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疯狂购物劫 > 第四章 抽奖中的
    除了偶有的阵阵咳嗽,这一夜赵朴睡得倒也不错。

    鸡鸣三更时自然没有醒来,日上三竿了都还昏昏深睡,直到杨海和徐宏回来方才吵醒赵朴。

    “嘿嘿嘿,我说老四,虽然我们不会因为你找五姑娘解决需求就歧视你,但你也要稍微注意一下影响,别把作案证据丢得满屋子都是吧。”看着地上随处丢弃的纸团,杨海一边假意捏着鼻子,一边冲着还在床上酣睡的赵朴嚷嚷到。

    杨海是东北人,最大的特点便是心直口快。尤其是那句“嘿嘿嘿”的口头禅,是他要发表长篇大论的前奏。今天这个嘿嘿嘿过后,赵朴一时没有多大反应,杨海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闹磕也得有对手不是?

    不过这个“嘿嘿嘿”,还是一下子把熟睡的赵朴惊醒了。

    “你们回来了。”赵朴揉了揉眼睛,从被窝伸出头来,“你特么才找五姑娘,我感冒了。”一边说着,一个喷嚏又打了出来。

    “啊—”徐宏赶紧跑到窗前,把窗户打开。“感冒了要保持通风,别到时候传染给我们。这段时间又要写论文、又要跑面试,可不敢生病。”

    如果说每一个人的青春里一定会有一个胖子,那徐宏就是赵朴青春里的胖子。

    胖是徐宏的身体特点。如果要给他的性格特点找一个准确的形容词,大概是抠。

    面对室友们带回来的烧烤、零食,徐宏总会有各种养身理论、各种健康知识来批评教育,但会在兄弟们“你那么健康,你就别吃了”的调侃中消停下来,然后“我也尝一点,就一点,你们可别劝我多吃”。

    杨海有时候会心直口快地说徐宏这是只想吃别人,舍不得花钱请大家。这个时候,徐宏便会拍出一张百元大钞在桌子上。“钱嘛,纸嘛,想吃什么,尽管拿去造……”

    如果真有人拿着钱就要走,徐宏便会抓住别人。“算了,今晚已经有这么些吃的了,真别吃太多零售,对胃不好。”

    然后兄弟们会在“吁”声中把钱扔还给徐宏。

    “下次我请,下次我请。”徐宏会唯唯诺诺把钱放回钱包,完全没有从钱包里掏钱时候的豪气。

    所以,兄弟们又会调侃徐宏是徐乙己。

    不过,这个时候如果赵朴要主动掏钱请大家吃零食,是会被大家集体拒绝的。

    也包括徐宏。

    “老四,你是心有余,钱不足。”这个时候杨海心直口快的特征再次发挥,“有这份心就够了。”

    一向出手阔绰的常歌这个时候会拍一拍赵朴的肩膀,打个圆场,给赵朴找回一些面子。“哪有哥哥们让弟弟出血的。”

    所以,赵朴从内心是感激宿舍的兄弟们。在这里,他感受到了所谓的温暖。

    “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赵朴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被窝抽纸出来擦鼻涕。

    “我擦,你这么奢侈,居然用人民币擦鼻涕!”刚刚打开窗户折返回来的徐宏,看到赵朴正拿着一张百元大钞准备擦鼻涕,吃惊地问到!

    经过徐宏这么一提醒,赵朴方才意识到抽纸的手感是有些不一样,突然变得又硬又厚。

    赵朴把手中的“纸巾”赶紧拿到眼前认真看了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真是百元大钞!

    “拿错了……”

    赵朴的一句拿错了差点把胖子徐宏惊出个好歹来。

    “老四,你这个拿错了也错得太离谱了一点吧。”本来已经打开电脑准备吃鸡的杨海转头过来看了看赵朴。“我看你是真病了,赶紧去看看医生吧。”

    说完又转头回到电脑。

    杨海倒不是怕赵朴真会传染给自己,杨海知道赵朴家里的情况,小兄弟小痛小病有时候真就硬抗。但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求职季、论文季。虽然已经没有什么课业负担,但找工作和写论文一点不比上课轻松。

    论文通不过,毕不了业。

    找不到工作,一毕业就失业。

    能把百元大钞当擦鼻涕的纸巾,这估计病的不轻,大概率是烧糊涂了。

    赵朴“好、好”答应了两声,便小心翼翼掀开被子,低头往被子里看。

    “Are you kidding me?”

    昨晚放在被窝里的抽纸已经消失不见,摆在面前的是一叠百元大钞,在抽纸袋里安静地躺着。

    赵朴赶紧盖上被子,生怕被杨海、徐宏哥俩看到。但赵朴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会不会是刚刚眼花看错了。

    看到兄弟俩都在各自的电脑前坐下来,玩起电脑,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赵朴又一次小心翼翼掀开被子,揉了揉揉眼睛。

    他没有看错,是一叠百元大钞!

    所以,《点石成金大法2.0版》是真的?!

    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吧。如果不是宿舍里还有杨海和徐宏哥俩,赵朴估计能叫出声来。至于会不会吓到隔壁的兄弟晨勃消失就不知道了。

    现在的赵朴能够确定,自己真的撞到系统了。不仅获得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花粉P30 手机,还获得了点石成金技能。

    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这是要开启逆袭模式了!

    想想已经不是一点小激动了,简直跟中了彩票大奖一样,还是几十倍投注的一等奖!

    赵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把百元大钞塞到枕头下面,然后穿衣起床。

    下床前,赵朴思考了一下,放在枕头下面不太安全,但不是担心会被兄弟们偷窃。关键是兄弟们发现后问起来,自己也不好解释。于是又迅速从枕头下拿出来,塞到自己衣服的内侧口袋。

    赵朴的胸前从来没有塞过这么厚一叠钞票,那种舒适感、幸福感,简直了。

    赵朴由衷地感慨,不光是做女人挺好,做男人也挺好啊。

    下了床后,赵朴很快把地上的纸团收拾干净。因为杨海和徐宏的床对着赵朴和常歌的床,所以坐在桌子前玩着电脑的兄弟俩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洗漱完毕,身上也有了钱,赵朴决定听取杨海的建议,去看看医生。

    赵朴从床上拿下手机,开机。

    他还是有些紧张,怕白发老头突然冲出来说些什么。于是一边开机一边使劲按音量键,力争把音量调到最小。

    不过,赵朴的担心是多余的。白发老人并没有出现,手机也没有任何异样,那个淘宝宝app中的缘分值也还是零,并没有因为赵朴印出钞票而有所改变。

    正在这时,常歌从外面回来了。

    “我擦,P30太难买了,我今天又去去排了一个小时的队,还没有到我就又卖完了。”

    常歌一边抱怨着,一边推门进来。

    然鹅,赵朴正拿着最新款的花粉P30站在他的面前。

    “老……老三,你回来了。”

    看到常歌戛然而止并伴随着掉了一半的下巴,还是赵朴主动开口打破了这种尴尬。

    “老四,你怎么搞到P30的?”

    常歌的这句疑问,把电脑前的杨海和徐宏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哥仨六只眼睛一起盯着赵朴,“老四,你怎么搞到P30 的?”兄弟仨异口同声地又问了一次。

    “呃……”赵朴有些犹豫,总不能实话实说吧,“抽奖中的!”

    “抽奖中的?!”

    哥仨再次吃惊问号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