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江湖枭雄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六章 画饼高手

第七百七十六章 画饼高手

        废弃屠宰场门口,随着大柏和田江掏枪,双方剑拔弩张,气氛霎时降到了冰点,而罗汉借着灯光看了一眼,当即就发现田江和大柏的枪都是上膛的,虽然不清楚对方的路数,但也能看出来,对方绝对是会玩枪的,而绝非那种咋咋呼呼吓人的二五子。

        “我让你跪下,你是不是听不见啊!啊?!”田江用仿九二指着人高马大的罗汉,目眦欲裂的喊了一句。

        “小兔崽子,拿着枪,你敢杀我吗?”罗汉攥着军刺,一点不忿的向田江继续挑衅。

        “因为这点破事,我犯不上杀你,但是弄你个残废,我绝对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信吗?”田江枪口微微下调,指向了罗汉的膝盖。

        “一枪打不死我,我肯定敢跟你换命,来!你试试!”罗汉迎着枪口,果断向前迈了一步。

        “去你妈的……”大柏看见罗汉的动作,当即准备扣动扳机。

        “行了!!”杨东在大柏枪口下压的一瞬间,陡然一声暴喝,制止了双方的这种叫板行为,随即目光阴沉的看向了田江:“你找我过来,不是为了开这一枪的吧!”

        “我是想跟你聊聊,但是你好像没有谈事儿的态度啊!”田江眯眼看着杨东,语气不满的回应道。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样算是有态度呢?跪下跟你聊吗?你要是觉得我跪下能把事谈成,那我现在就给你跪下呗?”杨东看着田江,脸上毫无表情的反问道。

        “呵呵。”田江听见这话,沉吟半晌后,把枪关了保险,同时将大柏的枪口压了下去,微微侧身:“来,进来唠唠。”

        语罢,田江率先迈步,走到了院内的篝火边上,坐在了两块摞起来的红砖上,杨东走进院内,也隔着篝火,坐在了田江对面,虽然双方的人暂时处于平静,但仍旧保持了一段距离,大柏更是始终紧握着手里的私改猎,目光灼灼的盯住了杨东等人。

        “喝点吗?”田江拿起一罐啤酒,对杨东比划了一下。

        “我这个人,只跟朋友喝酒。”杨东看着田江被火苗映亮的脸庞:“你叫我过来,不是聊人生的吧?”

        “巧了!我叫你过来,还真就是聊人生的。”田江莞尔一笑,自顾喝了一口啤酒:“人这一辈子,别管干啥,都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不管服务于谁,但首先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正如你我,不也是如此吗,对吧?”

        杨东无言,在火堆里拿起了一根燃烧的木棍,点燃了嘴里的烟。

        “你的人,砍伤了我的小兄弟,还打伤了大彪的弟弟,这事不可能一点说法没有,所以,我才会在这里见你,当然了,我知道有些事情既然靠武力拿不到,那么在谈判桌上也拿不到。”田江顿了顿,话语当中的威胁呼之欲出:“今天的事,我没想着一定会谈拢,你懂我的意思吗?”

        “啤酒行业,我不会退出。”杨东听见田江的话,笑吟吟的开口。

        “你说什么?”田江闻言一愣,万万没想到,他自己这边的诉求还没说出口,杨东反而抢先了给他答案。

        “如果你只是为了我弟弟打人的事想跟我谈,根本没有必要冒着开枪的风险去吓唬穆宏中,你动他,以为他是我目前最大的客户,不是吗?”杨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朱勇顺是怎么跟你谈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找你,绝对是想让你当枪,而你不会告诉我,你今天找我过来,背后没有朱勇顺的影子吧。”

        “哈哈,你这个人,有点意思啊!”田江隔着跳动的火苗看向杨东,眼中迸出一抹诧异。

        “我说说我的条件,你听听,行吗?”杨东没有回应,而是问了一句。

        “呵呵。”田江仰头喝酒,用行动示意杨东继续。

        “朱勇顺答应你的条件,我也能给,而且要远比他优渥很多,因为我在本地没有朋友,也渴望朋友,你帮他的忙,即便跟他达成合作,最终也无非是个边缘人,因为他身边的座位已经排满了,但是我不一样,我这张桌子,可还空着呢。”杨东面色平静:“我这个人,没经历过沧桑,也没啥太传奇的故事,但我能给你的回报,绝对比朱勇顺要多,而且要多得多!”

        “听完你这番话,我忽然有点理解,朱勇顺为什么要在对付你的时候,留下一个缓冲了。”田江犹豫片刻,转语道:“朱勇顺给了我三十万,而且事后还能给我一条啤酒线,这些,你行吗?”

        “我给你四十万!等我拿下酒水市场,手下的线路,你随便挑一条!”杨东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据我所知,你的啤酒生意才刚刚铺开,想跟朱勇顺叫板,实力还不够,画饼高手我见得多了,但你绝对算不上最会套路的一个。”田江眼神平静,在微风下摇曳的火苗,不住在他的眼眸当中跳动。

        “酒水线你暂时看不见,但是我给的钱,却能真金白银的装进你兜里,不是吗?”杨东并没有辩解,而是顺着田江的话继续聊了下去:“何况谁又能保证,你跟朱勇顺在一起,就一定能拿到应得的利益呢?”

