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楚江王

第三十章 楚江王

        常言道,吃了谁家的饭便做谁家的狗,而今岳家两兄弟早已被黑寡妇打入修罗道,于情于理都不再算是修罗道的人,纵使心中再不愿意得罪自己的老东家却也无可奈何,好在有那句张凤府的出了事我担待着,这才给兄弟二人吃了定心丸,虽不知张凤府为何如此对待尚未表露出恶意的恶女,不过想着这小子本事不弱,想必也不是那做事不经考量的家伙,便也管不上那么多直接照做了,完事儿之后兄弟二人保持默契隐入秦广殿消失不见,定要等这场疾风骤雨下过之后才有胆量出来。

        ……

        当铁笼子里醉醺醺不省人事的黑衣使者被黑寡妇府中两个侍卫带到阁楼时候,正吃饭的李乌拉与刘宝二人险些一口饭从嘴里喷了出来,而黑寡妇更是脸上风云变幻莫测,直放下手中碗筷亲自提了一桶水直接泼在了地上的黑衣身上,正是秋日,水冰冷刺骨,这般一桶水下去,地上恶女酒劲立马便清醒了一大半,浑身衣裳湿透,发梢水流如注。

        恶女睁开眼第一瞬间看见的便是一张挂着冷笑的妖艳女子的脸,一身黑裙,手里还提着一只漆黑水桶。

        “大姐……我……我怎么在这里?这怎么回事?那小王八蛋呢?”

        黑寡妇冷笑道:“你怎么在这里你心里还没点数?那小子你觉得又会在哪里?”

        恶女猛然一拍脑门儿,如同一个男子一般大道一声失策。

        “王八蛋,居然被这小子给暗算了。”

        都说酒醒未必会记得酒醉之前事情,才被灌的酩酊大醉又一桶冷水泼面的十二道场某位东道主尽力回想之前与那个在大姐面前发了誓要好好教训一顿的家伙吃酒喝肉情景,原本想着以自己千杯不醉功夫定要将张凤府灌个烂醉如泥,到时候怎么收拾张凤府还不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怎么着这个表现自己都是挣定了。

        自己劝酒的功夫也是了得,九重天九大天王哪次聚在一起喝酒时候没让自己上去陪酒一番?图的是个啥,可不就是一个乐呵?

        而今想将自己这般劝酒功夫施展到张凤府身上,谁知张凤府这厮竟油盐不进,试想世间又有几个男子不希望别人夸赞他的英俊?英俊之后是否要多喝几杯?多喝几杯之后再夸赞一番武功甚是了得等等,可张凤府倒好,脸皮的厚度简直让人瞠目结舌令人发指。

        “阁下年纪轻轻便做了修罗道的十殿阎罗其中之一,将来在九重天的前途真可谓是前途无量啊,当饮一杯才好。”

        张凤府道:“老弟你说这话我就可不喜欢听了,难道你觉着在下的本事就只配在九重天待下去?这话我非常不喜欢听,罚酒,必须罚酒,老弟你不喝便是不给我这个秦广王面子,不给我面子便是不给二重天天王面子,不给天王面子,老弟你有什么下场该不用我多说了吧?二重天天王是什么性格老弟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就说我那两个不成器的下人,岳老三岳老四,还不就是被天王打进修罗道?当然了……”

        张凤府目光在对面恶女身上留连片刻,极其自恋的捋了捋从耳旁垂下来的黑发,笑道:“如果小兄弟你跟天王有什么关系或者沾亲带故故意来整我的话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恶女心中发指,若是不饮这杯酒怕真是坐实了张凤府心中想法,到时候自己收拾张凤府的计划又从何谈起?

