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煞气横秋在线阅读 - 第二卷 失落国中有神人 第222章 为这个世界做点事

第二卷 失落国中有神人 第222章 为这个世界做点事

        在考生们紧张而又尊敬的注目下,公公缓缓开口。

        “本场考试分为十二小场,其中药草科、丹药科、阵法科、符箓科各三个回合,若是遇到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可以选择作答,也可以跳过。”

        “现在,比赛正式开始!”

        随着他一声落下,九门礼炮与数百束烟花齐,景云天瞬间变得昏暗下来,空中闪耀着五彩缤纷的烟花。烟花易冷,可暖了人心。

        原本紧张的心情在这一下渐渐得到放松。

        烟花印在西西的小脸蛋上,乔光微笑地看着她,西西的笑容总是那么干净,不掺杂一丁点杂质,期待、好奇、欣喜统统表露出来。

        开考形式过后,众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座位与座位之间竖起了一道半透明的墙,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人影,却看不到隔壁在干些什么,也听不见声音,是一个形式简单但内涵复杂的隔音阵法。

        “第一回合,药草科请看题!”

        虚空中投射出第一回合药草科的题目,先是出现丝丝缕缕的线条,似在逐渐勾勒出什么东西,大约在半柱香过后,一朵花的形状轮廓浮现出来,只见站在最前方的主考官,也就是那名啰里啰嗦的公公将手中拂尘一挥,这朵花儿像是瞬间被赋予了生机一般,添加上了颜色,添加上了气味,就像是活生生一朵花儿,半拢着悬浮在诸人面前。

        “玄阴圣花!”

        在这朵花完全浮现出来的瞬间,诸位考生心底几乎是同时冒出这么一个声音,有的人甚至还将这朵花的名字给直接叫了出来,也幸亏隔音阵法做得好,不然都能听到各自的答案。

        “下面,你们有两炷香的时间,可以对眼前这朵花进行操作,无论是观察还是解剖均可,两炷香时间后,将这朵花的名字提交上来!”

        “这么简单!”

        下面众人惊呼出声,他们各自是听不到彼此的声音,但是主考官,还有坐在尊位上的评审们都能听见他们的声音,此时底下是议论纷纷自言自语,都在感叹怎么这最后一场比赛的第一回合比之前的淘汰赛还简单。

        有一位评审突然摸了摸长长的胡子,轻轻笑了笑,望着众人的反应,再摇了摇头。

        诸位评审继而相视一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底下考生心思活络,有些本不是药草科的考生,那眼珠子都骨碌骨碌地转,虽说这道题他们也可以跳过不作答,答错了不仅不得分,还要倒扣分,但是大家都有些药草科的基本功,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就是玄阴圣花不错,何不将这道题也一并答了,那在最后自己说不定还能多出一道题分数的优势?

        他们想了想,一拍手掌,决定就这么办了!

        在众人的得意与惊讶中,也有些人却是紧皱着眉头,可能是在担心这第一回合是不是有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莫非是害怕我们太紧张了,所以故意来一道送分题?

        可是有时候,送分题也有可能会变成送命题。

        有人在犹豫间,将这朵花来来回回地翻转了几十遍,还有人直接辣手摧花,但就是看不出什么名堂,只能摸着脑袋地步入大队伍,将玄阴圣花这个名字写上去。

        但也有人,依然在紧蹙眉头,比如江珊。

        还比如我们的西西。

        江珊不是药草科的,她原本也想回答玄阴圣花,然后能多出分数优势。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她在犹豫了许久后,竟然摇了摇头,点下了“弃权”的按钮。

        这是个弃权。后来66续续,许多考生的座位上方也亮起了黄灯,代表他们都弃权了。弃权后,他们座位上阻隔屏障便会消失,能看到其他人的作答情况,当看到许多药草科的考生给出的答案和他们之前想的一样的时候,许多人捶胸顿足,大感惋惜,早知道当时就应该果断一点,那样就可以答对了,现在反倒可能被其他人拉开距离。

