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五十章 往事《二》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五十章 往事《二》

        扎马要领,头顶天。脚抓地,空胸踏气,垂直踏肩。”

        漫天风雨之际,一行少年正于风中颠倒西歪,摇摇晃晃,在他们面前是一个威严的男人,年纪约摸五十来岁,一双如同鹰眼一般锐利的眼睛正缓缓扫视在这约摸三四十个少年身上。

        “马步都扎不稳,谈什么成为高手?你们可曾见过连马步都扎不稳的高手?又可曾见过连刀都拿不稳的刀客?”

        “我当年刚刚上雪山时候正如你们今日一般,全靠一股毅力支撑下来,这天下若论起天赋异禀,论起谁比谁聪明,谁又真正比谁聪明多少?能长久时间咬牙坚持下来做一件事情,才会真正为我雪山所用,你们都是我从中原各地精心挑选出来的人,不过我却不会传给你们任何武艺,我只会教你们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才能把刀拿稳,只有刀拿稳,才能杀人,只有杀人,才能让你们在接下来的考验中活下来。”

        “我不会告诉你们是什么考验,我只会告诉你们,你们所有进去的人,只有最后一个人能活下来,最后一个人才是我们雪山要的人。”

        风雨依旧飘摇,终是在三四十少年相继倒下之后还有最后一人在苦苦支撑。

        “累吗?”

        中年男人走至他跟前低声问道。

        “不累。”

        少年咬牙摇摇头咧嘴一笑。

        “因为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我们好。”

        “为你们好?”

        中年男人淡淡一笑,随即厉声道。

        “我是要让你们去死,这也叫为你好吗?胡说八道,再罚两个时辰。”

        

        ……

        “你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名为乱葬岗,不用我说你们也该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你们每个人身上都会带有一天的口粮,想要活下去,就只能杀了其他人,夺他们身上的食物,三个月后我会来这里接你们,不过我只会要最后那个活下来的人。”

        ……

        “所以说那个被厉声呵斥的人是你对不对?张凤府。”芊芊见张凤府回忆往事时候一脸落寞,知他过去定有一段不愿提起的往事,便不忍在这时候刁难于他,只是轻声说道:“最后那个活下来的人也是你,一千个人当中活下来一个,我虽不知当时究竟是什么样子,可我也能想象出来那一定是不敢相信任何人,不敢有任何放松,甚至连觉都不敢睡。”

        “准确来说是活下来一个半人。”

        张凤府轻声叹了一口气,随后又看向芊芊满脸笑意说道:“你吃过死人肉么?”

        芊芊瞬间脸色惨白,竟险些呕吐出来。

        “你……”

        “人为了活下去,不论什么事情都是做的出来的,我能活下来,全靠师父当年将我从寒冬腊月的死人堆里扒出来,我欠师父一条命,有恩必报,因此,其实此番来九重天的目的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了。”

        “为了皓月。”

        “是的,为了我这位算不上师兄的师兄。”

        ……

        “你能活下来,我很欣慰,这证明我从一开始就没看错人,当年将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从死人堆里扒出来,也的确算是没做错。”

        “如果今天活下来的不是我,师父你会不会也一样跟其他人说同样的话?”

        三个月的死里逃生,苦苦挣扎,当初连马步都扎的艰难的少年早已褪去一脸稚气,取而代之的是经历生死洗礼的冷漠以及淡然。

        当年的中年男人不知不觉已两鬓斑白,但却依旧难以掩盖其威严之气。

        他道:“你说的对,也不对,不过你既然已经活了下来,便代表了你足够有资格上雪山,也就有资格继续接下来的任务。”

        “所以说三年扎马,两年提刀,为的只是完成某个任务对不对?”

        “没错。”

        

        中年男人并不否则,他沉声说道。

        “唯有经历死亡千锤百炼的人,才足够担当此次任务,接下来几年时间的所有修行,你也都将为了这个任务而勤学苦练,等到合适的机会再下山。”

        “我想问问是什么任务。”

        “去杀一个人。”

        “杀什么人?”

        “杀一个叛徒,你刚刚入门,他刚刚叛出雪山。”

        “他很厉害?”

