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罗飞飞?罗跑跑?

第九十二章 罗飞飞?罗跑跑?

        张凤府从未有过此时此刻这等喜极而泣心情,只差那么一丝便命悬一线,好在黑寡妇与蔷薇总算姗姗来迟,再看黑寡妇一掌拍出之后,风魔手竟是踉跄后退,虽说这一掌占了几分突然出手先机,但黑寡妇竟能一掌便击退风魔手,高下立见。

        看着亭亭玉立的两个妙曼女子,众人面面相觑,叶白荷一如既往冷冷冰冰不做言语,兰亭惊愕,黄泉冷月柳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颇为惊讶,纸鸢更是瞪大眼睛,正要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被生生咽了回去,罗飞飞先是上下打量了黑寡妇与蔷薇二人一眼,从脸到腰,从腰到腿,最后将灼热目光直接投放在黑寡妇身上。

        笑道:“真有意思,又来两个。”

        风魔手接了黑寡妇一掌,知道黑寡妇本事不可小觑,低声提醒道:“少主,来者不善。”

        罗飞飞道:“我就喜欢这种长得漂亮还有点本事的女人,若每个女人都躺在床上如同死鱼一样,岂非少了很多乐趣?”

        看向黑寡妇的一双眼毫不遮掩其对那具妙曼身体的欲望,罗飞飞再度笑道:“张凤府?这便是秦广王你的名字?如此说来这两个女子你也认识,倒不如介绍介绍给我,说不定我心情好了还能暂时饶了你一条性命。”

        张凤府并不觉惊讶,九重天虽说同在荒城,但毕竟并非闹市,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莫说是罗飞飞如此外人,便是同在九重天下的黄泉冷月等人都未必认识黑寡妇真实身份,这一点,单单只是从黄泉二人那疑惑的一双眼睛里便看了个清清楚楚。

        张凤府正要说话时候蔷薇已完全忽略了此时此刻稳稳占据上风的罗飞飞,只是单手挽着青丝一颦一笑走至那张诡异面具跟前,笑道:“怎么的?姑奶奶的话你还不听了是不是?信不信姑奶奶这就把大姐叫上拍拍屁股走人?”

        张凤府沉默片刻压低声音道:“别开玩笑,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蔷薇盛气凌人道:“谁跟你开玩笑?今日若是不算清楚咱们之前的旧账,你就别想姑奶奶出手帮你。”

        一旁叶白荷见张凤府实在无法开口,又知以蔷薇性子定不会放过这么好报复张凤府的机会,便出言提醒张凤府道:“你可以先欠着。”

        张凤府道:“你知道我说不出口。”

        叶白荷道:“让你先欠着,当着这么多人说不出口,等人少的时候慢慢再说也不迟,你女人缘这么好可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福分,区区一声姑奶奶又算的什么?”

        蔷薇道:“如果要欠着就不是一声了,而是三声。”

        自打蔷薇出现便根本不去看高高在上的罗飞飞一眼,尤其黑寡妇亦是看着一群残兵败将满头黑线,罗飞飞十分不满,故此沉声提醒道:“你们是不是搞忘了什么事情?别忘了现在你们可还在我的手里。”

        彼时黑寡妇才别过头来打量了罗飞飞一眼,又看了迟疑不定的邪道三大高手两眼,随后才忽略了黄泉等人,只看向张凤府道:“你小子这次似乎是真的玩儿过火了。折腾出来这么大动静,怕是想让修罗道反了天。”

        来不及疑问为何黑寡妇会亲自出现在修罗道,张凤府低声道:“我若是有能耐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又何至于只做一个小小的秦广王,想必事情你们也都该听说了,那我想问问,就来了你们两个人?”

