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一刀之大

第五十四章 一刀之大

        蔷薇哪里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间炼狱,心里只琢磨着黑寡妇交付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也算是幸不辱命,只是张凤府建议五鬼提着自己人头去见楚江王,那么接下来岂不就代表张凤府不能光明正大出现在楚江殿?但凡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江门余下三鬼面临着的下场是如何已不用多说。

        那么你接下来打算如何?是继续潜伏在修罗道之中还是随我回二重天?

        张凤府道:那恐怕还得看黑寡妇的意思,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不是?而且我还有点事情要跟黑寡妇商量商量。

        蔷薇道: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也一样。

        张凤府惊讶道:当真?

        蔷薇道:我自打小就生活在九重天,你说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张凤府顿了顿,随即好奇不已。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这等蛮荒之地长大,这么说来想必你也没去过中原了?

        蔷薇白了一眼张凤府。

        没去过,中原又有什么好去的?大姐说中原人狡猾,阴险狡诈,远不如我们地下城这般热闹,更是地广人稀,走三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我可不稀罕,

        哦?这些话你是听谁说的?

        你管我听谁说的,总之中原可不就是这个样子?否则大姐又怎会放着中原不待,偏偏来地下城?

        张凤府注意到这面前最多不过二十岁的少女动不动便将大姐这两个字挂在嘴边,心道黑寡妇也许便是这姑娘全部。大概约摸是黑寡妇不知从何处救回来的孤苦无依的姑娘罢了。

        他二人一前一后出修罗道,一边闲谈,倒是难得的如此安静。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中原人大多狡诈,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尔虞我诈,拼个你死我活,不过中原也并非就没有可取的地方,至少我认为中原的山川河流,中原的瑰丽神秀都不是地下城可以比对,算下来,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外面的天是什么样子,你呢?

        我也有很久了,你得知道我们荒城每逢秋冬时候上面都无法住人,等到大风天气,吹起来的黄沙能活生生的将人埋在下面,春夏时候九重天里面那些大人物会让我们在地面种些植被,如此一来就有可能稳住荒城的满天黄沙,这样就避免了每逢秋冬便必须搬进地下城,须知搬来搬去最是伤人,可荒芜了几百年的地方又岂是想改变就能改变?劳心劳力,收获甚微,后面也就不得不顺了天意,原本在你们来之前我们还在地面生活,可就是因为不知道谁放出去的消息,把你们这些中原人全都吸引到了荒城来,要知道我从小到大还从未见过这么多的异乡人,就因为你们的到来,害得我不能出去舒舒服服看看外面的天气,只能闷在九重天,说到这里我就来气。

        言及此处,蔷薇更是咬牙切齿,这让张凤府心中想笑,心道面前这娇小姑娘虽有什么龙潭恶女的外号,但说到底其实也不过只是一个不经人事的少女。

        笑道:那消息是你九重天放出来,难道你连放出来消息的是谁都不知道?

        蔷薇冷笑道:九重天,九重天可大了去了。

        张凤府道:能有多大?

        蔷薇道:总之比起你中原不会差到哪里去。

        张凤府再度啼笑皆非,心道面前这姑娘怕真是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有多大,井底之蛙四个字用来形容其最为贴切,不过张凤府并不会因为如此便真的嘲笑蔷薇,只因每个人经历的故事,经历的所有都大不相同,作为旁观者,永远没资格嘲笑别人。

        事实上当年的自己可不也是如同今天的蔷薇一般?

        被一座山拦住了去路,便觉得这座山便是心中的所有,等到翻过这座山之后才会发觉原来天下还有比这座山更远更高的,也不知是这话题太过沉重勾起了某些不好回忆,还是因为张凤府原本就是落寞之人,故此张凤府黯然道:你说的这句话倒也不假,中原又能有多大?还不就是那么大?

        咦?

        心中惊讶,蔷薇心道怎么面前这家伙竟也开始附和自己的话?这可不像是面前这个初次找上门就识破自己将自己灌的酩酊大醉,第二次见面分明知道自己就在修罗道之中潜伏,还果断出手以心计实力联合起来杀了江门二鬼,逼迫其他三鬼为其效力的家伙。

        一提起初次见面便不由得想起当日里的窘迫,一思起窘迫便不由自主想起当日里发生的另一件让人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的事情,蔷薇俏脸一红,心里如同装了一只小白兔一般砰砰乱跳,心道本小姐明明是来报仇来的,怎的这么三两句话就被面前这小子忽悠的竟好像二人是两个知心朋友的感觉?

