,也必然会被亘古铭记。

        试问亘古至尊,谁是神雀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