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至尊不朽系统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四章:抵达麒麟,强者追杀

第八百三十四章:抵达麒麟,强者追杀

        “你不会是与哪位圣皇有关系吧!”江空突然灵机一动。

        连菠萝皇者都不敢动的人,唯有圣皇,这华小玉居然敢说菠萝皇者都不敢动她,很显然是有圣皇给她撑腰。

        “哼!我可没说,你不要瞎猜!”

        华小玉并不承认,但江空是何等聪明之人,瞬间想到,那圣皇有可能就是华小玉的师尊,给她神露之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此地不能久待了!”

        江空也不再多说,现如今找到麒麟洞才是最主要的。

        “那好,走吧!”

        华小玉也想早点离开此地,立马答应。

        随后二人再次腾空而起,身形如一道光束向远方射去。

        …………

        “谁,到底是谁,胆敢杀了我的弟子,我一定要将你剥皮抽筋,灭杀神魂,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一年后,一个老者降临在金不三被杀的地方,满脸怒气,疯狂咆哮。

        这老者身着大红锦袍,身材高大,只是整个头部却有些令人不可思议,他居然长了一个菠萝头。

        但他的实力肯定不凡,一身神威波动,震颤虚空涟漪如海浪泛起波浪。

        只见他伸手向着虚空中一挥,整个天地顿时一阵天旋地转,有时空之力在他眼前翻滚。

        这时候,前方虚空顿时出现一面空间镜子,镜子中正映照周围万里范围。

        “时间逆流,开!”

        随着一声天地号令,那镜子中的景象瞬间倒流,开始飞快倒转,就像电影回放一般,端的神奇。

        不多时,便已经回放到江空斩杀金不三的时刻,不过,那镜子中却根本看不清江空的真实面貌,就好像被什么遮住了一般。

        眼看自己的弟子死在眼前,菠萝皇者目呲欲裂,眼中熊熊怒火快要夺框而出。

        “谁,这到底是谁,居然能遮掩天机,打破时间局限?”

        虽然极度愤怒,但菠萝皇者也是满脸震惊,此人居然能够能遮掩天机,打破时间局限,阻挡他倒流时空观看,简直强大得一匹。

        要知道,这种手段就算是他,要做到这种境界也是非常困难的。

        而且那华小玉他也认识,此时更是让他震惊。

        不过他可不会善罢甘休,因为他从时间长河中看到,此人最多只是一个师者高阶的弱者。

        他能在时空中隐藏身形,一定是携带了什么重宝,真实修为连自己的一根手指都抵不过。

        至于华小玉,只要自己不对她动手,那就算是那位存在也无话可说。

        至于那斩杀自己弟子的人,杀人偿命,哪怕有那位存在撑腰,也不能蛮不讲理,就算到时候闹翻,自己也不是没有撑腰之人。

        随后菠萝皇者也不再看,只是挥挥手,空间镜子立马破碎,周围的时空涟漪也恢复平静。

        “你逃不掉的……!”

        菠萝皇者眼神一厉,神色冰冷,脚步一踏,身形瞬间消失,往江空离去的方向追去。

        …………………分割线

        “叮咚!”

        “恭喜宿主炼制至尊强者成丹,获得强者丹八颗!”

        炎雀神鼎炼制那八大死士已然完成,四颗至尊二转丹药,四颗至尊三转丹药。

        得到八颗丹药,江空意念一动,分别交给来财六兽和金火双犬,让他们在系统宠物界面开始突破。

        他们一旦突破,那江空的力量将会直接暴涨,不再惧怕任何势力。

        经过一年时间的飞行,两人穿越了数千座山脉,早已经远离击杀金不三的区域。

        无尽山脉距离玄天城并不是太过遥远,只是一年的时间,便已经来到无尽山脉的边缘。

        这无尽山脉是无尽世界的第二大山脉,但这只是以面积来说。

        真正要说山势雄伟,其中危险程度,里面的生灵强弱,那空空山脉是拍马也赶不上的。

        两人刚刚进入山脉外围,居然就让江空看见了一群由至尊一转带队的凶兽,正跟四个至尊一转的修炼者在战斗。

        只是外围山脉,既然就有了至尊凶兽,那如果在山脉内围,江空已经不敢想想。

        对于这些凶兽,江空并未出手,无尽山脉这么大,害怕里面没有凶兽杀?

