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五章 卸磨杀驴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五章 卸磨杀驴

        哪里有什么算计不算计的,说到底我都是为了你好,毕竟那妖女与我也算有不少过节,她又将我朋友抓了过去,我若不给她使点绊子我这心头实在不舒服的很。”张凤府心道看尊使这般模样,多半是依了自己,干脆趁热打铁再多说她一点好话,能捱多久就捱多久,也好过现在就被拎到罗生门去。

        “真是可惜啊可惜。”

        尊使果真如同张凤府所预料那般信了几分。

        “如果被那女人知道她心中挂虑的人,此时此刻竟站到了我这边,也不知她究竟会作何感想。”

        张凤府故作咬牙切齿道:“我与她原本就是两路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挂虑不挂虑的,说实话,她现在也就是没在我面前,她若在我面前,我定教她知道辣椒为什么是辣的。”

        “你说的可是真话?”尊使来了兴致。

        张凤府淡淡道:“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不成?不信你去打听打听有多少次我的性命都险些交代在了她的手上,我今日如此百般为你着想,姑且就算是我对她的报复,等到那四个家伙将刘秋水杀了之后,我们便以最快的度将这消息放出去,到时候且看那妖女要如何应对,至于我……”

        张凤府苦涩一笑。

        “落在你手里我也没打算能真的逃出去,只要能出了胸中这口恶气,我死又有什么关系?只是我那朋友现在还在妖女手中,也不知是死是活,我一想起他就觉得心中有亏欠,尊使,倘若你能念在我曾跟你合作过的份上,救我那位朋友出来,即便你真将我变作傀儡,我也认了。”

        说到此处,他悠悠叹了一口气,虽说前半句话是假,可提起萱萱时候心中的那份亏欠倒是不曾作假,故此,尊使也从张凤府话语中感受到了他的落寞。

        “没看出来你这家伙除了狡猾之外,倒也算有情有义,不过,我最讨厌的便是别人跟我谈条件,我能依你一次已算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若再敢在

        我面前叽叽歪歪,我宁愿现在就一掌拍死你。”

        “行行,我不说,我不说就是了。”

        张凤府讪笑。

        “他们四个走了,咱们赶紧跟上去,这么好的机会可实在是难得的很。”

        ……

        “听说这会儿那世子殿下正消沉的很,也不知是真是假,倘若是真,现在可就是你趁虚而入的绝好机会,因为男人是断然不会拒绝一个在他消沉的时候还愿意陪着他的女人的,你可得把握好机会才行。”小淫,虫自与刘秋水住在了一起之后便没打算轻易离开,其他兄弟三人的下落现在还没打听到,离不开刘秋水的帮忙,更何况眼下有酒有肉又有峨眉派的大弟子伺候自己,他倒并不急于这么快就离开这里。

        此刻他正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享受着刘秋水亲自为他剥的柑橘,一张尖嘴猴腮的脸眼睛已眯成了一条缝。

        “这位世子殿下倒也真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生了一颗玻璃心,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被女人拒绝算什么事情?亏得他还有如此显赫的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不是?换做是我,管你答不答应,先生米煮成熟饭了再说,不过话说回来,以那魔女的身份,倒也的确不是想上就能上的。”

        刘秋水已知萱萱真实身份,只是心中仍有狐疑,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可并非儿戏,若是没有确凿证据,就如此直接捅了出去,难免被人在背后议论是非,更何况先前在揽月坊时候她已在萱萱冷言冷语之一丢尽了颜面。

        “你只说她是罗刹门的魔女,却又没有什么能够证明,我若就这样去告诉世子殿下,只怕他还会将我当做小人,更何况……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突然去找他,合适么?”

        “这倒不然,依我看这个时候你去找他才最为合适。你若能为他顶住流言蜚语的压力,他才会更加对你刮目相看,更何况我既然说了那女人是魔女便不会有假,而且以你的聪明,想必也不会笨到直接说了出去,到时候只需要旁敲侧击有意无意暗示一下,世子定将追问你到底,到时候你再装作逼不得已说出来,如此,他即便心中不怀疑却也至少动摇了七八分,等他真正用心去追查那女人身份之时,便是你刘秋水上位之日。”

        小淫,虫心情不错,说起话来更是让刘秋水完全找不到可以辩驳的地方,刘秋水心道他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跟罗刹门有关这么大的事情,想必他也不是信口雌黄,只是即便如此,刘秋水心中仍有一丝保留,琢磨着也不排除面前这家伙只是为了占自己便宜故意胡编乱造,总之不论事情成与不成,小淫,虫的性命却是决计不能留下,非但他的性命不能留下,甚至连魏巍也是如此。

        眼下魏巍既已准备对他下手,却不知他是如何打算?

