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狐狸?老东西?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狐狸?老东西?

        张凤府料想6一平定还不知关于九重天众高手之事,只当那侏儒真是个侏儒,这才头脑热,眼见6一平已迅下了山,心道我若就此让他离去,虽说死了一个6一平于自己终究是没多大关系,可倘若6一平不死,而成了毒童子一伙人手中把柄,到时候岂非就将自己卖了出去?

        故此张凤府低声道:“跟上去看看?”

        萱萱道:“你怕他死?还是说怕宋一血将这笔账算到我们头上来?”

        张凤府正色道:“这两件事情我怕不怕你心里应该清楚得很。”

        萱萱手指点了点下巴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一定是怕他将你我二人供出来对不对?可我觉得他应该不会那么傻。”

        张凤府道:“为何?”

        萱萱挤眉弄眼道:“难道你没看出来么?我不相信……因为他喜欢我啊,你会不会在敌人面前将你喜欢的人卖出去?”

        张凤府见她一个女儿家竟如此堂而皇之将喜欢这种事情挂在嘴边,且半点没有害臊的意思,更加不敢过分亲近,只是冷冷道:“别问我,我不知道。”

        萱萱笑道:“是不知道会不会将喜欢的人卖出去,还是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你喜欢的那个人在哪里?”

        眼见她七分戏谑,三分好奇,知道跟她继续在嘴皮子上磨下去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故此淡淡道:“你如此关心我的事情,莫不是说你其实也喜欢我?”

        萱萱立即道:“对啊,你连这个都看出来了么?”

        张凤府竟未料到她会直接承认,这连事先想好的那一套说辞都派不上用场,一时之间竟想不到怎么还击回去,只得愣在那里一言不。

        萱萱乘胜追击道:“哟,怎么?张大公子,怎的连话都不说了?莫非恰好你也正喜欢我,故此才这么害羞?要我说,我一个姑娘家都如此大方承认了,你又有什么怕的?喜欢大声说出来不就得了,我又不会煽乎你上去送死你说是不是?”

        张凤府下意识道:“你不是让人6一平送死又是干什么?”

        萱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她明眸皓齿,一脸笑意,张凤府心知自己又中了她圈套了,果然萱萱道:“哟,这么快就承认啦?喜欢就喜欢呗,你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成什么样子?”

        张凤府满头黑线,知自己对上这性格古怪,时而高冷,时而狡黠的魔女根本就讨不到嘴上便宜,故此干脆再度装作没听到,不予理会,心道倘若顺了她的话说下去,指不定自己又会中了什么圈套。

        心中懊恼。

        张凤府啊张凤府,刀山火海天上地下,鬼门关的牛头马面都是自己老熟人了,怎的还会连个女人都说不过?

        他又哪里晓得萱萱原本就是这般刁钻古怪性子,平日里装作一副高冷只为不让人亲近,怕露出什么破绽,与张凤府也算知根知底,故此这才暴露了天性。

        眼见张凤府不说话,萱萱自个儿嘀咕了几句也觉得好生无趣,只得叹气道:“张凤府,你说你性子如此苦闷,这可教你以后的娘子怎么受得了?天天跟你这样的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难保有一天不会红杏出墙跟了别的男人,到时候才有好戏看呢,我这是在教你怎么对付女人你懂不懂?”

        张凤府摇头道:“对付敌人,通常只要一把刀就够了。”

        萱萱道:“那么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手无寸铁而且如花似玉的女子呢?比如我这种,你舍得下手么?”

        张凤府冷笑道:“这个很简单。”

        说罢他便伸手将萱萱头顶一根钗取了下来,本就才洗漱不久,萱萱随意用一根钗挽住头,钗突然这么一抽,逐渐干涸的青丝如同瀑布一般垂下来,美轮美奂,萱萱本以为张凤府是要做什么小动作,下意识准备出手防御,谁料他竟只要钗,心下松动时候仍不免一阵异样情绪上头,心里不知为何竟像装了一头小鹿一般。

        顿时卸了防御式,笑道:“原来你只是想要我这钗,说不就行了,我自己取下来给你便是,谁让我喜欢你呢。”

        张凤府不愿听她胡言乱语,只是将素钗放到萱萱手中,触她肌肤只觉光滑无比,却也不敢多想,萱萱又一阵异样情绪,却是被张凤府下一句话立时冲的烟消云散。

        “现在你手中有了钗,便不是手无寸铁了,这样我便能杀你。”

        萱萱没忍住再度噗嗤一口笑了出来。

        “算了算了,我真是服了你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还不帮我将钗还上?”

        张凤府取她钗本就是下意识动作,如此跟一个女子亲近已是头一遭,又怎可能再度接触?

        “你自己不是有手么?”

        “可我这钗又不是我的手取下来的,难道你不知自己做过的事情要自己负责?”

        “……”

        张凤府只好替她重新挽好青丝,却不敢去低头看她眼睛,只闻身上女子幽香气味,不免一阵兵荒马乱。

        这一瞬间好像过了数年那般漫长,也好像两个人早已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一般。

        感受着张凤府并不威猛躯体上传来的一阵男子气味,萱萱竟觉脸颊烫,心道我在做什么呢?怎的会提出如此要求?这臭小子分明同自己认识根本就没多久,是了一定是这家伙故意假扮成纯情少男的模样来欺骗我,好诱我上当,我又岂能那么傻?

