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四章 如意算盘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四章 如意算盘

        逍遥吃痛,心中更是骇然,早先便与孟轻舟交过手,也知孟轻舟实力,知他年纪轻轻便已是八品高手,尤其跟那弹琴的琴箫合奏之下更是无人能敌,若非如此也不会折了那么多兄弟。

        谁知孟轻舟竟借着这里妖风实力再涨一大截?这可该如何是好?

        “都怪我轻信了这妖女的诡计,否则又怎会等到你前来?”

        “怎样都好,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便是束手就擒。”孟轻舟冷冷说道。“念你没有伤害到小姐的份上,你若放下兵器,或许我还能饶你不死。”

        “我呸,要我放下兵器?痴人说梦,究竟行不行也得打过才知道。”已试过了孟轻舟箫声的厉害,此刻逍遥不敢大意,冷笑道:“箫声厉害不假,可倘若我将耳朵塞住,你的箫声又还能有多厉害?”

        “那你倒是尽管试试看。”孟轻舟不屑一顾。

        说罢逍遥已果真撕扯下两块布将耳朵塞住,谁知孟轻舟根本无动于衷,玉箫上口,又是一阵箫声传来,音波将至,逍遥只感觉耳朵之中嗡嗡作响,即便耳朵已被塞住,可音波所至,风刃摧枯拉朽,所向披靡,逍遥竟有几分昏昏欲睡之感。

        “这曲子怪异的很,一定有问题。”

        逍遥猛咬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一剑在手,剑在前,人在后,直直朝孟轻舟而出,不断撩动剑花,将所有风刃捣碎,断然是将所有力量用在一处,一招要分高下。

        “这家伙倒也果真有些经验。”张凤府心中轻叹。“他若全力对付那些风刃,恐怕还没到孟轻舟面前时候便力气衰竭,倒不如干脆拼个鱼死网破。”

        孟轻舟眼见逍遥竟不管不顾其他风刃,直取了一条路线朝自己刺来,亦是有几分惊讶,须知密密麻麻的风刃已在逍遥身上划出了不少触目惊心的伤口,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好俊俏的剑法。”孟轻舟轻叹,箫声戛然而止,因是顺风,逍遥度更快几分,谁知就在即将得手时候孟轻舟却突然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你来试试我这曲肝肠寸断。”

        瞬间,箫声再度响起,逍遥前进的身躯刹那间慢了几分,原是那箫声竟在孟轻舟身前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壁垒,三尺青锋插入壁垒,只有一寸便再也插不进去。

        以无形内力凝聚有形壁垒,这便是八品宗师境界的奥妙?

        张凤府一时间竟看的目瞪口呆。

        “回去。”孟轻舟淡淡说了一句。壁垒似城墙抵住逍遥的宝剑,将逍遥逼的步步后退,逍遥试图拔出宝剑,奈何宝剑插入壁垒便如同生了根一般根本拔不出来。

        “好手段。”

        逍遥低声赞叹一句。

        “不过若是只有这么一堵墙,可未必就能拦住我。”

        逍遥冷喝一声,右手持剑,左手化掌拍向剑柄,双手齐下,长剑再入壁垒三分。

        “不够。”逍遥眯了眯眼,心道天下武功五花八门,但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论什么武功总需要借助内力才能挥真正的实力,有人擅长以花草树木杀人,便是因为花草树木到了被内力控制的时候便已不再只是花草树木,秦雪烟擅长以银针救人害人,不过也是因为将内力灌注到了银针之中才会让自己伤好的那么快,但擅长以音律杀人的高手可还真不多见。

        “既然如此,再来一脚。”

        逍遥撤手,一脚踢向宝剑剑柄,宝剑再入三分,出阵阵颤抖。

        孟轻舟箫声骤然激昂起来。

        眼见宝剑即将刺穿壁垒,逍遥再度灌注内力于双腿。

        “最后两脚,送你这吹箫的小子去见阎王,”

        双脚一前一后力,已入壁垒六分的宝剑终于整根没入其中,谁知就在这时候壁垒突然炸裂开来,逍遥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见壁垒化作无数细小风刃直朝自己而来。

        至于三尺青锋,则是直朝吹箫的孟轻舟而去,孟轻舟不急不慢轻飘飘跃起,淡淡道:“你只有一把剑,可我只要有一丝内力在,便能化作无数的剑,你又如何跟我斗?”

        逍遥的宝剑落空,稳稳钉在台阶之上,剑身不住摇晃,他正要以气机牵引宝剑时候却已然来不及,密密麻麻的风刃已直朝他扑来。

        一曲肝肠寸断,寸断的又岂止只有肝肠?