        一杯酒之后半开玩笑道:“秦广王说笑了,我若真是天王亲戚,说什么也要混个好差事做,又怎会做这替人传话带物资的营生对不对?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倒是秦广王阁下一表人才,英俊不凡,恐怕就是天王见了你本人也会对你称赞有加,要知道九重天虽然男人不少,不过如同秦广王阁下这般生的俊俏的还真是少见,就冲阁下这张脸也当饮三杯才好。”

        张凤府连连摆手道:“老弟,你这话我更不喜欢听了,怎么听着感觉好像我成为秦广王是全靠我这张脸一样,我可是个凭真本事吃饭的人,不可否认在下长得的确是一表人才,不过九重天并非一个看脸的地方,你的话让我很生气,所以这三杯必须要你来喝才好,不给我面子便是不给天王面子,不给天王面子便是……”

        “停,打住。”

        心中窝火的恶女早已将面前这油盐不进的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便皮笑肉不笑道:“这三杯酒我喝就是了,正好我口渴了。”

        将三杯酒饮下之后恶女便知如此继续下去八成讨不到张凤府什么好处,如此每次都将大姐抬出来,怕的确不好办事,她便咬牙道:“如此好酒好肉就这样一杯一杯喝实在是小家子气,干脆咱们直接换碗,秦广王殿下意下如何?”

        心道比嘴皮子我恶女栽到了你小子将大姐抬出来的坑里,可比起喝酒划拳的功夫,我恶女还自问从未怕过谁,有你小子遭罪的时候。

        “哈哈,痛快。”

        张凤府猛的一拍桌子大笑。

        “不过碗还是不够量,干脆直接干酒壶如何?”

        “随便你,不知秦广王会不会划拳?”

        “划拳而已,小意思,我看不如咱们哥儿两就来划个嬴荡拳如何?”

        听闻这三字,恶女虽称恶女,又女扮男装,但毕竟还是女儿身,不免一阵心里发慌,但好不容易找着一个能诱张凤府上套的机会,又怎可能就此放弃?

        一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三两回合交手下来张凤府已输了两壶酒,张凤府倒也痛快,两壶酒两口气喝尽,恶女心中大喜,心道张凤府果然是个菜鸡,接下来灌醉张凤府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那之后张凤府踩了狗屎运连赢三局,恶女并不设防,痛快喝尽,谁知那之后竟如同着了魔一般每次都输,越输便越不服气,越不服气便越要继续,几次下来,连后面发生什么事情都记不清了,隐隐约约只记得肚子难受想要找地儿方便,念及此处,恶女陡然睁大一双美眸。

        “难道……难道我在他面前方便了?”

        酒醒过后便思忆起来喝酒之前种种,包括张凤府在其身上的磨磨蹭蹭,寻常两个大男人能拥抱便已算不错,又怎可能如此亲昵?现在想起来,张凤府莫不是一早便识破自己女子身份,故意占自己便宜?

        顿时羞愤交加,脸红到了脖子根,见状,黑寡妇一阵头痛,呵斥道:“你这蠢货,那小子先前只是故意输你两壶酒让你心里大意,随后才用真功夫跟你划,你虽号称千杯不醉,但世间哪儿真有人千杯不醉,酒喝的越多脑子便越不清醒,身体反应便越慢,如何赶得及他出拳的速度?在一个大男人面前方便也就罢了,就怕你说出关于我九重天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到时候才有你的好果子吃。”

        黑寡妇发火已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但如此对恶女发火还是第一次见,李乌拉二人憋的脖子通红险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堂堂十二道场之一的东道主居然当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面方便,这话儿说出去可真是足够让人笑掉大牙了。

        心道这个叫张凤府的家伙倒是好本事,只是如此一来,可就难免被恶女惦记上了。

        只见恶女掷地有声道:“没有,大姐,绝对没有泄露九重天的事情,这一点我用人头保证。”

        嘴上如此说,心里却觉着此番可真是丢脸丢到了姥姥家,她便又道:“这次失了算是摸不透这小子深浅,大姐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报了这顿酒的仇。”

        黑寡妇道:“怎么?还觉着不够丢人?还是说在别人面前撒了一泡尿不够,还要撒第二泡?”

