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打成一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打成一团

        如果不是知道这里不是殴打的场所,它估计就要对旁正悠闲舔着爪子的小狐狸拍上爪子了。

        我们在担心,你却在偷腥?

        打死你这只偷腥狐!

        “唧唧!”低声叫了两声,狐狸先一步钻了出去。

        在夜色下,它到了庭院一个偏僻处端坐下来,虽是狐狸,却看起来颇有几分端庄与妩媚。

        不一会,一只娇小的白狐狸就跟着跑来,在它对面也跟着端坐下来。

        确定附近没有外人了,狐狸张嘴:“唧唧”

        “唧唧”

        虽人听不懂,但两只狐狸交流没有问题。

        “原来你是真遇到了贵人,苏子籍可就是我族要等的那一位?”

        小狐狸有些不确定:“暂时还不知是不是,我还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确定。”

        “所以你只是因这金橄榄而留下?”狐狸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滋味,倒对此给予了理解:“若是我,能得到这样的大机缘,怕也舍不得离开。”

        “不过,你为何不回去报告此事?”随即,它又眯起眼睛,不满说:“你可知,现在青丘情况一日难过一日,有着这样好处,你竟没有立刻回去告之族人,这实在太可恶了。”

        “要知道,就算没有这次天劫,许多幼狐都得排队才能汲取这一口灵气。”

        “许多幼狐都推迟了蜕化!”

        “我不是,我没有,我也没有发觉多久!”小狐狸争辩:“而且这情况也不是经常有,每隔一段时间,有了变化才有。”

        “我道行尚浅,会留在这一家,也是因被炼丹士追杀,不得不被收留。后来被带入京城,这里高手颇多,我也不敢随意走动,更不敢随意突破京城结界出去,生怕触动引来注意。”

        它又将曾遇海妖的事跟狐狸说了。

        “海妖实力强大,乃大妖怪,我当日才要离开苏子籍,就被它发现抓住了。若不是趁着他吞噬野神时逃走,此刻,或还反给青丘惹上了祸事,它明显对青丘虎视眈眈,说是要寻回魏世祖的宝物……”

        “魏世祖的宝物?”狐狸对此还真不太清楚,但它也没怀疑小狐狸的话。

        有些事,既出现过,一查就知真假,说了假话,就要惩罚。

        “你既遇到这事,留在京城,是正确的决定。不过在城内,也不能掉以轻心。我过来时,发现京城中也有大妖,虽与我们一样,同样被压制,但真大开杀戒,在人类道士赶到前,我们就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么一想,果然小狐狸这样老老实实窝在苏宅,是最好选择。

        “不仅仅这样,还有个原因。”小狐狸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在狐脸上显的格外可笑。

        “道不可轻传,法不可轻授。”

        “你说,这金色橄榄,价值这样高,我们食了,要付出什么对等代价?”

        听了这话,狐狸先是沉默了,接着又醒悟过来,扑了上去,用抓撕小狐狸:“这就是你吃独食的原因?”

        “唧唧”

        “唧唧唧”

        它们在打成一团,刚才满是金色橄榄卧房内,与叶不悔躺在一起入睡的苏子籍,魂魄却已再次到了龙宫。

        周围有着淡淡雾气,但此时雾还不浓,四周景色还能清晰可见,苏子籍对这样夜梦入龙宫的情况,早就已经习惯了,并不见惊慌,迈步就朝前面去。

        但让苏子籍感到意外是,走出没多远,就有一股力量从天空投射下来,犹阴冷天气里瑟瑟发抖的旅人突然被灿烂的阳光笼罩住全身,那种一下沐浴在极舒服的状态中的感觉,让苏子籍就有了一种想要闭目沉睡其中的感觉。

        而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彩虹?”看了一眼龙宫上空突然出现的彩虹,苏子籍能感觉到,那里在召唤着自己,而且并无危险。

        他顺着自己的本能,放任着,在闭上眼的一刻,只听“噗”一声,大殿上首龙案处,一处金印本悬在上方,这时细微金光一闪,突然从大殿飞去,犹活了一样,竟直接迎到了苏子籍的跟前,绕着苏子籍欢快转了一圈,朝着彩虹就飞扑了过去。

        而被金印围着绕了一圈的苏子籍,仿佛无形中与这金印有了联系,竟跟着也朝着彩虹飘去。

        又一处,一条白鳞幼龙也闭着眼,仿佛梦游一般漂浮而上。

        相隔着一枚金印,苏子籍与幼龙都漂浮在彩虹上,原本下面还算稀薄雾气竟是从天空飘落,现在在周围有雾,但明显与地面上的雾有些不同。

        虚无缥缈的一团团雾气里,很快幻化出一个个神祠、小庙的样子,有时雾气会飘到苏子籍或幼龙身边,一旦接触到,苏子籍或幼龙就能随即听到里面传来的喃喃祈祷声。

        “信男张二柱,祈求水神能保佑张家村风调雨顺,今年能不旱不涝,庄稼收成好……”

