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张凤府,别丢下我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张凤府,别丢下我

        突如其来的魏巍的声音让此刻正躺在床上的二人心里一紧,小淫,虫更是沉着声音抱怨了一句。

        这臭小子不去好好保护他的世子殿下,来这里找你做什么?

        我哪里知道他找我做什么?刘秋水的慌乱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平复过来,她低声道:还不起来?你是打算给他看见你压在我身上这幅画面么?赶紧起来躲起来。

        躲起来?这房间总共就这么大,你能让我躲在哪里去?小淫,虫虽懊恼,他却也知道孰轻孰重。

        怎的方才给我下套的时候那般聪明,此刻竟是不知道躲哪里去了?刘秋水话语里满是不屑。赶紧藏床底下去,抓紧时间,莫要被他发现了才好。

        一阵细细碎碎声音,小淫,虫到底还是老老实实钻到了床底下去,安安静静蜷缩起来,即便心里恨不得将魏巍的祖宗十八代都好好招呼一个遍。

        好在魏巍因为心中有事,却也没注意到屋子里的动静,他来此处已是提前做足了功课,虽说见此时刘秋水并未传来什么回答,他却还是不放弃。

        又轻轻扣了一下门。

        刘师妹,我有事情找你,我知道你定还没有休息,我已问过店家小二,你应当才洗漱不久。

        魏巍已提前打听好了所有事情。

        此刻峨眉派的其他弟子都应当已经休息,以他说话的声音以及扣门的力度,并不担心被峨眉派弟子发现。

        我已睡下了,有什么事情能不能明天再说。

        刘秋水心中暗骂魏巍一声,心道你我之间都撕破了脸皮,你怎的竟还敢来找我?她这句话虽说语气平平,不过话里的逐客令却是已经不言而喻。

        只可惜魏巍既然已经来了,便定不会无功而返。

        他低声道:刘师妹,我能进来说话么?外面恐有不便。

        刘秋水心中冷笑,嘴上淡淡的说道:夜阑人静,孤男寡女恐有不便,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还请公子早点回去歇息。

        殊不知此刻魏巍同样在心中暗骂一句,心道你这身子都已经被我看了一个精光,甚至已经被我玩儿遍了,还有什么是不方便的?女人啊女人,果真是翻脸无情。

        若说是要紧的事情,倒的确是有一件,只是此处说多有不便,倘若师妹方便的话,能不能先让我进去?

        刘秋水不用多想已知道魏巍所说的要紧的事情是什么,除了对付小淫,虫,斩草除根又还能有别的事情?

        心道你这家伙如果知道你要对付的那个人此刻就在我床下,却不知你会不会吓得屁滚尿流?

        让他进来。

        床下的小淫,虫突然说道。

        这小子倒是有趣的很,倒不如直接让他进来,看看他要搞什么把戏。

        刘秋水一阵无奈,不得已之下只能披好衣裳,上去打开了房门。

        一阵凉风从走廊吹进了屋子,屋子里灯火已经熄灭,隐约借着走廊灯火,魏巍能瞧清楚只是将衣裳披在身上的刘秋水脖子的细嫩肌肤,以及她裙摆之下的若隐若现两条腿。

        以及她面上的潮红。

        多好的女人。

        魏巍心中轻叹,只可惜这么好的女人居然便宜了那不知什么来历的丑八怪,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魏巍反身很快关好了房门。

        刘秋水背过身走向床榻道:你我之间还能有什么要紧的事说?

        莫非师妹这么快就忘了你我共同的死对头。

        魏巍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很可惜屋子里的残羹剩饭早就被店家打扫干净,根本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小淫,虫也不会傻到留下什么破绽。

        那家伙一日不死,你我二人便一日不能心安,你说我们能就这样放过他?

        说起小淫,虫,魏巍便是心沉到了谷底。

        我魏巍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如此羞辱过。

        难道我刘秋水就是被别人羞辱长大的?刘秋水冷笑。只是你早不听我的,当初我让你找准机会杀了他的时候你偏偏不听,此时此刻后悔又能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还觉得你有本事能杀了他不成?

