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江湖事江湖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江湖事江湖了

        江湖事江湖了

        萧弄月本是武林名门正派,虽奉承江湖事江湖了这个规矩,可扪心自问也最看不顺眼有人使暗器这种东西害人,他倒也不怕得罪谁,取了毒童子一双手不伤他性命,也不算将九重天彻底得罪,到时候即便九重天要兴师问罪,可他们本就有言在先,也根本不怕什么,当下笑道:“甚好。”

        毒童子桀桀怪笑,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莫非你以为两个人便能接你童子的暗器不成?

        说罢右手手指向怀里摸去,瞬间打出数到伤人无无形之中的暗器,朝二人激射而去,宋一血越心惊,心道这矮子竟能将暗器打到这种地步,也算是江湖中个顶个高手,万万不可大意,他知暗器有毒,又看到6一平双手以及膝盖上的暗器非但锋利,还徒有剧毒,故此根本不敢用手去接,只能以兵器抵挡,左劈一刀,右斩一刀,最后一枚贴面而来的暗器只能将刀身横在身前抵挡,但闻手中宝刀铿锵一声,暗器弹飞,宝刀嗡嗡作响,细看刀身竟是被打出一个凹陷来。

        “好一手暗器,不过你只有这点本事么?”

        宋一血冷笑,实际却一阵后怕,再看萧弄月并未出剑,只是利用灵活的步伐躲避暗器,只是他这么一让开,那暗器没有阻拦,直射向身后人群,暗器力道不小,飞出去至少有两百步还有余力,此时只闻一阵箫音,三枚暗器突然无力掉在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孟轻舟收了玉箫,笑道:“老毒,你只需要将暗器控制在五十步之内即可,倘若伤了无辜的人可该如何是好?”

        毒童子正惊讶于宋一血那柄刀的坚韧,须知他虽使用的是暗器,可这暗器也是经过能工巧匠利用最好的精铁打造,除了自自己手上打出去的时候威力极大以外,本身也是无坚不摧的宝贝,竟只是将宋一血的刀打出来一个凹陷,岂不惊讶?

        又见孟轻舟以音波功将自己暗器打落,顿时没好气道:“吹箫的,能不能别多管闲事?”

        孟轻舟叹息道:“我这也是为你好呀,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

        毒童子骂骂咧咧道:“废话少说,等我先解决了这两个娃娃再跟你算账。”

        突然出手的孟轻舟让萧弄月与宋一血俱是心里一沉,倒不是没听过天下有奇人异士能以箫声杀人,只是那些人无不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前辈高人,怎的此刻这地方竟冒出来一个?

        念及此处,二人更不敢托大,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段时间之内竟将毒童子左右前后包围,奈何毒童子始终只有一只眼睛,打出来的暗器也只能对付对面的人,至于后面那个却是根本打不到的,一时之间毒童子竟根本拿两人没有办法,甚至还隐约有颓败之势。

        芊荨看的满面寒霜,冷冷道:“难怪宋一血不要别人,偏偏要这小子来帮忙,恐怕我们一早都到了他的算计之中,宋一血身边那小子非但是个高手,而且有可能比宋一血还要厉害,也不知这小子是什么来路,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除非……”

        孟轻舟道:“除非那家伙能使出他的绝招,漫天飞雪。”

        ……

        “你们两个娃娃当真卑鄙无耻,欺负你们童子爷爷的暗器不能朝背后盲打是不是?不过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我,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毒童子从没如此憋屈过,他朝前打暗器,后面的人便攻上来,他转过去朝后面打,前面的人又趁机偷袭,终于知道是上了宋一血的当。

        好在那温润公子身上并无兵器,只是靠着身体的灵活以及一些轻身功夫对自己造成骚扰,虽说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可如此打下去实在憋屈的很,一只蚂蚁咬一口未必觉得有什么关系,可倘若咬了一千口

        (本章未完,请翻页)

        ,换做谁都受不了,最为恼火的还是手里一把宝刀的宋一血,他刀刀致命,竟是根本不给自己任何活路,倘若说温润公子是蚂蚁,那宋一血就一定是一只专盯人最薄弱处的恶犬,一口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兄弟,有没有忘记我给你说的话。”

        一刀砍出,宋一血已抓到了毒童子最为致命的弱点,毒童子最怕近身,倘若近身,暗器又哪里有他的刀来的快?

        毒童子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频频闪避,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知道,不就是要他一双手么?我记性好的很。”

        两人本就是武林中成名的年轻高手,倘若他二人各自为战,定不是毒童子对手,可一但二人联手起来,又怕谁!

        萧弄月大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痛快的打一场,这位前辈虽说打暗器有些为天下正道所不齿,可不得不承认这暗器在他手中早就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跟这样的高手打才有趣的很。”

        他说罢已再度向毒童子栖身前来,宋一血亦从对面使刀来攻,毒童子面色骇然,风大双眼满是惊恐。

        宋一血冷冷道:“你我三人对拆一百多招,你暗器差不多也快用尽了,现在可就是你的死期。”

        二人一前一后夹击,毒童子在二人距离身前不过五步之地的时候突然冷笑。

        “送死的是你们。”

        “不好,有诈。”

        萧弄月大吃一惊,原本他已有些怀疑怎的这矮子突然变得这么好对付?方才那一招打出三波暗器都险些让自己二人遭殃,又岂会没有后手?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毒童子单脚点地高高跃起三丈,冷声尖锐道:“漫天飞雪。”

