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殿下救命

第二百二十四章 殿下救命

        人间修罗第一卷池中物第二百二十四章殿下救命世子殿下,救……救命……”

        九重天供人休息的客店不少,除了最为有名的揽月坊之外,还有不少豪华不下于其的酒楼,文肃并未住在揽月坊,除了揽月坊某个女子说了最为让他痛心的话之外,更因为那位九重天的大小姐似乎对他这世子殿下的身份并不是多么在乎。

        文肃风流不羁是真,却也知道热脸不贴冷屁股的道理。

        这段时间来看他的人不少,从江湖武夫到达官贵人,几乎络绎不绝,他已很久没有好好睡上一觉,只是借酒浇愁。

        约摸七八分醉意的文肃踉踉跄跄打开房门,正好奇是何人在外面呼喊时候,才打开门便见一个原本貌美冷清,此刻却大半个身子被血水湿透的女子面色苍白,直接朝他怀中倒了过去。

        文肃的酒意瞬间清醒大半。

        “刘……刘师妹……你这是怎么回事?”

        刘秋水的身上不下四五处剑伤,且剑剑锋利,平日里冰冷似乎不近人情的峨眉大弟子此刻竟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来人,快来人,快来人救人。”

        杀人者多,会简单救人者亦不在少数,碰巧点苍派王大海便是其中之一,一番手忙脚乱之后终是将刘秋水的伤势暂且止住,不知不觉竟已满头大汗。

        “殿下请放心,刘姑娘受的是剑伤,虽伤势严重,不过好在并没有性命之忧,从伤口来看,用剑的人当是一个高手,只是……”

        “只是什么?”

        “没……没什么,或许是我想多了。”

        王大海狐疑,却并未将心中疑虑说出来。

        文肃沉声道:“保住性命就好,没别的事情还请诸位先出去,容她在这里好好休息,还有,劳烦诸位替我通知峨眉派,这里,暂时我来守着,有什么需要我会叫你们。”

        众人分别退下,只是王大海在关上房门那一刻,脸上疑云重重。

        最为了解他的师兄叶大同已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待关心刘秋水的众人离去之后才将王大海拉到一旁。

        “师弟,你发现了什么?”

        “这……”

        “此处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事是不能对我这个师兄说的?”

        “好吧。”

        王大海打消心中顾虑,虽说学武专一门,可他恰好知道一些简单医理,故此才在当日里火并泰山王时候让百花谷黄雀与他一起出手寻找金钟罩的破绽,他已看出了刘秋水身上的不对劲。

        “刘秋水的确是受了很重的伤,可怪就怪在倘若只有一剑不致命也就罢了,为何会连续四五剑都恰到好处不伤及性命?”

        “师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我怀疑这伤其实根本就是她自己故意弄成这样。”

        “闭嘴。”

        叶大同低声呵斥。

        “休要胡言乱语,无缘无故她将自己弄成这幅模样做什么?”

        “这……”

        王大海亦是百思不得其解,正在此时负责通知峨眉的人回来,带来一个并不太好的消息。

        峨眉十数精锐弟子出门,至今未归。

        ……

        “殿下……”

        刘秋水悠悠转醒,醒来便是泪如泉涌。

        “殿下替我做主,也替我峨眉那么多姐妹做主。”

        “做主?”

        文肃皱眉。

        “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主的?刘师妹你尽管直说,只要我能出力便不会推辞。”

        “殿下你的四个侍卫叛变了,勾结邪魔外道,我的十几个师妹已尽数遭了他们毒手,至于我……至于我……”

        说到这里,刘秋水已是泣不成声。

        文肃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至于你怎么样?快说……”

        “我被他们……被他们……算了,我不活了,让我死了去。”

        踉跄下床就要去取床边宝剑,拔剑自刎,却被文肃抢先一步。

        “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们四个对我忠心耿耿,绝对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殿下……难道我说的话你都不信么?你若是不信……尽管要人来查看我身子就行,反正我也没打算继续活下去了,我……我给峨眉丢脸了。”

        房中等待的数十人均齐齐变色,更有门派女弟子在文肃示意之下亲自替刘秋水验过身子,得到的答案已是不用多说。

        “他们四个从小便跟着我,怎可能……怎么可能……”

        刘秋水凄然道:“殿下,难道你觉得我会拿我峨眉十几条人命跟我的名声与你开玩笑么?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不信你立马让他们回来跟你对质,到时候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梨花带泪,我见犹怜。