        我自然是没本事杀了他的,倘若有那个本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也不会等到现在,说实话,我也挺后悔。

        魏巍双眼从刘秋水身上扫过,站起身朝刘秋水那边走了过去。

        我后悔应该早点听师妹你的,可你也该知道我有许多顾虑,上次没有宰了他算他命好,这一次,哼,保证让他插翅难逃。

        你说事情就说事情,能不能不要在我身上动手动脚?冷冷推开魏巍一只不安分的手,刘秋水眼里满是鄙夷之色。

        魏巍也不尴尬,如此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曾有过一段往事,很难保证不会发生点什么,故此,他根本不着急。

        魏巍笑了笑,淡淡的说道:看来师妹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

        难道你觉得我应该为你之前的事情对你感恩戴德么?

        那自然是不会的,我今日深夜打扰师妹,是为了告诉师妹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刘秋水冷冷的问,但她心中却只期待小淫,虫即将给她的好消息,至于魏巍,权当只是陪他玩玩儿罢了。

        我已跟三位师兄说了我的遭遇。

        什么,你

        我就知道师妹你会是这幅反应,你放心

        趁这机会,魏巍一把搂住了刘秋水的腰,果不其然刘秋水只是反抗几下便没了动静。

        我不会傻到将我们的事情说出去,我只是添油加醋说了一番我是如何被那家伙擒住,如何被他羞辱,我师兄弟四人同气连枝,我的事情便是他们的事情,他们已答应出手,只需要我将那家伙引出来,到时候保管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刘秋水竟忽然有些想笑,若非是自己亲耳听见,她又怎可能相信这句话是从魏巍嘴里说出来,如此中气不足甚至狐假虎威的话,又是当初那个在自己面前,在世子殿下面前信誓旦旦的魏巍能说出来?

        刘秋水冷笑道:难道你就不怕你这番话被他听见,还不等你的三个师兄出手,他便已经杀了你?

        魏巍一愣,随即眯了眯眼道:他若是有那个胆子一直跟着我,便要做好随时被我干掉的准备,不过你觉得那丑八怪可有这样的胆色?他也只不过是在你我二人落单的时候才有胆子作威作福罢了,实际上一但到了我们的地盘,他也只有夹着尾巴乖乖逃走的份儿。

        是么?刘秋水没来由的一阵娇笑,心道若是此刻搂住自己的这人知道他最怕的那个人就在他屁股下面,不知道会不会吓的魂飞魄散?

        如此一比较之下,虽说一个是不知来路的丑八怪,邪魔外道,一个是名门之后,又是人中龙凤,可二人的差距竟根本就是天与地的区别。

        刘秋水第一次觉着自己瞎了眼,若非如此又怎会将自己最为宝贵的那部分便宜给了魏巍?又心道倘若魏巍能有小淫,虫的一半胆色,她二人又何至于落得现在处处受制于人的地步?

        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觉得我魏巍说了做不到?魏巍故意拉下来了脸,他料定刘秋水若是见自己不高兴,定会想法子安慰,却不曾想刘秋水竟只是一把推开他的身子。

        恢复了往日的冰冷,淡淡的说道:你做不做得到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没任何关系,倘若你这半夜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么一番话,那你的目已经达到了,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还请魏师兄先回去,迟了若是被本门师妹们发现,对你我二人都不太好。

        刘师妹

        魏巍冷冷的说道。

        你当真觉得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可得想好了,若是不除了那个丑八怪,倘若有一天东窗事发,你将如何面对,

        我如何面对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烦魏师兄操心,我就不送你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

        终是没有达成此行目地,魏巍愤怒离去。

        直到这时候床榻之下一只偷听的小淫,虫才笑着从下面钻出来,他本就尖嘴猴腮丑陋无比,不知怎的此时刘秋水看他竟还比魏巍顺眼许多。

        你为何方才不直接告诉那小子我就在这里?让他直接请他师兄来杀了我岂不是更好?

