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生活在港片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瞎扯

第三百四十八章 瞎扯

        “凡种顾名思义,就是普通的,无法主动影响到天地灵气的生命。比如普通的人类,常见的各种生物等等,但这并不代表凡种就完全无法影响到天地灵气。”

        “天地灵气的运行是有规律可循的,在一些特殊的物质条件下,它的运行会非常活跃。那些物质条件可能是山峦地形,也可能是水流走势,亦或是星光方位。它们有时候会共同形成一个天地灵气极为活跃的地域,我们把那种地方叫做风水宝地。”

        “在这种条件下,即便是凡种也是可以被动影响到天地灵气的,但那只是无意识的影响。就像是游泳的人可以在水中掀起浪花,但却没法将其变成开水。”

        “在先辈们的研究探索下,逐渐发现了一些方法。在掌握了这些方法后,凡种可以借助一些物品,观察到,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能量,甚至是让能量反过来影响身体,进而改变,最终产生蜕变,成为所谓的超凡种。”

        风叔说着,拍了拍脚下的皮箱,刚才他用来招呼小白脑袋的罗盘就装在其中。

        “我只是个凡种,但却可以借助罗盘观察到天地灵气的运行走势,甚至可以通过改变物质条件,对其产生影响,这就是方法其一。”

        “但方法不止一种,世界各地的修行之人总结了无数的法门,有的有用,有的没用,各有不同,各有侧重,但目的都是一致的。”

        “超凡种指的是可以不借助物品和方法,主动影响到天地灵气的生命。凡种是有机会蜕变成超凡种的,但最终的形态却不尽相同。”

        “僵尸属于超凡种,怨灵也属于超凡种,一些修行之人在道行精深之后,也会成为另一种超凡种。这些都是后天形成的例子,但也有自然生成的超凡种生命。”

        “一些人生下来就可以影响到天地灵气,佛教说他们有慧根,我们则把他们叫灵童,科学界叫做变异。一些其他生物也有这样的存在,其中善的叫精,恶的叫妖。它们都拥有着各种神奇的力量,很多修行的法门都是从它们的身上得到的启发。”

        “我师父以前就养过一只短尾巴的红毛大老鼠,它喜欢吃朱砂,拉出的红色老鼠屎晒干研磨成粉,代替朱砂写符,可以让灵符的效果功效翻倍。”

        “还有这种东西?”

        费南颇为惊讶。

        “有啊!我师公还养过一只孔雀,它的蛋吃了可以让人忘掉所有的记忆,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

        费南忍不住吐槽:“那不是吃了变白痴?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赤子之心可以让人更容易观察到天地灵气,相当于给一些没法修行的人多一次的机会。我师父就是因为十二岁时吃了那一颗蛋,后来才学会修行的。”

        风叔解释说:“而且我猜,那种蛋是让人的大脑回到婴儿时的状态,相当于再发育一次。”

        “我靠!这么强?”

        费南脱口而出。

        婴儿时期是人体大脑发育最快的时期,如果让一个成年人再发育一次,简直不要太强。

        费南忙问:“那只孔雀呢?”

        “听师父说,一次雷雨天,师公没关好笼子,被它跑了。那会儿正在打仗,说不定被鬼子抓去吃了。”

        风叔惋惜的摇了摇头。

        “可惜啊!”

        费南有些心疼。

        “是啊!”

        风叔感慨说:“说起来,我师父的那只红毛老鼠还是被那只孔雀抓住的呢!”

        “那只老鼠呢?”

        费南又问。

        “它后来不小心误吃了一些红珊瑚,死了。”

        “啊?”

        费南啧啧摇了摇头:“它可能对海鲜过敏。”

        “说不准。”

        风叔也叹息说:“现在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少见了。”

        费南问:“那长生种又是什么?”

        “长生种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风叔解释说:“一般来说,修行之人通过引导天地灵气作用于自身,来改变身体状态,就叫做修行。修行有成的人,身体会有很大的变化,蜕变成超凡种。”

        “超凡种的寿命会比凡种的寿命更长些,但也长得有限,例如蜕变成超凡种的人,最多一百五十岁也就到头了。”

        “但长生种不一样,长生种的寿命会极大的延长,通常以百年为单位,一般不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下,苟活千年也不是不可能。”

        “长生种并不比超凡种更强大,一些长生种除了寿命悠长以外,只能算做凡种。但如果是从超凡种蜕变而成的长生种,一般而言,都会拥有一些非常神奇的强大力量。”

        说着,他回头看了眼小白,感慨的说:“这种生命很少见,我万万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一个。”

        费南问:“长生种很少见吗?”

        “很少见。”

        风叔肯定的点点头:“长生种虽然寿命悠久,但也不是不死的。而且许多长生种甚至会因为一些原因,我看到一些书上说,上古时期的长生种还是很多的,但自从人类找到了修行方法后,超凡种越来越多,在他们的猎杀下,长生种已经越来越少了。”

        “那永生种呢?”费南又问。

        “永生种是一种传说。”

        风叔笑了笑:“永生种就是所谓的仙佛了,不死不灭,我们都只听过他们的传说,谁也没亲眼见过。”

        “那只是一种理想罢了,至于道,就看怎么理解了,那应该是一种超脱了物质和能量的状态吧!”

        “所以说,其实修行说到底还是在追求长生咯?”

        费南听着风叔的解释,耸了耸肩。

        “也不是。”

        风叔摇了摇头说:“活得时间长久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思考,修行之人追求延年益寿并不是为了活得更久,而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唉,我嘴笨,不如那个朋友会讲,如果他来给你讲,你一定听得懂的。”

        “我大概明白一点了。”

        费南笑着说:“生命本身没有意义,因为万物都逃不过消亡,哪怕是太阳也会衰老,死亡。但死亡也不一定是终点,物质的的消逝也未必不会以另一种能量的形式继续存在。所谓的道其实就是寻找一个答案,也就是存在的意义,对不对?”

        风叔讶然的盯着他,半晌无言,良久才感叹说:“我没想到你会这样解释,不过你说的和我那个朋友也有共通之处。只可惜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他了,不然介绍你们认识,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瞎扯罢了。”

        费南笑问:“他叫什么?我说不定可以帮你找到他。”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风叔沉默了下,才说。

        “不知道名字?”

        费南颇为惊讶:“你不是说他是你朋友吗?”

        “交朋友不一定要知道名字啊?”

        风叔指了下路口,提醒说:“该右拐了,别开过了。”

        费南已经转动了方向盘,向右侧开去。

        窗外路灯明亮,路旁的小吃摊位前围满了人,他们完全不会知道这辆刚刚驶过他们身后的普通轿车里,进行过刚才的对话。

        亦或者,他们就算知道,也会以一句疯子嗤之以鼻,抛诸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