        一定是面前这家伙实在太会说话了,太会哄女人才会如此,否则以自己在地下城生活二十年的本领,又岂会被面前这家伙牵着鼻子走?

        故此,蔷薇冷哼道:那你倒是说说中原究竟有多大。

        张凤府并不明白身后这少女心思的变化多端,只是每次经历生死考验之后总会情不自禁感叹一番,活着的感觉真好,可有时候江湖就是如此,有人想活着,有人就一定要死,没有人生来便喜欢杀人,可有时候为了活下去也不得不杀人。

        没有人喜欢江湖,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故此,整个中原都是江湖,问中原有多大便是问江湖有多大,江湖能有多大?张凤府不禁沉声道:大约只有我这把刀那么大。

        蔷薇心思单纯,哪里知道张凤府心中叹息,二人虽嘴上交流,却是一个人听不懂另一个人心事,听不懂另一个人话里意思。

        原来只有一把刀那么大,那看起来也不是很大嘛,你倒是说说看你的刀又能走到多远?

        张凤府道:我也不知道我的刀能走多远,我只知道每当走不远的时候我还有我的刀。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倒也未曾发生什么口角,蔷薇也难得的没有去找战斗之后张凤府的麻烦,江门三鬼带着其两位兄弟的尸体已经离开秦广殿,且不知是秦广殿之中哪个倒霉鬼被三兄弟割了脑袋刮花了脸。

        蔷薇道:就这么走了?不去秦广殿看看?

        张凤府道:你就这么信得过岳老三岳老四两兄弟?就不怕他们生你大姐的气,转而投靠别人,将我的事情捅了出去?

        蔷薇呆住,随即嘿嘿一笑。

        倒也是,本小姐居然把这事儿忘了,那现在怎么办?你随我一起去二重天,我估摸着大姐也该回来了。

        张凤府不禁好奇道:我一直好奇这位二重天的天王,江湖上闻名遐迩的黑寡妇究竟是什么样子,你能不能提前给我说说看,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免得我到时候说错了什么话惹得你们大姐不开心。到时候我可就算倒了大霉了。

        蔷薇不屑道: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竟好像大姐会吃人一样,大姐还不就是那个大姐?两只眼睛一张嘴一个鼻子,不过我大姐人很好的,从来不发脾气,对我们这些下面的人也好,逢年过节还有不少礼物派下来,至于人嘛,哈哈,我们家大姐可是九重天一枝花。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通过从修罗道入二重天的入口,才发现出口竟是在一座酒楼之中,隐约能感觉到几股目光在暗中窥探自己,但总算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二重天与一重天大相径庭,只不过是缩小了无数倍的中原大城而已,麻雀虽小,五脏六腑却是俱全。

        他二人穿过大街小巷,最终在一处气势恢宏的府邸之前停了下来,这府邸却是比大乐坊气派了太多。

        就在这里了,这里是大姐住的地方,我跟你说了大姐是天下最好的女人你还不信,等你见到了你可就知道了。

        二人踏进府邸,但见府中鸟语花香,与荒城的荒凉俨然便是两个不同世界。

        这些都是我家大姐花费不少钱从外面购进来的,可以说是九重天独树一帜的风景,你光是看这庭院里的草木森森就该知道我大姐是多好的女人了。

        是吗?

        张凤府穿过长长走廊,路过假山池塘,最终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来时候看见两个中年男人正蹲在门口愁眉苦脸,而门槛之前还打碎了几只精美茶碗。

        而此时阁楼之中正传来一个女人的盛怒之音。

        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我才走了多久,别人就大张旗鼓找麻烦到我们家里来了,偏偏你两个家伙还一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模样,我黑寡妇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遇见你们两个酒囊饭袋,岳老三岳老四可不比你们强得多?信不信我这就让你们两个去修罗道呆上一年半载。

        闻修罗道三字,李乌拉刘宝二人冷不丁一个冷战,但这时候才发现来了两道人影,其中一人熟的不能再熟,余下一个年轻人,身形修长,挺拔,面容清秀,挂满笑容,一双浓眉之下一双深邃黑眼,兄弟二人来二重天已经许久,自问二重天之内那些个温润公子也认识不少,却唯独搜索不到张凤府的任何影子。

        心下好奇,嘴上疑惑道:蔷薇,这位是?

        张凤府笑道:秦广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