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交手

第五十八章 交手

        张凤府将这声音听的真切,眼前这潜入天王府的人不论从声音还是身形都像极了莫个人。

        “没想到这家伙得罪的人居然是黑寡妇,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张凤府嘴里嘀咕,但不多时候便已察觉身后又有一道人影静悄悄落到自己身后,一掌拍塌了半个阁楼这等动静莫说是天王府,便是天王府之外也多多少少能听见一些。

        不必多想便知身后来人是谁,天王府除了自己与叶白荷二人,其他人也断无必要如此藏头露尾。

        张凤府低声道: “没想到连他也进来了,早先我见到他的时候他便说过他在九重天之内遇到了一个难缠女人,我却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是黑寡妇。”

        叶白荷道:“我与他一前一后下山,我先下山寻着你的路线先去了黑水崖,想必他赶在我之前来了九重天,以他的本事想要直接混入九重天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却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罪了黑寡妇。”

        张凤府道:“以你看谁更厉害一点?”

        叶白荷道:“很难说,枯木修行枯荣功三十载光阴,内力雄浑,江湖自是少有对手,可我曾见过黑寡妇出手一次,虽看不透武功路数,可一招一式招招取人性命,丝毫不拖泥带水,断然修炼的是杀人的功夫,若比内力断然拼不过枯木,可若论起在江湖中厮杀多年累积下来的底子,长年生活在神宫的枯木定是比不上的,如此一来被黑寡妇所伤也便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枯木此番多半是有备而来了。”

        张凤府不言,只安静看着废墟阁楼之上隔空对视的两人,李乌拉蔷薇及天王府中高手都已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将枯木围拢在中间,大有一副瓮中捉鳖之态,但黑寡妇却下令众人让开。

        “手下败将而已,不足挂齿,难不成还能在我天王府反了天?”

        枯木冷笑不已,道:“哼,臭婆娘,你也就只配在背后偷袭我了,要不是我之前大意,岂能让你得了手?有种随我出去一站,可敢?”

        黑寡妇大笑。

        “夹着尾巴逃跑的人也配跟我说可敢?有何不敢。”

        两道人影如同两道流星直出天王府,去向二重天最为人声鼎沸处。

        张凤府狐疑道:“这老家伙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关子?无非只是打一架报仇而已,为何还要出去天王府?该不会是怕了下面的蔷薇等人吧?”

        叶白荷道:“蔷薇等人固然厉害,不过对上黑寡妇应该还不够看,想知道为什么,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

        继黑寡妇枯木二人离开天王府之后,蔷薇等人也紧随其后追了出去,最后出去才是张凤府与叶白荷二人。

        天王府遭袭击,这大概在九重天是从没有过之事,早在轰隆一声阁楼轰然倒塌时候便有不少好奇之人四下窥探,当看到两道人影一前一后飞出天王府,稳稳落在大街上两栋高楼房顶时候才看了个清楚。

        那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与一代佳人,也不知是谁大喝一声那是天王,整个二重天便彻底轰动起来。

        “既然来了,今日可就不要想走了。”

        瞧着自己统治下二重天的熙熙攘攘,也不管不顾自己的绝美容颜被这些二重天的江湖客看见,黑寡妇任由微风吹起湿漉漉的长发,抬手隔空打出三掌,掌风凌厉,竟有呼啸之声,再看枯木不急不慢大袖一挥,一股无形枯寂之气对上三掌之力,竟是将磅礴掌力以极快的速度消融,颇有一番秋日里的萧瑟之态,等到近前时候黑寡妇之掌力已彻底消散无形。

        “好诡异的武功。”

        黑寡妇微微惊讶,上次碰巧遇见才从人道潜入九重天的枯木,见身份可疑便出掌偷袭,没想到竟一击得手,让枯木受伤逃跑,算起来二人并没真正交过手,而今真与枯木对上三掌才知胆敢潜入九重天的人,又有几个不是高手?

        于人群之中远观二人交手的张凤府惊讶不已。

        “这枯荣功倒真不简单,居然能将人的掌力化解,再加上这老家伙的轻功,黑寡妇怕今日是不拿出一点真本事不行了。”

        叶白荷道: “枯荣功乃是神宫独门武学,自不是一般武功可比,威力非同凡响,而今枯木神功距离大成尚且还有不少距离,最多不过七品,能不能拿下黑寡妇还不一定,正好,我也想看看闻名江湖的黑寡妇究竟到达了何种境界。”

        二重天之上,三掌试探过后黑寡妇面露凝重之色,要知道自二重天封三爷被干掉之后,黑寡妇这个名字便响彻在了九重天,莫说是有人来上门找麻烦,便是听见这三个字便敬而远之的人也大有人在,而今突然遇见如此强敌,惊讶之余,更多的却是隐隐有些兴奋。

        天下武功虽五花八门,不过但凡大门大派总有自己的镇派武功,与人交手,若非从武功上升到了武道的层次,一招一式皆有迹可循,故此,但凡江湖高手交手个三五回合便能看出端倪。

        否则当日里马龙又怎可能大庭广众之下放任杀了手下弟兄的张凤府离去?

