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四十五章 千年王八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四十五章 千年王八

        你知道的倒是挺清楚。

        比起足够让任何习武之人为之癫狂的藏,张凤府此刻却是更想去看一看瘸子两个倒霉鬼的安危,即便不能与他二位单独相处聊聊,多少能见他们一面,确定他们并没有缺胳膊少腿却也足够了。

        跟着芊芊兜兜转转,竟发现好巧不巧,瘸子驼背二人被关押的地方正是九十九所在的石室。

        是石室,却也是囚牢。

        之前张凤府跟随芊芊进去的时候,发现这偌大的从山体内部开凿出来的石室,除了简单几样石桌石凳以及可供休息的石床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个文弱病态的中年男人,头束冠,穿着一身许久不曾换洗,隐隐有一股馊味儿的白衣,他的石桌之上还放着不少残余药汤水渍的瓷碗,以及一堆泛黄的古籍。

        一筐揉成团的废纸上密密麻麻笔走龙蛇,如此一片死寂的地方倒是文房四宝皆有,这一点让张凤府有些意外。

        有些枯槁的面庞,颧骨深深凹陷进去,一双大眼周围尽是黑色的眼圈,如同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一般。

        事实上荀牧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

        作为看守此地死士的看守人,原本面对时不时就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失去控制的死士就已极其耗神,更何况又丢进来两个并非死士,有思想有心机的大活人?

        故此当芊芊开启石门进来的那一刹那,荀牧除了对于芊芊的尊敬以及诚惶诚恐之外,眼里却还有一丝如释重负的光彩。

        他不过只是淡淡看了张凤府一眼,随即便在张凤府身上的衣裳上定格住,一身淡青色的长衫,隐隐有些褪色,却洗的干干净净还隐隐带着几分皂角的香味,张凤府的气定神闲已足够说明这件衣裳是谁给他穿的。

        尊使。

        荀牧恭恭敬敬躬身说了一句。

        芊芊亦只不过如他看张凤府那般淡然的看了他一眼。

        不必如此客气,你还是叫我小姐比较好,叫我尊使显得很生分。

        小姐

        嘴里呢喃这两个字,荀牧竟好像是在回忆前尘往事一般觉得已经隔了许久。

        但他仍是恭敬说道:在下不敢,今日尊使来可是为了看人?

        的确是来看人,也来看看你。

        看我?

        没错,看你,看你有没有被这里的生活磨掉了你的性子,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我想多了。

        芊芊蹲下身子从纸篓里随意捏出来两团废纸,见上面写的都是一些圣人之道,诸如此类等等。

        一个人的日子实在太过寂寞,张凤府相信荀牧很长一段时间来靠的都是在纸上写写画画来排遣无聊的时光,但这样的举动似乎并不是很让芊芊欢喜,甚至还有些生气。

        张凤府隐约觉得那是恨铁不成钢的生气。

        芊芊冷哼说道:

        待在这里的时间很长,为何不趁这个时候多练功,多利用好你能利用的资源强大自己,偏偏要读这些无用的书籍,光靠你读书便能将敌人读趴下不成?那还不如咱们罗生门齐齐朗诵经文对着敌人口水唾沫星子乱喷呢。

        荀牧身子一震,但仍是为自己辩解道:学武再多,不知为何学武也是枉然。

        打住。

        芊芊不耐烦。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狗屁大道理,因为每每听你说这些道理我就觉得火冒三丈,既然你喜欢在这里读书写字,那你干脆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等到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错了,打算悔改了再来找我。

        谁都应该听的出来此时此刻纵使不直接认错,也应该说句软话让芊芊稍微平复心中怒火,张凤府却没想到在这高手林立,芊芊权利至高无上的罗生门,荀牧竟然说了那样一句话。

        呆下去纵然最好,可我这里的书已经读了一我就让你看个够,我收回之前的话,我看你干脆就在这里看到死得了,也就别打算再出去了。

        为读书而死,是在下的荣幸。

        废话少说,我让你看守的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很好。

        当荀牧在前开启又一道内门时候,张凤府果真见到了被镣铐锁起来的瘸子驼背二人,二人倒也的确未受什么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待,活的好好的,死士躺着的地方在外面,他们住在里面,除了有些闷热之外,其他的应有尽有,不难看出这里在没有关押他们二人之前,应当是荀牧用来休息的地方,死士也并非时时刻刻需要看守,至少放出去的时候是不需要的,而这时候就成了荀牧为数不多可以休息的宝贵时间。