        小淫,虫一把环住了刘秋水的腰,将其放到了床榻之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刘秋水羞嗔道:想得美,你还没告诉我你究竟要告诉我什么事情。若是让你就这样死了岂非太过便宜了你?

        哈哈算你这小娘子还有点良心,我看你今晚如此让我心满意足,那我就按我之前说的将这消息告诉你就是。免得你说我说话不算话。

        床榻之上又是一阵轻微晃动。

        才刚刚下楼离去的魏巍脚步一停,摸了摸从头顶房梁之上掉落下来的一缕灰尘,暗骂一声晦气。

        大步离开客店。

        就在魏巍离开这家客店的同时,却有另外一个青裙女子失魂落魄的提着剑回到了揽月坊。

        小姐这是怎么了?

        孟轻舟极少有见到芊荨这般迷惘时候,即便之前因为张凤府的身死,芊荨也曾难过了那么片刻,却也绝对不至于如此六神无主。

        没什么唯有回到揽月坊时候,芊荨才算是有了一丝归属之感。孟大哥,你说你说这世上有没有鬼魂?

        鬼魂?孟轻舟皱了皱眉头,如他聪明,脑子一转便大概想到了芊荨经历了什么事情,他轻声道:世有方士,能见孤魂野鬼,但方士之说,始终不过只是欺骗愚昧之人罢了,人死了就是死了,是没有鬼魂之说的,倘若真有冤魂复仇,那我们还需要习武,追求武道的至高无上境界做什么?也许

        也许什么?

        芊荨问道。

        孟轻舟叹气道:也许小姐不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故此才出现幻觉罢了。

        幻觉?真的是幻觉么?

        芊荨喃喃的说道。

        如果是幻觉,我倒还真希望这幻觉能持续的时间长一点,好了

        芊荨回过神来。

        将她安顿的如何?

        已经安排好,苍蝇都飞不进去,更别说有人想带他走。那更不可能,倒是文肃那边

        难堪大用。

        芊荨冷笑着给出如此评价。

        他真不应该出生在王朝家里,他应该去试试投胎在那些穷苦人家,如此他才会知道现在他所拥有的一切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东西,身为世子,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如此低声下气,当真让人好生失望。

        小姐说的极是,文肃天性如此,却是很难更改过来,若非经历一场什么重大变故,怕一辈子都会是如此。另外大比还有两日不到,罗生门那边

        我自有准备,等我休息几个时辰你便随我一起出发。

        是,小姐。

        芊荨已经很累,她的确需要好好睡一觉,躺在温暖的床榻之上,永远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人对她不利,因为孟轻舟时时刻刻都不会离开她太远。

        现在,她正闭上眼睛,身上盖着蚕丝被褥,很快便安然的睡了过去,听着瀑布轰隆隆的水声,从微微敞开的窗户吹进来的风很自然的撩动她额前的青丝,也撩动了她长长的睫毛。

        她睡的很安心。

        即便梦里果真出现的是如同孟轻舟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那个人。

        张凤府,你如此遮住你这张脸,莫不是因为这面罩之下是一口大龅牙?其实不用你取下面罩我早就知道你长什么模样了。

        梦里那道清瘦男子身影蓦然回首。

        什么?你居然知道我的模样?那你倒是说说看,倘若你说的对。我便放了你,倘若你说的不对,嘿嘿,我就用我的刀刮花了你的脸。

        哈哈,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划花了我的脸么?你都不愿意连累我这个专门收拾你的妖女为你去死,你舍得划花了我的脸么?想要我说出你的模样还不简单?四个字就能概括。

        哪四个字?

        人模狗样,咯咯咯

        人模狗样。

        芊荨嘴里不断呢喃。

        张凤府,你这个蠢货,你把我锁在里面干什么?你放我出去。

        张凤府,你这王八蛋,你千万别想着丢下我

        一阵风吹过,芊荨陡然从梦中惊醒。

        窗户正大开着不断咯吱晃动,孟轻舟一个箭步冲进屋子里。

        怎么了?小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