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活着就好

第一百三十七章 活着就好

        那酒楼名为揽月坊,是为九天揽月之意,正对九重天的九字。

        只是身在此九重天,已注定上不得九天,非但上不得九天,甚至随便什么土鸡野狗也能来这里撒野。

        至少芊荨此刻是如此认为。

        现在在她的对面正有一个着了一身白衣,腰间胯了一把三尺细刀的愣头青对自己一干人怒目而视,此间的人有毒童子,孟九幽,呼延,孟轻舟,吕林五人,自然还有一个形影不离毒童子的风尘女子。

        芊荨桥这人身上那件白衣上印有一把小刀印记,不必多想便知这人是什么身份,天下除了天刀门还有谁是这幅打扮?只是这人竟根本不隐藏自己身份,摆明了就是以天刀门的弟子身份找到这里来,那么他究竟所为何事?

        作为此间东道主,芊荨在没弄清楚6一平来意之前自是不好难,故此,芊荨只得道:“吃饭?”

        6一平摇摇头,他气势汹汹而来,原本只为毒童子,可眼下竟是除了毒童子之外还有其他几个人,眼见这几人呼吸平稳,目不斜视,一看就知道是几个硬茬,一时之间竟有了几分后悔,心道“叶白荷”只告诉我杀了面前这面目丑陋的侏儒,却是没告诉我酒楼之中竟还有如此好手,当下进退两难,十分不是滋味。

        见他摇头,芊荨便声音冷淡了几分。

        “来酒楼不吃饭,瞧公子这怒气冲冲的模样,多半是找麻烦来了!”

        6一平见芊荨生的玲珑剔透,又是玉指纤纤,竟隐隐比“叶白荷”还高贵几分,尤其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心道为何如此女子竟跟这几个歪瓜裂枣的家伙走到了一起?

        又寻思九重天的个个都不能以常理度之,也许这女子不过只是恰好生了一副好皮囊罢了,没什么稀奇,她既主动开了话,那我总不能在这个关头掉头就走,这样岂非就让天刀门更加成为茶余饭后的笑话?

        6一平冷哼一声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今日来只找我要找的人,跟其他人并无什么关系。”

        孟轻舟等人面面相觑,此时众人心中不免同时生出一个想法,莫非面前这小子竟是个傻子不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芊荨料他既然前来,必定有事,故此道:“那你倒是说说你要找什么人,说不定我可以帮忙。”

        6一平道:“不用了,我找的人就是他。”

        细刀出鞘指向毒童子。

        众人齐刷刷看了过去。

        毒童子亦是惊愕,须知他原本就侏儒,形似孩童,更加因为年纪不小,满脸褶子极为丑陋,这张脸做一个惊讶的表情却是更加丑陋。

        将腿上女子的臀部轻轻一拍,那女子识趣的站起身来看着6一平,眼里三分冷漠,七分怜悯,心道这家伙也不知从哪里来,怕是要遭殃了。

        毒童子站起身来亦不过只到那女子大腿,从桌子后面竟也只能探出一个脑袋,看向6一平怪笑道:“我们认识?你要找我麻烦?”

        6一平哪里管他那么多,心道我堂堂天刀门弟子对付一侏儒还不是手到擒来?

        冷笑道:“不需要认识你,只需要知道你们九重天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就行了,先前辱我天刀门,今日我正是要为这件事情上门来讨债。”

        说罢便两步上前砍上一刀,却见毒童子桌下双手一动,两道钉子便打中6一平膝盖,6一平膝盖一阵剧痛,踉跄下跪,竟是一个照面便被毒童子擒住不得动弹。

        6一平大惊,竟没想到眼前这侏儒如此厉害,但只是中了暗器,故此他怒道:“九重天的人就只会这点把戏?出手暗算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光明正大跟我打一场,让我输个心服口服。”

        毒童子怪笑道:“你这小子好没道理,无缘无故上门找我麻烦,又说我九重天的人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却要跟我说什么英雄好汉,嘿,你瞧,我既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什么好汉,可你还不是被我一招就擒住?天刀门的人就会这点本事?难怪先前被玉面郎君那般羞辱都不敢放一个屁。”

        要杀6一平不过只是呼吸之间的事情,毒童子却不屑于这么做,先前那件事情倒也的确是鹰派高层出的主意,眼见6一平到来也并没扯其他的什么幺蛾子出来,毒童子揣测这愣头青多半只是一时冲动来的,并没受什么指使。

        6一平见他如此爽快承认,更加怒火中烧,奈何膝盖如同火烧一般疼痛,根本直不起身子,正要挣脱开来使刀的时候竟突然感觉双掌后背亦是一阵钻心,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双掌后背也多了两枚镖形暗器,且中招处流出黑色血液,奇臭无比,细看膝盖也是如此,暗器有毒,6一平一阵透心凉。

        气势汹汹而来,一个照面就被干掉,忽地一阵后悔,但眼下可还有比性命被别人捏在手上更为凄惨的事情?心道了不起就是一条命罢了,我若死在这里,倒也不算辱没了天刀门名声。

        6一平不甘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不愿听你们废话。”

        毒童子嘲讽道:“怎的方才你那股子不可一世的傲气这么快就不见了?莫非天刀门的弟子也就真只有这个本事,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应该还有个师兄,听说本事还可以,杀了血刀老祖,怎的他不亲自前来,要你这废物来?”

        本就正愁如何找机会收拾这些江湖门派,眼下6一平自动送上门来却是给了几人一个绝好的机会,毒童子又怎能如此放过?

