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挡灾

第一百五十七章 挡灾

        张凤府正小心翼翼穿梭在九重天的亭台楼阁之上,身下是九重天熙熙攘攘人群,宽阔的青石大道上此刻中间已被临时腾空出来,两旁行人络绎不绝,却都在暗自思忖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能有如此排场,能让九重天都专门为其开辟一条道出来?

        须知原本九重天这些日子就人满为患,如此一来更显拥挤,不过即便是在不少人低声闲言碎语骂骂咧咧的时候,当看到那抬八台大轿之时也不得不识趣的闭上了嘴。

        那大轿一丈见方,比预留出来的道路却是小了不少,能容许两台大轿并肩同行,轿子虽四四方方,但并无墙体遮挡,只是四根雕花红木之上一顶遮挡,周围皆以轻纱罗曼遮挡,隐约可见里面冰丝地毯之上正坐着一个朦朦胧胧的绝色女子,她以轻纱遮面,面前是一张地桌,桌上仅一架古筝而已,张凤府倒是瞧清楚了那古筝的确跟之前所见的古筝一般无二,如此多半不会有错了。

        八个孔武有力的轿夫之前还有两人,分别是玉箫孟轻舟,还有九指吕林,也不知芊荨是有意如此安排还是无意,三人都是音律大家,至于八台大轿之后又还有四人,那四人都着统一样式的黑衣,袖口紫色纹路,后背上印有云纹图案,图案扭扭捏捏竟好似一个并不规范的天字。

        “四个天榜高手?”

        张凤府暗自心惊,从叶白荷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九重天实力划分的事情,不同级别的人均有不同样式的衣裳,分别是地,地对暗红色纹路,天对紫色纹路,十殿阎罗对金色纹路,九大天王则是云纹加金色纹路,等级森严,故此,才在四个天榜高手出现时候,指指点点的过客便纷纷识趣的闭上了嘴。

        早先张凤府经提点,只晓得天榜最为厉害的五个人,但并非就是说除了他五人之外的人就不厉害,不过只是相对而言罢了。

        眼下故布疑阵尚且调动了如此六个高手,恐怕另外暗中行动的那一边,布置的高手更加吓人才对。

        琴声宛转悠扬,空灵,那大轿之中芊荨看起来心情极好,竟还有意唱词,只闻她歌声凄美,竟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

        张凤府心中冷笑,心道你这妖女恐怕还真以为敌人都给你吸引到那边去了,故此才如此高调行事,只是你却压根儿不知道你的行踪已经败露,恐怕此间这些人当中就隐藏了不少想要你性命的高手,只等你走完这段路,怕就要去鬼门关走上一遭了。

        张凤府隐藏暗处打量此番正目送芊荨一行人远去的人们,也从其中看到了数双目光始终不离轿子的眼睛。

        罗生门乃是九重天最为至高无上之地,也是那位一直未曾见过面甚至一丁点消息都打听不到的九重天最后一位天王的居住之地,九重天两岸是山,城镇从山坳之中开辟出来,夺天地造化,鬼斧神工,至于罗生门,自然而然是在这两片山崖的最高处,远远看去什么都看不到,只能见一千昏暗夹杂着如同墨色一般的神秘,就好似一头远古洪荒猛兽正潜伏在那里打盹儿。

        前往罗生门的山道崎岖,却也算宽敞,能容纳轿子安全通过,周围有深深打入石壁的木桩,某些天堑之处还有粗壮结实的圆木被人以极高的手法打入悬崖峭壁之上,坚固无比,又铺就结实木板,可容纳八台大轿正常通过。

        据叶白荷从宋帝王那里套来的消息所讲,此地是通往九重天罗生门的第一道路,要想对芊荨下手,唯有这段山道才是最适合伏击的,叶白荷已

        (本章未完,请翻页)

        放出去消息,相信此时对芊荨准备下手的大批高手多半已经埋伏在了这条山道之上。

        张凤府一路尾随,这条山道人烟稀少,故此并不敢尾随的太近。

        “前面就是一线天了,要下手,只有在那里下手才最为合适。”

        张凤府轻声呢喃一句,却突然听得一阵窃笑。

        “小兄弟,你倒是知道的挺清楚,看来你是提前将所有路线都弄到手了。”

        那窃笑声似乎近在咫尺,张凤府却根本察觉不到周遭有人,顿时如芒在背汗毛直立。

        低声道:“谁?”

        那人又道:“我就在你面前,莫非你看不到吗?”

        张凤府心里一沉,心道究竟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怎的自己完全感觉不到身旁有人,他这时候才下意识往头顶一看,只见从悬崖峭壁之上以木桩打出来的一条道路之下正吊着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张凤府一个激灵,瞬间抽刀朝上斜斜斩出一刀,却见那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张开双翼,顿时将那刀罡化作无形,并冷冷道:“你就不怕你这一刀将上面的道路劈垮了被上面那位大小姐发现!”