        “很强,更重要的是他身怀雪山重宝。”

        “我想多了解一点他的事情,知己知彼,才能稳操胜券。”

        “没有。”

        已成为花甲老人的男人摇摇头。

        “对付他,你没有任何优势,你唯一的优势就是他没有见过你,没有见过你便不会认出你,他是我雪山的一个遗憾,没能让他走上正道,我冰宫也不能放任他祸害江湖,因此,他从哪里出去,我们就要把他带回哪里。”

        ……

        “为什么说他是遗憾?”芊芊疑惑不解。

        张凤府轻轻摇摇头。

        “关于我这位师兄的事情,从来都极少有人提起,即便提起时候也是轻描淡写飘过,我猜他跟师门肯定发生过许多事情,只是这些事情,当年知道真相的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都守口如瓶。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也只有亲自问他才能找到答案了,不过答案是他回师门之后的事情,我的任务只是送他回师门。”

        芊芊道:“可你不是他的对手。”

        张凤府笑道:“可你方才不是已经说过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才觉得你稍微像点人样,又如此嬉皮笑脸,没错,我的确会给你机会,皓月精通中原各大门派武功,你若想跟他斗,只有去藏书阁一观,博览天下武学。”

        张凤府道:                “是不是还有不过?”

        “哦?你居然连这个都猜出来了?”

        芊芊诧异,心道张凤府若是真认真起来,倒也绝对算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也难怪他能在千人当中脱颖而出,这样一来,用来制衡皓月却是更加可行,想到这里,心有宽慰,这才又说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狡兔三窟。”

        张凤府正色道。

        “能无声无息将天山雪莲这样的稀世珍宝从雪山带走,又能在九重天这等高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遍地的地方拥有自己的地位,这倒也的确像他的作风,如他这般行事滴水不漏的人,定不会傻到将所有的武功都交给你们,那样只会让他失去继续被利用下去的价值,所以我猜,他给你们的秘籍当中一定有不少重要武功都刻意被他遗漏了招式,而且说不定就是最厉害的招式,我说的对不对?”

        “完全被你说中了。”芊芊不由得再度高看了张凤府一眼,又说道:“他很聪明,知道兔死狗烹的道理,可偏偏我们根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故此,纵然明知道他留着后手,却也只能装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这十年来他已得到了不知多少门派的荟萃,一身实力早就深不可测,更坐拥黄泉路,即便明面上看起来是替九重天镇守,但实际上谁也说不准有多少高手为了活命已经成了他的人,这么大一股力量折腾起来,恐怕就是罗生门也未必招架得住,十年前那会儿我不过才十岁,他也不过才二十,如此年纪能做到这么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换做是你你也会坐立不安对不对?数十年心血岂能甘愿为他人做嫁衣?”

        “你说的倒也不错。”

        张凤府点了点头,又低声道。

        “不过你说要利用我来制衡他,是否可以告诉我另外一件事情,这些十年前就被困住的高手,究竟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召集他们?”

        “这个问题……”

        芊芊迟疑片刻。

        “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我只能说我曾听过发出召集令的那人不论是江湖地位还是名声,都极其受人推崇,否则也不会能让这么多英雄豪杰乖乖听他的话对不对?”

        张凤府仔细打量芊芊说话时候眼神,见她并不闪躲,便知她说的是实话,叹气道:“也难怪,十年前你才多?又如何能知道这些江湖上的事情,看来想弄清楚究竟是谁发出的召集令,也只有黄泉路那些家伙才知道了。”

        “你好像对他们很感兴趣?”

        芊芊心中戒备,但她也知此刻跟张凤府已没有必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莫非你是打算想救他们出去?”

        “救……”张凤府顿了顿。“如果能救自然是好的,不过怕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就算你真的想救他们你也完全可以直说,反正这事儿不归我管,跟我们之间的交易并无冲突,可我必须提醒你一句,纵然你能救出去这些人,且不管这些人当中有多少已爱被皓月拉拢,就说将这些被关押十年的人全部放了出去,江湖岂非会大乱?你是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我相信你应该能听懂我话里的意思。”

        “你担心他们会因为被关押了十年而心生怨恨,又或者生出其他的什么事端扰乱江湖对不对?”

        “难道不是么?”

        芊芊淡淡一笑。

        “换做是你被关押了十年,十年来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十年不碰女人,突然有一天放出去了,你会怎么办?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么?他们已不属于这个江湖,纵然能救出去他们也是枉然,因为他们早晚会死在别人的手中。”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