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道白衣被四条锁链牢牢扣住手脚,那铁链粗细如同成人拇指,长一丈二,与手脚接触之处,锁链隐隐有一层如同寒霜一般的白芒。

        九重天深处地底,自是有些闷热,却在这处更加闷热的地底之内,诡异的让人觉得有几分阴冷。

        这处自悬崖峭壁之上开出来的藏身之处里面燃着两根白烛,洞府却是亮如白昼,只因其中竟还架了一堆篝火,如此以祛除渗人的寒气,负责看守的三个老人谈笑生风。

        不过那道如同死人脸一般的白衣竟好像十分痛苦一般,紧紧闭上眼睛,嘴里发出阵阵嘶鸣。

        像是在说:“怕……怕……”

        孟九幽似乎连普通人最为基本的沟通都做不到,说话的时候永远都会如此,起初萱萱还有些不信,认定他一定是故意如此欺骗自己,好让自己从他身上得不到任何情报,可在无数次的严刑拷打之后,孟九幽依旧说不出来完整的一句话。

        此刻,在萱萱身后的三个老者都丑陋无比,一人只有一只眼睛,一人长着一张兔唇,一人鼻子被人削去了一半,只留有一个鼻孔呼吸。

        “他果真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这段时间功夫我们几乎将所有能用的拷问方式都用了,换做寻常人,恐怕早就去鬼门关打了几个照面了,可到了他这里还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即便是作为被人称之为江湖魔道高手,三位老者都不得不佩服孟九幽的硬骨头。

        兔唇老者道:“依我看,小姐,不如咱们干脆将这家伙杀了一了百了,倘若小姐真要打听九重天的事情,我们三人替小姐再捉一个人来严刑拷打就是,九重天的人未必个个都是硬骨头对不对?”

        萱萱冷冷瞥了那老者一眼,老者便如坠冰窖,下意识低头讪笑。

        萱萱冷哼道:“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你来教我?”

        兔唇老者再度讪笑。

        “不用,那自然是不用的。”

        萱萱收回目光看向孟九幽道:“此人就是放在九重天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他身上那门诡异的武功着实厉害的紧,倘若就这么杀了实在可惜,更何况我对这门武功也极为好奇。”

        三个老者又如何听不懂她这话里意思?当下那独眼老者道:“万万不可,小姐万万不可修炼这门阴毒的武功。”

        “哦?这又是为何?”

        萱萱好奇。

        那老者道:“通过我们的观察,发现这门武功虽然厉害,可后遗症也不小,况且天下武功因人而异,别人适合的武功未必就适合我们,此人生来体质便不同于寻常人,修炼了这门武功之后更是浑身筋脉都被这股诡异的内力冻住,故此才会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会鹦鹉学舌,小姐瞧连锁链都被他冻成了这样,这门武功的邪门之处已经昭然若揭,要说到厉害的武功,咱们罗刹门多的是,何必稀罕……”

        “知道了。”

        萱萱古井无波。

        心道原本还指望能从孟九幽身上将这门武功得出来,张凤府想要,到时候自己便威逼利诱一番,不怕他不从,可听他们说了这武功的不可取之处,顿时便没了半点兴趣。

        脑子里勾勒出张凤府结结巴巴支支吾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画面,不知怎的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三个老者更是看的面面相觑,心道莫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小姐……”

        兔唇老者犹豫道。

        “那这家伙我们究竟是杀了,还是放了?”

        “放?为什么要放?放虎归山吗?还嫌我们罗刹门的敌人不够多吗?”

        那老者道:“既如此那我就一掌劈死他。”

        萱萱忙道:“我何时又要你们劈死他了?”

        “那这又不放又不杀,小姐你想如何解决?”

        “很简单……”

        萱萱狡黠一笑。

        “你们先退下,暗中调查罗飞飞的事情,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现身。”

        那三个老者知道孟九幽已被四条锁链困住,他武功虽高,却因为被三人打伤的关系,此时此刻根本兴不起什么幺蛾子,也未必能拿萱萱怎么样,便放下心来,三人迅速隐去。

        萱萱出了洞府,先是左转三圈,又右转三圈,确定周围并无人跟踪之后才放心离去。

        孟九幽被困之处周围层峦叠嶂,若非有意寻找,实在难以察觉,就在此时,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出现,迅速潜入孟九幽被困之地。

        一双深邃的眸子以及有些消瘦的身子,加上腰间一把宝刀,已说明了这道黑影究竟是什么人。

        “渍渍渍。”

        张凤府冷笑不已。

        “小样儿,是不是没想过你也会有今天?你张大爷可是来找你报仇来了。”

        虽然早有准备,可真当不久前将自己逼的束手无策的孟九幽此时此刻正被铁链锁住不得动弹的画面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张凤府还是心里一惊。

        早先听黑寡妇说了如今九重天的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峻形势之后便见到了萱萱一个人鬼鬼祟祟下山,张凤府料定她定有隐瞒,便一直尾随在其身后,却又不敢逼的太近,又见萱萱七拐八拐消失在了这附近,等待半天之后才见她小心谨慎出来,更加断定有猫腻,却不想果真见到了孟九幽。

        孟九幽有多厉害自是不用多说,单单只是诡异的阴毒功夫就让人束手无策,可就是如此一个天榜高手,居然如此轻而易举被人擒住,罗刹门的高手又该有多厉害?

