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在线阅读 - 第173章 但为君故 77

第173章 但为君故 77

        零紧紧地蜷缩着,微微颤抖,路明非不得不一路都抱着她。

        其他人也不好过,除了少数意志极其坚强的,其他人都双眼通红,严重的止不住地流着血泪。

        幻觉一直追着他们,有人会忽然神经质地看向自己背后,好像有恶鬼跟着他似的,也有人尖叫着说德国人!德国人冲上来了!却又忽然指着上方,高呼看啊,那是我们的飞机!

        路明非也频频出现幻觉,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走在满是熔岩的洞穴中,浑身着火的猴子成群结队的从后面追上来,超过他跑向前方,有时候他又会以为自己重新走在了前往仕兰中学的路上,天黑黑要下雨,更奇怪的幻觉是他跋涉在破败的教堂里,走廊长得一眼望不到尽头,他怀中不是零而是路鸣泽,路鸣泽如圣徒般裹着染血的白袍,手和脚上有着类似耶稣的被钉子穿透的伤痕。

        好在这种强磁场导致的幻觉并不像赫尔佐格的梆子声那样无法摆脱,他还是可以通过集中精神来恢复片刻的清醒。

        “棒极了,我亲爱的瓦列里耶维奇!真是漂亮的一拳!”

        “尊敬的夫先生,您的枪法还是像在古巴时那么准!”

        “瓦洛佳,捡起他的枪,回忆一下这东西怎么用,然后跟上我。”安娜刚刚撂倒了一名格鲁乌战士,把他的武器踢给了瓦洛佳。

        瓦洛佳的娃娃脸上仍旧带着几分腼腆羞涩,但检查枪支的麻利手法足以说明这家伙也曾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紧跟着他抬手一枪,子弹从安娜的肩膀上方飞过,打穿了一名格鲁乌战士的大腿。安娜上前几步,高跟靴子踩着那名战士的头,补一枪要了他的命。

        夺得几件屏蔽衣之后,这帮看似年轻的老家伙居然渐渐地占据了上风,拳打脚踢,皮带挥舞,加上安娜的枪在后面支援,一路平趟。

        不过这也好理解,经过龙血的洗礼,他们有着比一般年轻人更为强健的体魄,而他们的战场经验远胜于哪怕最资深的格鲁乌战士。听他们的对话,他们中很多人甚至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枪林弹雨和尸山血河把他们的神经锻造得极其坚韧。

        可密集的枪声也暴露了他们的位置,格鲁乌部队正向这边靠拢,在一条通道的正前方,格鲁乌部队的重火力手们占据了地利,用狂暴的火力压制了这帮老家伙。即使号称苏联历史上最恐怖的女狙击手,安娜也只能躲在岔道里,偶尔闪身出去开一枪。

        “他们不是来抓你进监狱,他们是要把所有人就地处决!”路明非说。

        他和布宁躲在同一条岔道里,布宁紧紧地抱着克里斯廷娜。

        克里斯廷娜的状态比零更差,患有渐冻人症的她原本神经系统就不健全,磁场彻底搅乱了她的神经电流。她的身体僵硬,瑟瑟发抖,脸色惨淡得像个死人。

        她的包丢在会场里了,那种特效药在包里。

        “你难道还没有想明白他们为什么现在出现?”布宁苦笑,“他们也是为了货物来的,拍卖会刚刚结束,货物一定在我们身上。这不是什么执法行动,而是黑吃黑!”

        路明非使劲地摇头,暂时地把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和画面甩掉了。

        “你的气垫船停在哪里?”路明非问。布宁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天台上有一架直升机,但载不下我们所有人。”

        老家伙的坏心眼又在活动了,他只准备了一架直升机,就是出了问题只准备带着女儿跑路,并没有考虑其他人的死活。

        “但载下你和你的朋友还是足够的!”布宁看路明非不回答,赶紧补充,“我可以带上你们,但你们要保护我!”

        “我怎么保护你?我只是个秘书,我兄弟手里也只有两把刀。”路明非说,“靠我们还不如靠你的朋友。”

        他倒不是想要隐藏实力,而是他不想管这事。这场黑吃黑的争夺里,没有人是正义的。他只想带着楚子航和零离开,开着布宁许诺的那艘气垫船跑。

        眼下最重要的是跟这帮人分开行动,人少目标就小,有楚子航在,大可愣用君焰炸出一条逃生通道。

        他也必须走了,他能暂时丢开幻觉,却无法摆脱那种被人跟踪的危机感,如同寒冷的刀锋顶着他的后心。

        他把装有货物的手提箱踢给布宁,“我帮你你帮我,大家钱货两清,告诉我气垫船在哪里。”

        布宁抓住箱子提手,但紧紧地盯着路明非,“不,我跟你们走,跟你们走我才能活着退休。”

