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有点儿意思

第二十七章 有点儿意思

        “冤枉个屁冤枉。”

        念起旧友于修罗道被人所欺,黑寡妇气本就不打一处来,而今又恰好见手下人不听命令擅自回二重天,黑寡妇心情又能好的了哪里去?

        九重天但凡了解修罗道的人谁人不知花如玉能坐上秦广王的位置除了自身有一定实力之外,更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有自己这个二重天天王替其撑腰的关系,如此一来才顺风顺水,虽说花如玉性子终归是残暴了一些,可任何女子经过她所经历的遭遇之后,又有几人能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黑寡妇性子本就火辣,否则如何当得起黑寡妇这称呼?一脚踹上瘦罗汉胸口,下一刻那瘦罗汉便如同一个圆球一般蜷缩成一团滚了出去,几个呼吸功夫又化作一团圆球规规矩矩滚了回来。

        瘦罗汉讪笑:“大姐,你倒是听我解释啊,”

        黑寡妇冷笑:“好啊,我倒想听听你怎么解释你的擅离职守。”

        瘦罗汉总算松了一口气,好在自己有先见之明先让面前这位女子踢了一脚泄火,否则真不知将会面临什么可怕后果。

        能在第二重天都能混出一些名堂,瘦罗汉又怎会没有几分添油加醋本事?当下便将秦广王花如玉如何受伤,如何被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张凤府重创赶出秦广殿描绘的有模有样有声有色,说那打斗暗无天日,张凤府武功甚是了得,直将花如玉逼的不得不去往修罗道更深处才避免张凤府的追杀。

        又将张凤府如何心高气傲独闯修罗窟形容的绘声绘色,用这位瘦罗汉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虽未曾见到张凤府与花如玉打斗,不过描绘的这一番光景差点是连自己都相信了。

        然而他面前这位大姐似乎并没有他琢磨的那般好糊弄。

        “你的意思是能将花如玉逼的逃命的小子,只被你简简单单一招就解决了?你觉得我会不会相信?”

        虽也好奇张凤府究竟什么来头,敢来修罗道撒野,不过黑寡妇更不喜欢的是手下人喜欢将自己当成傻子随意糊弄。

        果然,瘦罗汉意识说错了话,连忙又讪讪道:“咳咳……花如玉修为本就弱于我,更何况那小子赶走花如玉之后并未恢复元气便直接上来挑战修罗窟,被我一拳败走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黑寡妇不咸不淡道:“照你这么说,你这些日子在修罗窟之中想必内功大有长进,修罗窟中留下的绝世武功,你学会了几成?”

        瘦罗汉嘿嘿一笑,不去理会身旁还有两个不怎么讨喜的家伙在看热闹,颇为得意道:“大姐派我二人看守修罗窟,我兄弟二人也算幸不辱命,那修罗窟中留下的历代十殿阎罗秘籍,我二人约摸观了五六成,至于完全学会以及掌握的,怎么着两成也应该有了,这些日子勤加修行,内功的确是大有长进,这一切还都为大姐所赐。”

        黑寡妇道:“看来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也不算是一无是处,还有十来天便是九重天大比之日,将重新决定九重天的排名,我还指望着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上去替我争点光,另外你们说的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还在修罗道之中?难道她就不怕花如玉卷土重来报复?”

        知晓好友总算没有性命之忧,黑寡妇才算勉强放下心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现在只是有些好奇能逼走花如玉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罢了。

        瘦罗汉道:“那小子逃命的速度极快,如此惜命之人在见识到我的厉害之处后难保不会心生退避念头,说不好究竟还在不在秦广殿,不过大姐若是有兴趣的话我这就去掘地三尺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抓回来任大姐处置,也好泄了大姐心头之气。”

        黑寡妇瞟了一眼恭恭敬敬单膝跪地的瘦罗汉,仅仅一眼便让瘦罗汉不寒而栗,真让其有种被浑身洞穿的冰凉之感。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将那小子抓回来?难道你不知修罗道自创建始便定下的规矩?各自为政互不干涉。”

        瘦罗汉连连称是,心里却直犯嘀咕,心道倘若大姐你真是如此公正无私,又怎会为了一个花如玉大发雷霆?不过他到底还是不敢再得罪面前这位跺跺脚二重天都能抖三抖的人物,下场,参考岳家三兄弟就可。

        “是是是,那意思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任由那小子做秦广殿的主人?”

        “我又什么时候说过让他做秦广殿的主人?”

