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洪荒历在线阅读 - 第六章:迷雾中的呢喃(求订阅)

第六章:迷雾中的呢喃(求订阅)

        (ps:又是一天一万多字的更新,求一下订阅,推荐票,收藏,月票,打赏,各种都求,谢谢大家了。)

        “陈建同志,你还有什么话要留下?”

        一个青年军人躺在躺椅上,他的身上各处都贴满了各种电子仪器,穿着一件银白色的贴身紧身衣,在他身边还有好几个研究人员正在不停的检查他身上的仪器。

        说实话,陈建是懵逼的,他是某秘密番号秘密小队中的秘密成员,听起来简直牛逼坏了,但实际上他是一个接发员,再简单些说,他是一个文职。

        只是他这个接发员,或者说他所在的这个番号成立于开国后不久,最盛时编制足有万人,甚至为此还特意在京城周边山地里建了一个秘密基地,研究的东西也都是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用最早首长的话来说,古今中外流传了几千年,怎么的都不可能是没影的事,这东西全世界都在研究,谁能够先一步研究出个影来,说不定这东西比蘑菇弹还要有用。

        但是几十年下来,这番号的人数越来越少,这秘密基地也渐渐的封存,特别是到了最近十年,这番号所代表的意义,以及这个秘密基地所代表的意义,反倒像是一记耳光一样,越来越让高层们不满起来,甚至陈建都有听闻,这个番号估计在近几年里就会被取消。

        取消了也好,陈建不是一个雄心壮志的人,不然也会成为这个番号的一员,颇有些随波逐流的感觉。

        但是突然在今天,陈建被命令来到了这处秘密基地,他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每个月一次维护打扫,这是惯例了,他以为是让他来监督什么的,毕竟这个秘密基地当初可是投入了重金,虽然里面的仪器基本上都落后了几十年,但是基地本身还是完好无损。

        但是当陈建到达后,发现这里居然有军队在守卫,作为体制内,特别是军队体系的陈建,一眼就看出那些人绝对不是警察,也不是武警,而是真正的军队,而且还是极为精锐的军队,而等待陈建到来的人,更是陈建的直系首长。

        再然后,陈建懵逼无比的接到了一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需要他来作为主导,验证一项可能是超凡的事件。

        不过作为从小在红旗下长大的一员,本身也无甚过错的陈建,组织上还是给予了他选择权,同时也给他说了这项试验的危险性。

        在陈建之前,已经有二十几人进行过测试,全都是从全国各地秘密调度而来的死刑犯,而且全都是证据确凿,个个都该枪毙好几次的人渣,而在做过这项测试之后,他们就成为了植物人,个个都无例外,而在专家商量之后,觉得这可能是某种善恶辨别,过恶的对象都会被抹杀意识,所以也就不再拿死刑犯进行测试了。

        至于那罪行稍微轻一些的罪犯进行测试,也是有人提议过的,只不过这里就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这种罪犯那怕罪行轻一些,他们若是活下来,并且拥有了超凡之力,那他们出来作恶后,该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第二个问题,对待这些罪行较轻的罪犯,也不可能如那二十几个死刑犯那样,直接在脖子上弄上微型炸弹,同时还有几名军人全械瞄准,一个不对就直接击杀,这不可能。

        所以到最后,商量的结果是,以部队中人来进行测试,只是这个测试充满了危险性,善恶判断也只是猜测,万一一测试也同样变成植物人怎么办?

        所以这与往常的军队命令不同,除了确认资格以外,还需要有一定的选择权,而这个选择权就落到了陈建身上。

        “我是孤儿,是国家将我养大,进入这个部队也早已经有了觉悟,之前几十年的前辈们没有遇到超凡,我现在遇到了,这是幸运,所以不用选别人了,就我吧。”陈建如此说道。

        就如此,陈建躺在了这里,虽然他还是有些懵逼,怎么忽然间就有超凡线索了呢?过去几十年里也有过超凡线索,但是每一次的验证都是虚假,而这一次似乎格外不同,不但是他的直系首长直接到场,他甚至看到了两名只在新闻联播里才看到的人,这让他心里充满了激动与忐忑。

        “若真有超凡……那我算不算这个世界的第一名超凡?”陈建暗暗嘀咕着。

        而在一系列的身体检查与监控之后,他的直系首长在数名研究人员的检查下,又通过了好几道除菌消毒的过道,这才来到了他旁边,接着就对他说道:“现在我给你说一下测试过程,小陈……记得了,无论到时候看到什么,都以保命为主,尽快的回来,告诉我们真相,国家需要你的信息,人民需要你的信息。”