        “完蛋了。”张凤府捶胸顿足。逍遥一死,自己一个人又能折腾出什么动静来?

        罢了,不过只是暴露自己罢了,难道还能眼睁睁的看着逍遥死在自己面前不成?

        张凤府咬牙,正要怒喝接刀二字时候,忽然便见另外一把与自己宝刀差不多制式的刀迅自罗生门外激射而来。

        “接刀。”

        逍遥眼里死寂死灰复燃,右手接住这不知从谁人手里送过来的刀,挥刀斩开一大半风刃,即便依旧被余下的风刃伤了不少,但终于捡回了一条命。

        “多谢兄台赠刀。”

        肝肠寸断戛然而止,孟轻舟冷冷看向重新接住宝刀的那道熟悉人影,淡淡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量来这个地方,我原本以为你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见人才是。”

        张凤府看向突然出现的那道人影心中又喜又忧,与自己宝刀制式差不多的刀已经足够证明来人的身份。

        “本来是打算躲起来不见人,可突然念起还有一些事情没做,便不得不贸然前来。”叶白荷完了又看向面色并不太好看的芊荨,淡淡道:“大小姐,许久不见。”

        “就你一个人来?你倒是好大的胆子。”早先便让叶白荷从自己手中逃脱,芊荨遂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情,却是不想今日居然在此处见到,又如何能给叶白荷什么好脸色?

        叶白荷余光不断在这四周打量,却是只看到逍遥,并不曾看到张凤府,故此心中隐隐感到不安,她道:“大小姐就不必套我的话了,想必你心中早就有数,若真是我一个人前来,我又如何能安然无恙到达这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果然,孟轻舟聆听周遭动静,竟隐隐传来打斗直声,想必罗生门之外定早已动了手。

        “那你来又是为了做什么?”芊荨淡淡的问道。“莫非只是为了给这家伙借刀不成?”

        “借刀只是插曲。我来的目的不过只是为了向大小姐讨要一个人。”

        “哦?”芊荨目光闪烁。“刚刚这家伙是为了找我要人。现在你来也是为了找我要人,莫非你们找我要的其实是一个人?”

        一旁逍遥听的云里雾里,他并不认得叶白荷,只是冲叶白荷仗义借刀这里便看了出来叶白荷是友非敌,心道这小兄弟也不知什么来路,可想从此时此刻的孟轻舟手里过去简直就是难如登天,与其在这里多费口舌,倒不如先一同杀出去,而后再慢慢商讨其他事情。

        逍遥沉声道:“这位小兄弟,这里有那个吹箫的家伙在,纵使你见到了你要讨要的人你也未必能带的出去,更何况这妖女诡计多端,指不定就会想什么法子坑你,方才我便是中了她的诡计才落得如此下场,实不相瞒我也是来找人,可惜被这妖女骗了,倒不如咱两携手从这里杀出去,过后再一起想办法。”

        叶白荷已从秦雪烟那里探听到了关于逍遥的事情,知道张凤府便是与他一同前来,此刻只见他却不见张凤府,心有疑惑,已知道逍遥并非一个会丢下别人独自逃命的人,便问道:“难道你要找的人不在她手中?”

        “若是在她手中我又岂敢找她拼命?”

        逍遥一句话让叶白荷心中大喜,张凤府既不在芊荨手中便是最好不过,当下便立即道:“你还能不能动?”

        “还有半条命,不碍事,做不得你帮手却也不会成为你的累赘,只是那吹箫的功力好生了得,我们若想战决便只能先从这鬼地方出去,没了风,他的音波功便大打折扣,到时候未必就对付不了他。”

        三尺青锋重新被逍遥气机牵引至手中,叶白荷眼见此景,沉声道:“走。”

        “走?走的了吗?”孟轻舟冷喝,正要再度奏一曲时候却听得芊荨喝止。

        “不必阻拦他们,让他们走就是。”

        “小姐,这……”

        孟轻舟迟疑。

        “若是被主上知道了……”

        “主上此刻正在药浴,没工夫搭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更何况,罗生门的事情,自然有罗生门的人来负责。”芊荨意味深长一笑。“纵使出了甚么岔子,主上也最多不过呵斥我们两句,不过恐怕有的人就未必能有这么幸运了。”

        闻言,孟轻舟面色怪异,张凤府亦是听得糊里糊涂。更莫说已经逃出去的逍遥二人。

        正当逍遥担心这会不会又是芊荨的什么阴谋诡计时候,之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那虚无缥缈女子声音再度传来。

        “哎哟喂,某些人这如意算盘倒是打的挺精,不过只是四个跳梁小丑罢了,又如何能逃的脱我的手心?看我如何将他们拿下就是。”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