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洪荒历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战书

第十四章:战书

        “还在看这些人的监控情况啊?”

        三阶血系魔法师无可奈何的道:“你好歹也休息一下好不好,或者喝一袋血?我知道你绝对不喝人类的血,那高等地精的血如何?或者处女树精的血?带着青草味哦。”

        牙根本理都不理他,只是看着手上所有的报告,以及附带的魔法影像,他眉头皱着,似乎正在思考些什么。

        三阶血族魔法师叹了口气,就说道:“那就处女树精的血好了,我去给你拿……你真的要休息了,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你只是一阶超凡,而且只是最普通的肉身超凡,又处于高度思考中,小心不要血沸而死了啊。”

        说完,三阶魔法师给周围血族使了个眼神,让他们好好看顾牙,接着他就直接走出了房外。

        而牙根本理也不理这些,只是边看边思索着别的东西,事实上,他看的这些,除了其中一个人以外,别的全部都是装模作样,而正是这一个人,让他有一种想不透的感觉。

        (为什么会没有任何改变呢?两天两夜时间过去了,依照我对他行事分析,他要么准备跑路了,要么准备去空洞了,要么准备做下一波袭击,好扰乱调查组的视野,但是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变化,而没有变化,就意味着他那里有了变化……)

        (是什么变化呢?)

        牙放下了所有报告,他揉了揉太阳穴,接着就抬头看向了天花板,脑海里的思绪却是一刻未停。

        (我报告上去了十六个人,其中三个人已经秘密逮捕并且严加审讯,而其余十三个人,包括他在内,其实都有背后势力,这些都是我的障眼法,真正的目标只可能是他,而我报告上去的十六个人,也同样扰乱了所有调查组的视线,现在他们已经相信那个血族奥术师潜伏了起来,自己根本不会露面,而只是通过中间人来进行联络,然后顺着这条线深挖下去,却什么都不会得到,我还准备了几个陷阱,可以进一步将局面搅浑,让他好得以洗脱嫌疑并且脱身,而计划的最后一步是他要么逃跑,要么去往空洞,要么开始下一次袭击,而我就引发陷阱,让几个调查组相互争斗起来,让他们都以为对方已经获得了这个血族奥术师,这样只要那个天使总议长出手,抹掉一切的痕迹,他就算是彻底安全了,而我也趁此机会脱离出血族视野,与他见面,并且辅佐于他,虽然会因此而死许多人,但这正是我的行事方针了,欲成其事,先献其头。)

        (但现在……到底是那个地方出了问题呢?)

        牙睁开了双眼,再次看起了报告,他看着报告中,那人买了许多食物,零食,甜食,水果……幽魂虽然也会吃东西,但是一般不会吃活人的食物,偶尔吃也不会吃太多,他买这么多东西,是故意要让自己落到嫌疑视线里吗?

        要知道这事情已大到捅破商业联盟的天了,不是他背后一个区区三阶魔法师,或者几个三阶魔法师,一个四阶巫妖能够扛下来的,他的导师,他的导师的导师,全部加起来都抗不下来。

        (等一下,买的这些东西,故意吸引视线,让自己变成嫌疑犯……我懂了,这是战书啊。)

        牙苦笑了起来,他一时间只觉得自己有些失算了。

        在确认了吴明的存在之后,他所投递的纸条信息,一方面确实有些诈唬的意思,但是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有些确认自己的猜测,同时他对吴明的行事分析,并不觉得吴明会想得那么多,那么深,最大的可能有三个,一个是立刻逃跑,第二个是继续袭击更远的城市扰乱视野,第三个是最极端的,会以一场巨大的自爆收场,不过这个可能性极小,毕竟能够在这个世界活下来的人类,要自杀的早自杀了,能够熬成奥术师,心里素质肯定不可能这么差。

        他的本意就是惊动吴明如此行事,而吴明做出这三个反应的可能性在八到九成,但是突然间吴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三个可能性一个都没有去选,反倒选了牙之前根本没想到的反应,若是他早知道吴明会想得这么多这么深,那他反倒可以轻松去与吴明见面了,两人配合反倒更加好处理一些。

        (换言之,他要么有双重人格,一个是奥术师平日人格,视异族为猪牛羊,另一个人格则是智力超群类型,才可以在看到纸条后如此行事,要么……他背后有人出现了,另一个奥术师吗?还是教导他奥术的逻辑族人?)

        牙已经知道吴明如此行事的原由了,吴明,或者吴明背后的那个人,肯定是猜出了纸条里的另一个含义,就是让吴明冲动行事,所以才会镇之以静,同时,让吴明暴露在嫌疑犯可能性中,反倒是保护了他。

        光以纸条上的内容而论,最大的猜测可能性,是投递这纸条的人想要掌控吴明,以其把柄掌握住他,这是最大的可能性,事实上,若不是牙,而是换成另外一个人,大都会是如此去想,如此去做,同时投递纸条的人实力肯定比不得吴明,不然何必投递纸条,直接单独将吴明捉拿了不是更好?

        这两个可能性叠加在一起,就让吴明处于了明面,而投递者处于了安眠,而且投递者还随时都可能将吴明给揭发暴露,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做才能够摆脱危机呢?

        (只有一个办法,让自己处于光亮最盛的地方。)

        牙苦笑了起来,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地步。

        (没错,一个明,一个暗,只要不是找到绝对性线索,就无法将暗处的人给揪出来,那么与其在明面上被威胁操控,乃至是失了身家性命,倒不如站到更亮的地方,让暗处的人不敢动手,因为一旦动手,自己也必须进入到明面才行……)

        (而且,身处暗面的人,最忌讳的其实就是做得太多,越多越错,越可能暴露,吴明背后的人就是打个这个主意,而且还不光是这个……他在试探我对其的善恶态度,试探我的目的,而战书则是……)

        “要和我一决雌雄吗?”

        “没错,我就是这个打算。”

        阿莫尔边玩着游戏机,边嘻嘻笑着说着。

        吴明立刻气道:“已经有个异族暗中知晓我了,你居然还让我处于嫌疑犯可能之中!?你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阿莫尔也不生气,只是依然笑嘻嘻的说道:“我记得你们亚洲z国人有这么一句说法,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其实现在吴明大哥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哦。”

        “被一个人知道,和被所有人知道,对吴明大哥来说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估计就是现在死,还是之后死,但同样都是死,那为什么不在四中求存,拼出一条生路来呢?”

        吴明冷静了下来,想了想说道:“这就是你每天要我买这么多活人吃的东西的原因吗?让那些调查组将目光集中到我身上,以为我有嫌疑,我可能与那个血族魔法师有勾结,对吗?血族是最为特殊的不死生物,他们虽然是死亡诸族之一,但是却可以两性生子,同时也可以吃活人的食物,在血浆不够时,活人的食物可以支撑他们活下去。”

        “这是一部分原因,也不光是这样,我在等待哦,吴明大哥。”阿莫尔继续玩着游戏机,同时说道。

        “等待?等待幕后者露出马脚吗?”吴明立刻说道。

        “不……”

        阿莫尔笑着,他的眼中有着锐利神色,只是一闪就过,他说道:“我在等待回应。”

        “对我战书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