        孟九幽瞪大死鱼眼满脸惊恐,手臂双腿不住晃动,企图将深深镶嵌在墙壁上的四根锁链拉扯出来,歇斯底里,眼见这等模样张凤府还真怕一个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故此下意识后退三步,并且拔出了三分杀人刀严阵以待,谁料到孟九幽只是挣扎几次便再也拉扯不动,无力的垂下头去。

        张凤府窘迫不已。

        喃喃道:“吓死老子了,还好挣不断。”

        孟九幽再无学人说话的心情,一副视死如归模样。

        张凤府并不着急杀他,只是冷笑道:“交出你身上这门武功,我便放了你如何?”

        孟九幽如同死灰一般的脸上终于有了第二种表情,他艰难的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道:“真……真的吗?”

        张凤府收了刀,笑道:“你不会以为我大老远跑过来只是为了跟你开个玩笑吧?”

        孟九幽再度艰难道:“我……我不信你……”

        张凤府道:“原本我还以为你真不会说话,没想到时不时还是能挤出来一两句,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来就是为了你的这门武功来的,要不然老子早就一刀砍了你,不过要是你愿意告诉我这门武功的心法秘籍,我保证之前你伤我的事情从此一笔勾销,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孟九幽道:“我……我不会说……”

        “不会说那你就去死。”

        张凤府陡然恶狠狠道。

        “给你机会你不珍惜……”

        谁知孟九幽又道:“我……我会……写。”

        “早说不就好了?害得老子差点收不住手。”

        张凤府心悦,只是看向孟九幽吊在半空中的两条腿却犯了难,心道他虽答应,却也不知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万一故意让我走火入魔,到时候又该如何是好?须得长个心眼才行。

        又道:“这个简单,我替你劈开一条锁链,我看的出来你已身受重伤,单单只有一条腿未必就能做些什么。”

        说罢便一刀劈开一条锁链,又搬来一张桌子,将桌上酒肉取下,将酒放在孟九幽身下,道:“你就用酒蘸着写。”

        孟九幽竟真当着张凤府的面写了下来,但见字迹虽然弯弯曲曲,却是能认得出来,他一边将心法默默记下,一边又将心法记载之奥秘在身体之内小心翼翼运转,果真感觉到一股寒意直上头顶。

        是了,没错,孟九幽没有骗人。

        张凤府不由得多看了孟九幽一眼,心道这家伙虽然邪门的很,但竟也是个实在人,这门诡异武功虽说带来的后遗症不小,可好在自己身体里面还有一股火云刀的内力,一冷一热,一阴一阳,相辅相成,这门寒冰掌竟像是老天爷有意送自己的一份大礼,既如此,自己何不安安心心收下?

        “算你这家伙守信用。”

        张凤府心慰,见孟九幽正一脸期待看着自己,那模样是在等待自己为他砍断锁链放他离去。

        张凤府笑道:“不过虽然你守信用,可我却没有说过我肯定会守信用。”

        孟九幽骇然。

        “你……你……你……”

        张凤府道:“只怪我们阵营不同,方才我虽说了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井水不犯河水,可我忘了跟你说另一句话,你是井水,我是河水,井水虽然不犯河水,可这并不能代表河水就不能犯井水是不是?所以对不住了,老兄。”

        孟九幽的价值已被榨干,留他一条性命也只会多惹来麻烦,既然早就注定不死不休,张凤府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谁料到孟九幽竟凄厉啼哭了起来,那模样像是一个深闺怨妇,哭的颇为幽怨。

        张凤府尚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疑惑道:“没羞没臊的,哭什么?顶多我下刀的时候快一点就行了。”

        他又哪里知道孟九幽因为修炼寒冰掌这等诡异毒辣的武功,早年便毁了心智,如同孩童一般,心智只有三四岁,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极少能说出来,此刻见张凤府出尔反尔,自是委屈的嚎啕大哭,早先罗刹门那三个老者从不曾低声安慰于他,唯有张凤府亲自为他砍断锁链,故此才愿意听了张凤府的话,默写心法。

        张凤府又何时见过如此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但见孟九幽哭的撕心裂肺不似作假,不竟更加疑惑,心道莫非这家伙是有意让自己心软?

