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生活在港片世界在线阅读 - 第二百章 莎莲娜的攻略计划

第二百章 莎莲娜的攻略计划

        皇冠的牵引力依旧强盛,费南不敢久戴,匆匆洗完了澡,便摘了下来。

        穿好衣服,他拿起小僵尸的衣服看了看。

        这应该算是件古董了吧?拿出去拍卖应该能值点钱。

        暂时没工夫处理它,一股脑塞进了包里,用浴巾将小僵尸包好,费南夹着它,快步回到了卧室。

        卧室里,正在研究设计图的莎莲娜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口中嘀咕:“神神秘秘的做什么呢?”

        拉上窗帘,费南将小僵尸放在床上,它直愣愣的站着,抬头打量着四周,眼神中透着一股思索。

        费南拉起小僵尸的手看了看,它的五根手指上都生着长长的黑色指甲,瞧着十分锋利。

        找出指甲刀来,费南试着剪了下,指甲没剪下来,指甲刀却崩坏了。

        看着它嘴唇下隐约露出的虎牙,费南摇了摇头。

        在没找到林医生之前,这小家伙得跟自己几天。

        把它放到别处,费南不放心,而且在没有佩戴皇冠的时候,地图上也不显示它的光标,费南只能把它带在身边。

        用浴巾将它裹好,费南又找了条围巾,将它的脑袋裹了个严实。

        这下应该可以了,费南再次拉开窗帘,小僵尸果然没有动,依然站在床上。

        将提包清空,东西都拿了出来,放进了保险箱里,费南将它夹起,推门出来,向着门口走去。

        “你又要去哪儿啊?”

        莎莲娜听到动静,开口问了句。

        “我去买点东西。”

        “你一个人能行吗?”

        莎莲娜走出卧室,看到他夹着个用浴巾裹起来的东西,却没有多问,只是说:“要不我送你过去?”

        “不用。”

        费南换上了鞋子。

        “那你还回来吃饭吗?”

        “当然回来,我去买点菜。”

        “好吧。”

        莎莲娜点了点头:“早点回来。”

        “嗯。”

        费南将鞋子穿好,推门出去。

        他腋下的围巾被晃开了一条缝隙,里面含糊着吐出一个字:“干……”

        随后,房门便咚的一声关上了。

        “活的?”

        莎莲娜疑惑的嘀咕了句,随后轻轻摇了摇头。

        费南瞒着她的事又不止这一件两件,她知道,男人最不喜欢的就是问题太多的女人,如果费南想告诉她,用不着她问,费南也会告诉她。

        而现在费南显然不打算告诉她,她问了也是白问。

        相较于他拿着的是什么东西,她更想知道费南恢复伤势的速度为什么这么快,还有那顶后冠的秘密。

        她是看过费南的x光片的,受了那么重的伤,仅仅几天的功夫,他就好了大半。

        虽然他外出时仍会坐轮椅,但在家中,他早就已经可以起身活动了,只是右腿还有点问题罢了。

        她知道,费南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很多都超乎了她的想象。

        这段时间以来,她想尽办法,用了各种心理暗示,环境影响等等她所掌握的催眠术,却没能对费南的潜意识形成催眠影响。

        她只能用臣服姿态获取他的信任,却反而因此被攻破了心防,落入下风。

        看了眼费南卧室的方向,她至今仍清晰记得戴上那顶后冠之后,她有多么震撼。

        她知道,那并不是一件凡物,它在她的耳边低语!

        她在那一刻涌起了无与伦比的冲动,想要拥有那顶后冠的冲动,那一刻,她甚至愿意完全敞开心扉,彻底臣服于费南,只为拥有那顶后冠。

        那种冲动在她心底埋下了一粒种子,即便将后冠除去后,依然在她心头盘旋,停留,生根发芽。

        她知道那种感觉,那是比她那点可怜的催眠术所能形成的思维刻印强大无数倍的强制命令,甚至远超过妈妈当年为她种下的思维钢印。

        当时的她甚至没能发现,如果任其发展,说不定她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没有了自己独立思维的思想奴隶了。

        但费南却为她解除了那个命令,就在他承诺将后冠送给她的那一刻。

        她在命令解除后,才瞬间明白始末,继而失态。

        她不明白费南为什么要帮她解除,但她因此而知道,费南有多么恐怖。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夺去她的所有,而且还让她连反抗的念头都不会有。

        那时候她才知道,为什么费南肯将那么神乎其技的赌术教给她,那是因为费南根本就不在乎钱。

        否则的话,她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人拥有了一亿美金,居然会跑去一个学校里当老师。

        因此,长毛来学习赌术的那几天,她都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她后悔了。

        她不想学赌术了,她想换个要求。

        但她不确定费南肯不肯同意,也不敢主动提及,只能寄希望于第三个要求。

        她还真的开始考虑要不要让费南娶自己了,不过她知道费南一定不肯。

        她隐约有个念头,费南很可能是她这辈子可以遇到的最难对付的男人,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机会。

        她想把握住这次机会,但在此之前,她要做的是证明自己的能力。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知道,费南已经开始初步信任她了,她想要让这种信任加深。

        别墅设计的事是费南交给她的第一桩差事,她要做的,就是将这桩差事办好,其他的事,她不会,也不想去问及。

        她相信,凭借她的努力,再加上时间,一定可以用行动培养起费南对她的依赖。

        攻略男人,这是她最擅长的事。

        依赖感,可比爱情稳固多了。

        坐在沙发上,莎莲娜用一只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如果妈妈没给她种下思想钢印,她会真的爱上一个男人吗?应该也不会吧?

        太笨或者太过聪明的人,都不会相信爱情。

        她能感觉到,在这一点上,费南和她是一样的。

        她也知道,这样的人,很孤独。

        只有同样孤独的人才能理解对方的孤独。

        这将是她展开攻略的第一个关键点。

        一年。

        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

        一年之内,拿下费南,占领高地!

        ……

        出了门,费南将小僵尸单手抱在肩上,一手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孟波的电话。

        “喂?南哥!好久不见呀!有什么指教?”

        “有生意找你关照,你在哪儿?在不在湘港?”

        “我在奥门,还没回去呀!”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最迟明天下午吧!”

        “那好,明天晚上你来找我,我有事请你帮忙。”

        “没问题!我回去就call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