        殊不知张凤府亦是心中琢磨,她只是看我张某人从未历经过男女之事,故此才有意撩拨于我,好利用我做事,我张凤府又岂能上了她的当?

        这么一想果然觉得好了太多。

        沉默少许,二人皆有意不去提这件事情,免得尴尬,只是未几便被敲门声打断,开门只见宋一血脸色漠然,正呆呆站立在门外,原是宋一血心中记挂师弟6一平,终不放心过来看看,谁料开门第一眼竟先看到的是张凤府。

        宋一血知道张凤府假扮的马夫也是个高手,故此不敢小觑,轻声道:“怎的你也在这里?”

        “是我请他来的。”

        萱萱上前一步,以她心智自然晓得宋一血登门意欲何为,故此开门见山。

        “宋一血,你来晚了,你师弟已经下山去了。”

        “什么?”

        宋一血大惊。

        “他去山下干什么?”

        萱萱道:“当然是替他某个甘愿做缩头乌龟的师兄出气,不然难道下山去看风景?”

        宋一血立时脸色苍白,几乎是同时一把锋利杀人刀呼啸而出,横对萱萱胸口。

        “是你……一定是你教唆他去的。”

        萱萱不慌不忙,只因已看到了张凤府将一只手放在腰间刀上,想是定做好了宋一血倘若要难就立马出手拦截的准备,虽说知道张凤府可能只是因为二人的合作关系才出手,可还是有几分感动。

        张凤府的刀她见过,很快,很疾,至少她是没有见过比张凤府的刀还快的刀。

        萱萱冷笑道:“你出刀是要杀我么?为什么不动手呢?莫不是觉得不敢杀我,还是说其实你心里已经知道你师弟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出的手?倘若他心中没有替你出气的想法,你以为我能说的动他?”

        此时她说话已恢复了平日里冰冷气息,竟是跟方才大不相同,张凤府心道这女人倒也的确是个性格多变的主儿。

        宋一血先是愤怒再起,双眼能喷出火焰,不过当看到一脸嘲讽的萱萱之后,这心中火焰竟也熄灭了一大半,杀人刀无力垂下,喃喃道:“随你怎么逼我骂我都行,可师父只有这么一条,命,根子。”

        萱萱从没见到过宋一血有如此落寞时候,却也根本不生恻隐之心,只是再度冷笑道:“你应该知道你师父一定会把面子比什么都看的更重要,要他笑里藏刀从此成为一个被人说成徒弟无能的笑柄,一定比杀了他还难受,莫怪我没提醒你,你师弟刚走没多久,你现在去可能还追的上,可倘若再多等一会儿,保不齐真的回天乏术了,与其浪费时间在我们这里,倒不如快点追上去。”

        宋一血渺茫之际恰逢看到这一丝曙光,大喜,轻声道了一句谢谢,便迅提刀下了山去,适逢公子萧弄月出门,但见其洞府九个剑侍莺莺燕燕,萧弄月却只将目光放在宋一血身上去。

        迅追上道:“宋兄为何如此匆匆忙忙满脸杀机。”

        宋一血,头也不回道:“不管你的事。”

        萧弄月本就当宋一血是朋友,知他若非要命之事定不会如此火烧眉毛,笑道:“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了,腿长在我身上,难不成宋兄竟忍心砍了我的腿不成?”

        宋一血知道萧弄月性子,他从未有过什么朋友,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师弟,寻常人难入其心,虽说跟随血刀老祖多年,早就潜移默化将一扇心门关上,可宋一血毕竟是人,不是草芥,既是人便有感动时候。

        宋一血声音低了几分,道:“你见我这般模样便应该知道准没有什么好事,你还愿意跟着我下水?”

        萧弄月蜻蜓点水追上宋一血,并驾齐驱掠下山,笑道:“在你宋兄身上又何时有什么好事生过?”

        片刻,二人齐齐一笑,极朝九重天轰鸣瀑布之下的那家酒楼而去。

        ……

        眼见二人度远常人,便知宋一血心急的有多厉害,张凤府道:“萧无忌倒是有一个好孙子。”

        萱萱道:“那只不过是因为萧弄月自幼生活在名剑山庄的襁褓之中,不谙世事罢了,倘若要摘了他名剑山庄少庄主的名头,我敢保证他在这江湖之中活不过三个月,闭门造车出来的传人,如何能堪大任?萧无忌这只老狐狸倒也不愧为一代人杰,故意在这种场合要萧弄月出来历练,又给她九个剑侍护身,并将名剑山庄七把绝世宝剑尽数交给他,为的就是告诉这江湖中的人,有谁敢动萧弄月,便是跟他萧无忌过不去,试想,又有谁敢得罪那个老东西?”

        张凤府见她一口一个老狐狸,一口一个老东西,心道这女人也不知跟名剑山庄是有多大的仇恨,名剑山庄素来在江湖口碑极佳,武林同道无不卖几分面子,怎会到了她这里便成了如此不堪?

        只是对于他们恩怨,张凤府也不感兴趣,只是想着快点追上去看看情况才好,万一出了什么纰漏,等待自己的将是灭顶之灾了。

        当下二人便换了一身便装,趁无人注意时候也一并掠下了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