        黑寡妇自认这些年来里见过的高手不少,不论用刀的,用剑的,还是赤手空拳的外家高手,都了解不少,黑寡妇三个字正是以无数高手的名头堆积而成,但眼前这不知来路的老东西这一手能将人内力腐蚀的本事着实看不出来路,江湖上也并没听说有这等匪夷所思的武功,那眼前这人又是谁?潜入九重天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枯木一张干瘪老脸从黑袍之下显露出来,如同干尸,没有丝毫生气,行将就木,更是冷声道: “知道怕了就赶紧给爷爷跪下磕几个响头,之前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如若不然,爷爷单凭这股内力就要将你化为朽木。”

        二重天哗然。

        “笑话。”

        不怒尚且自威,更何况是听了这句话盛怒之下的黑寡妇?

        “就你也配做我爷爷?看老娘不打的你满地找牙,你个老东西,看掌。”

        原本心中还算平静,只想着一个手下败将而已,随便便能收拾了,可被人当面说成是爷爷,寻常人尚且不能忍受,更何况是堂堂二重天天王?无故矮人三辈,将怒气尽数灌注于身躯之上,前一刻还距离枯木足足七八丈的黑寡妇下一刻便身影翻飞至枯木身前,以一身内力与枯木强撼。

        近身作战?枯木非但不惊,反而大喜,心中合计以自己学武数十载累积下来的雄浑内力又岂是你一个不过成名十载的小女娃子可比?

        当下冷笑道:“爷爷今年已甲子之年,做你爷爷有何不可?”

        “滚。”

        双掌蓄力拍向枯木胸膛,若是受了这一掌难保不会被震碎五脏六腑,但枯木并非省油的灯,虽形容枯槁,但一双手却是凝聚更为雄浑内力,四掌接触,只听闷哼一声,二人脚下房梁不堪重负齐齐断裂,落下无数碎瓦,黑寡妇倒退三步,枯木倒退两步,一招之后高下立见。

        但震退两步对黑寡妇而言并非多大事情,只见黑寡妇玉足指尖点上房顶,将那股后退之力稳住,随后便是再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掌力,闷哼之声不绝于耳,短时间之内竟是难分高下。

        张凤府看的双拳紧握,低语道:“我原本以为枯木至少也有古稀之年龄,却是没想到居然才甲子之年。”

        叶白荷道:“那是因为你对枯荣神功不了解,此神功越是后期便越是枯寂之态,若有人能以此功入得一品境界,更是如同行尸走肉,丝毫察觉不出生机,枯荣这还算好的,我神宫之中还有一位高人,少时便修炼此功,而今大成与否虽不知道,却是早已经浑身经脉僵化,只留有一口气。”

        张凤府微微放缓双拳,尽量不去将自己代入枯木去应付这场战斗,叹气道:“入一品又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天下古往今来又曾出过几个一品?到达一品时候便彻底算是以武入道,如此人物跺跺脚都能地覆天翻,我不知当今天下有没有一品,不过我反正是没见到过的。”

        叶白荷道:“还是先看清楚黑寡妇的武功路数再说,以免之后出了什么意外,看清楚了才能从容应对。”

        二人正打的难分难解,说不出究竟谁占上风,枯木倚仗自己内力深厚便一招一式毫不退却,与黑寡妇硬碰硬,但黑寡妇吃了枯木雄浑内力的亏竟选择了避其锋芒,一手正攻,一手佯攻,两手配合的天衣无缝,外家功夫之上,竟是稳压枯木一头。

        “这样打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逐渐于人群之中靠近张凤府二人的蔷薇焦急不安,最后看向一脸凝重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的张凤府,问道。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帮忙?”

        沉浸在两大高手战斗中,正仔细品味一招一式的张凤府不解道:“难道你觉得天王不是这人对手?”

        蔷薇生气的跺跺脚,咬牙道:“你懂什么?再打下去谁输谁赢不知道,可大姐的裙下风光却是一定被人看光了,”

        张凤府这才想起黑寡妇自天王府冲出来之时身上只裹着一条衣裙,鞋袜都未穿,如此身在房顶之上身形翻飞,倒的确是能见到平日里见不到的许多光景。

        不禁沉声道:“你为何不去帮忙,要我去?”

        蔷薇撇嘴道:“我还不是刚刚睡下,我若方便出手又何须要你帮忙?”

        事实的确如此,天王府遇袭谁也不曾料到,男子尚好,可女子匆匆之下难免有些准备不周,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不过蔷薇怎么看也都只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少女罢了,焉有放开的道理?

