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虚空大君修成录 > 章一 苟活的少年
    烈阳斜挂在高空。

    炽烈的阳光似火焰一般倾泄下来,烘干了湖泊河流,枯死了树木草丛。成群的双头鬣狗寻觅着能够填饱肚子的一切,即使是被严重辐射的活死人,也成了它们的口中美味。

    一头两丈多高的骨甲犀牛在干裂的大地上缓步行走,身上趴着三只足有成年人手臂长的吸血鬼纹。这种背部有似鬼脸般图案的蚊子是这片大陆真正的主宰,它们粗长坚硬的蚊喙甚至能刺穿五公分厚的钢板。

    远处五辆高速行驶的装甲步战车卷起十几米高的土龙卷正在快速靠近这里。突然,从中间一辆车中暴起一团火光。

    一颗刻着特殊纹路的12.7mm的子弹高速的旋转,撕碎了空气,以恐怖的极速击中了这头骨甲犀牛的头部。

    坚硬如钢板的骨甲被旋转的子弹击碎,“噗”的一声,子弹毫无阻隔的穿透进骨甲犀牛的头颅,震碎了大脑,带着一丝白里透着红的血丝从另一边的骨甲中飞出。

    骨甲犀牛庞大的身躯晃了晃,“轰隆”一声跌倒在地。它身上趴着的三只吸血鬼蚊扇动着翅膀,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咚......”

    一声沉闷的枪声炸响在这片戈壁滩上。

    不多时,五辆装甲步战车轰着震天的油门从骨甲犀牛的尸体旁一掠而过。为首一辆的驾驶员是一位很年轻的男子,他黑白相间的战衣左胸前是一颗小铜星,铜星的下面是一根长约五公分的铜杠。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少尉,他叼着烟的嘴唇砸吧了一下,“少校,卫星显示这里有一座核战前建造的避难所,要不要去那里休息一天?”

    少尉微微侧头,透过后视镜看了眼排在身后的第三辆密封严实的装甲车,眼中流过一丝爱慕,轻声的说道:“小姐也累了!”

    “小子,开好你的车吧......小姐累不累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副驾驶的中年少校从操作台上的一个本子上扯下一张纸,轻点一下就见这张纸上浮现出一片地形,仔细对照,这才发现纸张上的地形竟然就是他们现在的所在地。

    少校两指滑动几下,一座避难所浮现在地图上,更加详细的资料也随即出现。

    CK119避难所大部分建筑是在地底,地表只露出一圈墙体和一座观察室,还有四座哨塔。墙体全部是两米厚,十米高的钢筋混凝土筑成,墙体上唯一的一座巨大的铁门足有五十公分厚。

    “这避难所太老式了,里面的净化水指标只怕才能勉强达到四级。四级水给小姐冲马桶的资格都没有。放弃!”

    “是。”少尉果断回应。

    想到这肮脏的满是辐射的四级水,他是一点想逗留的意思也没有了。要知道小姐身份尊贵,平时洗脚都是二级水,喝的更是一级的纯净水。

    怎么能在这种垃圾地方驻足。

    “那......”少尉迟疑片刻,最终还是说道:“需不需要请示下小姐,关于那件事要不要去CK119巡视一遍?毕竟上峰指示,路遇任何有人类生存的地方都要调查的。”

    少校眉头皱了起来,随手将地图揉成一团抛出了窗外,“止水财阀那些幸存者的问题小姐已经说过,外严内松,能过便过。”

    少校盯着窗外的滚滚黄土,一段段清晰的回忆一一浮现,“给上峰汇报,CK119中无止水财阀逃脱者。”

    “是......那报告是我写还是您写?”

    “我写。”

    “是。”

    ......

    ......

    CK119避难所外那条龟裂严重的土路向北二十里的地方,是一座被黄沙肆虐破坏的巨型城市。

    城市早已荒废,建筑倾塌,一些依旧矗立的高楼外裸露的钢筋上挂满了被风吹来的垃圾袋、布条,甚至还有残破不堪的广告牌。未被细沙掩埋的柏油路面上也已布满了如蛛网般的裂隙。

    城中一条断裂的立交桥左边,已经被黄沙掩埋的喷泉池子后面是一栋独立存在的二层小楼。小楼墙面瓷砖脱落,残破不堪。外露的水泥墙上则被喷满了各种颜色的涂鸦,楼顶上可看到两个油漆早已脱落的生锈大字:华店。

    原本这是四个字,只是支撑另外两个字的支架已经断裂,而字早已被风吹的不知去向。

    小楼内全部都被一尺多厚的黄沙覆盖,倾倒的书架和散落的书籍也被深深的埋在黄沙下,虽然从此不再被世人所知,不过好在躲过了岁月的侵蚀。

    大厅中央是一根直径约一米的圆柱形水泥柱,水泥柱旁环绕着一圈盘旋向上的木质楼梯,楼梯上去则是二楼。从二楼的深处传来阵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大概持续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就见从楼上走下来四个穿着沙漠迷彩服的男人。

