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黄泉

第八十一章 黄泉

        “这……兄台你怕是有所误会,我还真不知你的看家本领是什么,不过既然兄台都如此说了,那我们也就干脆开门见山直说好了。”



        这男子一句话也仅仅只是让张凤府困惑那么一刹那,不过张凤府心思缜密,心知花如玉或许有可能将自己身怀冰玄劲,更有可能与冰宫有关系的事情告诉了楚江王,楚江王却未必会告诉纸鸢柳叶等人,只因楚江王不论身份即或地位都比他三人高出太多,楚江王未必会惧怕冰宫,可柳叶墨鱼等人想跟冰宫作对,却是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张凤府道:“我等的就是这句话,时间紧迫,倘若只是我的话我不着急,可我还有四个朋友在楚江王的手里。”



        那男子道:“其实纸鸢早就知道了你们在修罗道各处留下了暗号的事情,之所以一直不出面,这其中有楚江王派人四处监视的原因,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我们在掂量有没有跟你合作的必要,毕竟,你们只有两个人,可我们有很多人不是?”



        “很多人?难道你们的人不是都在这里?”



        张凤府心中颇为惊讶,眼前这一帮子人明面上看是纸鸢带头,那两个带路前来的恶鬼自是高手不假,却也愿意屈居纸鸢之下,倘若如此也就罢了,最为费解的是明明有三个高手在此坐镇,所有的一切竟好像还是这桀骜男子说了算。



        与此,男子道:“这里的人只是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你也知道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不可能让所有弟兄都汇聚在这里待命,如此大张旗鼓只会打草惊蛇,若非你们二人生生逼死墨鱼,可能我们的计划之中也不会有你们,请注意,是逼死,而不是杀死,虽说只有一字之差,可这里面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



        张凤府道:“何解?”



        男子道:“一个人若只是被人杀死,顶多代表技不如人,死了也不稀奇,可我听说墨鱼浑身一丝伤口都没有,指甲充血,在墙壁之上留下深深抓痕,怕不是在死之前被逼上了绝路,墨鱼虽武功不怎么样,可毕竟在修罗道之中也是拿的出,台面的人物,能将他逼死,两位的实力肯定不会弱到哪儿去,更何况方才兄台一人比拼十几人内力,丝毫不弱,这等本事,也无怪于连楚江王这样的家伙都为你头疼。这样的两个高手,我们欢迎你们加入我们的计划。”



        张凤府听的很糊涂,不禁问道:“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早有准备?”



        那男子道:“谈不上准备不准备,本来这事儿也算是我们这么多兄弟的秘密计划,原本有条不紊进行,若非突然多出来你们两个,说不定现在我们的计划早就进行的差不多了,原本我们还有些恼怒你二人,可事后才知道你二人也是为了朋友,既然是为了朋友,那便值得我们尊敬,否则二位恐怕也活不到现在。”



        男子一双剑眉之下的两只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线,张凤府却并不为此涌现杀机,只等男子下文。



        男子又道:“我生平最敬重的就是为了朋友敢杀出一条血路的人,虽说你们坏了我们计划,可现在看来,提前动手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朋友你可知道原本我们是打算在九重天大比时候反水,杀了楚江王,因为你们的出现,我们不得不将这样的一战提前到修罗道之中,这样也好,最起码会免去了很多麻烦。”



        饮下一杯酒,张凤府惊奇道:“你们早就计划杀了楚江王?”



        这一番交谈倒是让纸鸢忘记了之前的不快,将踩在石凳上的右腿裙摆一撩,笑道:“难不成只允许他楚江王随意杀人,便不能允许别人杀了他?”



        虽说裙下一抹春色近在咫尺,张凤府此时此刻却是全然无心思观看这足够让所有男人血脉喷张的画面,沉声道:“可他是十殿阎罗,并且背后还有三重天天王撑腰。”



        纸鸢道:“三重天天王又如何?天王有天王的地盘,阎罗有阎罗的地盘,他敢伸一只手,老娘便剁了他一只手,他敢伸两只手进来,老娘砍了两只手不说,两条腿也要一起给他砍了。”



        虽说很想知道纸鸢一帮人对楚江王到底有什么恩怨,但眼下显然不是详谈时候,张凤府也并不想多饮石桌上的几杯酒,转而笑道:“那倒不用,他只有一只手,砍他一只手就行了,那么现在我们是否应该谈一下接下来的部署?”



