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送信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送信

        曹易颜心里冷哼一声:“谁说妖物就直爽了?分明同样有鲁直,但更有狡诈之辈。”

        只是淡淡看天机妖一眼:“你不必担心我拿你们充炮灰。”

        “我来找你,是听说了一件事,我刚才听见,郑朝太孙在调查林国公子,此事可以做些文章。”

        天机妖知道曹易颜对郑朝的憎恨,乍一听,没反应过来郑朝太孙是谁,随后就想起了。

        “你是说,那个苏举人?”

        “他可不是举人了,刚刚得了这一届郑朝的会元。”曹易颜回想着少年身影,只是一笑。

        “他竟真在走科举晋身的路子,这是怎么想的?”摸了摸下巴,天机妖好奇的问着:“科举再好,也是臣路,他在这方面不是白忙么?”

        “这就不是你我能猜到了。”曹易颜对这个话题不想多谈,只说:“他与林玉清对上这事,倒给了我一个机会。”

        “怎么,你要帮林玉清?”天机妖问。

        “不,我只想都帮个忙。”曹易颜笑着摇头:“让郑朝的太孙出口气,让林玉清被驱逐回国,这样不好么?”

        “反正,林玉清本身也想回国,我既与他结交一番,自然要助朋友一臂之力了。”

        “至于我,林玉清在郑朝二十年建立的基业,就当给我的报酬了。”

        这无非两方面结盟,实际两方面都下套罢了。

        “但涉及两国宗亲,又并不是蠢人,如何能让二人都能如你所愿?我可要先说明,我只管做事,还要让我想办法,我可没这样的办法。”天机妖丑话说到了前头。

        “你看看,这计行不行?”曹易颜毫无正坑刚刚结盟的盟友愧疚,只笑问天机妖。

        天机妖翻了个白眼,“这事搅合着龙气,我怎么算得出?不过,你师傅可能是你的障碍。”

        “师傅?”想到刘湛,曹易颜眼底闪过冷意,淡淡地说:“你说的不错,我师傅要在郑朝和魏朝选择,必选郑朝。”

        “选我还是选郑应慈,必选郑应慈。”

        “并且痛恨妖族。”

        “我既是大魏余孽,又与你等妖族勾结,自然对他来说,死不足惜。”

        “不过既知道这点,又关系着社稷归还原主的大事,讲不得私情,我早有未雨绸缪,他还不配当我的阻碍。”

        任何合格的政治家都不会在这上面犯错,曹易颜不愿多说,转了话题:“我恰知道一点,当年太子内幕,林公子在这方面,可参与些,无论是为了太子,还是为了那个路客卿,苏子籍必愿意冒些险,毕竟,他可是个能为普通朋友都低头的人。”

        君子可欺其方,天机妖思索,觉得这事或没陷阱,点头:“既这样,那就这么办吧,但你就能保证,苏子籍按照你的计划行事?”

        “不试试,怎么知道?”曹易颜说着,也不拖延,当即就写了一封信,又唤来一个仆人。

        “去给住在清园寺居士园的苏子籍苏会元送这封信,务必要交到手里。”

        妙仁医馆

        野道人的伤虽不轻,并不愿在医馆久留,挣扎就要回去。

        苏子籍原本想劝,可见野道人因受伤本就心里憋火,让其静养,怕也闲不住,就再叫了一辆牛车,扶着野道人回去。

        车内空间不大,药味就自然更浓烈了。

        看一眼正沉默坐着的野道人,苏子籍想了下,问:“你一个人住,可以么?”

        野道人说着:“主公不用担心,我仅仅是断了左手,并不严重,并且我雇了个人,到时多给一些银钱,让他除送饭,再给我熬药就是。”

        因苏子籍暂住的地方住不下更多的人,此时越发觉得,换个宽敞些房子,迫在眉睫了。

        “也不知道桃花巷的院落有没有被拍下来。”想到离开去办此事的简渠,苏子籍暗暗想着。

        以他现在的银钱,自然可以在京城置办处产业,但一时想寻到合心意,并不容易。

        还要防备着有人在暗中插手做手脚。

        倒这桃花巷的宅子,是官府拍卖,程序就不怕有人做什么。

        而这宅子曾是钱之栋的私下产业之一,也不怕有额外陷阱。

        当然最重要的是,就算宅子不合心意,为了藏在里面金银,苏子籍也会将其拿下。

        既必要拿下,到时只需宅子不错,就可搬家了。

        路上,读书人数量明显比会试前少了大半,这因落榜了的人,除了准备留京继续攻读,很多为了不浪费钱财,直接收拾东西回乡了。

        而会试得中,准备殿试的人,都怕遇到了人祸或意外,大多老老实实呆在住处,不敢随意出去,打算熬到殿试再溜达。

        “像我这样四处溜达的竟是少数了。”忍不住自嘲了一下,苏子籍就放下车帘,收回了目光。

        野道人因着左手疼痛,心中更有恨意,为了分散注意,有些话多。

        苏子籍也听着,偶尔回上几句,直到回到了居士园附近,野道人才有些不好意思停了下来。

        对主公的包容,心下也有些感动。

        “主公,耽误了你这么久,实是我的错,在这里停车,我自己回去就是。”

        “怕是你暂时想回去也不成了。”苏子籍目光落在不远行来的牛车上,恰看到了简渠正掀开车帘,说。

        野道人顺着目光看去,也随即看到了简渠,笑:“看来简先生是得胜归来。”

        “先去我那里,院子真买下了,就带着不悔,你我几个一同过去看一看。”苏子籍拍板。

        牛车没停,径直行到居士园内院门前。

        苏子籍要扶着野道人下车,这次野道人拒绝了。

        “主公,我就留在车上。”

        当着简渠,他不想做一个不好示范。

        这次自己办事不利,还受了伤,就得更低调一些。

        心思细腻转得快的野道人,还在简渠下了牛车过来,笑着点了点头。

        可惜,他现在模样实在是称得上惨烈了,简渠见一个脸肿着的人冲自己惨烈一笑,先吓了一跳,才勉强认出这是谁来。

        “这……路先生,你这脸……”

        “无事,只是遇了地痞,与其打了一架。”因不知道主公是否要深究此事,野道人没往深了说,只说了表面。

        简渠又是同情,又是愤怒:“京城是天子脚下,竟有人这般大胆!可将那些行凶之人抓了起来?”

        “已丢进了牢里。”

        只可惜,那不过就是炮灰罢了,背后人毫无损伤,野道人掩住冷意,一副不记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