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小保安 > 第102章 家训
    “大老板,开始吧,今年训话的主题是什么?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尽量长话短说,等一会儿我还出去打牌呢。”周琳出去之后,蒋碧云带点调侃地说道。

    周继尧把半截雪茄烟掐灭,说道:“我之所以让小琳出去玩,就是今年的主题跟她没关系,只跟玉冰和玉婷有关系。”

    周玉冰和周玉婷对视了一眼,似乎还没有明白父亲的意思,蒋碧云倒是猜到了,笑道:“你爸这是要过问你们的终身大事了,也确实该谈谈这件事了,毕竟你们也不小了。”

    周玉冰不满道:“爸,大年三十谈这件事合适吗?”

    周继尧一脸严肃地说道:“这不是合适不合适的问题,而是重视不重视的问题,凡是我在大年三十谈的问题,来年就一定要实现,即便不能实现,也必须有足够大的进展。”

    周玉婷质疑道:“爸,这可不是生意上的事情。”

    周继尧训斥道:“难道个人大事还没有生意重要吗?我平时很少过问你们个人的私事,本来这些事应该交给你们的母亲,可她整天不是打牌就是在香港,所以我不得不亲自过问。”

    蒋碧云不满道:“怎么还怪上我了?我就算过问,这两个死丫头也的肯告诉我才行啊。”

    周继尧不理会蒋碧云,一双眼睛看看大女儿,又看看二女儿,最后说道:“你们自己说说,目前有没有一个固定的目标。”

    周玉冰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没出声,周玉婷也摇摇头,说道:“你如果指能够谈婚论嫁的人选的话,目前还没有。”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这么说你们找男人只是为了玩玩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谁敢说没有跟超过三个男人睡过觉?”

    周玉冰晕着脸抗议道:“哎呀,爸,你别说的这么难听行不行,那些乱嚼舌根子的话你也信?”

    周继尧拿起半截雪茄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又缓缓说道:“我倒不是那种老封建,毕竟时代不同了,男人和女人那点事也算不上什么。

    但我们周家跟一般人家可不一样,说实话,如果做为我的女儿没男人追求,我也没脸面。

    可要选一个合适的也不能不试试,只有试过才知道合不合适,所以,在婚前你们多交几个男朋友我也没话说。

    我想说的是一旦试过合适的话也不要犹豫,该订婚的订婚,该结婚的结婚,不过,你们给我记好了,一旦结了婚,那裤带子可不能再松了,否则就是败坏我周家的门风。”

    蒋碧云瞪了丈夫一眼,冲两个女儿说道:“你们听明白没有,老头子的意思是婚前尽管玩,玩够了就必须收收心。”

    周继尧骂道:“你这贼婆娘,什么时候都能把我的话念歪了。”

    顿了一下,一脸严肃地说道:“其实,我关心的不仅仅是你们的婚姻,这也跟你们的事业有密切的关系。

    在我看来,一个单身女人越有钱就越危险,因为她会缺乏责任心,没有稳定性,并且还会有形形色色的男人暗中打她的主意。

    所以,我也不瞒你们,我不会把自己创下的家业交给一个没有稳定家庭的子女,我可不想看到我将来的某个女儿一年离十次婚,而我的财产也被分割走十次,尤其是单身女人更靠不住。”

    周玉冰和周玉婷一听,都不出声了,不过,脸上都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蒋碧云忽然冲周玉冰问道:“你对邓家老二究竟有没有意思?他家可是派人来问过我几次了,你爸也比较看好这桩婚事。”

    周玉冰哼了一声道:“谁不知道他是个花心大萝卜?”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难道你比他好多少?”

    周玉冰嗔道:“爸,你别乱说啊,我怎么花了?”

    蒋碧云劝道:“现在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哪一个不花心,可看人还是要看本质,男人年轻的时候也许贪玩,只要结婚后约束好自己就行了。

    我让人打听过,邓家老二无论是相貌还是品行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家世也好,现在跟你爸也有生意上的合作,最重要的是人家也有那个意思,这种婚姻还真不好找呢。”

    周玉冰哼了一声道:“我认识邓老二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前天还跟他一起吃饭呢,总的来说没感觉。”

    周继尧瓮声瓮气地说道:“感觉要慢慢培养,你对那些跟你上床的男人难道感觉就很好吗?也没见你固定一下,别为自己的放荡找借口。”

    周玉冰胀红了脸,愤愤道:“爸,你总不能让我找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吧,我怎么放荡了?”