        张凤府心惊,方才自己几乎是本能反应,乃是数次在面对威胁时候磨炼出来,哪里又想得到那么多?此刻听他这么一说才知是自己太过鲁莽,遂低声道:“我最讨厌别人装神弄鬼吓我。”

        那人怪笑一声,夹住一根木头的双脚松开,其人如同游走在山崖之上一般三五步之后便轻飘飘落地,张凤府双眼一眯,将心中那点对于此人轻功的震惊展露无遗。

        待那人到了近前时候才发现他是一个尖嘴猴腮相貌丑陋的男人,着了一身藏青色长袍,难怪双臂张开之下能如同蝙蝠一般悄无声息,轻功虽好,可也有那件长袍的几分功劳才对。

        “好刀……”

        “好功夫……”

        初次见面的二人竟不约而同发出如此赞叹。

        随即两人齐齐低笑,张凤府心中忧虑也顿时没了一大半,心道面前这人倘若真对自己心怀不轨,也断然不会如此客气。

        那尖嘴猴腮男人约摸四五十岁,如同风满楼那位伙计一般留了两撇老鼠须,乍一看却是猥琐至极。

        不过张凤府久经江湖,自然也晓得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世人都以为高手应该就是风采卓绝才对,可通常真正的高手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古怪脾气或者嗜好。

        这尖嘴猴腮男人一句话之后又在张凤府周围左转一圈,又转一圈,随后才悠悠道:“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本事,想必多半也是来自某个大门派或者大势力之后。”

        虽有心与此人多攀谈两句,最好结交一番,可张凤府心知上面的芊荨可不等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便笑道:“不过只是自学成才而已,哪里有什么大门派大势力,要是前辈没别的事情就请让在下先上去,再晚一会儿可就没机会了。”

        张凤府心道此人既不对自己出手,那就一定是冲芊荨来的了,故此倒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谁料那人竟好奇道:“莫非你小子也是冲那女娃子而去?看来那女娃子倒的确是吃香的很,这才多久便引了这么多人随她而去,这样算起来咱们几兄弟可有的忙活了。”

        张凤府狐疑,心道:“几兄弟?莫非此人并非一个人守候在此?如此那就最好了,来的人越多才越好,最好能解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决孟轻舟那几个高手,到时候自己再出其不意劫走芊荨,逼她说出黄泉路入口,到时候只需要将里面有可能关押的那一批高手救出来,九重天必定翻了天。”念及此处,张凤府一挑眉毛道:“来这里的人可不都是为那位小姐而去的么?还请前辈先放我离去,晚了咱们别说吃肉,却是连汤都喝不上了。”

        那人道:“不急不急,上面早就埋伏好了不少人,不需要你这么快就上去,再说了,就你这点微末本事,上去了也只是被人当靶子,白白送了性命,倒是你,我看你小子对这地方熟悉的很,你究竟是什么来路?”

        张凤府这才明白原来他不放自己离去竟是因为这个,自己什么来路自是不能随便跟人说的,故此张凤府随便找了个借口,道:“我不过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哪里来的什么来路?前辈问我,怎的不说前辈你自己是什么来路?”

        那人倒是没想到张凤府如此滑头,竟套不出来一句话,他寻思着有如此宝刀,又有如此武功的年轻人实在没有几个,这小子越是推脱,就代表他越有问题,故此那人冷笑道:“我是什么来路,说出来吓你一跳,倒是你小子,无名小卒也敢来打那女娃子的主意?并且连动手的地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你觉得我会信?今儿个你要是不对我说实话,我就把你小子抓起来从这悬崖之上丢下去你信不信?”

        张凤府见他说话之时的确已有几分恼怒,心道以他的本事,想要擒住我的确不难,我何不随便找个理由先糊弄过去?当务之急是要快些制住芊荨才行,免得到时候追悔莫及。

        张凤府叹气道:“没想到你倒是心眼挺多,没错,我的确是有备而来,并且我为这事儿已经策划了许久,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惦记那位小姐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想一亲芳泽。”

        那人见张凤府如此信誓旦旦,更加不疑,只是听张凤府说了这番话之后立时瞪大双眼,张凤府万万没想到他尖嘴猴腮的一张脸竟能将眼睛瞪的这么大。

        “好哇,你这小子,打主意打到这女娃子身上来了,当真是色胆包天,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老子就喜欢你这样带种的年轻人,现在的某些门派弟子成天道貌岸然招摇过市,老子早就看不顺眼了,要不是因为怕杀了他们引来他们门派那些老东西不高兴,早就被我杀了一个干干净净,你这小子,不错,我喜欢,有我小淫,虫的几分当年之勇。”

        小淫,虫?

        张凤府哭笑不得。

        敢情自己居然遇上了这主儿。

        他正不知如何说话时候那人又怪笑道:“其实不用你小子说我已大概猜测到了你的身份,从你方才使出来的那一刀,还有你这般的年纪,再加上方才你的色胆,我早就对你的身份知道了七七八八。”

        “你知道我?”

        张凤府眯了眯眼。

        那人道:“没错,天下间能调教出这等徒弟的人,除了笑里藏刀那家伙再无第二个人,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近年来江湖上名头不小的天刀宋一血,对不对!”

        “啊……”

        张凤府错愕至极。

        又不住点头哈腰。

        “对对对,前辈果真慧眼如炬,晚辈佩服佩服。”

        低下头,张凤府抹了一把额头冷汗,心中暗自嘀咕:“宋一血,多谢你替我挡灾。”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