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在线阅读 - 第211章 但为君故(115)

第211章 但为君故(115)

        夜深人静,路麟城和乔薇尼都睡下了,路明非还在屋里忙活。

        找到自己的全部资料并不困难,路麟城搞研究出身,很注意资料整理,就像那个规规整整的书柜一样,路明非的各种资料也捆成几个文件夹放在他自己屋里的小书柜里。出生证、毕业证、获奖证书、独生子女证、还有日记本。

        他本地出生本地长大,高中时去叔叔婶婶家寄宿,上了本地人都说是贵族中学的仕兰中学,但成绩还是不成,高中毕业读了本地的一所三流大学,食品加工系,成绩中等,也有几门挂科,如今大学毕业,家中待业。

        真特么是毫无闪光点的人生,不过自己本该混成这样。

        他打开笔记本开始搜索,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相关的网页,“虚构症,指患者在回忆中将过去事实上从未发生的事或体验,说成是确有其事,患者以虚构的事实来填补他所遗忘的片断。某些脑器质性疾病患者由于记忆力的减退,而以想象的、无事实根据的一些经历或事迹填补记忆缺失,称为记忆性虚构症。病人应注意合理的作息,避免饮酒,保持阳光乐观的心态……”接下来的都是些屁话。

        “虚构症?”路明非敲敲自己的太阳穴,“还成个神经病了。”

        昏黄的路灯照在窗玻璃上,树影摇曳,院子里种满了悬铃木。路明非心里一动,推开窗户,果真那根横斜的树枝就在窗台前。这是他从小到大的秘密通道。

        毕竟是大学毕业的人了,平时也没什么像样的体育锻炼,不像小时候,瘦得跟猴子似的却有劲儿,费了不少工夫才降到地面上。

        晚风习习,他在院子里溜溜达达,惬意得很。院子并不是他们家的,而是这间研究所的,六七十年代的老楼,苏式风格,三面围起,中间留作庭院,院子里铺上水泥板,留出几十个洞种上悬铃木,夏天树叶密的时候,下雨天不用打伞,乘凉也很好。风从远处带来响亮的蝉鸣,几面窗前还亮着灯,多数人应该都熟睡了,这种冷门的考古研究所,多的就是老学究和老爹这种学术怪咖,不熬夜的。

        他忽然站住,转过身来,看向一个漆黑的水泥门洞,“谁?”

        那人从门洞里走了出来,“大晚上的不睡,给你妈逮到你就完了你。”

        “老爹?”路明非盯着路麟城,“你在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下来抽烟,”路麟城身上果然有淡淡的烟味,“别跟你妈说,唠叨!”

        “你不早戒了么?”

        “糊涂了吧你?我下楼抽烟遇到你几次了?搞得大惊小怪的……”路麟城忽然顿住,摘下嘴角的烟卷,“你妈说你今天又做梦了,严重么?”

        路明非点点头,“梦特别真,有点搞不清自己是谁。”

        路麟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看了他好一会儿,点点自己的鼻子,“你爹我,还记得吧?”

        “你和妈我当然记得,有些事就有点模糊。”

        “我那同学是靠不住,最好换个医生看看,神经类的药吃错了反而更麻烦。”路麟城叹了口气,“走,既然下来了,咱爷俩就走走。”

        父子俩沿着研究所大院的外墙溜达,记忆中郁郁葱葱的麦田现在全推了,几十台打桩机静静地站在黑暗里。一街之隔简直是两个世界,这边是红砖围墙的研究所,墙上爬满了爬山虎,那边大兴土木,俨然是要建一座新的城市。

        “等那边商品房建好,我们这边也得拆了,所里的人都说会有拆迁款,钱不少呢。”路麟城悠悠地说,“不过研究所就得搬很远了,可惜了这么安静的一个地方,是个做研究的地方。”

        “可惜了,那些树也得推了吧?”路明非也说,“虚构症对吧?我能治好么?”

        “别瞎想,小灾小病,”路麟城忽然叹了口气,“要不是那个女孩,你也不会这样,我们家书香门第,高攀不起人家。你还记得那个女孩么?”

        路明非想了想,“陈雯雯?”

        “什么陈雯雯,陈墨瞳,你仕兰中学的同桌。”路麟城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愤愤,“家里做生意的那个,有几个臭钱,就觉得自己能为所欲为了!”

        “真不记得了,爸你能给我讲讲么?”

        “记不得就算了,不记得是好事!”路麟城狠狠地抽烟,“那种女孩子,沾都别沾!”

