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臭不要脸的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臭不要脸的

        “小姐,眼下又该如何是好?”孟轻舟低声问道,张凤府出现的太过不合时宜,他更没想到张凤府落到芊芊手里居然还能如此行动自如。

        芊荨沉声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既然上了演武台,哪儿有不打的道理?他既然来了,想必芊芊肯定也在这里,想知道她到底耍什么花样,看张凤府打下去就知道了。”

        “可奔雷并不是什么寻常的家伙,他若是跟奔雷对上……”

        “是他自己要上台与人分高下,跟我们没关系,至于会不会落到什么下场,也跟你我二人没关系,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三遍。”

        “是。”

        孟轻舟连忙躬身。

        “遵命。”

        四场比武,俨然十之七八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才刚刚出现的张凤府身上。

        而张凤府亦是深沉的打量着面前的奔雷,心道这家伙纵然说话的口气狂,却也有他狂的道理,单单只是这两条手臂,都绝对比寻常兵器来的更加厉害。

        “你能杀了玉面郎君,能杀了月笼纱,还能干掉楚江王?说实话,我不怎么相信。”

        奔雷满脸嘲讽。

        “就你方才这上台一瘸一拐的模样我就看出来了你之前受了伤,这样的你还敢上来挑战,说你是自不量力都太看得起你了。”

        张凤府淡淡道:“废话少说,要打就打,不打就跟我认个输。”

        “好小子,口气倒是挺大,你既如此对自己有信心,那就来试试我这一双奔雷拳。”

        拳风先至,拳头随行,奔雷度极快,至少张凤府是完全没有料到他如此健壮的身子居然还有如此灵活的身法。

        奔雷,实打实六品巅峰,即将突破七品,张凤府已提前跟芊芊打探过底细,这样的本事对战之前的他已是绰绰有余,不过在经过九重天的数次死里逃生之后,张凤府纵然功力不过六品,却胜在经验丰富。

        深知以力硬撼奔雷绝对不是一个明智选择,故此面对奔雷的双拳,张凤府并不硬接,斜斜侧身闪避,谁知奔雷的双拳早已到达收自如的地步,右拳调转势头斜斜挥了过去,正对张凤府胸膛。

        能作为四重天的代表,张凤府自然不敢小觑奔雷,如此在如此一拳到来时候便挥刀以刀身对上奔雷一拳。

        只听铿一声,宝刀刀身极拱起,随后张凤府整个人便被一拳轰的斜斜向上飞起,他手臂麻,刀身止不住的颤抖,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头顶是另外两重天的高手在拼死决斗。

        “好强大的力量,居然连刀都震弯了。”

        演武台之上的芊荨颇为惊讶,张凤府的刀她见过,也领教过,曾经不止一次被张凤府将宝刀架在脖子上威胁。

        孟轻舟道:“只是震弯而已,只要力量够大都能做到,难就难的是奔雷不止力气大,连身法都如此灵活,恐怕那小子还没有掉在地上便又会被他从半空之中截住,这才是最要命的,半空之中无处借力,只能被动挨打,而以奔雷如此强大的力量,他又能挨打几次?因此,从一开始他就走错了路,不应该先起手试探对方虚实,否则也不会落入如此无力的境地,现在想要反败为胜的话,只能从半空之中想办法,可奔雷未必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果然,奔雷在一拳轰飞张凤府之后又双腿微曲,力量汇聚至腿部,突然从地上跃起,弯曲膝盖,竟是又以膝盖朝张凤府的小腹而去。

        小腹是何位置已经不言而喻,故此才在奔雷使出如此一招时候,有人快意,有人忧愁,更多的却是想看看张凤府会如何应对这一招。

        “来的可真快。”

        张凤府双目微寒,面对奔雷极撞上来的膝盖以及自己迅下坠的身体,此时所用刀未免为时已晚,可倘若就如此给奔雷撞上,丹田定会被撞的粉碎。

        张凤府将心一横。

        双腿正对奔雷膝盖,正在屏住呼吸的众人以为张凤府这一双腿在奔雷的双拳之下定会保不住的时候,张凤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府挥动手中宝刀朝奔雷双手砍去,迫使奔雷不得不收拳,随即张凤府双腿力,将奔雷膝盖踩下,借着这股力道再度高高跃起一丈,奔雷则是整个人极朝下坠去。

