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人为刀俎 我为尿壶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人为刀俎 我为尿壶

        为什么这件事情会找到我帮忙?”

        “因为大姐说恐怕这件事情也只有你才帮得上忙。”

        “可我为什么要帮你们?你们知道即便我们都是九重天的人,可对于这件事情之上,的的确确是你大姐勾结外面的人在先。”

        曹蛮看着我见犹怜的展红楼,她已不复昔日容光,甚至已经到了可以说是有些凄凉的地步。

        展红楼已经完全无用武之地,即便是再度作为床上玩伴,被方渐鸿那个老东西糟蹋过的女人,曹蛮提不起丝毫兴趣。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身后的蛇姬来的都比此时此刻的展红楼好上不少。

        展红楼心如死灰,哽咽道:“李大仁与罗刹门的人勾结,试图对九重天图谋不轨,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都不上心?”

        曹蛮淡淡道:“他们与罗刹门的人勾结我们早就知道,不然罗刹门关于罗刹令的命令又是怎么布出去的对不对?不过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谁都没抓到真凭实据,纵然我肯帮你,也帮不到什么忙,更何况……你觉得现在我还有什么理由帮你?”

        “是觉得如今的我已经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么?不能再替你曹天王拉拢你想拉拢的人,曹蛮……”

        展红楼一字一句道“我原本还以为你跟李大仁有什么不同,没想到原来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是我展红楼瞎了眼睛。”

        “你还是得应该怪你只是一个花瓶,并不能实际帮到天王什么。”

        两条红眼小蛇自蛇姬的胸口探出,嘶嘶吐着信子,蛇身上的粘液遍布蛇姬全身,这等腥臭恶心的味道在设计鼻子里却像是比陈年佳酿更为甘甜。

        曹蛮微笑,并不说话,即便对于面前这位今非昔比的女人还有一丝怜悯,不过这丝怜悯并当不得曹蛮为此冒着极大的风险贸然得罪方渐鸿。

        至少,在九重天局势并不明朗之前,曹蛮不打算轻易得罪任何人,这是他的处事之道。

        展红楼道:“看来我今日是来错了,我也万万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曹天王居然是如此鼠辈,枉我大姐冒着极大的风险托我传来口信,李大仁与罗刹门少主罗飞飞此刻早就勾结到了一起,他们密谋一步步蚕食一重天,我展红楼落得今天如此下场固然可悲,可也未必见得你曹蛮的明天就能好到哪里去,殊不知你曹蛮现在以为的静观其变,只是缓慢将自己推向深渊而已……”

        “你大胆……”

        一条红眼小蛇咻一声自蛇姬胸口之中飞出,正张大一张嘴,毒牙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展红楼封喉。

        展红楼识趣的闭上眼睛,却见那条小蛇并未真正到达自己咽喉,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曹蛮一手拉住,正盘旋在曹蛮手臂之上张牙舞爪。

        “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曹蛮冷冷道。

        “解释清楚。”

        展红楼冷笑道:“你不是已经知道罗刹门与李大仁勾结了么?既然如此,还多问这许多作甚。”

        曹蛮道:“我是问罗刹门的少主怎么回事?你想让我帮你,你总该把事情原本全部道出来,我才能寻找到帮你的法子。”

        展红楼再度冷笑。

        “曹蛮,你以为我还会再信你么?你把我展红楼想的也太简单了。”

        曹蛮道:“纵然你信不过我,你也得替你大姐考虑考虑,眼下文肃世子殿下已经去了九重天,在这一重天的地面上,倘若没有我曹蛮从中周旋,你以为你大姐还能安然无恙活到现在?更何况你我都知道李大仁觊觎你大姐姿色早就不是一日两日,孰轻孰重,你考虑清楚。”

        展红楼又哪里知曹蛮心思,但细想大姐十三娘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倘若没有曹蛮从中掣肘李大仁,也断无可能,便信了曹蛮几分。

        她又道:“这件事情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多了怕惹来杀身之祸。”

