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万鱼来朝

第四十六章 万鱼来朝

        才说了几句话,船舱里就喧闹起来。

        苏子籍不由诧异,还没有进船舱,叶不悔就气呼呼的出来了。

        “怎么了?”苏子籍还没有问,就听见了棋手的吆喝声,只听了几句,他的脸色冷硬了起来。

        虽然说为了和谐,打招呼很正常,但这并不是受委屈受咒骂的原因。

        只听听“唯女子和小人难养矣”这些话,已是好听了,有的甚至破口大骂,甚至直接攻击叶不悔没有闺秀品格。

        这些棋手,素质怎么这样差,就算是对她获得胜利,心怀不忿,不恭喜也罢了,这满脸扭曲,就要原地爆炸的狰狞,又是怎么回事?

        相反,不是棋手的人还相对从容,一脸尴尬的拦截——他们也很迷惑,之前不是没有女棋士,为什么这次反应这样大?

        “不悔,我们走!”

        见着画舫管事一脸尴尬给叶不悔写好进入十六赛文书,拿着这文书,就可以直接入京城赛,叶不悔忍不住松了口气。

        若不是为了这,她哪里愿意忍着性子,听那些人说酸话?

        “好,苏子籍,我们走。”叶不悔也不想停留,立刻应着。

        苏子籍扫一眼众人,只对寥寥几人,包括郑应慈在内的棋手道别,带着叶不悔走了出去。

        他们乘坐的船只,跟别人的船只一样,都围绕在画舫附近,苏子籍出去时,就已是朝着远处船打了手势,现在立刻就能上船离开。

        临行时,他还是忍耐不住,回首对郑应慈说“这些人,亏还是童生甚至秀才,有一点挫折,就一脸愤恨,要是学正和教谕看见,还敢取他们么?”

        当官要的是官体,这种态度,是想拉着官府一起死?谁敢任他们当官?去黑帮也不一定要这种。

        丢完这句话,再不停留,上船走人。

        “这个……”说实际,听了这话,郑应慈是很尴尬,看了一眼黑着脸,表情狰狞,似乎要咬死苏子籍跟叶不悔的表情,这实在太奇怪了。

        可理智这样想,望着苏子籍跟叶不悔上船,郑应慈皱眉不语,刚才压下的奇怪情绪,又再次涌了上来。

        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苏贤弟……”郑应慈下意识就跟了上去,有着欲跟上船,把事情弄清楚的冲动,结果被人一把拉住了。

        回头去看,是结识的一个学子正不解看向自己“郑兄,不是说好一会去喝酒么,你这是?”

        “哦,无事。”

        想到自己已答应了这几人,要与他们去喝酒,他们家世虽不如自己,也有着出彩之处,郑家素来愿意结交这样的人,拉拢了,不谈可为郑家所用,也可以成为郑家的羽翼,郑应慈再不耐烦,也不能真丢下他们,继续追苏子籍问个清楚。

        而就是这一怔神的时间,苏子籍与叶不悔乘坐的小船,直接离开了十几米,并且朝着远处快行。

        再想唤住也有些来不及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远去,望着背影,郑应慈怅然若失。

        不仅仅是这条船,还有一条画舫直接离开,这是胡夕颜的画舫,是双层大船,每层有十个船舱,有独立的厨子,胡十九喜滋滋的坐着等着上菜,虽现在没有扒鸡,但有肉,这对本狐宝宝就足了。

        天空虽阴沉,细雨连绵,很明显已经是早晨了,三条河道在这里交汇,水流却平静缓和,风光独秀,胡星竹不由问着“小姐,您答应小十九去府城吃正德扒鸡,这不好吧?”

        “小十九修为太低,去了府城,怕是有麻烦。”

        “不让她抛头露面就行。”胡星竹是三姨的大丫鬟,跟着胡夕颜不但是伺候,也是监督她不要越过红线,胡夕颜还是要给她一点颜面,这样回答,说着,用手抚了下发丝,眸子里却一片惊疑,又有点理所当然。

        刚才一眼看去,整个画舫死气萦绕,除了一二个,每个棋手都黑气罩面,死相毕露,受他们的影响,连普通人都染上了凶兆。

        “这就是逆风么,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胡夕颜根本不敢改变天意,但是别人也就算了,胡十九必须带走。

        幸亏带走时,一点波折也没有,看了自己等人,并不是这次劫数的目标。

        只是又航行了几百米,胡星竹突然之间惊叫一声,指着湖面“小姐,你看,有异相。”

        胡夕颜回首一看,心神不由为之牵引。

        平静的湖面上,一片金光,前面是一批金色鲤鱼,鱼鳞金黄一片,鱼眼灵动,而在后面,就是各种各样鲤鱼,只是成色就没有那样纯粹。

        更远处,是一批批别的鱼种,甚至虾鳖都凑数,整个湖泊看上去,一片鱼群,怕有十万之数。

        湖面波光粼粼,万鱼浮出水面,涟漪圈圈,鱼尾摆动,甚是壮观。

        “这是万鱼来朝。”胡夕颜第一时间就看向水面“难道……难道是蟠龙湖的龙宫在苏醒?”

        直向沉下数十米,本是淤泥,但穿过一道膜,就可以看见一片废墟,到处是支离破碎的宫殿,但在这时,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金光浮现。

        这金光沿着一条线迅速流动,渐渐扩散,终于形成了阵图,而一形成,核心一处废墟,就渐渐升起了淡淡的水波,似乎一个小小的天幕撑了起来。

        一个巨大的贝壳游了进去,它的贝壳上满是痕迹,似乎受过不少伤害,艰难的游到了里面,它似乎受到了滋润,一转眼,化成了一个宫女。

        要是胡夕颜还在,当然能看见,她就是原本遇到的贝女,只是现在她穿着破烂,原本装饰的玉佩也消失不见,但她全数不顾,进入其中,对着一个石台叩拜,声音激动“少主,您醒了。”

        石床上,睡着一只额上长着小巧玲珑双角的幼女,看起来大体上是龙君所用的形态,只是瘦的皮包骨,简直成了骷髅。

        “饿!”她睁开眼,第一时间就是这个。

        要是在以前,几百人伺候,吃食更不缺少,现在贝女摸了摸,却只摸出了一只包子,羞愧的说“少主,主上失踪后,龙廷就散了,听说部分迁移到了远海,而神祠也没有了香火。”

        “只有这一只,不知谁奉上的包子,您先填下肚子吧!”

        小小幼龙也不说话,直接接过,一口就吞了下去,看的贝女眼睛一红,几乎哭出声来。

        堂堂幼龙,竟然落到这个下场,要不是封印解除,只怕再过几年,就真的要饿死了。

        幼龙吃了包子,扫看四周,面现茫然之色。

        她是父皇封印,沉睡前一刻,还是一座万千妖怪往来的繁华水府,可现在只是一片废墟,跟随的妖怪,只剩贝女一只了。

        “好冷清。”

        “不过不要紧,师父一定会来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