        当看到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张凤府踏进来,瘸子驼背二人齐齐瞪大眼睛,却在紧接着看到芊芊又进来之后,两眼恢复死寂。

        瘸子喃喃道:完了,这下全完了,就连这臭小子都被抓进来了,咱们可是彻底没救了。

        驼背老头儿却是皱了皱眉头,未说话,因为他已听到芊芊先开了口。

        用不用我在外面等你们?给你们叙叙旧的机会?

        你有这么好心?张凤府故作讶异,但芊芊在听到他那句话后就转身出了去,淡淡道:除非你们三个如同老鼠一般会打地洞,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家伙,就算你会打地洞,往下打只会打穿了罗生门,被岩浆烧死,往上打,九重天有多深你自己掂量着来,可别到时候废了那么多事吃力不讨好。

        真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张凤府抱怨了一句,便与瘸子二人打开了话匣子,将丢下他二人独自逃命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当听到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黄泉身上时候。瘸子二人不免一阵叹息。

        如果运气好宋帝王得手了的话,逍遥他们应该还活着。

        张凤府沉声说道。

        不过现在黑寡妇他们分身乏术,即便想来救我们,恐怕也拿不出人来救我们,而且据我现在对罗生门的了解,就算他们现在拿的出人来救我们,也并不代表就一定会救出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好在暂时还没有什么性命危险。

        将与尊上的那段事情故意隐去,并非张凤府不信任他二人,而是因为这件事情最好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保住三个人的性命才是当务之急。

        又或者说即便黑寡妇有足够的人手来救我们,她也未必真会那样做。

        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最先看开的是驼背老人,反正再怎么忧虑也跑不出去,倒不如好好享受现在的日子。

        被你看出来了。张凤府轻声一笑。我们跟她只是有那么一段路程顺路罢了,她能将我带进来九重天已经是帮了我最大的忙,其他的事情我却是没打算指望她,我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机会,我要找人将这里的一切赶紧送回去才行,光靠我一个人,想打九重天的主意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这个时候如果还不想着搬救兵,那对于我奉师门之命追杀叛徒的事情,恐怕也只能胎死腹中了。

        容我多嘴问一句。

        驼背低声道。

        你要追杀的那个人如今实力如何?

        强。

        张凤府斩钉截铁般说道。

        很强,并且手下拥有一大批已经变节,愿意为他效力的高手,说的难听点,他要是不想出面,谁都不能逼他出面,甚至有可能连宫主都不行。

        就好像一只千年王八,除非他自己将脑袋从龟壳里面伸出来,不然谁都拿他没有办法。

        所以我现在必须得找机会将这里的一切传回师门,请师门做主,不过现在这女魔头时时刻刻盯着我,不怕你们笑话,我连撒泡尿的时间她都形影不离,这才是最难办的问题。

        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瘸子听完之后突然正色说道。

        既然你说了这女魔头现在似乎很听你的话,你不妨提出来想去九重天看看,到时候再寻找合适的机会将这里的情况传出去,争取赶在变数之前搬来救兵,你觉得如何?

        办法听起来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魔头肯不肯听,而且如果去九重天

        张凤府脑海中浮现出许多人和事,又低声道:也罢,行不行我都会试试看,倒是你们二位,就请你们先暂时待在这个地方,等到我将这里的情况传回师门之后,以师门在中原的地位,定能请的动中原各门各派前来支援,到时候九重天定少不了一番天翻地覆,再寻找机会将你二位救出来。

        嘀嘀咕咕说什么,这么久时间?

        石门之外,芊芊正百无聊赖翻阅着已经被荀牧烂熟于心的圣贤书,单手撑着头颅慵懒无比,见张凤府出来之后,脸上的不满溢于言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聊聊最近天气如何也不行?