        “讲给我听听,真没事,总要面对现实啊。”

        路麟城迟疑了片刻,“不就是黑太子集团董事长家的那个女儿么?说是你们学校校花,一点都不检点,跟谁都眉来眼去的。你就是上了人家的当,觉得人家对你有意思,其实人家就是跟你玩玩,正眼都没看过你。不过她就算想进我们老路家门我也不能让她进!婊里婊气的!”他不耐烦地挥挥手,显然是不愿意多讲。

        “人家对我也不错,是我误会了。”路明非倒是显得淡然。

        “还帮她说话呢!”路麟城真的有些生气了,但转而又缓和了语气,“你好歹把这个大学毕业证熬到手了,人家说你三流大学毕业,可三流大学也是大学,人将来工作不是只靠一张学历证。也别吊儿郎当的,游戏什么时候不能玩?该出去应聘就出去应聘,哪怕不成功也是一个经验,充实起来就好了,这病就怕整天无所事事,东想西想反而麻烦。”

        “那肯定,我再把简历整理整理,简历写得不太好。”路明非使劲点头,“再挂几个招聘网站,现在找工作还是上招聘网站方便。”

        “网络我玩得不如你,”路麟城赞许地点点头,“以前我反对你太早找女朋友,怕影响你的学业,现在想也不好,就你那个成绩,有什么影响不影响的,就该早点找女朋友,就不会被人耍了。我跟你讲,老爸把前几年出国的津贴和稿费都攒着呢,加上拆迁款,足够你城里买套房子了。这年头,有房子就能结婚,不怕没有好女孩,哈?”

        “谢谢老爸。”路明非站住了,“老爸我想再见见那个陈墨瞳。”

        “见她干什么?”路麟城差点没急了。

        “总得做个了断。”

        “有什么可了断的?你还以为人家跟你有真感情啊,人家马上就要出国了!”

        “总得做个了断,”路明非龇牙笑笑,“我没事,真的。”

        “你要见你自己约!好像非要我同意似的!”路麟城是真生气了,加快脚步蹬蹬蹬地走了,留下路明非独自站在那个巨大而安静的工地前。

        路明非摸出手机,点亮屏幕,刚才他独自溜达的时候一直在看微信里的一个群,仕兰中学他们班的群,深更半夜还是那么热闹,可能城里的人睡得晚。

        “赵孟华赵老板拿到普华永道的offer了!这不得请一个大的庆祝庆祝么?”

        “喝红酒喝红酒,赵老板请客得喝红酒!”

        “你包红包了么你就要喝红酒?”

        “陈雯雯你还没跟他结婚呢你就把他的钱看那么紧!”

        “4q1,缺个坦克,徐磊磊你别来,你家网速慢得跟鳖爬似的。”

        群里那个叫“nono”的人一直没说话,签名档是,“翡冷翠的阳光,大理石的台阶,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我丢失的水晶鞋。”

        ***

        Aspasia餐厅原来不是独立的小院落而是在CBD区时钟大厦的顶楼,这座金色玻璃外墙的大楼有很多入口,路明非跑错到办公楼的入口了。

        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有些面熟的男人拎着公文包急匆匆地进来,准备在闸机前刷卡,西装革履,打扮干净利落,倒像是个打篮球的练家子。

        路明非愣了一下赶紧上前,“师兄!是楚子航师兄么?”

        楚子航愣住了,上下打量路明非,又着急上班,扭头看向电梯的方向。

        “师兄你不记得我了?我也是仕兰中学的,路明非,比你低一级。”路明非自我介绍,“你在这里上班啊?”

        “哦哦,”楚子航可能是想起来了,也可能只是应付,“我在楼上的一个基金上班,路明非是吧?这么巧啊。”

        “我大学刚毕业,还家里待业呢,今天来城里约一个朋友吃饭。”路明非一把抓住楚子航的手,“你可是我的偶像。”

        “今天不太巧,我楼上有个会……”

        “懂的懂的,你们工作很忙。”路明非立刻松开手,“那你先忙。”

        楚子航流露出少许歉意,“不好意思啊,13972319937,我的电话,有空联络。”

        “我记下来,有空联络。”路明非在自己的手机上连点了几下,楚子航已经快步经过了闸机。

        “师兄!工作还顺利么?”路明非忽然大声喊,他没有卡,无法通过闸机。

        “挺好的!有空联络!”楚子航快步走进电梯,电梯的门关了,带着精英们直奔高层而去。

        路明非低头看着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把那些数字一个个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