        言下之意便是让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姬离开。

        曹蛮而今身边可用之人不多,自不愿与蛇姬有什么隔阂,故此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说就是,不必疑神疑鬼。”

        蛇姬冷笑。

        展红楼嘲讽道:“什么时候这不人不鬼的女人竟也成了你自家人?如果我记得没错,我可是早就听你说过你最讨厌她黏糊糊的恶心模样。”

        曹蛮一阵窘迫,果然见蛇姬正怒目而视。

        忙道:“从前逢场作戏的话不必当真,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蛇姬冷哼,展红楼也只是有意激怒蛇姬而已,并不指望她真的离开,故此这才将修罗道之变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前两日大姐偶然听得李大仁与罗飞飞私下会晤,她本记得罗飞飞声音,定不会听错,原来李大仁早就跟罗刹门勾结到了一起,罗刹门也早就有意摧毁瓦解九重天,放出罗刹令消息的用意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罗刹门跟朝廷的人合作自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先要对付的就是你曹蛮,因为只有解决了你这个九重天的第一把关之人,罗刹门的高手才能大批进入九重天,李大仁与你早就积怨已深,眼下九重天乌云密布,尚且还看不到局势,倘若局势有变,他们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曹蛮,到时候再将你的死随便找个借口遮盖过去,神不知鬼不觉,只可惜这件事情连方渐鸿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曹蛮原本就与李大仁不和,眼见展红楼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心下倒也信了几分,心道李大仁不过只是虎字军统领,虽执掌兵马,却根本不知九重天的来由,他要联合罗刹门对付九重天倒也不稀奇,他要自己死更不稀奇,毕竟自己又何尝不是无时无刻也希望他死?

        “你前面的话我信得过,后面的话我却是根本不信,若非方渐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虎字军怎敢替罗刹门放出消息?所以又从何说起方渐鸿被蒙在鼓里?”

        展红楼笑道:“我原本还以为你曹天王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连这都想不到,李大仁这王八蛋心狠手辣奸诈无比,自知明面上斗不过你,便以世子殿下的名义抓住我大姐,他更是为了讨好方渐鸿将我拱手让出,你以为这样的人甘愿一辈子屈居于别人之下?恐怕他早就有心抢了方渐鸿的位置,不过他自己也知道没那个本事,故此只能借助罗刹门的手,至于他跟那罗刹门少主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我不是太清楚,我可以肯定的是,跟罗刹门的交易,有摆在明面上的,也有暗地里私下达成的,我也想不透为什么堂堂罗刹门的少主,不选择跟方渐鸿勾结,反而选择李大仁这个二把手。”

        事实上展红楼并不知罗刹门真正的圣女此时此刻正在寻找张凤府的路上。

        罗飞飞,只是罗刹门的叛徒而已。

        曹蛮沉声道:“你既然如此恨李大仁,你完全可以将这件事情告诉方渐鸿,倘若他知道李大仁背着他做了这些事情,他一定饶不了李大仁。”

        “那是你太看得起我了,你以为我是谁?方渐鸿会听我的?”

        展红楼顺势解下衣袍,曹蛮满脸不可置信,即便以腌臜恶心闻名的蛇姬也是忍不住差点呕吐出来。

        “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在方渐鸿心里的位置,你觉得他信得过一个为他鞍前马后的手下还是信得过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他信不过更好,我只有看着他一步步被李大仁算计进去,最好将他千刀万剐才能解除我心头之恨,为今之计,只有你曹天王有能耐将混进来的罗刹门高手抓出来,再由你传信到九重天,求得那些大人物出面,将这件事情连根拔起,到时候证据确凿,又有什么人能保得住李大仁?恐怕即便就是方渐鸿出面也不见得好使。”

        曹蛮冷哼道:“你不如直接说等我传信去了九重天之后,三天王也一定会知道这件事情,到时候她只要出面,又有谁敢为难你家大姐对不对?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你们那点私心。”

        展红楼咬牙道:“是又如何。可我同样也是为了你好,难道你就甘愿一辈子窝在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重天?只要做成了这件事情,消除了九重天的后患,你定入得了那些大人物的眼,到时候还怕没有往上爬的机会?这件事情对你我二人都有好处,你没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还能除了李大仁这个你想杀却又不敢杀的眼中钉,如果我听到的没错,最近李大仁可是越来越不将你这个一重天的天王放在眼里了。尤其自从方渐鸿来了之后,是也不是?”