        “你就别装了,寻常人你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可我是老江湖,你哭的越厉害我就让你死的越惨,你若不哭的话说不定我还会留下你的性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孟九幽一听这话顿时不哭了,张凤府这下有些不忍心了。

        心道莫非这家伙真是练功练傻了?怎的如此幼稚?

        却听得孟九幽又悠悠道:“饿……”

        原来他已许久未吃东西,此刻早已饥肠辘辘。

        张凤府对于敌人从不会心慈手软,甚至只会比敌人更加心狠手辣,但此刻杀一个嘴里包裹着酒肉大口大口囫囵咀嚼的连手脚都不能动的人却是于心不忍。

        喃喃道:“我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可我也万万不能因为这样便轻而易举放了你的命,毕竟你的命是命,我的命又何尝不是命?等你吃饱了我再送你上路,也让你做个饱死鬼。”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原来孟九幽竟疲惫的直接睡着了,哈喇子流了一地,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张凤府咬牙拔出了寒气森森的杀人刀,直朝了孟九幽心窝子捅了过去。

        ……

        “你去哪里了?怎的这半天都不见人影?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某些人知道用不了多久就要开始干力气活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故此提前跟他的某个小情人约会去了是不是?”

        张凤府趁着四下无人之际回到洞府时候,却是没想到萱萱竟已在洞府之外守候许久。

        心道这魔女却是不知又要耍什么花样,分明是她先下山去拷问孟九幽,偏偏此时此刻却做出了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模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王可是下了命令,这一两日大家哪里都不要去,免得被人找麻烦上门来,到时候才多生是非。”

        前不久黑寡妇受了伤回来之后便已下了命令,要出门的人出了事情后果自负,各门派不傻,知道连堂堂二重天天王都险些遭了毒手,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门派又能在九重天眼皮子底下怎样?故此众门派倒是保持了一致的服从,除了偶尔少许走动之外,大多时间都在各自洞府之内休养生息。

        萱萱便是趁着这个时候偷偷下了山,张凤府知其假使擒住了孟九幽,定不至于放任不理,故此才抓住机会一并尾随了去。

        有些事情当面却是不好揭穿,张凤府心道倘若我说出她去了哪里,她定要下山查看一番,到时候发现了孟九幽的事情,定勃然大怒,指不定如何对付自己。

        张凤府淡淡道:“休要胡说八道的好,莫要别人听见了在背后说我闲话,什么小情人不小情人,只是普通朋友罢了。”

        萱萱见张凤府明明尾随自己却偏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便有心捉弄一番。

        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你这半天做什么去了?”

        张凤府心里有鬼,不敢去瞧萱萱眼睛,别过头道:“我做什么难道还需得跟你汇报不成?”

        萱萱倒是难得看张凤府有如此心虚时候,心道张凤府八成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孟九幽也不算白死,只是转念又一想,怎的自己如今这么在乎面前这小子了?

        顿时一阵异样感觉传来,心里默默安慰自己,不过只是想看着张凤府究竟有没有可能将孟九幽的武功练成,倘若练的成,张凤府也定然心智受创,到时候自己才更好利用,倘若练不成对自己也没有多大损失,如此一想倒是心情平复许多。

        张凤府见她不语,不知她心中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便又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进去了,还有,倘若没什么事情的话以后还是尽量少在我门口晃悠。”

        萱萱听了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道:“怎么?这洞府莫非是你家开凿出来的不成?我喜欢在哪里就在哪里,管得着吗你?”

        张凤府知跟她理论下去定惹来不少人看热闹,到时候对自己总归不好,更何况眼下刚得到了寒冰掌,正要抓紧时间赶紧体会其中奥妙才行,将来也才多一技傍身。

        萱萱就住他隔壁,正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忽听得一阵稀碎脚步,须知此时当是九重天外子时差不多时候,各门各派都差不多已经睡下,黑寡妇又勒令不得随意出去,这个时间,又是谁来了这里呢?

        张凤府萱萱二人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讶,这脚步声极其小心翼翼,断然不会是各大门派的弟子,许是什么人鬼鬼祟祟前来。

        张凤府下意识一把将萱萱拉进洞府之中,随后掩上洞府之门,只留了一线,已到休息时候,洞府通道之中已熄灭了大半,只留下了约摸三丈一盏灯火,通道昏暗无比,隐约只能见到是两个男人身影。

        那两人走路自是小心无比,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道:“这个时间想必他们都应该已经睡了,须知猛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咱们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另一人道:“虽如此,不过还需要小心一点才是,小姐说那小子住在右手边第四十二间洞府,咱们只要留下记号,余下的事情,自有人来处理。”

        张凤府心里一惊,顿时如芒在背。

        右手边四十二间说的可不就是自己?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