        “这件事情恐怕我说了不算,要看这个家伙。”



        纸鸢将这个问题抛给了身旁桀骜男子。



        男子不谦虚,只轻声道:“楚江王那边高手不少,其本身就是七品至少中期的高手,更别说楚江殿之中的恶鬼也有不少厉害人物,至于其背靠三重天这一点,只要想到办法总是很好解决的,咱们只需要断了三重天跟楚江殿的联系,到时候就算野狼那个家伙要派人进来帮忙也根本就得不到确切的情报,这时候就只是修罗道之间的内部战斗,需要考虑到的也仅仅只是修罗道内部的高手。”



        提起内部高手四字,男子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据我们所知,楚江王笼络了一大批修罗道的高手为其所用,十殿阎罗除了已经现身的秦广王,也就是你,还有楚江王,其他七大阎罗虽说各自为政各不相干,不过涉及到阎罗之间的争斗,不可能无动于衷,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事实,那就是几乎其他七大阎罗可能没一个会站在你这边的。”



        张凤府道:“十殿阎罗,除去我和楚江王,应当还有八个才对,为何到了你这里却成了七个阎罗?”



        男子突然面色怪异至极,笑道:“难道你不知道还有一殿阎罗几乎是从未出现过并且从未有人听过的吗?”



        张凤府惊讶之下摇摇头。



        “我不知有这件事情,又或许……只是我没问过别人。”



        男子不以为然道:“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修罗道地榜之上前十当中,站在我们这边的只有两个。”



        张凤府道:“应该是三个才对。”



        男子疑惑:“哦?这个你都知道了?”



        张凤府道:“看不起墨鱼又屈居于纸鸢柳叶之下,并且本身本事不可小觑的,除了大漠双剑,我想不出还有别人。”



        男子道:“这么轻易就被你看穿了,没错,就是大漠双剑。”



        说罢,前来引路的那两个恶鬼终于卸下脸上面具,两张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差不多三十来岁年纪,唯一不同的是两人脸上都有宝剑烙印,一人在左边,一人在右边,刚好凑成一对。



        张凤府道:“看来这些年江湖上一夜之间消失的高手果然大多数都来了荒城,不过有些人来了荒城之后选择了隐姓埋名,有些人却依旧大张旗鼓打着以前的招牌,大漠双剑就是其中之一,地榜排名第五,屈居于柳叶之下。”



        “那只是因为我兄弟二人不屑于做那以二敌一的事情,否则第四的名头又怎会被他柳叶摘了去?”双剑之中一人冷哼。“只要我两兄弟想,便是杀了第二的冷月又有何难?只有我们兄弟愿不愿意打,没有我们兄弟不敢打的。”



        张凤府不禁道:“那排名第一的黄泉呢?”



        大漠双剑不语。



        纸鸢故意咳嗽一声示意张凤府别再说下去,唯有那桀骜男子似看不见纸鸢提醒,仍旧自言自语道:“黄泉那可是真打不过。”



        大漠双剑齐齐出剑三寸,将张凤府心神一震,十几恶鬼本能如临大敌,纸鸢面色难看,那桀骜男子方才认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哈哈,活跃一下气氛。”



        张凤府憋的难受,再看叶白荷亦是单手在石桌之下按住小腹强忍笑意,至于大漠双剑则是收了剑冷哼道:“纸鸢,我们虽不知这小子是哪里来的人物,可我兄弟二人希望你记清楚,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既然是合作,我兄弟二人随时都有可能掉头走人。”



        纸鸢忙道:“知道知道,不就开个玩笑,不必如此生气。”



        张凤府有些难以理解。



        沉声道:“你们确定这样临时拉起来的队伍不会在关键时刻出了差池?”



        那男子笑道:“这个倒不怕,我们给双剑开出的条件绝对足够让他们两个人无法拒绝。”



        张凤府道:“什么条件能让堂堂大漠双剑都心甘情愿为你们所用?”



        男子再度笑道:“等杀了楚江王之后就什么都知道了,只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有两个必须要解决掉的麻烦,地榜排行第一第二的高手,虽说没了纸鸢和墨鱼,可我听说冷月与黄泉已经在修罗道之中现身,至于是自己出现还是在别人的授意之下出现,暂时还无从可知,不过不管是哪种,要彻底绝了后患,这两个家伙定然是必须要迈过去的两处荆棘,杀楚江王容易,杀黄泉难……”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人间修罗》,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