        曹蛮冷冷不作答,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曹蛮思索片刻,心道我只是擒拿罗刹门的人,尽我的本分,并不得罪九重天的任何一方势力,故此根本没什么好怕的,纵然自己不对罗刹门下手,但身在九重天原本就是两个不同阵营,又哪里能和睦相处下去?

        心下如此思索,却是对十三娘的智慧佩服不已,不怪这女人能在一重天混的风生水起,的确有几分本事。

        曹蛮道:“有什么是我现在应该做的?”

        展红楼见曹蛮终于答应,不禁喜上眉梢,心道此番大姐总算是有救了,只要大姐三妹出面,要救自己出方渐鸿的魔爪又有何难?

        当即道:“这件事情需要大姐跟你里应外合,具体怎么做,到时候我再亲自告诉你,总之引诱罗刹门的人出来这件事情交给大姐,你只需要到时候准备足够人手擒住那罗刹门的少主就行,到时候你曹天王立了大功,可莫要忘了提携我们姐妹二人。”

        ……

        身怀从方渐鸿处偷来的令牌,展红楼惴惴不安,方渐鸿一生习武,浑身内力深不可测,若非自己讨他欢心,又往酒里加了不少容易使人醉过去的药粉,恐怕自己也不会如此轻易得手。

        只是即便如此,展红楼在还回去令牌的时候依旧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床榻之上赤裸着上半身的矮小丑陋老男人正在酣睡,但某些地方却早已是雄赳赳气昂昂。

        看的展红楼又是一阵心惊肉跳,从前最为津津乐道的男女之事到了这老东西这里竟完全成了一种折磨。

        展红楼哀怨的叹了一口气,心道这老东西莫不是一身雄浑内力全部练到下半身去了?

        将那令牌放回原处,正要缩手时候忽听得床上那老东西冷冷道:“我要撒尿,尿壶在哪里?”

        尿壶?

        展红楼又羞又气,却不得不畏惧于这老东西心情不好时候折磨人的手段,只能张开了小嘴。

        ……

        “咻咻咻。”

        三道肉眼难见的气劲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正好击打在向东来双手的双刀之上,嘴上咬住的那柄宝刀也被击中,向东来只觉得刀身一阵颤抖,嘴里一股热流,原来竟是门牙掉了一颗。

        再看那又哪里是什么气劲?分明就是三颗小石头。

        黄泉得救,一阵后怕,再看叶白荷那边同样被人以极其高明的手法用三颗石头分别击打在了白衣双臂,枪头三处,白衣双臂吃痛,枪头更是嗡嗡颤抖,那六颗石头气机强大无比,又是突如其来,根本让人防不胜防。

        “还有高手?”

        芊荨双眼一眯,下意识看向某处方向,只见一道白色人影迅消失。

        叶白荷黄泉抓住这来之不易的逃命机会,迅向后退去。

        绿眼双雕忍住剧痛,乘胜追击。

        又见另外两大天榜高手紧随其后,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宋帝王道:“用不用我也去!”

        芊荨冷冷道:“不必了,纵然你去也起不到多大作用,不如在这里安心等待消息就是。”

        四人一来一去不到半个时辰,回来之时皆垂头丧气不敢直视芊荨。

        “我四人追了大老远,却是不想还有人在暗中埋伏,四打四,我们四人不敌,只得回来复命。”

        芊荨道:“又是哪里来的哪门子高手?”

        向东来尴尬道:“一人是个驼背老头儿。一人……一人竟是个瘸子。”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