    这是四个不同肤色的人。领头男子王平,是CK119避难所的护卫队长。其余三人分别是黑人萨维,白人凯撒,还有一个明显带着东北亚面孔的猥琐男子朴喜朝。

    才一下来,四人就立刻围成了一团。

    萨维使劲甩了甩右手,将黑如煤炭般的右手背送到嘴前吹了吹,然后努了努嘴,舌头在口腔里转了几圈,便狠狠吐出一口带着口水的沙子,用一口流利的中文骂道:“方阳这个杂碎越来越不好收拾了,现在不仅嘴硬,就连骨头都硬了,拳头都给我打疼了。”

    “你被打上几年只怕也能和他一样抗揍。”凯撒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皱巴巴的香烟,抽出四根分别递了出去,看向王平说:“王队长,你说就咱哥几个弄的这事,也就刚开始还能从方阳身上搜出些未被污染的吃的,再后来咱们哪次搜到过?这都三年了,一天到晚的就在追踪方阳,搞的我至今也没有凑齐骨骼强化二层的材料。再这样无休止的下去,我这辈子不是就完了。”

    凯撒吐出一口浓烟,又说:“要我说啊,不行就算逑了。”

    凯撒中文说的不比萨维差,语言通俗易懂,简单明了。

    王平没有接话。

    朴喜朝那如米粒般大的眼睛努力的睁成了绿豆般大小,有些阴狠的嘟囔道:“自古也见不到只靠拳头就能问出别人私密的事情。我早就建议对方阳那杂种施以极刑,如果王司令同意我的建议,咱们还能成这般境况?”

    朴喜朝偷偷瞟了一眼王平,见王平没什么表情,这才壮着胆子又说:“这些年来,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王司令对方阳这般态度?他不过是一个让人厌恶恶心的垃圾而已,还是个连基础基因都不达标的废物。对于这种人,全世界一天不知道要死多少,可就偏偏这方阳像个宝贝似得。”

    “你说这方阳宝贝吧,也没见王司令给他腾出个房间,或是给他个什么特权。一天到晚就混到那群拾荒的捡破烂队伍里自生自灭。你说不宝贝吧......嘿!几天不见方阳回去,还得让咱出来找,找的同时还要让顺带着问问方阳的秘密,还说什么打可以,不许把人打坏了?”

    “呵呵......顺带着问问?”朴喜朝叼着烟,双手摊开,一副嘲弄的表情,“这又不是玩过家家呢......”

    王平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的眉头狠狠的跳了几下,斜眼扫向唾沫横飞的朴喜朝。

    “额?”

    朴喜朝硬生生的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脑袋憋得通红,怯懦的瞄了瞄王平,讪讪的退到一旁不再说话。

    王平可是王司令的儿子,今天能放任朴喜朝如此质疑他的父亲,那全是因为自己的思想抛锚。要说抛锚到了哪里,那肯定还是和方阳有关。

    王平很慢的抽出胸前枪袋里的银色手枪,盯着枪口看了好久,这才突然说道:“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因为我何尝不是为了方阳耽误了三年时间。不过以前我不敢说,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你们,方阳那杂碎的好运气用完了。”

    不等三人说话,王平又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一则消息?止水财阀仅存的一点势力也被彻底抹除了。”

    ......

    ……

    ……

    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后的第三年,核战如期而至。

    世界各国在相互轰出了上千枚当量大到惊人的核弹后,惊奇的发现。这些核弹在灭杀了全球几十亿人口和辐射了地球一半的陆地后,竟然还轰出了一片新大陆。

    这片大陆是在太平洋的中部浮现出的超级陆地,据科学家的推测,大概有一个半的非洲大陆那么大。

    这块大陆被命名为奥维萨耶大陆,也称中州。

    中州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人类的认知,可还没等人类反应过来。便从中州附近的海域出现无数异类生物,冲上各片大陆开始大开杀戒,将残存的人类虐的死去活来。

    不愿意被像动物一样宰杀的人类再一次团结到了一起。可纵使这样,世界上也已经没有一个像样的国家了。从此之后,一个以流民暴徒、土匪黑帮、世家财阀和军阀头子的混乱时代来临了。

    而止水财阀无疑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没有之一。

    二十年前,止水财阀五阶三级大帅方城阳带领四阶四级大将罗信,四阶三级上将赵括,四阶一级少将李密。另有大校一名,中校十名,尉官士官以及士兵一万,一去中州而不返。

    直到四年之后,也就是十六年前。一名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年轻士兵抱着一个婴儿突然出现在这片沙漠地带。在临死前,将怀中的婴儿交给了CK119避难所中自封司令的王鹏手中,并且告诉他婴儿的姓名和来历,希望王鹏好生对待,止水财阀必定重谢。

    王鹏不知道这名士兵是如何活着从那些变异生物和成千上万的活死人中找到了他的避难所,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知道止水财阀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王鹏小心的呵护着这个名叫方阳的婴儿,但是精锐丧失殆尽的止水财阀被分割侵占的坏消息一年就会蹦出一个。眼瞅着止水财阀都要完蛋了,可还是没人来接这个孩子。

    王鹏终于放弃了。

    六岁那年,方阳不再被王鹏特殊照顾。

    十岁那年,方阳开始以捡垃圾为生。

    今年方阳马上十六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