        刘秋水一边锤着小淫,虫大腿,一边故意叹气道:“可即便如同你所说,我能得到世子殿下又有什么用呢?只要魏巍还活着我便永远不能安宁,他只需要将我跟他的事情抖出去,到时候神仙都不能挽回局面。”

        “说的倒也是。”

        小淫,虫不动声色,他虽此刻很享受,却并非代表就心猿意马,刘秋水的小把戏又岂能瞒过他?心道你这女人既然如此喜欢演戏,那我就陪你演下去。

        “那你的意思是想除掉那小子?”小淫,虫故意皱起了眉头,“倘若只有那小子一个人,除了他倒也容易,可若是他师兄弟四人连起手来却是决计没有办法了,你该不会是打算卸磨杀驴,想要我去与他师兄弟四人火拼,然后坐收渔人之利吧?”

        “啊……没,没有。”

        被小淫,虫故意道破心中心思的刘秋水慌乱说道。

        “你都告诉了我这么大的事情,我又岂能恩将仇报?虽说我的确是想让魏巍死,可我也知道此事绝对没有那么容易,又哪里敢指望你去替我出手,更何况现在我要是引他单独出来,他又如何看不出来么这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中一定有问题?”

        说到这里,刘秋水又是一阵哀怨。

        “只怪我早先瞎了眼睛,没看清楚他真面目,若是早知道会遇见你,我又怎可能被他占了便宜?说到底,还是怪我自己。”

        这般幽怨倒也有几分楚楚可怜惹人爱怜的样子,只是小淫,虫看穿一切却不点破,只是心中冷笑不已。

        心里寻思,        这般纯情模样,若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美少年多半就会着了刘秋水的道,可到了自己这里,便如同光着身子在台上唱戏一般,所有一切都一览无遗。

        “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只要你心中不埋怨我就好,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你这姑娘的,既然你如此痛恨他,那么我不为你做点事情又太说不过去,只是此事干系重大,那小子是南陵四老的弟子,又还有三个师兄,要动手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一个人打他兄弟四人是绝对打不过的,所以,如果要是有帮手就最好了,并且这帮手一定不要是那小子见过或者认识的人,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刘秋水暗喜,心道这美人计果然管用,只是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却犯难了,不是魏巍认识或者见过的人,这样的人去哪里找?

        不禁愁眉苦眼。

        “这可真不是件好办的事情。”

        “唉,可惜,可惜我那几个兄弟不在,否则我们联手的话,区区南陵四老的弟子又算的了什么?”

        小淫,虫一阵唉声叹气。

        “只是我一个人想要在九重天这地方找到他们简直就是难如登天,如果要是有人能够帮我……”

        “我帮你。”

        刘秋水早就看破小淫,虫心思,知道他是有意借这个机会让峨眉派的弟子给他找人,念起魏巍带来的威胁,刘秋水心中已有了计较。

        琢磨着找几个人出来倒也不难,等到他们两边的人真斗的两败俱伤的时候自己再暗中设计将两边的人全部干掉,斩草除根,到时候再借着小淫,虫给的消息,又怎会担心不能完成心中愿望?

        “只要你的三位兄弟还在九重天,我峨眉的弟子定能将其找出来,等到神不知鬼不觉除了魏巍四人之后,那时候……那时候你们要我做什么,也全由得你们。”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刘秋水已害羞的将头低了下去,让小淫,虫好一阵幻想,只是他又不傻,自然知道刘秋水的小算盘,心道等我兄弟四人团聚,我又岂能稀罕你这么一个二手货?

        “既如此那就最好不过了,我看你现在就赶紧行动,这件事情越早处理越好,省得夜长梦多。”

        “我这就去办。”

        轻轻退出房门之后,刘秋水的娇羞已换成了一副阴沉的脸,召集峨眉姐妹吩咐下去之后,跟随她们一起出去寻人,只是方才踏出客店不久,刘秋水确定小淫,虫并没有跟来之后,才突然脱离了众位姐妹,朝另一个方向飞快遁去。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