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动手

第八十五章 动手

        太过于人多势众的聚会迟则生变,罗飞飞想到这一点,布置好了作战计划时候便吩咐众恶鬼先行散去,随后才是带来的一众罗刹门高手,鬼窟之人来的快,去的也快,未过多久,罗飞飞与纸鸢二人最后出去,数十长明灯逐渐熄灭,鬼窟重回黑暗之中。

        张凤府叶白荷二人在众人尽数离去之后才显现身形,对于罗飞飞的周密安排,让张凤府不禁又高看了其几分。

        方才他让恶鬼们先走,随后才让罗刹门的人走不过只是为了监视这些恶鬼而已,一旦有人反水,势必将会被其杀人灭口,先用我们二人当枪使,然后自己最后坐收渔人之利,我们二人将黄泉楚江王消耗的差不多之后他再出手扬名立万,真是处处计算的都周密的很,若非我们先有预料,恐怕今日里就真是着了他的道。

        叶白荷不解道:就算我们知道了又如何?敌众我寡,难不成你还能这么短时间内突然变出来许多高手站在我们这边。

        张凤府道:那是自然不可能,别忘了眼下我们可是别人的笼中之鸟瓮中之鳖,自己溜出去都不容易,更何况还要带人进来?

        叶白荷道:那你说这番话又算是几个意思?

        张凤府道:我们虽然出不去,可并不代表别人也出不去。

        叶白荷道:你在修罗道之中还有朋友?

        张凤府道:你可曾还记得我收了两个小弟?

        阿大阿二自天牢之风波过去之后并未惹来楚江王的疑心,非但如此,反而因为阿大阿二与花如玉最熟悉,楚江王便下令让阿大阿二来伺候花如玉,这两日楚江殿遇袭的事情尽管已经严令封锁,但有道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便传的沸沸扬扬。

        阿大阿二也略有所闻,只是因为做了花如玉的下人,便不敢有别的心思,原本伺候一个心理扭曲的女人已是两个少年郎心中恐惧之事,又何况这个女人已被人削断了双掌?

        如果说从前的花如玉只是一个被男人抛弃而心理扭曲的可怜女人,那么如今的花如玉已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怪胎。

        此时此刻阿大阿二正在小心翼翼伺候没了双掌的花如玉更衣,花如玉有着一张丑脸不假,但丑脸之下的妙曼身材却是难以让人忽视,但阿大阿二却丝毫不敢正眼去看,只因上一个敢如此看花如玉的恶鬼已经被其挖了双眼砍了四肢,丢在了臭水沟里自生自灭。

        今天要给我穿红色。

        冷冷瞥了一眼阿大手里捧着的一条修长白裙。

        今天是我要亲眼看着秦广王跟他朋友死的时候,这是高兴事,得庆祝。

        阿大阿二无言,只是亲手帮花如玉换上了一件大红袍,随后恭恭敬敬退在一旁,安静看着花如玉孤芳自赏。

        铜镜里那一道穿着红裙的妙曼身子不停在铜镜面前转来转去。

        我美吗?

        花如玉对阿大阿二问道。

        以前的野狼最喜欢我穿这条红裙。

        美

        阿大咕噜了一口口水犹豫道。

        很美。

        骗子,你撒谎。

        花如玉突然歇斯底里。

        我的脸这么丑,你还说我美,我最讨厌的就是不老实的男人。

        阿大连忙躬身道歉。

        对不起,因为我害怕。

        怕我杀了你们两个是不是?不用担心,冤有头债有主,就算要杀我也是杀秦广王,不会拿你们两个出气,现在距离游街示众还有多久?

        还还有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就是他们死的时候,人手都安排好了没有?

        不知道,这些事情不是我们两兄弟能知道的。

        也是,你们只是两个最低级的下人而已,不过最低级的下人也有最低级的用处,我现在需要你们带我去囚禁江门三鬼还有那个年轻剑客的地方看看,看看他们死了没有。

        楚江王有令,任何人都不能去看。

        阿大咬牙道,即便明知道如此只会惹来花如玉大发雷霆。

        花如玉果真大怒。

        就连我也不能去看?

        阿大点点头。

        楚江王特别吩咐过尤其是你,多半是怕你暗中杀了他们。

        花如玉道:我没有那么蠢,既然你们两个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告诉我他们关押在哪里就行。

        阿大摇摇头。

        我们不知道,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能知道的,

        什么都不知道?要你们来有何用?赶紧滚。

        阿大阿二齐齐退下。

        离开花如玉洞府之后,两个少年郎眼里满是无奈。

        阿大道:他们这次可能真的跑不掉了,我听说黄泉还有冷月这两个家伙都来了,并且楚江王早就布下天罗地等着他们现身,来了只有一个下场,死。

        阿二道:可他们如果不来岂非就代表我两兄弟看错了人?

