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九十九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九十九

        “怎么?小子,这就害怕了?”

        见张凤府愣住,秃顶老头儿眼里止不住的快意。

        “这次我可说的都是真的,绝对没有骗你,只是你有那个胆子从尊上那里弄来药材吗?”

        “就算弄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张凤府硬着头皮说了一句,心道看这老头儿这次的话,当不会有问题,只是这么做实在需要承担极大的风险,还得要好好考虑考虑究竟划不划算才行。

        他就如此随着老头儿将药汤一一分下去,也见到了那些接药汤的手,却并不是死士那般僵硬。

        “他们不是死人?”张凤府低声问了一句。

        “我又什么时候说过他们是死人?”驼背老头儿嘿嘿一笑。

        “那就是死人跟活人住在一起?”

        张凤府倒显得有几分诧异。

        “然后由他们负责分药汤下去,是不是如此?”

        “还算你小子不算太笨,这里的每一处房间里面都有一个活人在看守,不过说是活人,其实过的日子却跟死人也没有多大的分别。”

        说到这里,老头儿话里竟还有着几分得意之色。

        “因为他们注定是见不得光的,只能一辈子都活在这小小的石室之中,我比起他们可要幸运的多,最起码还能时常在罗生门走动走动,吹吹风也是好的,虽说可以走动的范围也就只有那么大。”

        “一辈子只能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的确是一种折磨。”

        看着面前从石室里伸出来的一只惨白人手,张凤府为他接好药汤,情不自禁说了一句。

        “不过其实人活在世上某些时候不也正如同生活在这样一个石室里面?相比起来,我倒觉得能在这石室里面安安稳稳过下半辈子,总是比在外面的天地闯荡舒服的多,最起码有吃有喝什么都不用愁。”

        药汤突然洒了几滴出来,张凤府能清楚看到端着一只碗的那只手抖了一下,将碗里无数名贵药材熬制出来的浓郁药汤

        (本章未完,请翻页)

        洒出来了两滴。

        药汤滴在台阶之上,很快便渗透到了地缝之中,只留浓郁香气。

        “有意思。”

        隔着石门,里面那人沙哑的说了一句。

        “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在这样的地方生活比在外面舒服。”

        “难道不是么!”

        张凤府有些惊讶于这样与死人为伴的人居然还会开口说话,倒让他生出来几分好奇心。

        笑着说道:“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世事总是如此。”

        “别浪费时间了,该往下走了。”

        秃顶老头儿似乎并不愿意张凤府跟这人说话太多,低声说了一句,张凤府亦只能提着药桶跟在他屁股后面朝最下面继续走去。

        但临走时候仍是不忘下意识看了那石室一眼。

        石室上写着九十九三个字,是石室的编号。

        “最好不要跟这些家伙接触,尤其是九十九。”

        走在张凤府之前佝偻着身子的秃顶老头儿低声说了一句。

        “跟这些家伙接触太多准没好事。”

        “这话怎么说?”张凤府正要询问为何事事依着自己的老头儿为何突然命令自己的时候,老头儿先说了话,张凤府亦只能应了上去。

        “不过只是一群看守死士的家伙罢了,为何接触就没好事?”

        “你曾见过有几个经常跟死人接触的家伙能给人带来什么好运气?你小子那么聪明,怎的也不想想一个人若是长年累月跟一群死人待在一起,这样的人多半都性格残缺,所以你看江湖上那些臭名昭著的大贼几乎都是从小都有各自不同,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他们这群家伙就是如此。”

        老头儿正经起来时候倒也有几分长辈训斥晚辈的味道,张凤府纵然平日里并不喜欢老头儿的那么多心思,此刻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

        远了不说,就说东南西北四大淫侠,又有哪一个不是从小就恶贯满盈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可即便如此,你又为什么单独说尤其是九十九号?”张凤府疑惑问道,他不知道却想弄明白的事情太多,而眼下似乎能给他问题答案的也只有老头儿一个人。“这九十九号难道跟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

        “一样不一样我不知道,我只晓得即便是一视同仁的尊使大人,对所有人都待见,却唯独不怎么待见九十九号。”

        老头儿说到这里,别有深意转过身抬头瞄了张凤府一眼,说道:“尊使大人待见的人,有可能值得待见,有可能不值得待见,但尊使大人不待见的人,我们这些下人千万不要去待见,惹火了苟或大人或许还有办法挽留,在罗生门惹怒了尊使,好一点的情况被做成死士,还保留一副躯体。差一点的有可能连躯体都保不住,直接被丢进了熔浆里连尸体都不剩下。”

        “说了这么多你也没告诉我究竟为什么尊使不待见这个家伙。”

        张凤府顿了顿,又道。

        “我也没有非要刨根问底的意思,只是觉着这九十九号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所以我很好奇,你要说就说,不说也罢。”

        “跟你说话?跟你说话你以为就是什么好事?若不是因为他的话太多,又怎会落得现在这步田地?一句话,荀牧这家伙能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家伙废话太多,若非如此,恐怕现在就是苟或大人见了他也得低声下气。”

        说到这里时候,老头儿刻意压低了语气,又鬼鬼祟祟朝四周看了一眼,确定神出鬼没的苟或现在并不在附近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他不说也就罢了,一说张凤府更来了兴趣,便纠缠他说个清楚明白,将药汤倒入三足鼎,暂时没有其他事情之后,赖不住张凤府纠缠,老头儿便关好石门娓娓道来。

        九十九原本是尊使的侍卫,只因平日里喜欢啰嗦废话太多,后面某次因为太过话痨,惹怒了尊使,便被下到了与死士为伍。

        “就因为话太多便落得如此下场,渍渍渍,这女魔头倒也真下得去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