        “信女赵王氏,祈求神明能保佑我平安生下腹中孩儿……”

        “信女姜杨氏,祈求神明保佑我儿能平安归来……”

        “信男……”

        当苏子籍接触到雾,听到这些声音时,眉间时而舒展,时而骤起,仿佛世间的悲欢喜乐,都化作无数声音,从耳入,到了心里。

        距离顺安府还有着一百里,夜色已深,没有及时赶到客栈的旅人,只能尽量选择一些神祠野庙来暂住。

        虽说这些地方,尤其还位于乡野所在,往往会有一些古怪传说,但没赶上客栈的祁家一行十几口,除了住进神祠,也别无他法。

        “这里虽看起来破败,但里面还算干净。”祁弘新走近了瞧,原是一座古祠,环顾里面没有太脏乱,倒让他松了一口气。

        因天黑了,祠内很暗,院里有一个被烟熏得黝黑的石碑,左右是两排厢屋,雨仍在没完没了下,祁弘新走进正殿,向神龛中熏得乌黑神像打了一躬:“看样子这不是破败,还有香火,但是怎么不见庙祝?”

        “老爷不知道,本地去年大旱,大家都逃难,或庙祝就散了。”

        “那就住一晚吧!”祁弘新看了看:“不会没有人,窗纸都新糊过,可能是附近村子照料。”

        说着不胜感慨,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在白天赶路时放慢速度,也不至于在夜里,不得不让家人仆人陪自己在这种地方住下。

        见妻子命人去给神祠内看不清面容的神像摆上祭品,因到底在人家这里住下,本想说教一番的祁弘新,还是将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哎,原本还以为爹这次能带着我们回京,结果没想到,竟又要去新府上任。听说顺安府并不算繁华,比之前您待的几个府都还要差一些,爹,别人都是人往高处走,您怎么就被卡在这知府官职上了呢?”

        他的儿子,一个少年,忍不住抱怨着。

        “这天下,哪有次次在知府上轮转,就是不升职的道理?儿子看,怕是有人故意在刁难父亲您,给您使绊子吶。”

        祁弘新苦笑一声,自己本该是有着威严的父亲,却因这十几年来,一直都是在知府上轮转,明明做的不错,却始终无法升职,还连累了儿子失去了去京城读书的机会,让出身大家妻子跟着自己一起奔波,他这心里,着实的不好受。

        可对着儿子,他却不能说出任何怨言来,还要认真呵斥:“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我能次次当百里侯,已是皇恩浩荡……”

        才说了这句,就突然喉咙发痒,剧烈咳嗽起来。

        一旁正指挥着小丫鬟在收拾东西的妻子,立刻过来,拍着背,无奈劝:“他是个孩子,不懂你的苦处,我却明白,这事并不怨你,再者能次次当知府,就已不错,正如你所说,是皇恩浩荡,我们不必去与别人攀比。”

        随后又教育儿子:“官场上的事,你不懂,娘不怪你,可你该知道,你父是个好官,无论官职大小,只要能给百姓做些实事,就已尽到了为官的本分。至于升职与否,这本就不是做官之人自己该去想,这是上面的决定。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若是想要将来走科举路子,就先要管住了你这张嘴,万不可移了性子,只剩下一股怨气,知道么?”

        说得少年低头认错了,祁妻才去忙别处。

        然后水也不喝一口,就在忙碌后,叩拜这神祠里供着的神像,喃喃祈祷,显然对于这次顺安府之行,她的心中也有担忧。

        原本不过是借着这动作,平复一下心情,也没奢求一定能得到回应,不想突然之间一抬头,惊得这位夫人目瞪口呆。

        “怎么了?”闻声望过来的祁弘新一看,也惊得站起来,原来是这黑漆漆的神像亮了,半旧的神像上,有淡白色的光亮起,隐隐有着喃喃之声,似是有信民在祈祷祝愿。

        见到这情况,除了祁弘新,所有人都立刻跪了下去,连连叩拜。

        “……”

        “竟在入住时出现这异象,这是什么预兆?”

        这异相仅仅短暂几分钟,就消失不见,祁弘新在地方上为官十余年,也由于知道不可能升职,索性也不钻营,一门心思读书和治理百姓,渐渐心志刚强,这时也不由心神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