        “来人,立马替我将他们四人叫来。”

        但片刻之后又得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魏巍四人不见了。

        文肃心沉到了谷底。

        “怎么可能这么巧?一定不会……”

        侍卫不离身,这几乎已是文肃心中早就认定的事情。而事实上魏巍师兄弟四人也从未出过什么纰漏。

        “一定是他们知道我侥幸逃了回来,不敢来见你,殿下,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替我峨眉十几个姐妹做主。”

        “放心吧,倘若真有此事,我决计不会放过他们,倒是现在,还请刘师妹你安心养伤,千万不要想不开,否则这件事情到时候会成了死无对证,纵然我想替你做主,也未必能真的做主。”

        文肃站起身,又沉声道:“谁愿意留下来照顾刘师妹,她此刻情绪极为不稳定,需要有人守护,此事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刘师妹绝对不能有什么闪失。”

        有人自告奋勇,众人打算离去,却在此时刘秋水突然柔弱道:“点苍派王师叔,能请你留下来么?”

        心中早已有了定论的王大海不由得愣住,也立即停住脚步。

        “我?”

        他心中咯噔一下。

        “刘师妹你是女子,我留在这里怕是多有不便。”

        “方才我的伤是王师叔你经手,最为精通医理的百花谷师姐们此刻不在,这里已经没有人比你更精通医术,我若有恙,也只有你才有办法能救我,我刘秋水今日遭此屈辱,原本并未打算苟且偷生,可我若是就这么死了,我那十几个姐妹的冤魂又怎能安

        宁?所以,王师叔,亦只能劳烦你……”

        “这……”

        王大海已隐隐觉得不妙。

        “王老前辈,我看不如就按照她说的办。”

        文肃沉声说道。

        “这件事情我也想弄个清楚明白。”

        文肃已经开口,王大海却是再也无法拒绝,只能应声答应。

        待到众人四下离去之后,刘秋水又借故暂时支开另外两个守护的女子。

        这才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一脸阴沉的王大海,轻声说道:“王师叔,你看我伤的重不重?”

        此时王大海大约已经知道刘秋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沉声说道:“伤的的确挺重,深可见骨,若非早年我曾学了一点治病救人医术,恐怕未必就能在你血液流干之前将你的性命救回来。”

        “那……”

        刘秋水突然靠近王大海,在其耳边吐气如兰道。

        “王师叔你是否也能看出来我的伤是由什么造成?”

        王大海后退两步,皱眉道:“看出你的伤势并不难,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你的伤是剑所致。”

        刘秋水又道:“剑也分很多种,不知道师叔你能不能看出来我的伤是由什么样的剑造成的。”

        “刘师侄,你究竟想说什么?”

        王大海森冷道。

        “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不必如此拐弯抹角。”

        “那……我可就直说了。”

        刘秋水淡淡一笑,之前柔弱姿态荡然无存。

        “想必刘师叔早就看了出来我的伤口薄而深。能造成这样的剑伤,说明凶手的剑很薄很细,而且很轻很锋利。”

        “没错。”王大海冷哼一声并不否认。“可那又如何?天下这样的剑多的是,并不能证明什么。”

        “天下这样的剑的确多的是,可有这样的剑又能五剑伤我而不死的人却是屈指可数,换句话说,就是除非想要杀我的人是个傻子,又或者说……这一切根本就是我自己弄出来的把戏。”

        “你……”

        王大海紧咬牙关。

        “你果然承认了。”

        “是的,我非但承认,我还打算请王师叔你帮我一个忙。”

        温暖厢房之内,刘秋水满脸笑意贴近不断后退的王大海,直到将王大海逼的退无可退。

        “刘秋水,莫要以为你是晚辈我便不能拿你怎么样。”王大海低声怒斥。

        刘秋水却是主动将上半身衣裳褪下了一半,笑靥如花。

        “刘师叔,你怕什么?怕我会吃了你不成?我只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只要你替我做成了这件事情,我保证你会得到很多好处……甚至,你还可以得到我,这笔买卖你做不做?”

        “我若是不上你的贼船又如何?刘秋水,我不知你这女人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请你自重。”王大海准备起身离开。

        刘秋水死死堵住房门,冷笑着说道。

        “王大海,你别想出去,你若出去,我可就要喊了,就说你欺负我,侮辱我……你猜,他们是相信你这个血气方刚正值壮年的男人,还是相信我这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可怜女人?”

        加入书签,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