        阿大:

        阿二道:好在楚江王并不怀疑我们,之前送酒去的时候我隐约听见了楚江王在外面的部署,如果此时此刻能见到秦广王他们,将楚江王的部署计划全部告诉他们,可能对他们有不小的帮助,只是我们如果选择了这个时候通风报信,事后楚江王一但追查起来,我们兄弟两人多半都保不住命,这是在逼我们兄弟两个做选择。

        阿大思索片刻,道:可是我们连他们究竟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通风报信?

        阿二道:他们见过我们的长相,想必此刻他们也正在修罗道之中关注楚江王的一举一动,我摘下面具去引诱他们现身,希望时间还来得及。

        摘下面具便是一张少年脸,就连张凤府也不曾想到就在自己想尽办法将阿大阿二找出来的时候,阿二居然会自己送上门来。

        要不怎么说是天助我也?

        大战在即,尤其经过罗飞飞的算计之后,张凤府头一遭如此心情大好。

        将阿二对于楚江王的部署尽数听进心里之后,张凤府对阿二沉声道:有件事情需要你跑个腿,现在恐怕除了你们,也没人能帮我做成这件事情,还有两个时辰时间,两个时辰足够你来回二重天一趟,不不只是二重天,我还要你们去一重天一趟,去一重天帮我把这个东西交给风满楼客栈的老板娘,等她看见了这样东西,就会明白我的意思,去修罗窟找看守的胖瘦罗汉,他们两个人有办法送你去二重天,做成了这件事情,你们就算帮了我的大忙。

        两个时辰就在张凤府的闭眼打坐之中很快度过,未几便听闻无人洞府之外的人声鼎沸,最重头的一幕终于到来。

        自楚江殿开始,缓缓出来一行恶鬼,脸带面具,十人排头,十人居中押送着四辆马车,马车四周是碗口粗的圆木牢笼,每辆马车里都囚禁着一个囚犯,排头三人是已经无比熟悉的江门三鬼,此时江门三鬼伤势更胜之前,倘若说之前是还剩下了半条命,那么此时此刻便是仅仅只剩下了半口气吊在哪里,随时都有可能会死去,至于这之后的兰亭似乎伤势更加严重。

        江门三鬼还勉强有撑起头颅,干枯发裂的嘴唇低声谩骂的力气,可兰亭却根本就如同死人一般,一头长发胡乱披散在头上,整个头颅深深趴在了囚笼之顶,一身衣裳破烂不堪满是血污。

        怎么会如此?

        藏在人群之中的张凤府满是难以置信。

        怎么会四个人都下了如此重的手?

        叶白荷倒显镇定许多,低声道:说不定只是苦肉计故布疑阵而已。

        张凤府道:就算是苦肉计也没必要下如此重的手,难道那瘸子是在骗我们?

        叶白荷道:还是先看下去再说,看看楚江王到底耍什么把戏。

        继四辆囚车之后,再度出来一行人,为首楚江王,其后便是穿着一身红裙,格外引人注意的花如玉,花如玉之后又分别是两个男人,一人一身劲装,相貌平平,唯有一双手锋利如同鹰爪,另一人一头耀眼黑白相间头发,眉间一道剑伤疤痕,其人身材矮小,竟比楚江王生生矮了一个头。

        张凤府心下合计,嘴上低语道:恐怕这两个家伙就是地榜上排名第一第二的黄泉跟冷月了。

        自楚江王之后又陆续出来几十恶鬼,分作两旁看守四辆马车。

        十殿阎罗亲自带着该死之人出来当众处死,在修罗道之中是前所未有之事,故此才在放出消息时候便引来不少修罗道中恶鬼看热闹,此时此刻两旁竟早已是人满为患。

        楚江王早已命人搭建下断头台,断头台上四个架子已准备就绪,只等四个囚犯押送上去之后便要开始动刑。

        而人群之中张凤府也再度看到了最为不爽的那道人影。

        罗飞飞出现之后只朝着张凤府比划了一个动作,张凤府瞧得清楚这动作里的意思。

        按照计划行事,楚江王黄泉归你们,其他人归我们。

        尤其当罗飞飞身后纸鸢的出现,张凤府亦能看见带了面具的纸鸢眼里流露出来的歉意,仿佛在跟自己说对不起。

        张凤府回之以微笑。

        轻启嘴唇道: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