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言情小说 - 你好,King先生在线阅读 - 第1008章 他们不可能

第1008章 他们不可能

        丢开宋倩和惟哥的事情,云想想就扑向自己赏心悦目的老公,窝在他的怀里:“宋先生,倩倩给我做管家。”

        “你决定就好。”宋冕把云想想捞过来,手护好她的小腹。

        “我需要管家,那我是不是应该有一份财产?”没有财产,哪儿来的管家?

        “等我们回去,父亲会给你。”宋冕的指尖梳理着她的长发,这是宋冕最喜欢干的事儿。

        “父亲给我?难道不是你的吗?”云想想眯着眼睛投来死亡凝视。

        “父亲给你的,是宋家该给新进门的媳妇那一份,我的那一份不需要给你,因为它就属于你。”宋冕绝对不会答错送命题,“如果你想打理我那一份的话。”

        云想想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分钟,瞥见不远处在整理文件,目不斜视的宋尧,坏心的问:“我要是愿意打理,是不是意味着宋尧失业呀?”

        宋尧差点没有站稳劈了个差,为什么他总觉得少夫人时不时对他满满的恶意?

        “倒也不至于失业,他跑腿跑得利索。”宋冕眼底溢出笑意,点了点促狭的小妻子鼻头。

        心中悲凉的宋尧:……

        所以他很快就要沦落到只能跑腿的地步吗?

        好歹他也跟了少爷十多年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少爷就这样轻飘飘一句话,抹杀他的苦劳去讨好少夫人?

        他辛辛苦苦经营了十多年的权利,就被宋倩这么轻轻松松夺走?

        他是不是跟错了主?

        宋尧开始怀疑人生。

        云想想眼波一转,就看着支起耳朵的宋尧:“宋尧啊。”

        宋尧一个激灵,立刻走到云想想面前:“少夫人。”

        “我给你放个长假怎么样?”云想想笑眯眯地说。

        “少夫人,我喜欢忙碌,越忙越充实。”宋尧连忙表态,他不想失业呀。

        “可是怎么办,我和你家少爷想过二人世界,我觉得你有点碍眼。”云想想伸出五指,觉得自己指甲又冒尖了,从宋冕怀里坐起来,把手指伸到他面前。

        宋冕捉住她柔若无骨的手指,从面前的茶几下盒子里拿出了指甲刀,好脾气地低着头,认真给她修剪。

        被少夫人直接说碍眼,宋尧觉得他的饭碗摇摇欲坠,只能悄悄地向少爷求救。

        哪里知道一抬头就只看到少爷低着脑袋,给少夫人剪指甲,顿时觉得自己更可怜了。

        连少爷都没有地位可言,他不就更没指望了?

        “少夫人,我可以不出现……”宋尧还想挣扎一下。

        “不出现?然后电话给阿冕汇报?”云想想挑眉,颇有些刁蛮,“你想占我线?”

        宋尧:……

        您不是要和少爷二人世界么?天天腻在一起,还需要打电话?

        心里吐槽,可宋尧却敢怒不敢言,只能心一横:“少夫人,要不我去整个容,您觉得怎么好看怎么来?”

        “噗嗤。”云想想实在是绷不住,还想再逗逗宋尧,给他一个送命题,让他去整容成宋冕,只有宋冕让她觉得好看,不过对上宋尧可怜巴巴的脸,终于保留了点良心。

        “好了,不逗你了,是我和阿冕要继续去玩上个把月,这段时间你也辛苦,才打算给你放一个月的假,等我们回来,你就得好好收心,少了你,阿冕可不顺手。”

        这一个月宋冕陪着云想想,大多数事情都是宋尧和他爸爸处理,忙得够呛。

        云想想是刚刚接到了祝媛的信息,很忐忑地问她,是不是宋尧为了躲避自己玩失踪了。

        祝媛自从知道宋尧解除了婚约,就开始女追男,可惜宋尧时间本就不多,从七月到现在,接近两个月愣是没有休息过一天,祝媛几乎是联系不上。

        “谢谢少夫人。”宋尧眼睛一亮,乐得露出了可爱的虎牙。

        “你不是刚刚说你喜欢忙碌吗?”一直沉默的宋冕会心一击。

        宋尧:……

        云想想捂着嘴,背过去不让自己笑出声。

        宋尧只能委屈巴巴地说:“是,我喜欢忙碌……”

        云想想乐不开支,给宋·小可怜·尧打圆场:“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和阿冕后天就走,你自己准备一下回国吧。”

        云想想的游轮旅游还没有玩够,宋冕也看出来,就重新又做了安排,他们可以从这里再出发,然后绕过十多个国家,再回到国内。

        临走的前一天,云想想却没有想到祁隽竟然找上门,一脸的憔悴:“嫂子,你帮我约一约香菱,我有些话要和她当面说。”

        他已经去找过李香菱,却没有找到人,李香菱在电话里说希望他不要打扰她的生活,就再也不肯接他电话,他去学校堵人,反而惹火了李香菱。

        看着祁隽这样,云想想有点于心不忍,觉得他们为了以后各自的人生,都有必要再面对面说清楚,于是当着祁隽的面打了电话给李香菱。

        听完云想想的话之后,李香菱沉默了一分钟说:“我下午上完课,就在你住的地方,让他在那里等我。”

        祁隽很开心,还特意去补了眠,也就两个小时,然后把自己打理得神清气爽,云想想看着止不住的叹气。

        李香菱来了,当着宋冕和云想想的面就直接对祁隽说:“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和有钱人私奔了,我爸爸为了去找她出了车祸。”

        祁隽错愕不已。

        云想想坐到李香菱身边安抚着她,这是李香菱心中的伤疤。

        “我从小对有钱人就有偏见,这一点我不否认,我知道这样不对,不应该以偏概全,可我过不了心里这道坎。”李香菱直直地看着祁隽,“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我无意中碰到了我妈妈,后来我悄悄暗中观察她,我发现她表面上是人人羡慕的阔太太,可在家里一直地位低下。”

        祁隽张口欲言,李香菱却先一步打断他:“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要说不是所有的豪门家庭都这样。但祁隽,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两不对等这是事实,哪怕你父母再开明,我如果爱你,我就会发自内心的自卑。

        我如果不爱你,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却嫁给你,为的是什么你难道不清楚?”

        最后李香菱近乎冷漠地说:“和你在一起,我会很累,我能够感受到你对我是真心,因为你这份真心,我认真地去考虑过,我能不能承受得住,和你在一起的负累,愿不愿意为了你去改变自己的节奏,答案是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