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男人的嘴唬人的鬼

第九十七章 男人的嘴唬人的鬼

        境界这种东西只能做参考,这个恐怕我即便不说,你心中也当有数对不对?”

        蔷薇白了张凤府一眼,心道跨越境界杀人这种事情你张凤府做的还少了?

        张凤府笑道:“你说的这倒是实在话,按照你这么说,恐怕天榜之上的那五个家伙一定是能给我带来威胁的家伙,不然你也不会如此郑重,那你就说说分别是哪五个家伙,假如我遇上了也好提前准备缴械投降,免得到时候自取其辱。”

        蔷薇倒也并未真把张凤府这番话放在心上,二人经过多日相处,早就互相有了一定了解,又怎不会知道张凤府非但不会缴械投降,反而会越战越勇?

        “天榜之上囊括了九重天近乎九成的高手,不过九重天天王并不在这之上,你也知道九重天天王这种位置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的,我要说的这五个人你应该多多少少也听过,是从中原避祸来的。”

        张凤府道:“你这话说的有些笼统,荒城原本不过只是一个边陲小镇,若非两国敌对,当今那位皇帝陛下也未必就见得会留下这么一处聚齐罪恶,暴力,血腥的江湖避祸之地,因此九重天的高手又有几人不是中原慕名远道而来对不对?单单只是荒城原来的土著,恐怕已经被九重天的人祸害的不多了。”

        张凤府说完便感觉到叶白荷故意踩了踩自己的脚,其眼神已说明了一切。

        自知言多的张凤府并不道歉,只笑道:“你以为咱们的恶女还是小姑娘不成?会至于为这点事情生气?”

        蔷薇道:“你说的这些我还真不生气,我虽土生土长九重天,可我连自己父母究竟是谁都不知道,也根本就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跟你计较什么,哪怕你说荒城原来的老百姓不过土鸡土狗也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要告诉你,荒城的高手也好,中原的恶人也罢,别人既然来了九重天便做好了只有心狠手辣才能活下去的准备,他们也未必见得会因为你也是从中原而来便手下留情放你一条活路,上了擂台,要么就是你死,要么就是别人死。”

        张凤府适时插嘴道:“难道就没有别人两个人打成平手罢手言和的!”

        蔷薇气的浑身颤抖,怒道:“张凤府你够了,姑奶奶在跟你说正经事,你莫要给我扯那些没用的,好心好意提醒你,倘若你不愿意听,姑奶奶还不乐意说呢。”

        见蔷薇生气,张凤府也知这恶女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小家子气的很,倘若再惹了她生气,指不定会弄出什么花样来坑自己,便嘿嘿一笑。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你且说说你要说的那几个高手究竟是什么来路,倘若我真听过他们,便应该知道一些他们的独门绝技,到时候争斗起来最起码自己还能心里有个数。”

        见张凤府终于认真,蔷薇也不与他置气,这才瞪了其一眼,心道且让你先皮一下,后面自有的是法子让你服服帖帖。

        蔷薇道:“这五个人分别是孟九幽,呼延,毒童子,断指吕麟,以及玉箫孟轻舟,如果你不是孤陋寡闻的话你应该听过这五个人,至于地榜其他的人,以你能跟楚江王过招数百手还能两两持平的本事,应当不需要担心,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要不碰上这五个人,基本上都没多大问题。”

        张凤府没来由的一阵寒意,沉声道:“难怪近年来江湖上但凡做下了滔天恶事的人,都喜欢来九重天避祸,按照你说的看来,九重天可真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好去处,孟九幽,一个跟十三娘同时代的高手,不知道修炼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武功,其人便如同真的九幽幽灵一般,来无影,去无踪,传闻寻常人近其身前三尺之地都受不得那股子阴风寒气,金鞭呼延,算年纪,如今当有三十七岁,其人身高九尺,军戎出身,常年腰缠金鞭,力大无穷,一截金鞭便胜过了江湖上十之八九的兵器,无人不心惊胆寒。”

        “毒童子并非真的童子,因为其得了侏儒症,分明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也如同几岁的娃娃一般,但据说小看这个娃娃的人下场都不太好,死的很惨,此人医术高明,杀人术更高明,擅长暗器,其身上更是似乎从来都有层出不穷的暗器,使之不尽,让人防不胜防。”

        “断指吕麟,好音律,举人出身,因为不满科举制度,见不得考官与考生同流合污,借着上门送礼的机会,在饭菜中投毒,杀了同期考生三十七个,将考官全家上上下下杀了个干干净净,喜好弹琴,曾有传言有红楼女子只听了吕麟一次弹琴便心中芳心暗许,恨不能共赴巫山。”

        “玉箫孟轻舟,同样喜好音律,不过最擅长的乃是一根翡色玉箫,其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其祖上乃三朝进士,到了孟轻舟这一代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可惜这位被无数人看好的天之骄子也不知怎的竟患上了一个怪癖,喜好少女。”