        张凤府率先出了石室,但仍是走之前有意无意看了荀牧一眼,见到他并无异色之后才离开。

        芊芊追了上去,这般主次顺序倒是让荀牧有些惊讶,但他随即在没多久时间就送来的一筐圣贤书中沉浸了进去,风雨不动。

        我想去九重天看看。

        张凤府犹豫半天,终是说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芊芊却也并不意外,轻笑道:腿长在你身上,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咯,我又不会拦着你,藏你也可以随时去,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

        真有这么好?

        张凤府试探性的问道。

        是不是我去哪里都由得我自己?

        芊芊道:难道还由得我?只是你去哪里都不可以撇下我独自一人。

        包括天尊那里?

        不行。

        芊芊突然冷了脸。

        在罗生门这个地方,你哪里都可以去,甚至我的房间你都可以随意出入,唯独不能去天尊和尊上的地方,不然出了事我都保不住你。

        我随口一说而已,你如此紧张做什么?

        张凤府心里窃喜,脸上故作正经。

        心道尊上的地方我可是早就去过了,倒是这天尊,你这女魔头越是不让我去,我却越是对这不知来历的家伙感兴趣。

        既然允许我去九重天,那么咱们现在就出发吧,正好没什么事情,我也想看看这九重天大比武究竟有多热闹。

        现在?

        怎么?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

        芊芊摇摇头,却心中有些狐疑,心道这家伙才见了那两个老不死的,这么着急就要去九重天,也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且先跟他去看一看。

        不过咱们如此大张旗鼓始终不好,想必你也知道了我跟那妖女的恩怨,我若如此光明正大陪你去,指不定会弄出来什么幺蛾子,所以还是乔装打扮一番最好了。

        这个随你,反正我只是去看看热闹,没其他的想法。

        你可千万不要想着去了九重天便能从我手中逃走,毕竟可别忘了你的两个朋友。

        芊芊再度提醒,即便她心中仍然认为将张凤府控制住的办法最好莫过于制作成傀儡。

        另外,去九重天之前我要先去另外一个地方,你就跟着我一起去,你想要在罗生门得到跟苟或一样的权利,就只有乖乖听我的,我去哪里你去哪里,不然一切都免谈。

        张凤府已大概猜到了她要带他去什么地方,两次见面,头一次见面除了狼狈和留下一句狠话之外,几乎什么都没做到,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却已经有了天差地别,负责看守黄泉路青铜巨门的两个皓月手下得力干将,在看到熟悉的张凤府跟在芊芊屁股后面之后俱是眯了眯眼,释放出来的杀机在芊芊从他们面前路过之时恰到好处的隐藏起来。

        被如此杀机锁定,让张凤府觉得如坐针毡,尤其在见到高台之上,逐渐凋敝的天山雪莲之下那个时常挂着微笑的男人之后,这种因为不可战胜带来的惶恐以及身体不由自主的不听使唤越发浓烈。

        你还活着?

        皓月忽略了冷脸的芊芊,一双眼直勾勾盯着张凤府,就如同一只不知何时会完全醒来的猛兽半睁着眼睛盯着一只猎物一般。

        至少张凤府觉得此时此刻在皓月面前,自己的确只是一只可以随意被他捏死的猎物。

        侥幸不死而已,让你失望了。

        即便有着芊芊做倚仗,张凤府对上皓月时候依旧没来由的心里不自信。

        皓月站起身双手负后,环视张凤府一圈,淡淡笑道:你曾问我认不认得你,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了。

        什么?

        张凤府心里一惊。

        难不成这家伙竟然认出了自己?这实在没有理由,心道十年前皓月叛逃出师门时候自己应当还在乱葬岗苦苦求生才对,他绝没有理由认识自己,更何况十年人事几番新,纵然十年之前曾见过面,也不一定在十年之后能清楚认出来才对。

        我认得你。

        皓月一字一句笑眯眯的对张凤府说道。

        能在我的手下不死,侥幸捡回一条命的你还是第一个,短短时间之内能从大小姐傍上二小姐,你倒是艳福不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