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 一起上路

第一百八十章 一起上路

        张凤府借着从青铜巨门之内照射出来的惨淡光线,隐约可见两人正互相搀扶而来。

        因为隔着大老远,看不清楚那两个人样子,只能凭借蹒跚步履估计他二人年纪当有五六十岁,并非黄泉路中皓月的手下,如此,张凤府很快便揣测到了二人身份,想必定是被抓起来听从皓月号令的棋子,只是却不知皓月究竟许诺给了这二人什么好处。

        张凤府心知越快离开这鬼地方越好,最好能到达黄泉路之外再大打出手,到时候打斗出来的动静说不定就能引来高手相助,只是他却没想到那二人的步子看似缓慢,实则却是矫捷无比,快至他近前时候一人更是化作一道残影挡住了他的去路,一前一后夹击。

        单从这么快的速度张凤府也知道此二人万不可力敌,即便被困在黄泉路达十年之久,可想必这些被困住的高手只要还活着,就抱有还能重见天日的希望。

        因为有希望,所以这些人绝对不会停止对武道上的探索。

        张凤府心沉到了谷底。

        “看来二位的内力已经恢复,既然已经恢复,为何不干脆跟我一起离开这里?”

        前面那人张嘴却发不出来半点声音,因为他的舌头已经被人割去,除了没有舌头之外,他的一只脚脚掌也被人砍下,只剩一根光秃秃的宛若木棍的腿。

        张凤府不得不回过头看向后面那个人,他虽舌头完好,竟被砍断了一条手臂,总之去了黄泉路的人,根据张凤府所见,除了笑里藏刀完好无损之外,其他人无一不是缺胳膊少腿,残忍至极。

        身后那人道:“想走,可走不掉,只要我们一但有任何离开的意思,先死的那个人一定是我们。”

        “那就是说没得谈了?”

        张凤府声音一沉。

        “他将你们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你们还心甘情愿为他卖命?你们的骨气呢?”

        “骨气?”身后那人自嘲大笑。“一个人假使被困在这里十年,什么骨气也都该消耗没了,你所谓的骨气在我们看来还不如一顿鲜肉包子来的更有诱惑力。”

        原来皓月竟只是用了一顿包子便让这两人替他卖命,张凤府心中叹息,心道真是可怜了这些原本应该大名鼎鼎的中原高手,居然落到了如此地步。

        只是从这里却不难看出皓月的手段着实阴险的很,他太过知道人的通病。

        张凤府道:“可是二位想过没有,也许我是你们最后的希望?只有我才能将你们都困在这里的消息带出去,到时候才会有人愿意联手来救你们,你们若是杀了我,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你们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他继续循循善诱,心道若是能说得通这二位,从这里安全出去之后却是不再需要害怕了。

        只可惜身后那人冷笑道:“你说的的确很有诱惑力,可要杀你的人不是我们,是不喜欢你的那个家伙,即便我们不杀你,他还会继续派别的人杀你,而假使我们不听他的话,说不定他会连我们一并也杀了,我们不想死,所以死的只能是你。”

        谈判就此告一段落,张凤府心知今日多半凶多吉少,倒是多亏了萱萱的丹药,虽说没能将五脏六腑翻涌气血完全平息,却也平息了一个七七八八。

        罗刹门出手的东西又怎会是寻常宝贝?

        面对这两个十年前便作为中原一流高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手参加那个什么秘密计划的家伙,张凤府根本不敢托大,一上来便是寒冰之力,只是奈何那两人速度奇快无比,分别从上三路下三路攻击他,看样子是要一招制敌。

        要想胜就要铤而走险,继续打下去才根本跑不掉,当此时候张凤府一边运转寒冰掌的寒冰之力,一边运转火云刀的烈焰之力,只听得他冷喝一声,四掌接触,张凤府竟根本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随即双眼布满惊骇之色。

        两个八品。

        这还能打?

        殊不知此时那二人同样也觉得有些诧异。

        一人道:“这么古怪的内力?怎的这么灼热?险些烫到我的手了。”

        一人道:“为什么我感觉到的却是一股寒意?这小子有点意思,不如咱们将他擒住带回去给那家伙好好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换顿红烧肉吃。”

        “有道理,就这么办。”

        此时此刻张凤府欲哭无泪,他只知这二人当是高手,却不知已经强到了如此离谱的地步,天下武道总共才九品,达八品者已是当世超一流高手,他心知自己火云刀却只是有所小成,猝不及防之下要伤到一个七品高手却还是极为容易做到的,谁知这等霸道武功到了这两人这里竟只是觉得有些烫手?

        而现在两人竟还要抓自己回去给皓月邀功?两个八品高手竟对皓月如此畏惧,那家伙自十年前叛逃冰宫之后,如今又该厉害到了何种地步!