    蒋碧云急忙说道:“哎呀,你爸这不是也为你们着急吗?既然不喜欢就算了,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

    没想到周玉婷一副羞羞答答的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邓老二还是不错的。”

    周玉冰没明白妹妹的意思,没好气地说道:“你喜欢的话就嫁给他啊,又没人拦你。”

    周玉婷幽幽道:“可人家看上的是你,不是我。”

    周继尧盯着周玉婷注视了一会儿,问道:“怎么?你喜欢他?”

    周玉婷一副娇羞的样子,最后小声说道:“喜欢有什么用?他又不喜欢我?”

    周继尧楞了一会儿,冲老婆说道:“这倒是可以商量商量,玉婷长得又不比玉冰差,要是撮合撮和说不定就成了呢。”

    蒋碧云疑惑道:“这合适吗?”

    周继尧说道:“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关键是咱们女儿喜欢,他邓老二能去我的女儿也算是荣幸了,过完年你就找人试探一下。”

    周玉冰一脸震惊的样子,看看老子,又看看妹妹,惊讶道:“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周玉婷一脸害羞的样子说道:“这种事难道也能乱开玩笑?”

    周继尧嘿嘿笑道:“老大,你妹妹的脸皮可没有你厚,邓老二如果有时间跟玉婷多接触接触的话,他说不定喜欢你妹妹呢。”

    周玉冰气哼哼地说道:“他爱喜欢谁喜欢谁,既然妹妹喜欢他,那我就算让贤了,反正我们也就是在一起吃吃饭,并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完,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捂着嘴忍不住一阵娇笑。

    周继尧狐疑道:“你笑什么?”

    周玉冰犹豫了一下说道:“小琳前不久还被邓老二骗走了五万块钱呢,这家伙简直太无聊了。”

    “怎么回事?”蒋碧云问道。

    周玉冰笑道:“有一次邓老二带了一个保镖跟小琳她们去K歌,他的这个保镖在包间门口笔挺地站了四个小时。

    可能邓老二吹了什么牛,小琳不服,就跟他打了赌,前不久她借我的司机戴家郎陪她去K歌,实际上就是让戴家郎冒充她的保镖,想让他也在包间门口站上四个小时。

    本来小琳只要提前给戴家郎打个招呼,邓老二这个赌约准输,可这死丫头自己装逼,也没提前告诉戴家郎。

    结果,三个小时之后,戴家郎见小琳她们没有歇的样子,于是跑出去买烟了,这样就输给了邓老二五万块钱。”

    蒋碧云骂道:“这死丫头怪不得一个月的开销这么大,没想到竟然一下就输了五万,这邓老二比小琳大这么多岁,也好意思骗小姑娘这点钱。”

    周玉冰气愤道:“要不是这死丫头,我前天怎么会丢这么大的脸?”

    “这又怎么了?”蒋碧云问道。

    周玉冰犹豫了一阵,挥挥手说道:“算了,不说也罢。”

    周继尧偏偏好奇心重,盯着周玉冰问道:“吞吞吐吐干什么,有话就说,难道你也跟邓老二打什么赌了?”

    周玉冰只好说道:“前天邓老二请我单独吃饭,我打算让他死了心,于是就让戴家郎冒充我的男朋友一起去包间,谁曾想他们那天晚上已经在夜总会见过面了,你说丢人不丢人?”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都多大了,还玩这种无聊的把戏,如果下次邓老二再找你吃饭的话,不妨把玉婷带上。”

    蒋碧云嗔道:“也没必要这么主动吧?难道咱们的女儿都嫁不出去了吗?”

    周继尧嘿嘿笑道:“如果是一般人,我自然都懒得多看一眼,可这种双赢的婚事,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尽可能促成,不过,正月里我和邓俊吉就会见面,到时候倒是可以跟他说说这件事。”

    蒋碧云提醒道:“你可别说的太露骨,免得让人看不起,上次我跟他老婆打牌的时候还说呢,咱们女儿的婚事大人不参与,全凭她们自己做主,你可别跑去推销自己的女儿。”

    周继尧瞪着老婆说道:“这还用得着你提醒?我要是连这点城府都没有的话,能有今天这份家业吗?”

    说完,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哈欠,摆摆手说道:“就说这么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蒋碧云惊讶道:“怎么?你不陪我一起去?一个人留在家里干什么?”

    周继尧伸伸懒腰说道:“谁知道你们这牌局要打到什么时候,我可陪不住,今天多喝了几杯,上去眯一会儿,明天还有不少客人呢。”

    蒋碧云也不勉强,冲两个女儿问道:“你们两个人呢?”

    周继尧哼了一声,说道:“她们自然是去找那些无聊的男人了。”

    顿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那个戴家郎怎么没有回去过年?”

    周玉冰楞了一下,说道:“我怎么知道,老赵安排他春节期间值班呢。”

    周玉婷哼了一声道:“还不是为了那点加班费,不用猜,你肯定也给了他一个大红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