        “至少在我看来,跟朱勇顺捆绑,我赚钱的几率要比你大得多。”田江再度启开一罐啤酒,不置可否的回应道。

        “概率这个东西,就像你走在大街上,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你打开之后,里面有可能是真金白银,也有可能是一泡屎。”杨东笑呵呵的回应道。

        “我很好奇,你既然猜到了我跟朱勇顺有关系,为什么还来见我?”田江看着杨东从容的模样,微微抬头。

        “因为你能接近朱勇顺,咱们俩绑在一起,我推翻他的几率会更大。”杨东言语直白的回应道。

        “你想用我的枪,转回去帮你办事?”田江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感觉意外,因为杨东的胆子,确实太大了。

        “还是那句话,朱勇顺不缺朋友,但是我缺,而且我也相信,咱们两家之间的仇恨,还不至于结成死仇,你说呢?”杨东眨着眼睛问道。

        “啧!”

        田江嘬了一下牙花子,沉默了十数秒后:“我能跟你继续往下唠唠,但是这条件,还得重新谈谈。”

        “你说。”杨东听见这话,把手里的烟盒,隔着火堆给田江扔了过去。

        ……

        与此同时,太空船娱乐会所内。

        “宝哥,来,我再敬你一杯!”林天驰坐在刘宝身边,再度把酒杯举了起来,短短一个小时之内,他们这伙人,已经喝了差不多三箱啤酒。

        “小林,该说不说的,你这几个姑娘整的,确实像样昂!”刘宝的右手不断在泡泡穿着丝袜的打腿上摩挲着,眼神迷离的向林天驰开口道,虽然刘宝之前口口声声说搞破鞋没啥意思,但是自从看见泡泡他们这几个姑娘之后,当时就起反应了。

        “这话说的,不好的娘们,我能给你介绍嘛!来,走一个!”林天驰呲牙一乐,跟刘宝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宝哥,你歇一会,唱首歌呗!你看看,我这个丝袜都快让你摸起球了!”一边的泡泡等刘宝把酒喝完之后,举止亲昵的用手指拭去了刘宝嘴角的一滴酒。

        “哈哈,搂着你这么一个姑娘,谁能有心思去唱歌啊!”刘宝脸上挂着浪笑,手上是一点没闲着。

        “讨厌!”泡泡娇嗔一声,轻轻推了刘宝胸口一下:“你先坐吧,我去个卫生间!”

        “哎,晚上跟我走呗?”刘宝贱嗖嗖的回了一句。

        “再说吧,看姐儿心情!”泡泡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坤包,扭着***向卫生间走去。

        “哎呀,这个小娘们儿,咋这么撩人呢!”刘宝看着泡泡的背影,一阵心猿意马,鬼使身材的就跟了上去。

        “咣当!”

        刘宝走到卫生间门前,本能的推了一下门,结果发现门根本没锁,直接就被推开了,而此刻泡泡正站在马桶边上,已经把裤子褪下去了一块,露出了内裤的蕾丝边。

        “哎呀!你怎么进来了,你快出去!”泡泡看见这一幕,当即就要把裤子提上。

        “进都进来了,我还出去干啥!”刘宝酒气上涌,迎着泡泡就走了过去:“该说不说的,你这个裤衩子可是挺可爱哈!上面还有蝴蝶结呢!我看看是啥图案的?”

        “你别闹!我连门都没锁,这要是被人看你见多不好!”泡泡伸手就要推开刘宝,结果反被刘宝拽住手腕,一把揽进了怀里。

        “宝哥!你这这样,小心我告你q奸!”泡泡假模假式的推了刘宝一下。

        “哎呀,这种事郎有情妾有意的的,你跟我装鸡毛紧呢!来,听点话,一会我给你整个驴牌的包!”

        “宝哥,你别这样!”

        “……”

        泡泡半推半就,跟快就被刘宝按在了墙角,而此刻的刘宝正处于亢奋状态,全然没注意到,一个被摆放在洗手台上的口红盒子,正闪烁着黯淡的微光。

        ……

        东塔拆迁区,屠宰场院内。

        “既然条件没问题,就预祝咱们合作愉快呗!”杨东跟田江谈妥条件之后,脸上泛着浅笑,起身伸出了手掌。

        “这话现在说还是有点早,等你把答应的钱打在我的账户里,咱们再聊也不迟!”田江脸上同样挂着笑容,但是并未伸手。

        “放心,明天中午之前,这笔钱肯定到。”杨东语罢,看了看周遭旷野:“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

        “明天晚上,还是这个时间,我请你吃饭。”田江微微点头,没有挽留。

        语罢,杨东和罗汉等人转身就向院外走去,田江也看着身边的大柏他们:“整点水,把火堆灭了,咱们也撤!”

        院外。

        “东子,你刚才答应田江的合伙条件,是不是有点太冒失了,咱们在酒水行业的收益给他三成,这不是在扯犊子吗?”罗汉眉头紧锁的向杨东问了一句。

        “咱们跟朱勇顺,早晚得有一战,办这种事,必须得有田江这种拿枪的人去承担责任。”杨东顿了一下:“不过等朱勇顺倒了,他们也就没用了,答应他的四十万,我会给他,至于其他的,你感觉他值这个钱吗?”

        “可是你如果把田江耍了,他反咬咱们一口,这事不还是麻烦吗?”罗汉仍旧感觉不太托底。

        “放心吧,我用田江,只是因为暂时没人能动朱勇顺,不过等酒水行业该见到利润的时候,田江在我眼里,也就不是威胁了,估计这事拖上几个月,国外那俩神仙就该回来了!”杨东满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你是说龙哥和正棉啊!”罗汉听见这话,心中瞬间通透。

        ……

        与此同时,在三十多米之外,怀揣一把仿五四的大彪,正大步流星的向杨东所处的方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