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三十二章 江湖之深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三十二章 江湖之深

        叶大同不知为何之前与自己同样信不过刘秋水的师弟王大海怎的突然开始替刘秋水说话。

        他又看王大海看向自己的一双眼中似乎别有深意,心道师弟应当有话要跟我说,只是眼见此行前来的所有人都向着刘秋水那边,叶大同生性直爽,却也难以压下心中之气,沉声道:“我只是想不明白而已。”

        “事实就在眼前,叶师叔你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刘秋水再度凄怜问道。

        叶大同道:“已经杀了的人有什么理由再挪来挪去?难道他们四个不嫌累么?按照我看来,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有人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些峨眉弟子的真正死因。”

        他这般一说倒也让众人觉得有道理,但此时刘秋水抽泣越让人觉着凄凉,叶大同眼见众人动摇,正要再说话时候,刘秋水身后几个峨眉弟子已站了出来。

        “叶师叔,我们敬你是前辈,故此才容你说出自己看法,只是你为何如此偏袒他们说话,我师姐如今已成了这幅模样,难道你还觉得不够可怜么?还是说难道你觉得我师姐故意将自己弄成这幅模样,其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栽赃嫁祸?”

        “哼……”

        区区小辈胆敢如此质问自己,叶大同自是不悦,冷哼一声说道。

        “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也并非就没有那个可能。”

        “你……”

        “够了,不要再吵了。”

        从呕吐之中暂时稳下来的文肃低声说了一句。

        “将峨眉弟子妥善安葬,此地还是没现他们四个身影,如果实在将他们四个找不出来,便请求九重天帮忙,只要有他们一句话,要将他们四个人找出来不过是易如反掌。”

        回去的路上众人各怀心思,均不言语,气氛怪异至极,倒是刘秋水越虚弱,两个峨眉女子扶她不住,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向文肃那边倒去。

        “还是我来吧。”

        瞧着刘秋水只剩下半条命不到的可怜模样,文肃便不得不将这一切归咎于魏巍师兄弟四人身上,又看刘秋水即便受了重伤又才刚刚哭过,可脸颊挂着的两行泪痕非但没有让她看起来憔悴,反而十分让人爱怜。

        如此美人,又有哪个男人见了不会动心呢?

        “不……不用。”

        刘秋水无力说道。

        “我……我自己能走……不用殿下费心,再说了,如今我……我……”

        说到这里,刘秋水又是一阵凄凉。

        “我如今只是残花败柳,怕脏了世子殿下。”

        “秋水师妹休要胡说。”

        刘秋水越是可怜,文肃便越自责。

        到了此时此刻又怎能不替魏巍他们多多少少为这可怜的女子做点事情?

        “你若有恙,要我如何心安?”

        说罢便上前去背刘秋水,刘秋水死死不让,奈何踉跄倒地,终是被文肃背在了背上,身后众人一阵唏嘘。

        低语叹息称赞皆有。

        并无人注意到此时此刻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正有一个断了一条手臂浑身血污,狼狈不已的年轻人彻底呆住。

        余下一条手臂上的一把脸浑身嗡嗡作响,死死抓住剑柄的一只手捏的咯吱咯吱作响,便是并不高大威猛的身体此时也是忍不住颤抖。

        “刘秋水……”

        这三个字几乎是从魏巍的喉咙里嘶哑着咆哮出来。

        “你这心如毒蝎又狡猾无比的贱人。”

        当魏巍看到文肃背上背着的那女人的时候,便已经大概猜到了不少事情。

        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到了刘秋水的手中还能有机会活下来,毕竟之前若是刘秋水真铁了心要找自己,那自己一定逃不远。

        原来她早就准备好了下一步的棋。

        魏巍想过就如此冲杀出去直接跟文肃说个清楚明白,可众口悠悠,又是如此时候,他在刘秋水手上吃了大亏,又岂能不知刘秋水定早就想到了一切?

        “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若是就这么出去,下场只有一个死,我若死了,又有谁来知道我师兄弟四人的冤屈……对了……”

        魏巍眼冒精光。

        “叶前辈与我师兄他们也算交好,眼下又只有他一人信不过刘秋水,我若找他,再通过他见世子殿下,说不定此事可成。”

        ……

        “师弟,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

        终于到了师兄弟二人单独说话时机,叶大同迫不及待问出这个问题,他与王大海年龄并相差不大,但他入门较早,故此做了师兄,此刻他说话时候也是将自己当做了长兄看待。

        “之前你分明说刘秋水有问题,为何你方才却偏偏要帮她说话?莫非你肚子里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不成?”

        “哪里来的什么迷魂汤,我也正要跟师兄你说这件事情。”

        当下,王大海便将刘秋水的话原原本本说给了叶大同听,后者听罢已是满头疑云。

        “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女人有问题,果然……”

        “的确是有问题,不过这问题比起他们师兄弟四人之前的所作所为,却根本算不上什么问题。”

        “师弟,难道你也相信刘秋水的话?”

        叶大同依旧不愿轻易相信。

        “魏巍这家伙我倒也接触过,虽说其心不正,不过可不要忘了他还有三个师兄,他师兄三人,照我看品行却是端正的很,他们又如何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你能相信堂堂世子殿下的侍卫是不经过王府考验就能随随便便进去的么?”

