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五体投地

第四十一章 五体投地

        “那你可知道你所谓的这些了不得的人究竟现在在何处?”

        “不知道。”

        曹蛮摇摇头。

        “他们若是想被人知道,那便不会如此低调,而叶姑娘你觉得这些人一旦想藏起来,又有谁能找得到?即便是我曹蛮,恐怕也并非是什么人想挖掘就能挖掘出来的。”

        “叶白荷”美眸转动,但毕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究下去,只好奇道:“你送张凤府入了修罗道,可有后事?”

        曹蛮笑道:“我早就知道叶姑娘你不会平白无故来找我曹蛮聊天,说到底,还是为了那个小子的事情,其实就连我有时候都不明白为什么堂堂神宫传人竟然会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如此上心,最起码,有时候我们大家可都看在眼里,叶姑娘你对张凤府这小子却是比对世子殿下要好的多的多,别告诉我张凤府是你的一条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张凤府跟你关系非同一般。”

        叶白荷淡淡道:“就算关系不一般又如何?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个人是生是死,你曹天王能掌握到一重天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不可能连张凤府是生是死都不会知道吧?”

        “这……说来你不信,我还真不知道。”

        看向大乐坊之外“苍穹”顶端之下的熙熙攘攘,曹蛮认真道:“修罗道并非是我曹蛮管辖区域,也不属于九重天任何一重天支配区域,九重天的手探不到修罗道之中去,最多不过是借助其他力量去了解修罗道的事情,可张凤府不过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入了修罗道便如同一滴水流进了溪流,又有谁去关注这个人是谁,来自哪里,死了没有对不对?人们永远只会关注最为惹人眼的那些人,如果做不到鹤立鸡群,那也就等同于是个死。故此,我的意思叶姑娘你可明白?”

        “明白了。”

        “叶白荷”点点头。

        曹蛮又道:“你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修罗道不比其他地方,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死,要么成为随意让别人死的那个人。我虽并不了解张凤府真正实力,但从马龙那里也曾听过一些,这种实力放在外面的确算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很难遇到对手,可在修罗道之中,这点本事真的是不够看,祈祷张凤府能活下去,这是叶姑娘你现在最应该做的。”

        “可我并不喜欢求神拜佛,同样,张凤府死不死跟我也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叶白荷”心里仍旧还有另一句话并未说出来,没有直接的关系,却并不是算然就没有关系。

        至少,罗刹令的下落有一半都在张凤府身上,而以自己如今的“身份”,若是突然消失突然入了九重天,想必顿时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才会坏了大计划。

        正思忖间倒是不曾想到虚掩的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探进来一颗棱角分明脸的头颅,以及一头胡乱披在肩上的头发。

        “方才路过我听有人说张凤府,怎么?有那小子的消息?”

        对于这位虽是世子身份,却随时做些让人哭笑不得事情的男子,“叶白荷”向来都不会给其太好的脸色,更是直接不客气道:“究竟世子殿下只是无意间路过,还是早有预谋一直在不远处偷听偷看呢?”

        被拆穿心里那点心思,文肃也不觉尴尬,被这位冰山美女泼过太多次冷水,早已成了家常便饭,故此全然不在意,倒是曹蛮不愿意打搅了世子殿下好事,将文案收拾一番之后便找借口离去,故意制造给这位世子殿下发挥满腹才华的机会。

        “咳咳,预谋也好,无意也罢,只要是能见到叶姑娘你就行,”

        若是旁人听到这话不说雷的里焦外嫩,最起码也当是刷新了对这位风流不羁世子殿下的认识,老实说大乐坊这些日子来的才子佳人江湖儿女也不在少数,这其中最为惹眼的便是文肃,根据有些爱看热闹的人不完全统计,这几日来主动找借口跟世子殿下套近乎的漂亮姑娘最起码也不下二十个了,或偶遇型,或误会型,或直接光明正大道明来意的类型,这其中甚至还有打着请教名头在世子殿下房间三更半夜还赖着不走的类型,美其名曰请教,可管一个压根儿就不怎么练武功的世子请教武功又算怎么回事儿?

        一切都被“叶白荷”看在眼里,不屑在心里,冰冷道:“世子殿下这话应该还是说给那些小姑娘听的好,多半人家听了都会心花怒放,甚至说不定还能被殿下你迷的七荤八素,不过这些话就没必要拿在我面前说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殿下请自便,我就不奉陪了。”

        见叶白荷要走,文肃还以为是这几日来的那些个姑娘惹恼了面前这位仙子,便连忙闪身拦住叶白荷去路,叹气道:“怎的你就不能正眼看我一眼?有时候我都会觉得你对那个叫张凤府的家伙可都比我上心的多,难不成我堂堂一个世子殿下还比不得一个小厮?”

        不喜被人如此无礼拦住去路,叶白荷冷声道:“世子殿下怕是有所误会,张凤府能不能比得你,你比张凤府强多少又跟我有任何关系?还请殿下让开,大乐坊人多,被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一连被拒绝多日,文肃今日里也是铁了心要一个说法,便又无奈道:“我只是想要一个回答而已,为什么你都能对着一个下人笑,却唯独连我一个世子都不曾笑过,不止如此,反而处处给我冷板凳,很是让我难堪啊,上次你踹张凤府那一脚可还记得?”

        “记得,那又如何?说错了话便要挨揍,这就是我的性格。”

        “那你知不知道许多时候我都宁愿受了那一脚的并非那小子,而是换成我,这样最起码我也知道你对我不会永远只有一种表情是不是?”

        “好啊,那我就成全你。”

        一脚出,世子殿下直接从大乐坊三楼摔了下去,不比张凤府轻多少,突如其来全然不曾回过神,正要抬头时候忽闻一声女子轻笑:“哟,大乐坊招待客人至于这么隆重吗?还五体投地。”

        满堂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