        言及此处众人才知原来这不知哪里来的两个绝美女子竟是张凤府找来的救兵,只看姿色,两个女子却是比此处最为瞩目的纸鸢好上十倍不止,便是纸鸢见了都自行惭秽,看向张凤府的一双眼亦是诸多疑惑。

        心道原来这小子竟早就通风报信,只是既然报信,为何不多叫一点高手?单单叫来两个人又是几个意思?

        面前这黑衣女子本事超强不假,对风魔手绰绰有余,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只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更何况还有一个刘一半以及肺痨鬼,双拳如何抵得过六只手?

        看来今日多半还是凶多吉少,还连累的两个女子一起进来送命,却是太过不划算。

        事实上黑寡妇也紧随其后道:“怎么?来了我二人是不是不欢迎?倘若不欢迎我姐妹二人这就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别,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不容易到来的援兵怎能就此放过,张凤府厚着脸道:“只是你们也看见了敌众我寡,楚江殿的恶鬼基本已经被干掉差不多,我们这些人又是个个受伤,只会成为累赘。”

        黑寡妇道:“那你就是信不过我的本事!”

        张凤府赶紧摇摇头。

        “只是不想你以身犯险而已。”

        见状,纸鸢开口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如此扭扭捏捏,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状况,秦广王,我来说句话,倘若你搬来的救兵就这两位姑娘,我看你还是赶紧劝她们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今日死的人已经够多,没必要再白白搭上性命。”

        张凤府语塞。

        蔷薇,黑寡妇四只眼睛齐齐看向这说话的中年美妇,黑寡妇疑惑道:“这位是?”

        纸鸢道:“老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地榜纸鸢。”

        张凤府咳嗽道:“纸鸢,其实你大可不必将名号报的这么响亮。”

        黑寡妇满脸笑意道:“我真怀疑你小子究竟是来办事来了还是来泡妞来了。”

        张凤府再度说不出话来。

        眼见众人有说有笑,罗飞飞不禁黑了脸。

        冷笑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岂非太不将我放在眼里?”

        黑寡妇回身道:“你就是将修罗道弄的乌烟瘴气的那个家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罗刹门的什么少主,罗跑跑?”

        罗飞飞咬牙道:“罗飞飞。”

        黑寡妇道:“只怕你未必能飞的起来。”

        罗飞飞道:“能不能飞起来等我将你五花大绑到床榻之上的时候就知道了。”

        黑寡妇道:“恐怕你还不够资格。”

        罗飞飞道:“别忘了你们只有两个人,两个人能对付得了我这么多人?”

        黑寡妇道:“两个人要取你性命却还是易如反掌。”

        罗飞飞渐渐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很少见到分明势单力薄还如此咄咄逼人的女子,就在不久之前纸鸢来找自己合作的时候可就不是这般模样,不禁冷冷道:“敢不敢报上名号?”

        黑寡妇道:“下黄泉路去问阎王爷。”

        前一刻还在原地,下一刻黑寡妇便化作一道残影逼至罗飞飞近前,但风魔手三人本事亦并非浪得虚名,早就护在罗飞飞之前,瞬间四人混战至一起,但见拳风呼啸,掌风凌厉,砰砰之声不绝于耳,让已负伤的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纸鸢更是喃喃道:“秦广王,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厉害的女人?”

        张凤府道:“你的搭档罗飞飞能找到风魔手刘一半肺痨鬼这等高手来帮忙,怎的我就不能拥有一两个还算过得去的朋友?”

        纸鸢相对无言。

        心里却是复杂无比,过得去?眼前那不论姿色或是身材都是当世一绝的女子本事以一敌三依旧游刃有余,若只是用过得去来形容,那自己与黄泉这些人又算的了什么?

