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黑道反尔
    “前辈承让。”周怀钰道。

    邪王微愣,周怀钰这一掌并不重,与周怀钰无懈可击的防御相比,他的攻击不算特别优越,邪王受一掌,伤害并不大。

    只是以大欺小,还输了一招,说是败了,也未尝不可。

    毕竟这一战打下去,分出胜负可能性实在太低,最少也要千招之外,甚至要打到两个人力竭。

    尤其邪王以招式著称,如今却在招式上输了周怀钰一招。

    “第八场,神君,你来。”邪王主动退后。

    邪王的主动退却,无疑是宣告,第七场,周怀钰胜。

    正道之人无不欢欣鼓舞,七场连胜,无不昭显正道之强盛,更让他们生存希望大增。

    黑道气势则是一片萎靡,接连七场,还有邪王这黑道第一高手,竟然都败了。

    沈若凡微微皱眉,总感觉不对劲,周怀钰侥幸赢了邪王一招,但也就只是一招,邪王没必要认输,如此干净利落地认输,沈若凡总感觉不对劲。

    血影神君看了眼邪王,一脸阴鸷地走了上去,黑道三巨头,除了他,算是都败了,虽然败的都有些原因,但也的确是败了,他不能再败。

    邪王一个眼色看去,血影神君眼角余光扫过,脚步微不可察的一滞,却是懂了邪王的意思,正道的后生太可畏了,而黑道的实在弱势,如果不在这时候把白道老少都灭了,黑道未来悬……

    十场中,正道败一场,就是败。

    月姬和笑东阳等人的表情也凝重起来,白道的力量超出他们的想象,沈若凡、秋寒枫、玄二、岳不凡、周怀钰,还有昨日大展神威的无花无果,虽说江湖潜龙榜出来许久,但直到如今他们才真正意识到潜龙榜上的比他们预料中的难缠。

    血影神君走向场中,没有多余的叙述,一入场,血影神君整个人就化作一团奇异的血色红团,朝周怀钰扑去。

    周怀钰依旧是一招简单的武当云手,氤氲水汽在手中变化,一个巨大的掌印打出。

    地面鲜血涌动,似飞禽猛兽又似斧钺钩戟,不断朝周怀钰攻击而来,血影门的武功一旦配合鲜血便会发挥出强大的攻击。

    周怀钰眉头微皱,双手画圆,氤氲水汽笼罩全身,渐渐分化黑白二色,一条阴阳鱼幻化而出,脚下太极图出。

    任凭血影神君攻势如何猛烈,皆动不了周怀钰太极图案分毫。

    萧如风微微一笑,这等情况,还是他第一个面对的,当初盗榜大盗大闹秦家庄的时候,他追到竹林和周怀钰激战,便是如此,他的狂风无论如何激烈都被周怀钰接下。

    “这一战,若不出意外,也要在千招外才能分出胜负,甚至神君输的可能性更大,毕竟武当内功悠远绵长,论持久,佛道两门的功夫比我们更擅,更别说是太极这一门从玄龟上创出来的功夫。若是不中途罢手,说不得反而会同归于尽。”笑东阳道。

    “千招不知道要多久时间,如果再打几场,说不定会超出时间。”月姬道。

    “所以绝对不能再打下去,光明正大地打了七场,我们也该耍点阴谋诡计了,否则怎么对得起他们白道加在我们身上的污名?”邪王道。

    “名声不名声其次,只是白道年轻一辈太强,不能再给他们机会。月姬,你的月隐步最是擅长,偷袭,该你试试。”邪王目光扫去。

    “月姬一试。”月姬微一点头。

    场中,周怀钰和血影神君激战,两股磅礴内力交汇,分金断玉的恐怖气场席卷二人周遭数丈。

    血影神君变作血团,攻势飘忽,忽左忽右,便是血影神君的对手,周怀钰都分不清对手攻击的方向,只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地画着自己的圆圈。

    血影神君攻势依旧飘忽,忽地朝右攻击,周怀钰不以为意,继续画圆,然而这一次血影神君却并未像刚才一样继续攻击周怀钰,而是突然冲向一边旁观的周若眉。

    周若眉武功低微,和血影神君的武功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饶是周怀钰心境沉稳,依旧不由大惊,一手强大真气拨出,脚下的太极虚影迅速扩大,一股强大的牵引力自周怀钰身上发出,血影神君当今身体一沉,如深陷泥潭一般,速度顿缓,心中惊讶,这防御的武功还有这等玄妙?