        路明非一愣。

        “我知道太多秘密,这种人通常都活不久。何况我带走了一份货品,为了能活下去,我们之间自相残杀你也看到了。”布宁嘶哑地说,“我还有东西能跟你交换。”

        “什么东西?”路明非问。

        “是瓦图京让你们来找我的,瓦图京会让你们来找一个普通的黑市商人么?他让你们来找我,是只有我能带你们找到那里。”布宁说,“只有我。”

        路明非沉吟,强忍着眩晕,头痛得像是要炸裂。

        瓦图京为何会被紧急处决,操纵格鲁乌部队来黑吃黑的幕后人是谁,布宁背后的老板又是谁,西伯利亚的雪原上还藏着很多的迷。

        是否真的能靠一个坐标和一艘气垫船前往那个地点呢?瓦图京看起来并非一个随便的人,在自己被处决之前,他把亚历山大·布宁这个名字告诉了零,这是个引路人。

        也许还没到把引路人丢下的时候。

        “需要掩护。”马克西姆从腰间抽出透明的战术匕首,握在手中如同一道寒冰,应该是用某种塑料3d打印出来的,磁场对它完全没用。

        “三秒钟后掩护开始。”安娜举起手来,手中握着一枚烟雾弹,她把弯曲的手指一根根伸开,开始倒计时。

        三秒钟后,她丢出了烟雾弹。烟雾弹沿着地面滚动,浓烟弥漫了整条通道,安娜闪身出去连射,马克西姆沿着墙壁发动突击。

        马克西姆连续中弹,但中弹只是令他稍微趔趄,他从一名格鲁乌战士身上拿到了防弹背心。枪声掩盖了他的脚步声,几秒钟内他就来到了格鲁乌战士们死守的门口,完全靠听力定位,透明匕首纵横切割,生生地把工程塑料制的步枪切断,再是接连几刀直刺,浓烟中喷出大片的鲜血。格鲁乌战士们是来给这些老家伙送葬的,老家伙们却也没准备给格鲁乌战士们留生路。

        武装起来的客人们纷纷从各自藏身的岔道中闪出,某些女士没有搞到屏蔽衣,还穿着礼服裙和细高跟鞋,却也挥舞着铜头皮带一身狠劲儿。

        “趁现在,我们走。”路明非起身,浓烟还未散去,他们可以走得悄无声息。

        但仅仅走了几步路明非就停下了脚步,他们背后传来了犬吠声,似乎正有成群的猛犬向这边靠近。

        通道尽头的烟气中,客人们正从战士们身上扒下屏蔽衣和防弹背心,女士们大大咧咧地甩掉高跟鞋,褪下礼服裙,就地换装。活了太多年,少女的羞涩感她们自己应该都不记得了。

        特种作战中使用猛犬是常见的战术,但他们并不关心,对上武装起来的战斗人员,猛犬只是来送死的。

        “不对。”路明非忽然站住。

        “不对。”楚子航也流露出警觉的表情。

        “几条狗而已。”布宁不解。

        “不是普通的军犬。”路明非把零也交给了布宁,“快跑!”

        零和克里斯廷娜都算纤细的女孩,但以布宁的体力也难以消受这份左拥右抱的福气,压得直不起腰来。

        这时候犬群已经接近门口了,客人们端起枪对着黑暗中扫射。奇怪的是,枪声一响,狗就不叫了,黑暗的通道中涌动着某种危险的气息,却寂静无声。

        几秒钟后,犬群冲破了人群,有的客人还抓着枪对空扫射,猛犬已经咬断了他们的咽喉,至于那些胳膊或者身体被咬中的,虽然没有立刻丧命,但也瞬间骨折或者失去一大块血肉。

        它们的眼睛是暗金色的,浑身披着斑驳的鳞片,面骨凸凹不平,看起来就像是骷髅,身上的肌肉却如老树盘根般虬结。

        它们在某几位客人的身上大快朵颐,其余的低吼着推进,经验最丰富的几位战士如安娜还能边开枪边后退,但子弹无法穿透它们身上的鳞片。

        “那……那是什么东西?”布宁惊呼。路明非和楚子航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听出了犬吠声中的异样,但只有路明非明白那狮吼般的犬吠意味着什么。那些猛犬都算是龙类亚种,龙血改造了它们的基因,使它们成为比狮虎更危险也更嗜血的物种。曾经有人故意制造这种特殊的犬类,用于残酷的地下斗兽场,某种程度来说这些猛犬就是犬类中的死侍,它们在搏斗中能一直坚持到自己和对方都被撕咬掉一半的肌肉,还继续玩命地搏杀。即使对经验丰富的专员来说,遇上这种东西也会恐惧。

        这支挂着格鲁乌徽章的军队比他们想的还要邪,他们始终知道利用龙类亚种。

        坑边闲话祝大家高考考个好成绩!马上高考了,大家考完试再来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