        “师兄你说的的确如此。”

        王大海也不生气,他之前已答应刘秋水替她做成这件事情,又见刘秋水的遭遇着实可怜,故此便打算说服叶大同。

        只因这件事情除了自己,也就只有叶大同最为怀疑。

        “他们三人品行的确还算端正,可如果这件事情他们不得不做?而且非做不可呢。”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师弟。”叶大同知他还有下文,便洗耳恭听。

        “此事其实说到底还是因魏巍而起,他早就垂涎刘秋水美色,咱们都知道同行来的这些女娃子们不知有多少倾心世子殿下,刘秋水也是如此,他看中这个机会,将刘秋水利诱,又逼她就范,刘秋水不从,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其实刘秋水说谎的不只是伤口这件事情,还有她被玷污这件事情,其实都是魏巍一个人干的。”

        “不过虽说是一个人干的,可到了他们师兄弟四人这里,跟四个人干的又有什么区别?老大他们不想事情败露给世子殿下蒙羞,一个萍水相逢的刘秋水,还有一个情同手足的老四魏巍,你觉得他们兄弟三人会选择杀谁?”

        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叶大同似乎再也找不到半点质疑之处,良久才疑惑道。

        “可……他们也根本没有必要还花那么大力气将尸体搬了那么远。”

        “师兄,你平日里那么聪明,悟性又那么高,怎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王大海摇头苦笑,心道实际若非刘秋水指点,其实自己也不一定能想明白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他们当然是为了毁灭证据,你也见到了打斗之处所有的痕迹都被人毁去,他兄弟四人的剑气传承自南陵四老,自然能很容易分辨出来,其实就连今天那些峨眉弟子的尸体,她们所受的伤也是来自魏巍兄弟四人的剑气,师兄你肯定也看了出来。”

        “没错,我的确看了出来,不过我没说出来,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我们想的这么简单,我若明说出来,即便魏巍他们有心出来澄清事实,以世子殿下嫉恶如仇的性格,也未必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可有些事情原本就是这么简单,只是师兄你先入为主,你觉得刘秋水并非什么省油的灯,所以就觉得她做什么都有问题,我不得不说,在这件事情上,刘秋水固然有错,却也错不在她,换句话说,其实刘秋水这么做……我们也并不是不能原谅,更何况我点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与峨眉也算有些交情,死了这么多峨眉弟子,伤势又的确无可争议,我们又怎么可以还睁着眼睛说瞎话对不对?”

        王大海一番话落,见叶大同已闭上眼睛大概已无话可说。

        心道或许让师兄自己想明白这个道理更为合适,刘秋水固然可恶,可害了十几条性命的魏巍他们岂非更加可恶?

        “师兄,在这件事情上,我是站在刘秋水这边的,她做的一切都情有可原,现在就等魏巍师兄弟四人现身,不过他们若真的没有问题,为何我们找了他们这么久,还是没见到他们影子呢?”

        叶大同退出了房门。

        江湖之深,九重天之深,却始终比不得人心更深。

        要不怎么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叶前辈,他可听了你的话么?”

        此刻,见王大海双手负后,一脸凝重而来,刘秋水心中七上八下,却故作一副疲惫艰难模样。

        “我知道他之前肯定心中疑我,故此我才不得不将这件事真实样子说出来,虽说我一个女子对于这些事情实在难以启齿,可为了报仇,我却不得不这么做。”

        “你不必如此激动,你的话我已经尽数说给了师兄听,师兄或许之前对你还有偏见,可他毕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我相信这件事情。他心中一定有数,知道该怎么做。世子殿下已经去了揽月坊,以他的面子,相信要请那妖女出手寻找魏巍他们下落,当不会是什么难事。”

        提起大小姐三个字,王大海难免有一丝不快,可与芊荨虽有恩怨,但芊荨却还有分寸,知道点到即止,并不伤人性命,比之芊荨的仁慈,魏巍兄弟四人……说是禽兽不如恐怕都不为过。

        “找那个妖女?那妖女靠得住么?”

        刘秋水担忧的问道。

        “就怕她只是嘴上答应,却不付诸行动,到时候难道真的拖下去么?时间越长,想找到他们四人只会越难。”

        时间越长,这件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只会越大,想要找活人容易,要找死人可应该去哪里找才对?

        倒是一个魏巍。

        刘秋水心中冷笑。

        心道:“魏巍,你若是聪明点就该找个地方躲起来一辈子不要出现,可你若是自寻死路要出来露面,那可怪不得我刘秋水心狠手辣了……不过……即便你不出来露面,只要你还活着,我也会寝食难安,所以,你必须死。”

        叶大同不知刘秋水心里心思,只是见她担心模样,低声安慰道:“此事应当不会有差池,妖女纵然再不想帮这个忙,可此番一下就是十几条人命,又是峨眉这种名门大派,即便早晚都会撕破脸皮,此刻却毕竟还没有,所以这个忙她们肯定会帮,你安心休息就是,师兄那边……我来处理,总之会给峨眉一个交代就是。”

        ……

        “魏巍,你们四个家伙如果不想不明不白就这样被世子殿下千里追杀,就赶紧出来露面。难道你们要一辈子如此躲藏下去不成?岂不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被峨眉派与皇家两边一起追杀,你们又能藏到哪里去?”

        “即便峨眉派弟子真是你们所杀,我相信你们也一定有理由,绝对不是刘秋水说的那么简单,这个女人从今日趴在世子殿下背上时候我便能看出来她绝对没有师弟说的这么简单,否则又为何要师弟主动找我来解释?”

        叶大同独自一人在房间低语,正是愁上心来无处泄。

        “关键地方一定在于战斗之处,不可能所有的痕迹都被掩盖,一定会有什么纰漏。”

        叶大同想起此处,顿时打起精神,直朝之前刘秋水所说战斗之处而去。

        看那地方满目疮痍,所有剑气纵横痕迹都被人毁去,叶大同正要细细巡查时候,却突然听得一个声音叹气道。

        “别找了,叶师叔,纵然你找遍了附近也绝对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刘秋水这个女人远远比我们想的还要聪明,所有地方都被他毁去,所有尸体……甚至……连同我三位师兄的尸体。”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