    周怀钰心中微松,但温和的眸子当中也不由自主地闪过一分恼意,伤他无妨,不可伤他家人。

    内力翻涌,血影神君感觉身体更重一分,心中惊讶,但随即更是喜悦。

    周怀钰隐隐察觉一丝不对劲,只见眼前一花,一抹身影掠过,同样直朝周若眉而去。

    光影穿梭,月隐步。

    周怀钰心中警觉,但全无准备,拖着一个血影神君已是不易,想要留住月姬更是困难。

    一时心急,心中不免乱了些分寸,血影神君骤然挣脱周怀钰的束缚,一团鲜血狠撞周怀钰,周怀钰胸前染血,血影神君却依旧不停,还在攻击,显然打算害了周怀钰性命。

    沈若凡一腿踹出,身上刀意霸道,先一脚将月姬逼开,然后身影如风,一纵而出,将周怀钰拉下。

    血影神君紧追不放,秋寒枫眼中杀气一闪,一道无形剑气从身上喷薄而出,浩然一剑,断魂绝命。

    凛然正气的一剑劈下,斩碎一切虚妄,诛神弑魔。

    莫说血影神君此刻全力攻击,便是他正常时候也难以躲开这致命一剑。

    剑气斩落,血影神君所化的鲜血从中分化两半,险些被彻底劈断两截。

    血影一晃,再次变回血影神君的人形模样,只是和之前相比,脸色不复红润,而是惨白如纸,摇摇欲坠,显然在刚才一剑下受了重创。

    若非他刚才并非人形,这一剑下,他已经是个死人。

    莫说血影神君,便是邪王、逍遥侯几个旁观者皆是心中惊骇,之前虽已有预料,却不曾想这一剑出威力竟如此恐怖,如果换做他们,可能真死了。

    不过,邪王几人皆笑了。

    因为周怀钰受伤,秋寒枫那一剑也用了,沈若凡刚才逼开月姬用的是腿而不是飞刀,说明惊神一刀是真没用,那正道也就没了谈话资本。

    “邪王,说好的十战之约呢?你卑鄙下手算什么?”虚叶道长震怒指责道。

    “怎么?本王何来违约?月姬又没有攻击周怀钰,只不过是攻击了之外的人而已。你若真要说错,也可以,只不过月后不在,本王可管不了她。”邪王玩味笑道。

    “你……”虚叶道长震怒,万万没有想到邪王竟然如此无耻。

    “呵呵,本王可没有食言而肥,违背诺言,只不过是你们自己无能而已。十战皆胜,黑道下山,可如今一战不胜,全部死吧。”邪王道。

    通玄方丈愤然一拍面前案几,怒声道:“邪王,此地乃是佛门清净地,轮不到你撒野放肆。贫僧便是拼死,也要和你们同归于尽,休想祸及他人。”

    “不错,江湖潜龙,白道有八,你们黑道只有二,十年之后,依旧是白道主宰江湖。”虚叶道长道,“邪不胜正,正气长存。”

    “等你们都死了之后,谁是正谁是邪?自古以来成王败寇。”逍遥侯傲然道。

    “虚叶,你都说十年之后这江湖依旧是你们白道主宰,那我们怎么可以让他们继续活着?后生可畏,不过再可畏的后生,也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邪王负手而立,“本王真的想打完十场的,可是直觉告诉本王,如果再打下去,变故可能会更多,所以还是提前结束的好。”

    “可惜,你们胜了七场,却输了最关键的一场。这一场才是要你们命的。”逍遥侯道。

    “后生就该好好尊重前辈呀,不尊重,那就倒下吧。”笑东阳长袖一抖,一柄长剑握在手中,直指沈若凡。

    沈若凡目光凛然,七杀断刃杀气翻涌,萧如风身上涌起一层淡淡旋风。

    “萧哥,对不起,是我自私了,其实如果你要走,冰凰鸟还可以给你挤一下的,嫂子还有没出世的孩子正在家等你。”沈若凡带着歉意地看向萧如风道。

    “逃自然要给有需要的人。我想念容儿还有孩子,可我不想我的孩子出生后手他的父亲是个贪生怕死,抛弃武林正道的无胆鼠辈,我要让他为我自豪。”萧如风道。

    “萧大哥,其实你不管怎样,你的孩子都会以你为豪的,因为你是萧如风,我都一直以你为豪。”沈若凡道。

    “希望还能出去吧,这次浪够了,真的就不出来了。”萧如风道。

    “一定会的。”沈若凡不知是安慰萧如风还是安慰自己,七杀断刃杀气浓郁到极致。

    “后生可畏,只是可惜,这是一个前辈做主的江湖呀。受死吧。”笑东阳一剑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