        江珊则一直盯着西西,至于其他人,她一律不管。

        当她见到西西这么久都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就感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道题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

        如果按照参加这最后一场考试的考生比例,不是药草科的学生占比起码有四分之三,但此时真正弃权了的还不到二分之一,可见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其他科目的考生也选择了作答这一道题。

        “还有一柱香时间”

        公公的声音悠悠响起,许多人已经按下了“提交”,座位上方亮绿灯。

        但是西西依然还是在斟酌着。

        她轻轻抵住小下巴,自言自语道:“玄阴圣花,若是按照百草典上记录的特征,根部有黑色倒刺,花瓣呈淡黄色,花蕊幽香久而不散,若是闻的时间太久了,容易产生眩晕感,还会体虚盗汗。”

        “只看表面的话,这些特征完全符合,但我总感觉什么地方怪怪的。”西西还在犹豫。

        “还有最后半柱香,请各位注意掌握时间!”

        西西丝毫不理会时间在飞快流逝,此时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这朵花上面,外界的动静打扰不了她。

        突然,她眼睛一亮,抓起悬浮着的一支镊子,开始对这朵花进行解剖。

        乔光远远地望着西西,都说认真的女人看上去别有一番魅力,果然如此,越看心里越是痒痒的。

        终于,西西松了一口气,擦了把额头上的汗,露出久违的微笑。她抬头看了看上方燃烧着的香,还有一丁点就要全部燃尽了,赶紧将自己的答案交了上去。

        “时间到,请各位停止作答!”

        公公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刻,所有考生身前作答的屏幕消失,隔音阵法也全都消失。

        人们看着彼此,有认识同伴的,或者是其他科的考生认识有药草科大佬的,则是兴高采烈地找对方对答案,得知彼此填的都是玄阴圣花后,相视而笑,露出了胜利者独有的骄傲笑容。

        答题结果已经全部汇总到了评审手上,不一会儿,公公再次站出来,宣读结果。

        “本回合共收到六百五十三份答案,其中五百六十一份均是玄阴圣花。”

        听到这话,有人惊喜,也有人失落,惊喜的大多是擅长其他科但是却答了这道题的考生,认为自己占了便宜,失落的则是觉得有太多人会做这道题了,为拉不开差距而苦恼。

        “现在,我随机挑选几个人出来,诠释你们写下答案的依据。”

        “丰逊,你的答案是玄阴圣花,请说出你的理由。”公公说道。

        只见一青年激动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得知自己真的被翻牌之后,赶紧站起,下定决心要好好表现一番,给考官们留下很好的印象,说不定能加分。

        丰逊将自己的理由洪亮地说了出来,强烈克制住自己的激动,用尽可能从容的口吻说出了玄阴圣花的特征。

        待他说完后,公公点点头,再次点了一个人的名字,他的答案不是玄阴圣花,可一说出依据后,便有无数人站起来反驳,最后草草收场。

        “最后一个胡西西,请站出来说出你的答案依据。”

        西西在思考下一道题会是什么类型,突然被点名,愣了愣,便站了起来。

        公公眯着眼睛,看着这可爱的小姑娘,摆出一副他自认为是非常慈祥随和的样子,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答案并不是玄阴圣花?”

        西西尊敬地行了一个万福礼,说道:“回大人的话,小女子的答案确实并非玄阴圣花。”

        “嗯,好,现在你阐述一下,你写下这个答案的理由。”公公来了兴致,笑道。

        刚刚那朵花重新浮现在西西面前,与之一起悬浮着的,还有刚刚那支镊子。

        “若单从表面上看,这朵花确实是玄阴圣花,无论是颜色、花貌还是气味,都极为相像,连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

        底下一片哗然,难不成还暗藏什么玄机?

