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生活在港片世界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第四百五十四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被费南的喝声吓到,马记者抖了下,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只看到了一双散发着无尽冰冷杀意的眸子,随即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将照相机从他的脖子上摘了下来,费南取出了其中的胶卷,用力一扯,让胶卷完全曝光,一边随口问:“是谁让你来偷拍的?”

        马记者眼神直愣愣的,仿佛失了魂,喃喃说:“是超凡饮食集团的黄老板。”

        果然。

        费南又问:“他想让你做什么?”

        “他让我拍你和满汉楼老板欧兆丰私下接触的照片。”

        听到这话,费南就明白了黄荣的意图,那家伙显然是想弄到他的黑料,在评委资格上做文章。

        将相机丢了回去,又将胶卷捏成团,精准的丢进了远处的垃圾桶,费南冲他说:“你没有看到我,你在车上睡着了。”

        这不是心理暗示技能,而是在催眠状态下的行动指令,只会短暂改变被催眠者的认知和行为。

        它会在一定的时间里消失,而不是像心理暗示技能那样直接改变被催眠者的习惯和人格。

        “你会忘记黄荣,以及他委托给你的事。你会在明天想办法离开湘港一周,并且屏蔽所有人的联系。”

        “再过一百秒后你会醒来,你会忘了现在发生的一切。”

        费南轻轻打了个响指:“一百秒倒计时,开始。”

        说罢,他便不再管仰头躺回座椅上,鼾声大作的马记者,转身向自己的车子走去,随后上车离开。

        待他离去后不久,马记者忽然哆嗦了下,惊醒了过来。

        前后打量了下环境,他惊愕的嘀咕:“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

        打开头顶的车灯,他确定自己坐在他这辆贷款买来的二手车里,才略微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车祸。

        他拍了拍脑袋,发动车子,一边沿着街道向前驶去,一边左右看着,辨认自己的方位。

        一直开到路口,看到路牌,他才明白自己在哪儿。

        “怎么跑来这里了?难道是梦游?”

        他疑惑的转向,往家中的方向驶去。

        他感觉自己像是忘了什么,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一定是太累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想起来,他已经好久没有放过假了。

        老是这样忙着工作挣钱,好没劲,干脆明天请一周假,去奥门放松一下好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费南看着他的光标回到家中,才关闭了地图。

        按理说对付这样一个小角色不值得他这么谨慎,但近期发生的太多事都让他不得不对每件事都提高了警惕。

        小心驶得万年船,多操点心总是会有好处的。

        ……

        黄海与东海是亚洲大陆架的延伸,这里的水深基本不超过两百米。

        济州岛以东,临近大陆坡,这里是海底的悬崖,水深骤然增加到了一千五百米以上。

        这里常年无光,阳光无法穿透厚重的海水,生物也以这里为分界线,泾渭分明。

        陆地上的河流将营养物质冲入近海的大陆坡,养育了多姿多彩的浅海生物。

        那里常年热闹非凡,而大陆坡下的海底峡谷之中,却截然不同,全然一片死寂,只有谷底才有深海生物出没的踪影。

        在这片海底峡谷之中,有一处隐蔽的洞窟,貌不起眼。

        没有人发现过它,即便发现,也只会把它当做是一个普通的地质结构罢了。

        而这个洞窟,却一直通往一处秘密所在。

        顺着狭窄的洞窟一直向内,曲径折叠,但在最深处,却有一个巨大空旷的岩洞。

        海水被洞窟的曲折结构阻挡在了外面,让内部形成了一片巨大的无水空间。

        在这处空间中,坐落着一个巨大的建筑群。

        石质的图腾柱上生满了青苔,被腐蚀出了一道道裂纹。

        巨大的石质大殿前,现出了原型的鬼众道正匍匐在地,一动也不敢动。

        元大宗从它背后的影子中脱出,化为一道龙首人身的涌动黑影,同样匍匐在它身前,面向大殿。

        “进来吧!”

        一个声音从大殿中传出,在殿前的石柱间来回反射,隆隆作响。

        元大宗向着大殿蔓延而去,一旁的鬼众道呆了半秒,才慌忙起身,但依然低着头,不敢直视大殿。

        “走吧!”

        元大宗催促了句,鬼众道这才忐忑跟上。

        来到这里,它原本的倨傲和嚣张统统不见了,取代而来的是惶恐和不安。

        它的下身触手还未恢复完全,只能用两条大触手交替攀援,沿着大殿前的石阶逐阶而上。

        但即便它的伤势恢复完全,它也不敢随意在这里造次,这一切都是因为大殿中它即将见到的那位。

        来到大殿门前,四周的空气更加干燥了许多,这让鬼众道有些难受。

        它和大多数妖兽一样,都是喜水的生性,但它丝毫也没敢表现出来半点不适。

        空荡荡的大殿铺满了被打磨得光洁如镜的石板,大殿中央,一座石台之上,刻着一方棋盘。

        棋盘两侧,正端坐着两个身影,它们披着一黑一白两件长袍,身形躲在长袍下方,看不清面容。

        它们一动不动,但身旁的棋罐中却不停的漂浮出黑白二色的棋子,往棋盘上落去,只是速度极为缓慢。

        这二位是太阴、太阳两位门主,常年侍奉在那位的身旁,强大无比。

        鬼众道飞快的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去,不敢再看。

        它没看到那位的身影,但它知道那位无处不在。

        这里本就是那位的妖闭空间。

        “主上,元大宗办事不利,没能将主上所要的尸王带来,请主上责罚。”

        元大宗恭敬无比,声音中隐现畏惧,黑影的涌动也仿佛停滞了一般。

        “你见过他了?”

        一个隆隆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是。”

        元大宗恭敬回答。

        “他没认出你?”

        那个声音又问。

        元大宗有些疑惑,略迟疑了下,才回答:“没有。”

        “很好。”

        那个声音中透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随即说:“你做得很好。”

        话音刚落,元大宗涌动的黑影忽然开始收缩凝聚,继而化为实质,随后开始生长,片刻间就恢复了它原本的样子。

        “多谢主上!”

        元大宗兴奋无比,躬身致谢。

        它的伤势已经在这片刻间完全恢复了,它终于不用在寄生在鬼众道的影子里了。

        “拿着它。”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元大宗低头看向面前,一枚漆黑的珠子凭空出现在它面前,凌空漂浮着。

        “下次再见到他,就捏碎这枚妖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