        “是,保证完成任务!”陈建立刻下意识的就要立起身来敬礼。

        首长就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如此,接着就拿出了一份纸张,纸张上画着两条衔尾蛇,一条衔尾蛇顺时针,一条衔尾蛇逆时针,而在这两条衔尾蛇所组成的圆圈中,写着是和否两个古文。

        “小陈,将你的手指血涂抹在是这个字上,同时念诵以下文字。”首长就说道。

        这时就有穿着白衣的研究人员将陈建的手指刺出了血珠来,陈建同时看到上方屏幕上显出了文字,他就将手指按在了是这个字上,同时念诵道:“无限轮回之主神。”

        下一瞬间,陈建仿佛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当他回过神来时,已经处在了一片迷雾里。

        “我草了!真的是超凡!!”

        陈建不由自主的骂出了声来,然后他立刻全身都绷紧了,小心的半伏着身体,同时仔细观察着周围。

        这里的一切都处于迷雾之中,看不清楚天空,但是有雾蒙蒙的光,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这光并不明显,显得略微黯淡,不过也并没有让人不适。

        陈建向着远处看去,但是这迷雾中什么都不显,他也看不到远方到底有什么,就如此,陈建在这里站了约莫数十秒,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迷雾依然是迷雾,也没有生物,也没有什么危险。

        不,或许这迷雾本身就是危险。

        陈建站立数十秒后,他选择了一个方向默默向前走着,同时用手摸着自己的手腕脉搏,他打算走上十分钟来确认这里的位置。

        而还没走到十分钟,陈建隐约就看到了前方有一栋建筑物,在迷雾里若隐若现,光是这么看起来真的显得阴森恐怖,不过陈建还是继续向着建筑物走去,好不容易在迷雾中找到了建筑,他不可能放弃。

        又走了分钟左右,陈建来到了这栋建筑物前,然后他整个人都呆滞了,因为这栋建筑物居然是他从小长大的孤儿院,院子,食堂,宿舍,讲堂,一应俱全,他不由自主的就打算迈步踏入其中,但是接下来他立刻就警醒了起来。

        他的孤儿院在现实世界,就在京城郊区,不可能出现在这迷雾中,这迷雾真的有诡异,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至少在他将真相传递回去之前,他不可能踏入其中。

        当下陈建就退到了建筑物的大门口,只是举目看向了建筑物内部,内部无灯光,也没有任何人影,静悄悄的立在这片迷雾中,怎么看怎么惊悚。

        在观察了数分钟之后,陈建大略记下了这处建筑物的方位,以这个建筑物为中心,向着其东面继续前进,虽然他也知道在无可视之物的情况下,行走越远,就会绕回到原本的起点处,这是人体的某种机制。

        不过走入到迷雾中,这次陈建走了足有一小时,他也依然没有回到建筑物处,反倒是在前方出现了一片树林,阴森森的树林,看到这树林,陈建就开始记忆这片树林的方位,以及这些树林的组成树木构成,他甚至还摘下了几片树叶带在身上,然后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在树林中间的一棵大树上吊着一个赤裸年轻女子,她双目瞪大了看着陈建,吓得陈建立刻后退了十米开外,差点就拔腿就跑。

        再仔细看时,这个女子早已经死了,而更恐怖的事情他也看到了,那棵树的树干上,居然镶嵌着一张人脸,还有手和脚在外面,但是身体都镶嵌入了这树中。

        “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这张人脸低声叫着,听声音是一个男子,这脸就叫喊道:“求求你,行行好杀了我,我当时鬼迷心窍,看她下夜班就跟了上来,要不是她说要报警,我也不会杀了她,求求你,杀了我吧,一命抵一命,不要让我这样一直活着,求求你了!!”

        陈建觉得嗓子发痒,他直接落荒而逃了。

        面对杀人犯,面对穷凶极恶的匪徒,陈建都敢于上前硬拼,但是眼前这些东西真的太恐怖了,超过了常识,是真正的恶鬼报仇,是真正的超凡,他这才发觉,自己也是一个胆小的普通人,死他不怕,他怕落到如那个杀人犯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中。

        陈建就这样在迷雾中一直跑,一直跑,然后他发现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变得扭曲,变得更加恐怖,隐约间,他听到了一些呢喃声。

        “接取任务,获得奖励点数。”

        “可以用奖励点数修复身体,可以用奖励点数兑换寿命,可以用奖励点数使人复活。”

        然后,陈建脚下一空,他惨叫着跌落了下去。

        再然后,陈建从床上一弹而起,大声惨嚎着,至少十多秒后才慢慢安静下来,然后他晕死了过去,晕死过去前,他看到一大堆白衣人向着他的床位急急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