        但黑寡妇虽拖住了风魔手三人,却余出来一个尚能动手的罗飞飞,此时罗飞飞也大抵嗅到了危机之感,再也不说废话,随手便提了一把刀步步逼近,见状,蔷薇横在众人身前冷眼相看。

        “就是这家伙将你们这么多人逼到了这种地步?张凤府,姑奶奶可对你真是失望啊。”

        罗飞飞皮笑肉不笑:“我这家伙不止能将他们逼到这种地步,还能让你们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臭婆娘到时候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

        蔷薇笑道:“我怕你不行。”

        罗飞飞道:“行不行试过不就知道了?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也够资格做我对手?先接我一刀再说。”

        一刀出,地上青砖被撕裂出一道裂痕,刀气直朝蔷薇而去,张凤府又如何不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蔷薇自不是罗飞飞对手,接不住罗飞飞一刀,只来了黑寡妇与蔷薇二人实在是有些勉强,更何况在那边大漠双剑虽猛,却始终恶虎架不住群狼,二人均已负伤,黑寡妇看似跟风魔手三人打的不可开交,但也决计拖延不了太多时间,胜负从一开始便已注定。

        眼见一刀即至蔷薇,叶白荷已在蔷薇之前横刀抵挡,但毕竟仓促,罗飞飞实力了得,一刀之下,叶白荷竟被的后退三步,堪堪稳住身形。

        蔷薇性格刚烈,起先虽逞了口舌之快,但见罗飞飞如此一刀之后便觉自己大话终是说的早了点,待叶白荷平复呼吸之后闪身至叶白荷身前,笑问道:“罗跑跑,仗着手中有刀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可敢跟我离开此处一战?”

        罗飞飞怒道:“老子叫罗飞飞。”

        蔷薇道:“管你飞还是跑,我就问你敢不敢离开这里跟我一战?”

        罗飞飞双眼闪烁,冷笑道:“我怎知你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

        蔷薇道:“你这么厉害还会怕阴谋诡计?就算我有阴谋诡计也不该吓到你堂堂罗刹门的少主不是?”

        罗飞飞道:“激将法对我可没用,这一刀你可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再一刀出,叶白荷早有预料,故此抵挡时候终不至再后退三步,却也是浑身一震。

        蔷薇见罗飞飞一刀之后再提刀的空档极速突进至罗飞飞跟前,叶白荷想道一声不可已然来不及,罗飞飞心中闪过一丝狐疑,毕竟如此自己送死的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做,森冷道:“小娘皮,自己来送死。”

        却在这一刻蔷薇突然狡黠眨眼一笑。

        “罗跑跑,看看你后背是什么?”

        “什么?后背?”

        须知罗飞飞原本就有些迟疑不定,听了这话更是连忙回头,却不知后背什么都没有,倒是被蔷薇抓住机会一脚踢向其胸口,将其踢的倒飞出去三四丈远,重重撞到墙壁之上,半晌功夫才爬起来。

        阴冷道:“小娘皮,难道你就只会这点雕虫小技?”

        愤怒之下的刀势已非方才两刀可比,两刀直取蔷薇头颅,叶白荷挡下一刀,却见蔷薇大惊之下仓皇逃窜,罗飞飞紧追不舍,终是穷途末路。

        蔷薇慌忙后退惶恐道:“别杀我,别杀我,姑奶奶错了,罗跑跑,别杀我。”

        “现在后悔?恐怕晚了。”

        罗飞飞似已看到如此一朵花被自己摧残的凄惨下场,嘴角挂满残忍笑容。

        却在这时候蔷薇再度嘴角诡异上扬。

        “罗跑跑,看看你背后是什么?”

        罗飞飞吃一堑长一智,冷笑道:“你以为老子还会信你这小娘皮的话?老子背后什么都没有,有能耐你给让老子后背遭受袭击,老子求求你好不好,臭婆娘。”

        下一幕蔷薇调皮的一吐舌头。

        “那就如你所愿。”

        罗飞飞突然闷哼一声,后背遭受一股巨大力道,瞬间被再度击飞两丈,整个后背受拳的地方已深深凹陷下去。

        蔷薇摊手无奈道:“姑奶奶第一次听见有人提这种奇怪的要求,真是想不答应都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