        他现在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就要杀他个天翻地覆,获得的经验至少要能晋级一个等级。

        不然还不如早点找到麒麟洞,系统直接奖励提升一个等级。

        两人在天空飞行,华小玉有至尊三转的实力,江空虽然境界不高,但他调集七级宇宙之力,再加上他佩戴的暴力套装加成,两人的速度那是极为快捷。

        在无尽山脉上空,就如同两道闪电,嗖嗖的向前方高速而去。

        下方原本有想找二人麻烦的凶兽或人,都不禁暗自捏了把汗,庆幸没来得及招惹如此强者,不然后果堪忧。

        不过,这只是在山脉外围。

        …………黄金分割线

        对于现在的江空,以年来计算赶路时间已经不稀奇了。

        两人全速飞跃半年时间,开始正式进入无尽山脉的中部边缘。

        无尽山脉中部那才是庞大无匹,据华小玉所知,麒麟洞是在无尽山脉最中心处。

        要想从中部边缘到最中心,以两人的速度,怕不要千年以上。

        不过,江空此时倒是非常庆幸自己是跟华小玉一起,不然要是自己的话,就要多跑不少的冤枉路。

        在华小玉的带领下,两人很快找到一个隐秘的传送阵。

        这个传送阵是皇级强者为进入无尽山脉中心所修建。

        华小玉作为一个后台强大的人,当然知道这个传送阵的存在。

        “这个传送阵通往无尽山脉中心区域,但是并不是固定的地方,我们要小心!”

        此时,华小玉脸色严肃,神情也紧张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们有可能被传送到皇者凶兽的老巢!”

        江空内心中有股兴奋,好像巴不得传送到皇者凶兽群当中一般,令华小玉极度无语。

        “不错,要是被传送到强者的面前,我们就惨了。”

        要想进入山脉内围,以他们的实力,乘坐传送阵是最佳选择,不然这一路飞进去,必定会遇到更多的强者。

        “放心,有强者我来解决!”江空信心十足。

        “你就吹吧!”

        华小玉虽然嘴上反驳,但她现在对江空已经没有多少怀疑。

        这一路上,一年多时间的相处,让她看到了江空无数不可思议的一幕。

        比如说速度,一个师者,居然不比她慢,有时候爆发出来居然还能快过她。

        再比如实力,既然能够秒杀帝者初阶,那中阶,甚至高阶呢?想必也是难不住他。

        眼前这个男人全身都是谜,她现在有种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直觉,那就是圣皇还真有可能奈何不了他。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两人很快踏上传送阵,华小玉取出一大把天晶币,将其镶嵌在阵法上的凹槽之内,随即打出一连串的法诀。

        “嗡!”

        不多时,整个传送阵闪烁出一道冲天光华,随即一收,已然将两人传送出去。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正是追赶而来的菠萝皇者。

        “草,晚了一步!”

        菠萝皇者眼看逐渐停止运转的传送阵,气得直跺脚。

        这个传送阵是无差别传送,现在要想再找到那人,简直是难如登天。

        不过此人和华小玉竟然来到无尽山脉内围,肯定是奔着麒麟洞去的,只要自己在麒麟洞守株待兔,就一定能等到他。

        菠萝皇者满脸杀气,同样踏上传送阵……

        “吼……吼……吼……!”

        眼前突然一阵明亮,但耳中却听到一阵兽吼。

        江空毫不犹豫,瞬间取出无尽狂刀,对着附近一刀扫出。

        “哗啦啦!”

        劲气迸射,周围爆破声不断,此时江空已然看清眼前形势。

        打眼一瞧,眼前是一个山谷,有数千里方圆,华小玉就在眼前不足五米之外,两人离地有千米之高。

        眼光所及,下方全是一种熊类凶兽,怕不有百头之多,其中更是有BOSS光华扩散照耀,刺激得眼睛都差点睁不开。

        这些熊类凶兽体型庞大,有百米之高,两百米长,身上有电弧闪烁,身后拖着上千米长的尾巴,境界也都不低,全部在至尊以上。

        “吼吼吼……!”

        眼见两个人类凭空出现,这些熊类凶兽个个仰天咆哮,更是有凶兽挥舞起那尾巴,闪烁丝丝紫芒,犹如鞭子般抽打而来。

        “快跑,都怪你这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我们被传送到雷电熊的老巢了。”

        华小玉大惊,身形一闪,瞬间来到江空面前,拉起他就要向远方逃离。

        “慌什么慌,好不容易遇到一批强大的凶兽,也该活动活动了!”

        江空用力,一把拽住华小玉,眼中尽是兴奋之色。

        送完这批雷电熊上路,那他至少能上升一个等级,甚至能晋级两个等级。

        这批雷电熊从至尊一转到至尊四转的都有,特别是那头闪烁BOSS光华的雷电熊王,更是达到来至尊五转。

        要是全都杀了,一定能得到无数的好东西。

        眼见如此好处,他怎么可能舍得走!

        “你不可能真的想要与这些雷电熊干一场吧!”华小玉眼见江空眼中的神色,满脸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