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各显神通

第十八章 各显神通

        十三娘近来心情很不好,才送走一个瘟神,谁曾想不过几天时间瘟神便原封不动的返了回来,不,也不算原封不动,因为再回来时候又多了一个人。

        哪怕这张雌雄莫辨的脸实在太过俊俏,十三娘此刻也生不出任何好感。

        坐在一片昏暗地窖中老鼠脸账房先生临时收拾出来的一张床铺之上,十三娘翘着二郎腿露出一截让人心猿意马的大腿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发牢骚。

        “真把老娘这里当成自家后花园了是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瞅瞅你这德行,真以为练了几天武功就容不下你了是吧?”

        “我看你这王八蛋铁定是打了主意要拉老娘下水是不是?真要这样老娘可就真的翻脸了。”

        张凤府还未换下黑衣,床榻之上正躺着伤重昏迷不醒的黑衣刀客,鲜血湿透了衣裳,此刻张凤府却不知是不是该解下那件黏住其身子的衣裳,纠结不已。

        “十三娘可否帮我简单一下处理她的伤口?我恐怕多有不便。”

        “滚滚滚,你以为老娘是你什么人?能容纳你在我这里藏身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

        “话说的是没错,可十三娘想必也不是那坐视不理的人,倘若不是因为她是个女子,我也不会将她带到十三娘这里来,因为我信得过十三娘。”

        这话一落,十三娘顿时来了精神。

        “居然还有人相信老娘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的,不过你说他是个女子又是怎么回事?”

        被勾的来了好奇心,十三娘自是不肯错过细观那张脸的机会,这时候才发现那人并没有喉结,十三娘又伸手摸了摸其胸脯,几乎下意识昏睡中的女子便出手抓着十三娘手腕,随后头一歪又昏死过去。

        “好眼力。”

        十三娘不禁高看了张凤府一眼。

        张凤府却道:“这跟眼力没有关系,方才我背着她回来便感觉有些不对,只是我多有不便罢了。”

        “你为什么要救下她?都打成那样了,地下城恐怕传遍了,你这样带她回来岂不是引火烧身?还是说……这姑娘你认识?”

        “这就不需要十三娘来管了,我救下她自有我的道理,我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还请十三娘帮我照顾一下她,等我有空自会前来探望。”

        “这就走了?”

        十三娘满是怒气。

        “这就想做个撒手掌柜?万一别人查到了老娘这里来怎么办?李大仁的性格难道你还不了解?”

        张凤府轻轻点点头。

        “了解,可我也知道十三娘定有自己的办法,今日暂且如此,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风满楼的几个伙计知道,如果一旦泄露出去……”

        “泄露出去你是不是就要杀了我那几个伙计?”

        “不会,因为不管我杀不杀,我们都决计在地下城活不下去。”

        正是万家灯火熄灭之时,一道人影出了风满楼,悄悄遁入大乐坊,蹑手蹑脚推开房门之后,张凤府才点燃蜡烛便被突然的一个声音吓了一跳。

        “干什么去了?”

        幽幽烛火下,叶白荷正躺在张凤府床上,鞋袜都不曾脱下,满脸笑意。

        “什么我干什么去了?我不一直都在这里吗?”

        张凤府装作毫不知情。

        叶白荷也不恼怒,只继续笑道:“方才我差点就要得手杀了那家伙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人武功奇高,在我眼皮子底下带走了那个杀千刀的家伙,碰巧那个时候你居然无缘无故不见了,你说我要不要问你去哪里了?”

        “还有这种事情?”

        张凤府有些吃惊。

        “比你武功还厉害,那得厉害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个时候你去了哪里?”

        叶白荷期望从张凤府脸上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但早就毁了夜行衣的张凤府脸上除了惊讶之外,连眼神都不闪躲一下。

        “妖女,你该不会是怀疑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吧?那你恐怕也太高看我了,我要真有那个本事又岂会让你颐指气使?至于我去了哪里,人有三急,我不可能去拉个屎还要告诉你吧?”