        “好……”

        也不知是谁先吆喝了一声,随即看台之上爆出一阵轰动。

        “好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

        孟轻舟不由得轻声赞叹

        “换做旁人未必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雕虫小技而已。”

        四天王青冥冷哼,原本以为张凤府即将在奔雷拳下命丧黄泉,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有些不悦,但比起一旁黑寡妇的一脸凝重,青冥则显得快意许多。

        “虽然暂时缓解了危机,可不要忘了那小子现在还是无处借力,只要等奔雷反应过来,再迎上去的时候他一样会成为奔雷的猎物。”

        “可他还有一把刀。”孟轻舟出声提醒道。“前面所说的那些人尽数是死在他的刀下,他最厉害的不是拳脚功夫,而是兵器,四天王你该不会以为他只有这点微末本事吧。”

        青冥愣住,他坚毅而又充满阴寒的一张脸在此时此刻冷冷一笑。

        “奔雷未必会给他用刀的机会。”

        奔雷的确不会给张凤府用刀的兵器,才在刚刚沉重的落在地上,将一块三寸厚的木板踩的出体力不支的吆喝声之后便已再度整个人冲天而起。

        与人对手,不同兵器有不同的厉害之处,可对于此时依旧无法借力的张凤府来说,以往无坚不摧的宝刀在这一刻竟好像成为了累赘,因为奔雷以极快的度贴近他的身子,这个距离下,宝刀能挥出来的效果几乎十不存一。

        刚刚一个照面张凤府胸口便已挨了奔雷重重一拳,顿时五脏六腑气血翻涌,一口涌上喉咙的鲜血被张凤府生生咽下去,奔雷一拳之后右腿横扫,正对张凤府腰间,张凤府眼疾手快,慌忙以刀抵挡,这才让这一腿落空,但奔雷的对敌经验丰富的出张凤府的预料,从不给他一丝喘气的机会,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张凤府身上至少已挨了三拳,三拳之后其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从半空之中重重跌落到了地上。

        “就这点本事?”

        奔雷同样重重落在地上,脚下激起阵阵尘土,若非张凤府度极快,迅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恐怕这如同流星坠落的一次下坠便能眨眼之间要了他的性命。

        “我真怀疑你之前说的那些事情是不是吹牛,连我都打不过,你又是如何能杀了楚江王?”

        “杀了楚江王很稀奇么?”

        张凤府缓缓抹去嘴角血渍,踉跄从地上爬起来,这般模样看着实在狼藉,但其实伤根本不致命,有冰玄劲护体,擅长力量进攻的奔雷除非能击中张凤府要害,否则内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之下,奔雷并不能给张凤府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见张凤府挨了如此三拳竟还能从地上爬起来,并且说出这么风轻云淡的话,早先为张凤府捏了一把汗的中原江湖客们俱是松了一口气。

        宋一血已大概确定了张凤府便是之前假冒自己,害自己惹来那许多无妄之灾的人,虽心中恼怒,但因大仇基本已经得报,此时见张凤府还能活着站起来,竟也觉得心中快意。

        更莫说原本就对张凤府十分感兴趣的萧弄月等人,萧弄月看的心中畅快,更大声说道:

        “张兄,好好打,他要与你近身作战,以他长处搏你短处,你千万不可让他如愿。”

        除去萧弄月之外的其他江湖客们在得知张凤府是自中原而来时候,亦是替张凤府呐喊加油,这让张凤府心中宽慰,心道即便中原内斗的再厉害,可真到了别人的地盘,中原这些江湖儿女们却还是一如既往抱成团,这也让他对营救黄泉路中那一批被困高手的计划又增加了几分信心。