        黑寡妇冷眼斜视,随即褐色妖艳嘴唇轻启,狡黠道:“无需多做思量,只需要按照规矩来办事就行了,这小子得罪花如玉便等于得罪整个修罗道,其它九大殿堂顾及那个家伙的关系定容不下他,就算他想逃避,最终他也只能回秦广殿,待会儿我会以九重天名义下达命令让他来九重天报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物如此厉害,另外,那小子若是再闯修罗窟,可不能就那么轻易让他跑了,杀不死也得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脱层皮才行。”

        看着面前黑衣女子的咬牙切齿,瘦罗汉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他倒是想,可也得看有没有那个胆量啊,被我一拳便击退,这样的家伙,就算给他个一年半载也未必能从我手下走过三个回合。”

        瘦罗汉极其笃定,更是为了在黑寡妇面前挽回几分面子,只可惜黑寡妇无动于衷道:“牛皮吹的太早了可没什么意思,万一到时候阴沟里翻了船,我看你拿什么脸面来见我。”

        瘦罗汉连连点头称是,以修罗窟任务为由回去,只剩黑寡妇与身后李乌拉刘宝二人。

        “大……大……大姐。”

        “大……大……大什么大,说不出来就别说,我有时候真想撕烂了你这张嘴,话都说不清楚还能有什么用,李乌拉你说。”

        与口吃之人交流是一件极其费心的事情,黑寡妇显然不属于如此有耐心的一种人,刘宝自知恼火,便干脆规规矩矩退下,只等李乌拉开口。

        李乌拉倒是由上到下瞧了面前满脸通红的刘宝一眼,眼里满是捧腹意味,若非此时此刻面前还站着一个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的大姐,定免不了一番捧腹大笑。

        李乌拉道:“曹天王说派进来的人已送进了修罗道,那人不论各方面都挺符合大姐你所要的条件,只是不知道那个家伙有没有命从修罗道活着出来,送进修罗道,大概也是曹天王对他的一种考验。”

        黑寡妇道:“曹蛮与我虽算不得交情多好,但对于我所吩咐的事情想必也不敢随意敷衍,我第二重天的人实在太过熟面孔,不适应当此任务,再加之我大姐能在一重天安稳下来,曹蛮也算替我出了不少力气,于情于理我都算欠曹蛮了一个人情,等这件事情做成,也算还了他曹蛮一个人情。”

        提起这件事情四字,李乌拉与刘宝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不安情绪。

        李乌拉道:“难道大姐你就如此笃定一个从外面来的家伙能有把握帮我们达成这件事情?倘若一但失败,那小子反了水,到时候又当如何?”

        黑寡妇道:“无所谓,他失败了是个死,成功了同样也是一个死,只希望曹蛮不要选错了人才好,倘若一个修罗道便困住了他,这样的人,不要也罢。”

        庭院枫林习习,虽是深处地下,李乌拉二人也真真切切感受到一股让人冰冷的寒意……

        ……

        ……

        坐在秦广殿上,张凤府实在感觉不出来这让群鬼觊觎的宝座究竟有什么舒坦之处?倒不如安安心心做个孤魂野鬼也免得时时刻刻提防有人暗算自己,秦广殿四周形形色色鬼怪石雕在长明灯下摇摇晃晃森罗可怖,膝下百鬼你一言我一语,形同闹市,话题都离不开刚刚从九重天传来的命令,新任秦广王前去二重天报道。

        张凤府继任秦广王不过半日时间便将群鬼治理的服服帖帖,将花如玉所囤积美酒食物尽数发放出去,让百鬼醉成一团,膝下之人高兴之时,张凤府此时面对手上那一纸命令却直接皱起了眉头。

        一旁岳老三咳嗽提醒道:“这是规矩。”

        张凤府故意不耐烦的摆摆手:“屁的规矩,这算是哪门子规矩?不去……”

        倒不是不想见识九重天的更深处究竟是什么模样,只是如此一来,自己本就敏感的身份倘若不被识破还好,一但被识破,相信立马就会招来灭顶之灾,先前战花如玉时候自己故意使出冰玄劲的内力便是为了引蛇出洞,自己要的是自己在暗,敌人在明的效果,如此才能方便自己进行接下来的计划,而修罗道毫无疑问是最为与暗处贴切的地方,倘若自己一但彻底暴露在九重天中,将面对的绝对是一场正面相对硬碰硬的恶仗。

        至少张凤府不觉得自己能有把握打赢这场仗,尤其是那个外号被人称为“浮屠”的家伙,是冰宫最大的叛徒,也是自己头号的敌人,更何况……张凤府现在却是连浮屠究竟藏身于何处都不知道,倒是有幸见到了与浮屠一同叛逃出天山的另一个家伙……

        岳老三又道:“不去不行,从来没有人敢违抗九重天下达的命令,尤其……”

        看着命令上几行娟秀却铁画银钩的字体。

        “尤其是她的命令。”

        张凤府故意装作不知情,只为获取更多情报。

        “她是谁?你认识?什么人物如此厉害?”

        岳老三如同看白痴一般看了张凤府一眼,撇嘴道:“黑寡妇的名号你听过没有?”

        张凤府点点头。

        “我听到的也仅仅只是江湖上一些零碎传说而已,不过传言未必就是属实,说不定只是夸大其词而已,那什么黑寡妇真有如此厉害?厉害到了何种地步?你且说说看,难不成比方才那胖瘦两个家伙还厉害?”

        岳老三嗤之以鼻。

        “他两个家伙算什么东西,无非只是黑寡妇门下两条狗而已,上不得多大台面,你与他二人交手过,他二人给你的感觉如何?”

