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生活在港片世界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因为你有病

第四百二十六章 因为你有病

        “威廉?”

        何敏回头看到黄威廉的样子,不由吓了一跳。

        他头发凌乱,双目赤红,正喷着酒气,站在她身后。

        “哎呦……”

        阿婆低声呻唤着。

        听到她的痛呼,何敏赶忙扶起她,关切问:“阿婆?你哪里痛啊?”

        阿婆捂肚子,颤巍巍的指着黄威廉:“他踢……踢我……”

        这个阿婆是她的邻居,独居住在她对面,是个热心肠,平日里对她帮衬不少,对她很好。

        看到她受伤,何敏十分气愤,便忍不住质问黄威廉:“你为什么踢阿婆?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我变成怎样?嗝~!”

        黄威廉打了个酒嗝,有些站立不稳,不得不用手扶着墙面。

        “谁看到我打她?”

        他嗤笑着:“她明明是自己摔倒的。”

        “你太让人失望了!”

        何敏怒视,瞪了他一眼,随即扶起阿婆:“阿婆,我们走,送你去看医生。”

        黄威廉面色陡然阴沉,见何敏扶着阿婆要走,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声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刚刚在给谁打电话?”

        何敏差点被他一把拉倒,踉跄一步才站稳身子,不由气愤反驳:“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可以吗?黄警官!”

        “你叫我什么?”

        黄威廉黑着脸又是一扯。

        何敏痛呼一声,怒斥:“你松手!”

        她用力挣扎了下,但却没能挣脱,反而被抓得更紧了。

        “你放开我!”她痛出了眼泪。

        黄威廉面色一缓,松了些力,哀求说:“阿敏,是我不对,我是来向你道歉的,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爱你!”

        “我不会喜欢一个随便滥用暴力的人,尤其还是一个警察!”

        何敏又用力挣了下,怒斥:“松手!”

        “我是因为太爱你!”

        黄威廉红着眼咆哮:“我害怕失去你,我不能没有你的,阿敏,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们没可能了!”

        何敏一手搀扶着阿婆,一手挣扎着,想要挣脱,十分艰难。

        “你喜欢上了别人,对不对?”

        黄威廉大声质问:“你告诉我,是谁!”

        “是谁都和你没关系!”

        何敏的驳斥让黄威廉愈发暴怒,他将牙咬得咯嘣作响:“是不是那个姓贾的?你们是不是早就搞到一起了?”

        “你不要随便诬陷别人,难道你做警察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我告诉你他不是好人!”黄威廉大吼:“我查过他!他是个骗子!”

        “你不要把别人牵扯进来好不好?”

        何敏快疯了:“这根本就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有什么错?难道我爱你也是一种错误吗?”

        黄威廉脖颈上青筋暴起:“你是不是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你快松手!”

        何敏忍不住痛呼:“我的手要断了!”

        黄威廉根本听不到她的话,他怒声咆哮:“你们这些女人,就只会把问题推到别人头上!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错?!”

        “酗酒!随便打人!你还说你没错?”

        何敏忍着痛楚:“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这样的暴力狂在一起的!”

        “你说谁是暴力狂?”

        黄威廉瞪着通红的眼睛,扬起了拳头。

        “你打!”

        何敏怒目反视。

        “后生仔……”

        一旁的阿婆缓过了劲来,开口劝说:“不要吵架,有话好好说。”

        “没你的事!”

        黄威廉反手便向阿婆的面门抽去。

        何敏下意识的腾手去挡,被他抽个正着,阿婆却又跌坐在了地上。

        “你疯了?!”

        何敏惊叫一声,想要去扶阿婆,却被黄威廉抓住了另一只手的手腕,拉了回来。

        “你这是在谋杀!”何敏大喊。

        黄威廉忽然松开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枪来,指向了阿婆。

        何敏瞬间屏住了呼吸,惊愕的看着他,不敢开口。

        指着阿婆,黄威廉瞪着何敏说:“这样才叫谋杀,我是在和你讲道理!”

        “你……把枪收起来。”

        何敏只觉后脊发凉,结巴的劝说着,生怕他一不小心扣动了扳机。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只是打个比方!”

        黄威廉烦躁的挥舞着手枪:“我是警察!我有分寸的!”

        何敏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放缓声音劝说:“你先把枪收起来。”

        见她这样,黄威廉更生气了,他不敢置信的问:“你认为我会开枪吗?难道在你看来,我就是一个疯子吗?”

        “你不要这样,会吓到阿婆的。”何敏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黄威廉盯着她,忽然抬手,将枪口抵在了她的眉心处。

        何敏整个人瞬间僵住,像是掉进了冰窟,呼吸也完全停止了,一时间只听得到自己隆隆的心跳。

        看着她的样子,黄威廉忽然摇了摇头,将枪口移开,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阿敏……”

        他盯着何敏说:“你信不信,我宁愿射自己一枪,也不愿意伤到你一根汗毛。”

        “呼!呼!”

        何敏大口喘息着,她吓坏了,连站都站不稳。

        哐!

        楼道的灯忽然亮了起来,楼下的楼道中传来了一个住户不耐烦的声音:“吵什么吵?几点了?不睡觉啊?明天还要上班呢!”

        何敏闻言,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赶忙呼救:“救命啊!快报警!”

        “闭嘴!”

        黄威廉转脸冲亮起灯的楼梯口大吼:“滚回去!警察办案!再多嘴连你一起抓!”

        住户没再出声,只听见了一声关门的动静。

        何敏的心霎时间便掉回了冰窟。

        “我就是警察!你报什么警?”

        黄威廉瞪着何敏大吼:“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你放过我……”

        何敏泪流满面,痛苦哀求:“我求求你,你不要再逼我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啊!!!”

        黄威廉大吼着,状若疯狂:“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因为你有病。”

        一个声音忽然从楼梯口处传来。

        黄威廉扭头看去,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悄无声息,正是费南。

        “无法控制情绪,思维奔逸,过分自信,睡不着觉,批话多,都是狂躁症的表现。”

        费南抱着胳膊,看着黄威廉,叹息说:“小伙子,你有精神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