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帝后世无双在线阅读 - 第1536章 药王本家

第1536章 药王本家

        药王也试验过离魂!而且还有可能还活着!就算是试验过了离魂,那会是怎样地活着?

        云迟想到了药王神殿里那药王的义女“迟迟”,想到了那口棺材的入口,想到了他的药王医经只有她能够看到......“爹爹,药王他......”云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迟离风转头过来,看了她一眼,道:“你得到神启之界,很多疑问会在神启之界得答案。”

        她都还没有问,他怎么知道她要问什么?

        但是云迟也的确没有再问下去。

        陈秋辞已经跟了上来,而且,她叫住了他们。

        “你们想要寻宝的话,我可以跟着你们吗?

        我保证不会抢的,只是想要跟着看看,而且,我有药,还知道很多药方,你们的鸟是不是受伤了?

        我可以替它疗伤。”

        这样的姑娘,可真是够主动的了。

        云迟要是不知道她是药王的本家的,估计也就当作没有听到了。

        现在知道她是药王本家的人,她虽然也没有多大的感觉,但至少对愿意理会一下。

        她站住了,迟离风却没有,迟离风自顾地朝前面走去。

        前面有山亭,长长的阶梯,极高的山坡上石砖砌的山亭,应该是这飞凌山上最高处了。

        迟离风就朝着那台阶走了过去。

        晋苍陵轻拍了一下云啄啄。

        云啄啄似乎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便从他的肩膀上飞到了云迟的肩膀上。

        “我们先上去。”

        晋苍陵对云迟说道。

        他也没有兴趣留下来应付一个女人。

        “好。”

        看着晋苍陵也转身离开了,陈秋辞其实是松了口气。

        晋苍陵在这里会让她觉得很有压力。

        但是迟离风走开她还是挺失望的。

        云迟看着陈秋辞,笑盈盈地问道:“你是要卖我药吗?

        治我这鸟的翅膀的伤药?”

        “不是,不是,”陈秋辞赶紧摆了摆手,“不是卖,我不收钱的。”

        “姑娘贵姓?”

        云迟虽然已经听迟离风说了,但还是想要证实一下。

        “陈,我叫陈秋辞。”

        这个时候陈夏见也已经快步跟了过来,刚只有云迟在与陈秋辞说着话,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他快步走了过来,对云迟说道:“在下陈夏见,不知道夫人如何称呼?”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云迟与刚才那个冷峻的男人是夫妻。

        “要不你们喊我镇陵王妃?”

        云迟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陈家兄妹是真的吓了一跳。

        “镇、镇陵王、王妃!”

        “王妃?”

        “看来你们听说过。”

        云迟点点头。

        “那刚刚那位就是前皇太女的儿子?”

        陈夏见突然就有些激动,对云迟说道:“我们陈家曾经欠过一位尊者的恩情,恩人跟我们说过,若是见到了皇太女或是与皇太女有关的人,希望我们能够伸手帮一把!”

        云迟一愣,还有这样的事?

        “你们的恩人是谁?”

        “恩人的名字是晋时,不知可是你们的长辈?”

        晋时。

        云迟转头望了台阶那边,晋苍陵和迟离风已经到了山顶的亭子里,遥遥望来。

        她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上药王本家的后人,而且还会从他们的嘴里听到了晋时的名字。

        晋时人没有出现过,却已经用这样的办法在晋苍陵的面前出现过了这么多次。

        这个人也是挺厉害的啊。

        云迟这个时候也已经完全能够肯定,晋时肯定就是晋苍陵的亲生父亲了。

        可是他现在人在哪里也不知道。

        “我们现在应该不需要去用到他的情分,”云迟转回头来,对他们说道:“飞凌山要有异宝现世的事藏不住,所以应该很快会有各方高手汇聚,你们最好还是避开些。”

        他们送上门的帮忙,云迟非但不要,还反过来提醒了他们一句。

        陈夏见和陈秋辞都愣住了。

        “我这只鸟儿也不用你们的药,我有药的。

        不要再跟上来了。”

        云迟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但是陈夏见心头跳了一跳,突然伸手来拉她。

        云迟身形一闪,避开了他的手。

        陈夏见甚至都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动的。

        “陈公子只怕是这只手不想要了吧?”

        云迟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怎么着,觉得她    总是笑意盈盈的,很好相处?

        陈夏见回过神来,赶紧就解释了起来,“王妃莫误会,我就是一时情急!因为我似乎闻到了王妃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味道。”

        他说这里就发现这么说似乎更不对劲,这让人觉得更容易误会啊。

        陈秋辞还没有见过自家大哥这么蠢的样子,不禁想要抚额。

        “王妃,我的意思是,您身上似乎有我们陈家叔祖父的血脉气味!”

        陈夏见好不容易才把话给说清楚了。

        云迟看得出来,他是真激动。

        但是,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却还要好好地理清楚。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们祖爷跟药王是兄弟,只不过,年轻的时候叔祖父就已经离家了,后来他成了药王,我们其实都不知道。

        等到很久很久以后,叔祖父突然就派人送了一盒东西过来,里面有一些药方,还有一些丹药,其中有一颗丹药,吃了能够助升灵气。”

        “靠着那些方子,祖父才带着我们父亲发了家,做了药材生意。

        而那一颗珍贵的丹药便给了我。

        叔祖父送来的信中说明,这颗丹药会令服用的陈家人与他有所感应,嗅觉会对他的血脉气息格外敏感。”

        陈夏见激动地看着云迟。

        他已经尽量地说得简单了,因为实在是有些担心云迟就这么转身就走。

        他一直以为那丹药的药效是叔祖父夸大的,可是刚刚他真的是闻到了一种奇特的气味,而且心中就像用了感应。

        瞬间就明白过来那是什么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真的能够遇到叔祖父所说的人,一下子激动得不行。

        云迟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药王还留了什么后招啊。

        云迟一点儿都不介意说实话,反正仙丹宗和九术宫的人是知道她去过药王神殿的。

        “我去过药王神殿,拿了药王医经。

        怎么,你们是想要夺回去?”

        “不不不,王妃,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夏见觉得自己一直在努力解释。

        陈秋辞也赶紧说道:“叔祖父的东西,并不属于我们的,所以便是听说药王神殿,我们陈家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去抢。”