        “呀,大姐,你胡说什么哪。”

        两个女子一台戏,李乌拉二人眼见情况不对连忙找借口溜了出去,有些事儿听得,有些事情却未必有那个福气听得。

        “总之我不管,我非要好好收拾收拾这小子不可,如此就饶了他实在是太过便宜了他,大姐你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对不对?”

        “恐怕你现在就算想收拾他也未必有那个机会了,你的模样他已记得。”

        “那可未必,大姐,他只见过我女扮男装的模样,却未见过我的女儿身模样,喝酒我喝不过他算他厉害,我就不信天下还有男人能禁得起我美色的诱惑,只要他上钩,我便要他生不如死。”

        “是吗?这倒失为一个好主意。”

        黑寡妇在恶女身上上下打量,坦白来说,面前这娇小玲珑女子怎么看都是一个妥妥小美女,若是再经过自己手好好打造一番,怎么看都不是凡品,但凡世间男子总没有不好色的,这一点参考九重天之中那些个名动一方的大人物便能知道,展红楼可不正是如此才攀上了曹蛮这根高枝?也无怪有人说温柔乡英雄冢,已不惑之年的曹蛮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正是年轻气盛的张凤府?

        与恶女打扮一番之后黑寡妇才心满意足点点头,只是当恶女瞧着铜镜之中自己模样时候不免大吓一跳,镜子中人哪里还是往日的恶女!

        一头琳琅头饰,身着薄纱长裙,露出腰间粉嫩肚脐,活生生一幅异域风情模样。

        黑寡妇看着面前自己颇为得意的作品拍拍手笑道:“如此打扮一番是否根本不会让人认出来方才那人便是你?小妹,大姐可告诉你,江湖人都说大姐最擅长的手段都是那些刁钻恶毒的厉害武功,实际上可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大姐最擅长的还是这化妆易容的功夫,瞧瞧你这动人心魄的样子,便是大姐都有些恨自己是女儿身了,吃定那个王八蛋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我便以九重天再度下达命令,就送你去做那小子侍女,替我折磨这个不听命令的王八蛋同时,也替我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我要这小子的所有动向全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倘若他真是那块璞玉,大姐替他雕琢一番也无妨,将来再为我所用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倘若只是个空有一身本领的色胚,趁早收拾干净了,省得大姐我烦心。”

        然而恶女却始终打量着铜镜之中那异域风情美人儿,似对黑寡妇的话全程都未听进去,正在那位黑裙女子要发作时候,打扮的花枝招展与中原女子截然不同的小女子已悠悠道:“大姐,你这化妆易容的功夫能不能教给我啊!”

        黑寡妇不解道:“你这妮子,不好好练你的武功,要学这本事做什么?”

        恶女道:“学了这本事,以后小妹丈夫可就算有福气了。”

        黑寡妇前一刻还不明她的意思,只是突然瞧见了她那般羞涩模样,便立马明白了过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那异域风情人儿的麻花辫便是一顿撕扯,旖旎春光终是在被第三人扣门时候打断。

        “大……大姐,楚……楚江王求……求见。”

        黑寡妇收了手不免皱皱眉头。

        “他不去找他的贪狼,来找我做什么?”

        迅速收拾好衣裳又披上一件黑色长裙的异域女子低声道:“八成是为了花如玉的事情,那小子赶走花如玉,花如玉逃去他楚江王地盘,不管是顾及那人面子也好,或者他与花如玉本身交情也好,他要在大姐你的地盘动手,便不能不顾及你的面子,总要来与大姐你打个招呼才说的过去,楚江王实力强横,倘若去找那小子麻烦只有让那小子望风而逃的命,如此一来,大姐你的用人计划可就要泡汤了。”

        一番分析倒是让黑寡妇冷笑不已。

        “究竟是为了那小子,还是以那小子为借口来探我的虚实?好了,此事我来处理就是,你的任务就是替我监视着那小子,花如玉虽与我以姐妹相称,不过她到底也不是我第二重天的人,说到底我们还是得靠自己。楚江王我来摆平,尽量拖延时间,正好,我也想看看那小子在修罗窟之中能学到几分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