        心道不妨利用这小子将宋一血逼出来,最好让宋一血在身败名裂之后再经历一次打击,到时候天刀门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6一平见毒童子突然提起师兄宋一血更加悔不当初,心道此番却真是鲁莽过头了,师兄武功虽高,可对上这暗器层出不穷的侏儒还真没有多大的胜算,只盼望宋一血不来才好,倘若来了,却是连他的面子都得丢在这里。

        忍住伤口疼痛道:“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与我师兄过招?”

        毒童子冷笑不已,一脚将宋一血踢飞两丈远,正踢出了大门口,他虽侏儒,可因常年精修于暗器操纵之术,已将浑身都练就到了能使用暗器的地步,力气自然不容小觑,6一血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踉跄爬起身,又忽地扑通一声瘫软在地,好不狼狈。

        此时他有手不能用,有腿不能踢,竟彻底沦为别人鱼肉。

        “现在你觉得我够不够与你师兄过招?”

        毒童子冷笑,一脚踩上6一平右手,只听得6一平哎呀一声痛苦不堪,竟还是咬着牙关道:“你不配……”

        见此一幕,孟轻舟不动声色,呼延满脸鄙夷,细看那鄙夷竟是对毒童子,想来即便是他都有些见不惯毒童子如此对付一个已经完全不能行动的废人,九指吕林一脸淡漠,死在他一把黑琴下的高手可比毒童子的手法严重的多,早就见怪不怪,至于孟九幽则是如同幽灵一般神出鬼没,虚无缥缈道:“你不配……你不配。”

        芊荨终归也是揽月坊的老板,自家店门口出了这种事情,怎么都说不过去,只是淡淡道:“你要杀他就杀,是他自己找上门来,怨不得我们,可你如此羞辱他却显得没意义了。”

        毒童子解释道:“我是在故意给他留时间,等他师兄来救他,也顺道看看这个宋一血是不是真的有传闻那般邪乎,他天刀门连他童子爷爷的主意都敢打岂不是活腻歪了?”

        说罢便又一只脚踩向6一平的膝盖软骨,疼的6一血一阵哇哇乱叫,好不凄凉,偏偏他叫的越厉害毒童子便越用力,到最后许是觉得不过瘾,干脆解开裤腰带掏出那东西对着6一平的身子便是一阵扫射,羞的芊荨都不敢去看,至于周围看热闹的人倒没多想,只当真是一个有些本事的童子羞辱对手罢了。

        完事儿还意犹未尽的抖了抖。

        “咋样?你童子爷爷的尿好不好喝?”

        “我杀了你……”

        6一平双眼已变成血红色。

        毒童子再度怪笑道:“娃娃,让你家管事的来,你想杀我恐怕还不够格。”

        6一平只觉得今日已将这辈子的脸全部都丢了干净,却忽得听到一阵熟悉笑声,扭头看去,正是不久前跟师兄弟二人决裂的其他几个同门,此时更加羞辱,就要咬舌自尽。

        谁知毒童子手更快一步,飞快打落他下巴,竟是要他连自尽都做不到。

        “娃娃,你童子爷爷都没让你死,你觉得你死得了吗?我看你还算有几分骨气,我就给你指条明路,你若做到了我说的,爷爷非但放你性命,还会给你治疗你的毒,只需要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你师兄宋一血是乌龟王八蛋,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如何?你若答应就眨眨眼,你童子爷爷一言九鼎。”

        6一平虽羞愤欲绝,却还尚有理智,心道这家伙三番五次逼师兄现身,师兄倘若真的来了岂非就上了当?到时候师兄也受如此屈辱又该如何是好?我不如先假装应了他,等他放松时候我便一口咬断他的命,根子,就算我死也不让他好过。

        见6一平眨眼,毒童子大喜,心道天下哪里有什么硬骨头?还不都是怕死的主儿?替他重新接好下巴,却是不料6一平眼冒寒光,毒童子本能感觉不妙,但6一平已用了所有力气,度极快,一口咬向他裤裆,毒童子哪里料到6一平如此一个濒临垂死之人有如此歹毒心思?忙双掌齐出拍向6一平额头,这下意识一掌已约摸用了七把分力道,绝对足够让6一平脑子被拍成一团浆糊,谁知正在此时一把快刀呼啸而来,正对自己脑袋,那刀度极快,毒童子生平竟是从没见过如此快的刀,倘若此时不撤掌,自己纵然能拍死6一平,但自己脑袋却是注定保不住,故此权衡之下只能将双掌拍向地面,借着这股力道退回去,谁知胯下突然一阵痛入骨髓之感,原来6一平虽没咬到自己裤裆,却是头一歪,将自己大腿的肉生生撕扯下来一块。

        此刻血肉模糊,竟比6一平更加凄厉。

        如此一刀来的太过骇然,只是却忽略了一个6一平,本是对着毒童子而去,眼下毒童子退了回去,宝刀落地,定将6一平捅个透心凉。

        却见那刀在即将触碰到6一平的时候突然又原路返回,眨眼消失不见。

        众高手大惊,以气机控制兵器?竟隐藏有如此高手?

        芊荨更是厉声道:“是何方高人?但请出来一见。”

        人群迅散开一条路,有并肩而行两道年轻身影蜻蜓点水而来,终是到达嘴里叼着一块血肉,眼里尽是癫狂的6一平面前。

        此刻当看见来的这一道白衣之后,6一平竟宛如一个孩童一般吐出嘴里血肉,双眼晶莹剔透道:“师兄……”

        宋一血神色复杂,柔声道:“活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