        张凤府道:“很强,最少也是练气境巅峰。”

        天下武学修为分九品,前三品练体,中三品练气,上三品炼神。

        岳老三将对张凤府一丝微不可查的震惊深埋心底,随后淡淡道:“那就是了,以你的年纪能做到跟这两个家伙交手一回合已经可以吹嘘一辈子了,便是我像你如此年纪时候,对你也只能望尘莫及,可你也应当知道除去江湖上那些个连老天都妒忌的妖孽,其他人修行还是得稳扎稳打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上去,从这一点上来说,活得岁月越长便越是厚积薄发,年龄占足了优势,他二人年纪大你一倍,你却做到了从他二人手下逃了去,这种人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已经觉得他二人很强,不可力敌,可我告诉你他二人对上黑寡妇的话,比之你对上他二人还不如,天下百年难得一见的妖孽虽有,但毕竟不多,黑寡妇便是其中一个。”

        即便早有预料,但此时此刻张凤府依旧不免有些惊讶。

        “如此说来她岂非早就迈进第七品的门槛?”

        武道修行三个门槛,都是不可逾越鸿沟,这一点张凤府又岂能不知?

        岳老三道:“有可能还不止,总之不论如何,她黑寡妇也算的上是九重天鼎鼎有名的高手,得罪了她,下场如何你自己考虑,更何况我不得不提醒你,花如玉跟黑寡妇从前是以姐妹相称的,我看,八成这回黑寡妇是冲着你来的。”

        张凤府不免懊恼,揉揉额头道:“早知如此我又何必得罪那花如玉?”

        虽后悔,不过他心中也明白,想要从修罗道入黄泉路又岂能那么容易迈过十殿阎罗的坎!说到底,自己跟十殿阎罗不管是打杀还是讲和,都要打一番交道才行。

        岳老三笑道:“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黑寡妇就是如此一个人,寻常女人心眼已足够小气,可她仍旧是这些女人当中的黑寡妇,故此,你也该想得到她有多难缠,倘若你这次不去,恐怕下次就不是送上命令贴这般简单了。”

        张凤府:“难不成她还会亲自来修罗道抓我?”

        岳老三:“那倒不至于,修罗道也有修罗道的规矩,不过难保别人就不会派下高手故意来修罗道拆你的台,你知道嘛,女人总是十分小家子气的。”

        张凤府深以为然。

        “那倒也是。”

        岳老三见状才放心下来,心道能劝服面前这个家伙可还真是不容易,不过总算是告一段落。

        “那咱们就出发吧。”

        张凤府拍了拍腰间杀人刀。

        岳老三道:“你是秦广王,只有你有资格出入修罗道,我没有。”

        张凤府诧异道:“我何时说过我要出入修罗道?”

        岳老三:“?”

        张凤府“再陪我去一趟修罗窟,我还想再探探那两个家伙的水有多深,又或者说,我对那记载了历代十殿阎王绝学的地方很感兴趣,如果能从中发现一点有用的东西,多半会对我的修行大有裨益。”

        “真是一个疯子。”

        与张凤府接触不过半日光景,岳老三便得出一个如此结论,想不通明明已经去过修罗窟认得路的张凤府为何还要带着自己,岳老三没过多久便彻底佩服了张凤府的卑鄙以及无耻,在面对瘦罗汉的又一拳下,张凤府居然直接将他岳老三当做了替死鬼拦在身前。

        念及旧人之谊,瘦罗汉到底没有对因为做了一件小事便让黑寡妇大怒而打入修罗道可怜的岳老三下死手,如此一来倒是直接让张凤府达到了逃之夭夭的目的。

        “王八蛋,真不要脸,我就知道带着我没什么好事。”

        岳老三骂骂咧咧,他默默掂量着自己本事,心道倘若自己本事再厉害那么一点点也定会找张凤府去算个账,面前还有胖瘦罗汉二人讥笑,岳老三脸上无光,迅速离开。

        胖罗汉为之咋舌,倒是瘦罗汉心中气得慌。

        “大姐说未必我还有些不信,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真的这么有种敢再来修罗窟,这次要不是顾着岳老三的面子,我定要他死个明明白白。”

        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胖罗汉倒是看的比他透彻的多。

        “恐怕他下次来你也未必真能拿他怎么样,这小子,怕是有点儿意思。”

        “这话什么意思!一个被我吓得屁滚尿流的家伙而已,这种胆小怕死的我可见得多了,”瘦罗汉对此表示不服。

        却见胖罗汉对此嗤之以鼻,笑道:“如果我没看错,方才他根本就没想过真跟我们打,带上岳老三便是如此,你看他出刀分明就是故意收敛了内力,留有后手,为的不过只是逼你轰出一拳罢了,目的兴许只是为了看清楚你这一拳的意境,一拳之后立马调头逃命,果断无比,这小子怕是心机深的很,实力也不弱,第一次一拳虽然你实力强过他,但也说不定有他情敌的原因,我相信等他弄清楚明白你武功路数的时候,也就是你老小子死在他刀下的时候,这小子……有点儿意思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