        张凤府吐出一口血沫子怒骂道:“想要抓我回去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才行,看刀。”

        匣中三尺宝刀出鞘,寒光冷冷,却在下一刻突然整个刀身变作一片炽热的红色,张凤府灌注浑身内力于刀中砍出了最后亡命一刀。

        此一刀在前,前面拦路的跛子双眼一眯,身后那断臂道。

        “好刀,人有古怪,刀也竟是一把好刀,如此一来就更不能放你这小子离开了。”

        跛子伸手就要去接张凤府的刀,他竟只是用血肉之躯硬接那一刀,八品高手,不可小觑,张凤府将一条性命都赌在这一刀之上,又哪里肯让他轻而易举接住?

        突然,那通体炽热的宝刀诡异的斜斜一歪,从跛子的掌前划过。

        打歪了?

        跛子脑子里正闪过这个念头,突然暗道一声不好。

        果然又见宝刀斜斜从张凤府手中飞出去之后又突然诡异的退了回来,张凤府单手操纵金蚕丝,要以宝刀加金蚕丝的配合将跛子一双腿削掉,谁知跛子反应更快,高高跃起一丈,刀势从他脚下划过,张凤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住宝刀,就趁着这个空挡从跛子的胯下钻了过去。

        “想走?”

        身后断臂冷喝一声,只见他右腿微微弯曲,整个身子同时弯下腰,左腿发力,其人立时如同离弦之箭呼啸正朝张凤府后背撞去,他身材矮小,可这般撞击产生的力道却并不亚于千钧顽石,张凤府先前那一刀几乎已经抽空内力,此时竟是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断臂撞中后背,其人以比断臂更快的速度斜斜向上朝黄泉路出口飞出去。

        单单只是这一撞张凤府便感觉好似三魂七魄已经没了三魂一般头脑一片空白,眼见就要撞到拐角处一片山壁,多年以来于九死一生中练就出来的反应让张凤府深知此时绝对不能昏死过去。

        张凤府咬牙大喝一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醒来。”

        在断臂瞠目结舌之中,张凤府将手中宝刀刀尖刺进自己大腿,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浑浑噩噩之感瞬间被完全摧毁,张凤府借着还在往前飞的力道将手中宝刀从腿上拔出来,用尽最后一口力气朝着出口投掷出去,慌乱中也不知宝刀究竟插到了哪里,张凤府便顺着金蚕丝以及宝刀飞出去的惯性速度再快三分,险之又险的从拐角处的山壁躲过,才过拐角,豁然开朗。

        只是当张凤府瞧见自己的一刀竟刚好插到了距离出口不过五六丈处的石壁之上时候,原本苍白的脸更加面如死灰。

        只差一点,再一点力气,只需要再往前五六丈,到了瀑布之下,就有逃出生天的可能,可如今差了这五六丈竟好像是生与死的间隔。

        在瀑布的轰隆声之下,即便这通道之中喊破了喉咙也是不会有人听得到的。

        身后断臂哈哈大笑。

        “兔崽子,任你手段层出不穷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得老老实实跟我回去?”

        断臂已近在咫尺,他速度极快,化作离弦之箭的时候速度更快,张凤府深知倘若自己再被冲击一下,即便将整条腿砍下来恐怕也不能让自己恢复清明了。

        难道就这样死在这里?

        张凤府下意识摸向怀中,不知怎的竟摸向那玉瓶,又想起临别时候萱萱曾说的那番话。

        现在想来张凤府竟隐约有几分后悔。

        心道自己分明早就知道芊荨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却还选择相信她,倘若萱萱在自己身边,以她不输给芊荨的狡诈,自己未必就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过自负了。

        张凤府偶然又触摸到一直带在身上的那块沉重令牌,那便是萱萱一直想要寻找的东西。

        这东西留着又还能有什么用处?留下来反倒便宜了皓月那家伙。他本就已经强大无比,倘若再有了这块罗刹令,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留之无用。

        张凤府一咬牙深吸一口气将罗刹令丢出洞口,像是要丢进岩浆河流里面烧毁一般,他已单手拔出宝刀,对准自己胸膛,一但断臂撞上自己,他便会将宝刀从自己心窝子里插进去,以这把刀的锋利,顺带连身后这家伙的命一并取了去。

        碰巧看见这一幕的断臂此时想撤势已然来不及。

        怒道:“兔崽子,你是不是疯了?”

        张凤府近乎疯癫一般哈哈大笑。

        “你要我死,我又岂能让你好好活下去?一起上路吧,老王八蛋。”

        一刀对准心窝子捅了下去。

        ……

        身在密道暗门之内的芊荨不知怎的突然浑身一个激灵。

        随即便是一阵没来由的心悸。

        喃喃道:“难道……”

        不知怎的,她竟突然好像觉得心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疼痛无比。

        咬牙道:“你这王八蛋,我要你先走你不走,非不听我的,难道真以为我会害了你不成?虽说本小姐的确是害过你,可你知不知从你用内力烘干本小姐衣裳的时候本小姐早就不恨你了。”

        一席话闭,眼泪竟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求几张月票啊,中秋节。》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