        心里只想看黑寡妇武功路数的张凤府果断摇摇头。

        “天王已经说了不需要帮忙,我若凑上去便是自作多情,更何况难道你也应该能看出来这古怪老头儿本事不弱,我这点小小本事算计一下之前那五个倒霉的家伙还行,对付这老人却是根本不够看的。”

        不明张凤府心思的蔷薇咬咬牙,忍住将面前张凤府大卸八块的冲动恶狠狠道:“大姐待你不薄,怎的你这家伙如此胆小怕死?只是要你让那老人分心,给大姐制造机会而已。”

        张凤府冲蔷薇眨了眨眼睛,笑道:“你这不是让二重天的人笑话天王连一个潜入者都对付不了?我可不认为天王只有这点本事,还是继续看下去吧,需要帮忙的时候天王自会开口,你我二人就不需要操心了,省得被人说成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蔷薇怒道:“你才是太监,我说你这家伙怎的如此贪生怕死?要你上去分那老人的心都不敢,就这点胆量怎的坐上了秦广王这个位置?”

        张凤府道:“我也从未说过我不怕死对不对?你既如此想要为天王分忧,何不干脆自己上去?人天王都不怕自己风光被人看见,你又怕什么对不对?”

        楼上二人正打的酣畅淋漓,眼见楼下二人又要再起纷争,叶白荷只能插嘴道:“还是我去吧。”

        张凤府疑惑不解。

        “你去?”

        按照二人之前所言,要借此机会看清楚黑寡妇武功路数,如此才好面对将来有可能发生的危机,此时叶白荷突然要出手便等同于提前让这场战斗结束,张凤府心中不明,却见叶白荷也并未有解释的意思,只是从人群之中一跃而起三丈,与三人持平,轻描淡写朝枯木挥出一刀,一刀之后节节败退,枯木落败。

        “臭婆娘,打不过就找帮手,真不要脸,爷爷不奉陪了。”

        “你给老娘站住,还没打完你跑什么?”

        但枯木轻功甚是了得,才说完话便化作一道残影,隐入二重天中,黑寡妇纵使想追也是追不上了。

        “不是让你们不要帮忙吗?为什么还要动手。”

        虽与叶白荷交好,但此时仍是有些愠怒。

        叶白荷道:“我即便不出手,这人落败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姐姐想杀他却也并非那么容易做到,既如此,倒不如早点解决战斗,以免下面那些男人将姐姐风光看够。”

        “哦?”

        黑寡妇惊奇。

        “你看出来了?”

        叶白荷点点头。

        “姐姐内力虽稍逊色于他,但拳脚功夫却是技高一筹,倘若继续打下去,他定被你耗空内力,到时候不得不逃命,恐怕他要早知道姐姐武功如此了得,也不会自讨苦吃送上门来,姐姐眼下要做的事情只是封锁二重天的各个出口,瓮中捉鳖罢了,不怕找不出来这人。”

        黑寡妇赞赏道:“我果然没看错人,有你们二人帮我,却是比下面那两个夯货好的太多,不过我更好奇的是,方才你的一刀虽然霸道,但他绝对不会如此就轻易逃走,虽不说能轻松应付,但你的一刀绝对伤不了他,为何他还如此果断!我怎么觉着,他好像很害怕你的样子?”

        那两个夯货说的是下面不知所措的李乌拉二人,对于黑寡妇的如此心思缜密, 叶白荷先是迟疑,随后望向轻轻跃上来已将右手放在腰间刀柄的张凤府,冲黑寡妇淡然一笑。

        “可能只是见我们三人出手,怕再不走就将性命留在这里罢了。”

        黑寡妇并没深究,只是笑道:  “你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只是这家伙明知道我是谁还敢找上门来,怕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之前我已命人四处打探他的下落,可惜音讯全无,今日突然偷袭,这口气我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张凤府去办如何?”

        张凤府道: “单凭我们两个人恐怕想找他出来并不容易,需要人手。”

        黑寡妇道:“二重天所有的人都给你们用,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人找出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是什么来路。”

        三道人影飘然落地,待黑寡妇回去天王府之后,张凤府与叶白荷二人四目相对。

        张凤府松了一口气。

        “差点就露馅了,这老小子反应倒也够快,一刀之后便认出来是你,毫不犹豫的逃走,恐怕他若是知道你我二人藏身在天王府,定不会如此冲动来寻黑寡妇的麻烦。”

        “你反应也够快,若非你上来,我还真不知如何圆过去这件事情,而今二重天所有人手都归你我调度,若是找不出来枯木师叔那就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你的意思是直接将那老小子交出去?”

        张凤府不解。

        “那可等于是要了他的老命,黑寡妇是什么人你我都清楚,她又岂会轻饶得了他?”

        叶白荷道:“除此之外你有更好的办法?眼下你我二人靠着二重天这棵大树,若是不做点实事未免太说不过去,将来更是连话都说不起,更何况师叔虽与她有恩怨,但倘若二人坐下来好好谈谈未必就不能和解,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