        “但是诸位请看。”

        只见西西拿起镊子,小心翼翼地挑开半收拢的花瓣,再挑开其花蕊部分。

        “当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拿到这朵花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它是半拢着的,也即是将开未开的状态。”

        听闻西西此话,众人心底咯噔一声,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据我所知,百草典中对玄阴圣花的描述,它所具有的那些特征,虽然没有特殊注明,但是从绘图还有描述可以看出,是开花以后。”

        西西不紧不慢地说着,仿佛现在的她不是一名考生,而是为众多学生解惑的小老师。

        “那么开花之前,会有那些特征吗?我不知道,因为我也没见过真实的玄阴圣花,所以也一直在犹豫,直到我现了这一点。”

        西西突然俏皮一笑,将半拢着的花瓣完全挑开,将里面暗藏着的花蕊放出来。

        花蕊很细、很嫩,青青的、硬硬的,一看就是没成熟的样子。

        接着西西的手心处散出绿色光芒,一阵暖洋洋的光芒笼罩住这朵小花,像是让万物得以生长的太阳光一样,代表着无数的生机。

        渐渐的,花瓣张开了,花蕊变得柔和,变得亲近可人。

        而根部的倒刺竟然渐渐融化了!

        众人均是大吃一惊!

        如果开花之后连这个标志性特征都没有的话,那就说明,这压根就不是什么玄阴圣花!

        “其实在百草典中,玄阴圣花的下一页便提到另一种花,它们名字相近,特征也相近,只是花瓣不是淡黄色,而是淡红色,根部并没有阴气所催生的倒刺,而清香更不会让人生出眩晕感,而是对身体大有裨益。”

        “难不成这是”

        有人惊讶地张着嘴,答案呼之欲出。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没错,这就是经过伪装的,玄阳圣花!”

        西西此声落下后,评审席上竟然都66续续响起了掌声,一位评审爽朗大笑,说道:“好!好啊!江山代有才人出,小姑娘,你的表现真的是太出色了!”

        评审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欣赏,朗声笑道:“这道题目的答案,正是玄阳圣花!”

        “我在浏览你们的答案的时候,现这么多人都栽了跟头,实在是痛心啊!要知道,世间药草千千万万种,有多少是极其相似的?而在这些极其相似的药草里,又有多少是药性完全相反的?”

        这位评审不是别人,正是曾研究出药草与丹药的、作用机理的郤彭勃前辈。

        “药草师代表着的职责,比你们想象中的要重得多!日日夜夜,你们可想过前线的士兵有多少死伤?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战死沙场的士兵中,最小年纪,不过是十一二岁!”

        郤彭勃的话语掷地有声,大家都在安静地听着,心中却不知不觉被震撼到。

        郤彭勃变得非常严肃:“如果我们药草师加入进去,就很有可能从死神手中夺回那些濒死士兵鲜活的生命!但前提是,我们用对了药。如果连药草识别都出错了,那我们就不是去救人,而是杀人,是帮助敌军妖兽杀害我们的同胞,杀害为保护我们而浴血奋战的勇士们!”

        “在现实经历中,你们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药草,它们不再是原来的样子,而是经过大自然的层层包裹,有些时候,就连百草典也不能帮助你们很好地识别出来。这时候,就需要一名伟大的药草师,能揭开这层层面具,用最适合的药草,去挥最大的功效。”

        郤彭勃望着众多考生,他们脸上最后一丝不在意的吊儿郎当已经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抹坚毅。

        他松了口气。

        什么药草师的资格证,什么通过大朝试之后一系列的荣誉,他统统都不在乎,甚至这最后一场比赛的成绩,他都认为只是浮云,错了的,他会毫不留情地扣分,答对的,像是西西,还表现得这么出众,他毫不吝啬地给出赞美还有那惊人的满分。

        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他要的,是这群人,以后走出去了,能真正为这个国家、这个人类世界做点事。

        如此,在他看来,大朝试的意义便足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