        瞬间,毒童子身上的衣衫以及鞋袜尽数炸裂开来化作满天碎片,仔细看那碎片之内竟是密密麻麻的小铁珠,虽是铁珠,可已有躲闪不及之人被铁珠打中,立时肠穿肚烂,凄惨无比。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萧弄月冷喝一声。

        “出剑。”

        三把样式不同的飞剑悄然出现,瞬间变大,剑气将萧弄月与宋一血二人笼罩,竟是将钢珠尽数拦截下来,那钢珠持续将近有五个呼吸,却依旧没能破了萧弄月的剑阵。

        毒童子双眼瞪的如同铜铃一般大,这漫天花雨已是以及最后的杀手锏,原本以为萧弄月不过就是一个武功厉害点的高手,又有谁能想到他非但是高手,而且还是用剑的高手,尤其这三把铮铮龙鸣的宝剑,忽大忽小,宛如通灵,若非有人以精血养剑岂会如此?

        见此一幕,芊荨已是闭上眼睛叹息道:“这次真的完了,我只以为这人是个高手,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终日打雁终被雁啄。”

        一旁孟轻舟呼延等人亦是吃惊不小。

        “这剑,莫非是……”

        “除了名剑山庄,天下可还找的出这般惊世骇俗的剑?只怪我们都太过大意。”

        芊荨眼神闪烁。

        “倘若毒童子一早便知他是名剑山庄的传人,又继承了名剑山庄的神剑,早有预料的话定不会落败,他是输在了自大……也输在宋一血的静心谋划之中。”

        毒童子最后杀手锏已用,浑身只剩下一条裤衩,浑身都是触目惊心的当年练暗器被暗器所伤的疤痕,原来毒童子为了如何能将暗器运用到出神入化的地步,竟是以自己身体做实验,将人体的每一个致命地方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萧弄月收了剑,宋一血立时提刀而上,毒童子惊慌失措,飞逃命,奈何萧弄月度更快一步,要去擒他双手来砍,可即便毒童子此时此刻成了秋后蚂蚱,也终还能蹦哒,他拼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命护住双手,宋一血提刀而来,谁料下一刻竟突然收了刀,要去两根手指挖毒童子的双目,此时已避无可避,谁料异变再起,一阵温婉箫声传来,宋一只觉耳朵被人以利器捅进去了一般,不得不收手捂住耳朵,等到箫声过去,毒童子已被孟轻舟单手拎了出去丢在地上。

        萧弄月不明所以,宋一血放下捂住耳朵的手,只见耳朵已有鲜血流了出来。

        冷声道:“莫非你们要耍赖不成?”

        孟轻舟不语,只是将目光看向芊荨,这主意买是她出。

        芊荨道:“宋公子倒是好心计。”

        宋一血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芊荨道:“实际上你究竟明不明白只有你自己清楚,先前你预先便挖了一个坑,引我们上当,你只说了找帮手,却没说找的帮手是谁,倘若你直接说你找的帮手乃是当今威震武林的万剑山少主,你认为我们还会接下这场战斗?试问当今武林,除了老一辈那些个早就淡出武林的高手,谁能敌得过你们二位联手?你先前故意不报萧公子性命,不到关键时候他自然也不会暴露身份,故此才一直没有用剑,直到千钧一时刻才出手,是也不是?”

        全场哗然。

        宋一血冷声道:“是又如何?规矩是你们定的,莫非你们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耍赖不成?”

        芊荨道:“我九重天一言九鼎,自然不会做出耍赖的事情,只是似乎是宋公子你先耍赖,你先前又故意放出话要取他双手,是为声东击西,要让他放松大意,实际上你一直想取的都是他一双眼睛?是也不是?其实你应该自己也没想到萧公子的厉害过了你的想象,可即便如此,你还是要取他一双眼睛,宋公子,你的心可真的歹毒的很,难怪欺师灭祖残害同门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宋一血并不如张凤府那般能言善语,许多事情都憋在心里,论嘴上功夫,当不如芊荨,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好在萧弄月已替他回答道:“欺师灭祖这事儿别有隐情,这件事情我相信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觉得有蹊跷,再说了,宋兄想要这位前辈一双眼睛其实也不算过分,一双眼睛来的重要,还是一双手来的重要?更何况眼下不是还没要他眼睛么?姑娘说话为何如此强词夺理,似乎现在是你们不肯兑现承诺。”

        芊荨道:“萧公子你觉得是一双眼睛重要还是一双手重要?”

        萧弄月笑道:“自然是手,没了眼睛顶多只是看不见,没了手,恐怕就算看的见也什么都做不了。”

        芊荨道:“可萧公子似乎忘了我们都是江湖中人,尤其对于他来说,他不会萧公子你举世无双的剑法,没了眼睛,空有一双打暗器的手有什么用?”

        萧弄月亦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只得咳嗽道:“可我们有言在先……”

        “我知道。”

        芊荨冷笑。

        “只是一双手而已,我替你们取了就是。”

        “不要……”

        毒童子歇斯底里,但下一刻一双手便被芊荨从从怀里掏出来的一把玲珑匕砍了下来。

        毒童子立时晕了过去。

        宋一血萧弄月二人面面相觑。

        就连孟轻舟呼延等人也是不忍去看,更不说芊荨身后已吓得花容失色被兰亭所记挂的女子。

        “手我已经替你们砍了,也不算我九重天不讲信用,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宋一血萧弄月二人对视一眼,皆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不可思议四个字。

        芊荨则是冷眼瞥了一眼不知死活的毒童子,森冷对身后那女子道:“哭什么哭?还不赶紧背回去?他是你的男人,不是我们的……”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