        只是张凤府却明显感受到至少好几道特别的目光朝自己传来,身在演武台,要想看清楚台下的状况实在太过容易,故此张凤府只是微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微一撇头便看见了那几道与众不同的目光来自哪里。

        带着阴寒与杀机的目光来自此刻还虚弱的刘秋水,带着愠怒以及关切的目光是来自看台之下的某位冰山美人身上。

        在见到萱萱再度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一刹那,之前的种种猜疑顿时烟消云散化为乌有,张凤府不得不下意识看向演武台之上地位最高的那个女子,果然见她正一脸冷意看着自己。

        她果然没对萱萱下死手,可如此一来自己说话的那些话,岂非就成了自己对不起芊荨?

        至少,芊荨对待自己,不论如何都要比芊芊对待自己认真的多。

        正在张凤府走神时候,台下的萱萱见他目光始终不离最上面那位九重天妖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几乎根本就是不带任何犹豫的脱下脚上鞋子朝张凤府的脸上招架过去。

        “臭小子,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都快要死了还这么直勾勾盯着别人不放,小心你面前的那家伙。”

        一只姑娘的白色绣花鞋被萱萱以内力投掷出去,被张凤府稳稳抓在手中,他看向萱萱皱眉道:“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给我留三分薄面?”

        萱萱没好气道:“想要面子也得等你打过了面前这个傻大个子再说,现在可不是你看美女的时候,小心把魂儿都看丢了。”

        被萱萱说成是傻大个子的奔雷面色阴沉,他只是冷冷瞥了萱萱一眼,也不过只是惊讶了那么一刹那之后就冷笑着说道:“头一次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我傻大个子,你的这朋友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来惹我生气,因为那样我会将所有的愤怒都泄在你这小子的身上。”

        众目睽睽之下,张凤府将萱萱丢过来的一只绣花鞋子揣进怀里,笑着说道:“打架废话这么多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已经做了鬼的楚江王废话都没有你这么多。”

        关心胜负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接下来两人的殊死拼杀之上,可是仍有那么几个人将目光放在了张凤府怀里的那只绣花鞋上。

        依旧隐藏在人群之中的芊芊哭笑不得,低声骂了一句臭不要脸,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泡妞。

        演武台上的芊荨虽面无表情,但一只死死抓住裙摆的手已证明此刻她并非就是表现出来的那般无动于衷。

        唯有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萱萱俏脸一阵通红,却在朝她看来的文肃等人的目光之下慌乱看向别处,实则胸口此刻就跟关了一头小鹿一般难以平复下来。

        “那我们倒是看看谁先做鬼。”

        奔雷冷哼一声,其人如同离弦之箭朝张凤府再度奔去,但此刻二人已经拉开足够多的距离,张凤府的宝刀已不再是摆设,挥动手中宝刀便变奔雷斩出一道罡气。

        一旁观战的吕林道:“方才那样的三拳都没能让这小子交代性命,此刻想要杀他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过了最佳的时机,现在陷入被动的已经变成了奔雷。”

        孟轻舟道:“那也未必,奔雷未必就不能使用兵器,现在就下定论未免还有些为之过早。”

        芊荨道:“可我如果记得没错,奔雷是外家功夫最强,从未见过他使用什么兵器,更何况张凤府手中的刀乃是一把吹毛断的宝刀,若在兵器上分胜负?奔雷如何是他的对手?”

        青冥却在此时显得格外轻松,他笑道:“就算奔雷不会使用兵器又如何?单凭他的天生神力便足够这小子应付。”

        说罢,他又站起身对下面的奔雷大声道:“只管拿出你的就行,演武台的修缮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你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取了这小子的项上人头交差。”

        正在众人均不解青冥为何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之时,灵活躲开张凤府一刀的奔雷陡然瞪大双眼,怒喝道:“等的就是这句话。”

        将脚重重往地上一跺,奔雷横腿踢断了一根支撑演武台的粗壮原木,双手擒住足足一丈长,水桶一般粗细的原木,奔雷大声笑道:“张凤府,看看你的刀厉害,还是它厉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