        “滚。”

        虽性格多变,但叶白荷到底还不至于如此粗俗,污言秽语。

        “我倒希望是你,可你的确是没那个本事,那黑衣人带走了那个家伙不知逃向了哪里,但肯定还在地下城之中,李大仁已经派出虎字军牢牢把守每个洞口,地下城将开始地毯式搜索,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跟这件事情有什么联系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否则到时候只会害了自己的性命。”

        “那我就谢过你了。”

        张凤府咧嘴一笑。

        “可我真跟这事情没关系。”

        “最好。”

        叶白荷出门前冷冷留下这样一句话。

        “蛇窟那边有动静了,青蛟帮的人也已经开始寻找我们,首先目标就是大乐坊,只有大乐坊才能神不知鬼不觉溜进蛇姬的道场,接下来行事小心点,至于那几坛子蛇羹,我替你扛下来,有文肃利用,没人敢怀疑到我头上来。”

        听到这里时候张凤府一颗心总算完完全全镇定下来,不过一想起青蛟帮,他便想起了另外一个人来。

        ……

        马龙面色阴沉,骑着一匹黑马走在大街上,寻常人单是看见他手臂上的刺青便不敢招惹,又何况是胸口那只吊睛白额大虫?

        马龙前去大乐坊的路一片通途,毫无阻拦,却还是在下了马才踏进大乐坊时候被曹蛮拦了下来,两具健壮的躯体相对,马龙的气势到底还是弱了几分。

        “天王想必已经知道了蛇姬大人的事情,我怀疑那二人就藏身在大乐坊之中。”

        “那也只是怀疑而已。你可知道如今大乐坊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岂容你随意查探?”

        “那天王说当如何是好?先前蛇姬大人以小蛇探路,却根本分辨不出究竟谁去过蛇窟,我也暗中查探究竟是谁做了蛇羹,不过最后的源头却指向了一个我们根本惹不起的人,让我无从下手。”

        “我知道你的心思。”

        曹蛮阴晴不定。

        “那两人是为了罗刹令而来,且不管罗刹令丢失的消息是真是假,他们定不会善罢甘休,也许叶白荷做蛇羹不过只是一场巧合,是我们自己想多了,总之现在我们除了静观其变之外绝对没有其他的办法,眼下正是多事之秋,你等行事也需小心一些才是,莫要坏了那位大人的大计划。”

        提起大计划三字,马龙一双黯然眼里才夺射出一道精光。

        “定不负天王之重托。”

        别了曹蛮,想到回去之后倒也不怕无法交差,马龙便觉轻松不已,世人只知青蛟帮帮众遍布中原,却不知青蛟帮总舵正是在此九重天中,若是真能完成了那位大人物的大计划,到时候……

        马龙心情大好,正欲去了二楼找个陪酒女子好生潇洒之时却见拐角处正有一人笑着等候自己,一身黑衣,腰间铜扣,斜斜靠在墙上双手抱在怀中看着自己,高挺鼻梁上一双封神迥异的眼睛,不是张凤府又是谁?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张凤府主动打起了招呼,虽说一同喝过一顿酒,也曾称兄道弟,不过马龙却远远没有张凤府那般来的自来熟。

        “原来是张兄弟,是的,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马龙哈哈大笑。

        “看来我两还真是有缘分,既如此,何不下楼同饮一杯?”

        “正有此意。”

        与马龙一同下楼之后,很快便上来酒菜,作为一个小厮出身的张凤府还是头一遭在大乐坊如此大摇大摆,偏偏对面还是正明里暗里寻找自己的马龙,张凤府觉得不可谓不刺激,但即便如此,也依旧置不下之前胸中那股不舒服的恶气,他道:“按照马龙大哥的初心,此时此刻我应该已经被李大仁抓走大卸八块了才对,一定想不到我还活生生站在这里,就为了活着,我们也应该干一杯才对,”

        一杯酒一饮而尽。

        马龙轻轻放下手中酒杯嘿嘿一笑。

        “没想到兄弟你连这都猜的出来,老哥我佩服佩服。”

        丝毫不掩饰的笑容突然让张凤府有些接不下去话茬子,心道面前马龙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只是马龙此人还有极大的用处,与其交恶倒不如交善,哪怕只是面子上的交善。

        几番推杯换盏下来喝的尽兴,丝毫没注意到三楼之上某位女子一张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的冰山脸。

        一来二去借着酒量不好需要休息的名头,在叶白荷咬牙切齿中穿过长长大乐坊正门,回到僻静住处安然睡下。

        半晌,一道人影悄然降临张凤府门外,听着房中均匀的呼吸声,片刻之后又才悄然离去。

        这时候躺在床上醉醺醺的张凤府陡然睁开双眼,确定四下无人时候才轻声推开房门化作一道残影出了大乐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