        说起此处,张凤府一阵面色不自然。

        叶白荷不及张凤府出江湖早,自不如张凤府阅历多,更不说自小便生活在九重天的蔷薇,虽对这五人耳熟能详,却是对其之前的事情并不了解,也曾问过黑寡妇,可惜黑寡妇不知为何,对其他事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唯独对这件事情却是保持缄默,守口如瓶,眼见张凤府话说到一半,二女俱是惊奇,蔷薇忙问道:“天下但凡风流雅士又有几个不爱少女的?这有什么稀奇?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叶白荷亦是一脸好奇,虽不言语,不过一张疑惑的脸却是已说明倘若张凤府不将这件事情说清楚,恐怕接下来的日子定不会太好过。

        眼见瞒不住,张凤府亦只能老实道:“喜欢少女的确不稀奇,不过孟轻舟非但喜欢与少女行男女之事,还喜欢在少女落红之日行虐待之事,非但如此,事后还喜欢杀了少女,以少女峰为食,故此,孟轻舟讨了十个老婆都在第二天早上离奇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来不知怎的事情败露,十个新娘子的娘家都上门要人,孟轻舟一曲笛音便将上上下下所有人杀了个干干净净,之后一夜之间消失中原,原来真的来了九重天。”

        听罢,未经男女之事的二女俱是脸红,却又不得不咬牙切齿道:“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实在是该死,自己作孽也就罢了,偏偏还要连累上别的无辜少女,岂不是该五马分尸?”

        张凤府咳嗽道:“江湖传言便是这些,只不过你们当知传言毕竟是传言,未必就没有夸大其词的成分,故此,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我们在这里说是起不到多大作用的,不过有句话倒是真的,你说的这五个人的确都是难缠的家伙,希望我不会如此倒霉遇上他们。”

        蔷薇道:“你怕你打不过?”

        张凤府道:“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盛名之下无虚士你总应该听过。”

        蔷薇道:“可这件事情由不得你,如果你遇上了这个叫孟轻舟的家伙可不要忘了一定要杀了他,替枉死的少女报仇。”

        张凤府不去理会蔷薇的义愤填膺,心道有的人就如同老鼠,说杀也就杀了,有的人却绝非这么容易。

        反倒是叶白荷稍显理智,道:“天底下哪儿来的那么多穷凶极恶的歹人,若非经历了什么重大变故,定不会如此让人咬牙切齿。”

        张凤府颇为惊讶。

        “还真被你说对了,孟轻舟也绝非是什么生来便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之所以如此将自己逼上这条路,也不过是因为其第一任老婆在新婚之前便已不是处子之身,受了太大的打击罢了,毕竟换做哪个男人都不会接受这种事情,唯一的差别便是孟轻舟太过偏执,以为天下的女子便没有好女子,便都该杀,倘若他有我张凤府如此福分,定不必走上这条万人唾弃的道。”

        叶白荷又如何听不懂张凤府话里的意思,似笑非笑道:“阎罗殿门前走了一圈,你的本事有没有涨我不知道,不过拍马屁油嘴滑舌的功夫倒是比以前更加厉害,可你也该知道,天下可没有单凭一张嘴便能打败的对手。”

        张凤府了然于胸。

        “虽说知道了五个最厉害的家伙,却还是不能就此掉以轻心,九重天可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倒是不知道楚江殿之乱后,会不会生什么预测不到的事情。”

        将黑寡妇亲自来修罗道相救的事情记在心里,张凤府也知规矩便是规矩,倘若能随便逾越便又怎能称为规矩?可黑寡妇偏偏将规矩这两个字踩在脚下,如此女人,要么就是一个傻子,要么就是一个厉害的不能再厉害的狠角色。

        黑寡妇显然属于后者。

        叶白荷道:“我即将接替楚江王的位置,趁这件事情没有走漏风声之前,杀了柳叶,大漠双剑,这位置便是我的。”

        张凤府迟疑。

        “柳叶非杀不可,只是大漠双剑的性命能不能先留下?此二人虽心思缜密,但好在也不算个临阵倒戈之人,多多少少还有点用处,指不定将来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不杀他们,让我与他们约法三章就行。”

        叶白荷别过头瞧了张凤府一眼。

        “他们信得过?”

        张凤府道:“无所谓谁信得过谁信不过,关键是看给的诱惑够不够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经地义,倘若跟着我们能比罗飞飞给他的东西更多,他们有什么理由不为我们所用!”

        蔷薇不屑道:“男人的嘴唬人的鬼,你自己都没在九重天站稳脚跟,你还能给别人什么?”

        张凤府也不尴尬,只抬头看向门外的二重天深处,把玩手中的酒杯意味深长道:“最起码比罗飞飞能给他们的更多。”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